第7章 知青兄妹(1/2)

加入书签

  这天是开始排练《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这个节目的表演方法是一个人在幕后主唱,几个演员在台上根据歌词的内容进行表演。

  歌词是这样的,“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

  止不住的辛酸泪,挂在‘胸’。”

  这时开头,接着,当唱到:“不忘那一年,北风刺骨凉。

  地主闯进我的家,狗‘腿’子一大帮,”

  这时候,舞台上就灯光转暗,转入剧情的表演。最后,当唱到“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

  世世代代不忘本,永远跟党闹革命……”时,灯光再次转凉,进入剧情的*和结尾。

  这个剧目一共有四段歌词,分三次排练。

  从第二段歌词开始,每一偶段歌词排练一段时间。

  这天晚上,就开始排练第二段歌词了,在排练这个节目的时候,其他的人员就继续背诵自己在《沙家浜》中的台词。

  当排练结束时,已经是深夜了。韩初阳就让大家回家去休息了。

  韩初阳跟姚‘玉’珍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玉’珍,刚才你唱得这么好。太好听了。真想不到,你唱歌这样好。”韩初阳看着姚‘玉’珍说道。

  “是吗?我本来就想去报考音乐学院的。可是现在看来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姚‘玉’珍有些郁闷的说道。

  “机会会有的。”韩初阳说道。

  “还有什么机会?”姚‘玉’珍低着头说道。

  是啊,都已经下乡了,没法再去读高中了,还能有什么机会再去读大学。

  “你等着,我说会有的就一定会有的。”韩初阳神神秘秘的看着姚‘玉’珍说道。

  “哎,机会很渺茫了。”姚‘玉’珍抑郁的说道。

  是啊,都有这样一段的时间了,那里还有机会再去读大学呢。

  这样一想,韩初阳一时间也就没有了话题,于是。二人就只好这样默默的走着。

  这一路上的空气就显得是那样的沉闷,简直有点让人喘不过起来。

  再说钱学农。他本来的姓名叫钱志浩。为了表明他相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他就把自己的姓名改成了学农。

  那意思就要要相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扎扎实实的向农民学习。

  这钱学农被安排在第七生产队。第七生产队的‘妇’‘女’队长就是宣传队里的易翠娟。

  这易翠娟的家里,除了爸爸妈妈以外,就只有她这个独生‘女’儿了。

  而且这个易翠娟不但能说会道,又能干,人也长得非常漂亮,可以说,是他们生产队里的一枝‘花’。

  她不但生得漂亮,而且队里的活计,除了捻河泥以外,她样样能干,是生产上的一把好手。

  在生活上,她也是一把好手。只要一空下来,他就立即拿起手边的‘花’边,开始飞针走线了,绝对不会随便的‘浪’费一点时间。

  在当时,这种手挑‘花’边,是每个社员家里的遗像不可或少的经济来源。

  技术好的人,一个月下来,也可以赚上百元里外的钱。在当时,这百元左右的钱是一笔十分可观的经济来源。

  当时,一包大红鹰就几‘毛’钱,一包雄狮也就四五‘毛’钱。三百元左右的钱,就可以过一个喜气洋洋的大年了。

  因此,家里只要有‘女’儿的就都学会了手挑‘花’边。有的甚至在三四岁的时候,就拿着缝衣针开始学习挑‘花’边了。

  这是题外话,表过不提。

  这易翠娟挑的一手好‘花’边,队里追她的男青年都可以排成一个一字长蛇阵了,可她谁也看不上,偏偏在钱学农来队里支农后,就把她的一颗芳心,暗暗的许给了他。

  真可以说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这天傍晚,刚吃好饭,钱学农就来到了易翠娟的家里。

  这时,易翠娟一家正在吃着饭,看到钱学农来了,易翠娟不声不响的看了他一眼,就起身给他搬过一个凳子来。

  钱学农也就在易翠娟的身边坐了下来拿出一根烟,开始吸起烟来了,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说着话。

  这钱学农的家在镇区的一家医院里。他爸爸是医院里的副院长,妈妈是内科主任。却都被打成了“资产阶级学术权威”,靠边站了。

  一气之下,钱学农就把自己的大名也给该掉了,刚好开始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运动,他也就和妹妹一起,告别父母,踏上了上山下乡的征途。

  这时,不一会,易翠娟已经吃好了饭,她放下去饭碗,说了一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