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紧要关头(1/2)

加入书签

  所以,今天陡然看见自己的真真切切的名字出现在耀眼的条幅上面,出现在莘莘学子的那殷殷的呼唤声里,李省长也就觉得格外亲切,弥足珍贵了。

  李省长举手向着人潮频频挥动着,一边感动地向着桥下走去。

  那千军万马涌了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地将他紧紧地绕著,五千双手依旧抖动着那娇艳欲滴的花簇,五千张嘴巴依然欢呼着那个动听的声音呢。、“你好森华,清晰黎民!”

  李省长就这样浮在了鲜花和欢呼的海洋上面了。

  这激动人心的场面,整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李省长这才被张校长他们,从鲜花和欢呼声中解救了出来。

  五千学子还在后面紧追着不舍,欢呼不止,李省长不得不一次次的回头,向同学们挥手致意。

  如此反复数次,知道李省长被张校长请进了会议室,外面的五千学子还在高呼着:“你好森华,情系黎民”那响亮的口号。

  下面的内容也就无须赘述了。

  跟别处的校庆活动没有什么不同。

  先是李省长跟学校领导和权威教师,包括袁老师这样的老前辈,畅叙教育大事,李省长还起身过去扶起袁老师,把他请到了自己的主席台的位置上,自己则坐到了一旁的偏席上。

  接着到大礼堂里去参加庆典活动,给莘莘学子们发表热情洋溢的讲话。

  再就是参加丰盛的校庆宴会,进行热烈欢畅的联欢活动。

  整整一天,大家都沉浸在热烈欢乐的气氛中,简直就快乐的一塌糊涂了。

  达达电子公司的铝制大门缓缓拉开,一台大货车开了进来,货车司机是个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他穿了整齐的浅蓝色条纹衬衫和西装裤。

  “老秦,送货回来啦。”传达室的李阿忠照例跟进出的司机打招呼。

  “是啊。”名叫老秦的司机开了车门说道:“好饿啊。”

  他伸手接过李阿忠递过来的车辆进出表,签了个名。

  纺织厂临时要一批零件,老秦早上急匆匆的送货过去。偏偏路上塞车,多花了他一个多小时,错过了公司的免费午餐。

  “福利搞不好还有点东西吃。”李阿忠说道:“现在已经两点了,你可以顺便去看看那个漂亮的老板。”

  “谢啦。”老秦把车停好,下车就看到班长张耀根,老秦跟他说要去小卖部看看有没有吃的。

  “哎呀,你想去看那个俏寡妇就去看嘛,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张耀根说道:“早上要不是你肯临时跑这一趟,我可就伤脑筋了。”

  于是这老秦就往小卖部那方向晃过去。不过半路上烟瘾犯了,欣欣纺织公司的厂区可是严禁吸烟的。

  老秦于是往厂房后面的围墙走去,想说先抽一根烟。

  老秦摸到了围墙边,正要准备抽烟,却听见有女人在声音的声音。他东张西望了一下,眼看着厂房墙上的一个气窗。他想了想位置,那气窗下面应该是小卖部的仓库。

  纺织公司的小卖部本来是两个中年妇人在看店的,谁知道公司厂长因为要照顾自己亲戚,把那两个中年妇人弄走,让他死了老公的小姨子承包了公司小卖部的生意。

  这个小姨子叫做严严诗洁,年纪才廿八岁,是个名符其实的俏寡妇。

  个头不高,不过一张白嫩的瓜子脸配上一对杏眼,一对修得细细的眉毛和前凸后翘的身材实在让人流口水。

  完全看不出她是两个小孩的妈。

  “一定是那个俏寡妇。”老秦心里这样想着,于是他烟也不抽了,连忙用小跑步的冲去员工餐厅旁的小卖部。

  下午两点多,小卖部里面空荡荡的。平常坐在柜台边的俏寡妇严严诗洁完全不见踪影。

  老秦也不叫人,迳自往小卖部后头的仓库走去。

  仓库的门锁着,老秦附上耳去,门后传来微微的声音。

  俏寡妇严诗洁显然是极力压抑着声音,只有像猫叫一样的低吟,还有男人低沈的喘息声。

  老秦也不说破,就在外头餐厅等着。

  过了一阵子,只见那严诗洁先走出了门,东张西望了一下,看看没人,往里头招呼一声,里头走出来却是身为严诗洁姊夫的厂长里吴国旺。

  厂长吴国旺一副眉开眼笑的从仓库里走出来,把一陀卫生纸顺手丢在垃圾桶里。

  然后贴在他小姨子严诗洁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还趁势捏了捏严诗洁窄裙下面的翘屁屁,然后就走了。

  严诗洁见厂长姐夫吴国旺走了,一个人走到柜台边,刚坐下来就叹了口气。

  原来这厂长吴国旺让严诗洁到工厂开小卖部的交换条件就是严严诗洁的身体。

  严诗洁为了赚钱养育两个小孩,也只好让自己姐夫轻薄,况且她正在虎狼之年,死了老公,也需要男人,和姐夫是一拍即合。

  只是这厂长吴国旺好色归好色,却是个自了汉,每次办事都只顾自己爽,次次都是匆匆来去,反到让严诗洁更是心痒难耐。

  这一切都被躲在一旁的老秦给看在眼中。

  他见厂长吴国旺离去,就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把正在柜台旁看电视的严严诗洁吓了一跳。

  她却还故作镇静的说道:“你在这里干什么?又不是休息时间,还不快去工作。”

  “老板娘,别这么说,刚刚你和厂长在仓库里头难道就是在工作吗?”老秦死皮赖脸的说道。

  他眼馋这个漂亮的小寡妇可是很久了。

  “你胡说些什么,刚刚厂长哪有来这里?”

  严诗洁兀自死不认帐,只是好事被老秦戳破,白晰脸上不禁浮起了一片红晕。

  “别这么说嘛,事情传出去就不好了。”老秦把上半身靠过去说道:“我听人家说厂长是你姐夫对吧?”

  “你……你要作什么?”严诗洁说着眼见老秦那张黝黑的脸凑过来,把身体往后退。

  “你刚刚跟厂长作什么,我就想作什么。”老秦贼忒嘻嘻的说道:“你们刚刚不是没作什么吗?”

  “你没凭没据的,胡说些什么。”严诗洁还在嘴硬的狡辩着说道。

  “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