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沈笛韵三(1/2)

加入书签

  番外篇沈笛韵(三)

  沈笛韵翘首以盼,有那么一天,嫩芽长成小苗甚至参天大树,繁茂的枝叶下的浓荫可以温暖和庇护他们。

  只是,事实残酷而充满讽刺。

  毕业那年,沈重阳的生意日渐消沉,眼睁睁看着夏萧独占鳌头,沈氏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野。沈重阳这个铁骨汉子长叹了一口气,接受命运的裁决。事实表明,成功是属于聪明人的,就像夏萧这样的聪明人。

  夏萧在无形中,把沈重阳的资源转换成了己有。在沈氏日渐萧条的过程中,夏萧也没有忘记各种趁火打劫。也许,沈重阳到死也知道,即便知道,沈重阳也绝不会相信,所谓的好兄弟会如此落井下石。

  沈重阳凭着信誉和人品打造的沈氏,终于在奸雄并起的年代渐渐衰落,日薄西山一般,凄凉而伤感。

  沈笛韵有时候会想,沈重阳不知道真相似乎能更好一点。可是转念又嘲笑自己,凭着他的地位怎么可能不会有所耳闻,可是那该是怎样悲凉而绝望啊?看着自己视为兄弟的好友也助推着沈氏不可挽回地走上了下坡路?

  沈重阳在悲伤和不甘中撒手人寰,震惊了整个商界。

  沈笛韵永远也不知道,父亲的死亡是不是一种逃避。离开这个绝情的不要脸的世界,离开这个毫无信用和气节的世界,离得远远的,越远越好。

  沈重阳走了,玫兰瑛哭到晕厥,痛断肝肠。

  那时候的沈笛韵还不理解,沈重阳对于玫兰瑛的意义。那特殊的感情---似乎过于复杂—--但是,沈重阳的宽容、豁达、慷慨和尊重无一不是玫兰瑛能坚忍不拔活下来的强大动力和精神支柱。

  少年的玫兰瑛刚刚步入婚姻就遭到当头棒喝,惨淡而悲哀的婚姻让她对此充满了恐惧,经历了家业萧条、家破人亡的悲剧,经历了背井离乡寄人篱下的坎坷,玫兰瑛终于遇见了沈重阳---她一生坚强的依靠和保障。

  他的温存善良和宽厚豁达无一不给玫兰瑛注入了新的力量。

  如今,沈重阳突然倒地,整个沈氏的大厦呼啦啦四分五裂,玫兰瑛痛心疾首,悲伤而绝望。

  与此同时,夏氏如同黑马一般在业界异军突起,玫兰瑛恍惚间听到了亲戚们闲言碎语,夏萧似乎也在沈氏为难之际趁机拆台,玫兰瑛虽然心里淡淡疑惑,可是却深谙沈重阳的为人,徒剩下一声叹息。

  玫兰瑛拼尽了力气,让几个孩子保持着体面光鲜,毕竟沈承恩和沈博言需要集中精力打理沈氏的烂摊子,而沈笛韵即将毕业面临抉择。玫兰瑛自然知道儿子们资历平平,可是事到如今,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一切全凭儿子做主。

  此时的夏浩轩在一家小公司在实习,不知出于何种考虑,夏萧并没有让他直接进入夏氏。

  沈笛韵强打精神努力用功,她憧憬着毕业那天,可以像父亲说得一样,和夏浩轩去美国留学。

  美国啊!那个宣扬自由和民主的国家,阳光灿烂蓝天依旧的国家,深深地吸引着她。沈笛韵甚至想到,等自己读完了mba,一定要好好努力复兴沈氏,让父亲含笑九泉。

  夏浩轩生日那天,沈笛韵兴冲冲去了,满床的不堪入目,仿佛是被人打了一个闷棍,顿时天旋地转,脑中一片空白。

  那样闪烁着星光的纯净眼睛,那样矫健瘦削的健美身材,那样温暖的仿佛莲花一般的笑容---那个叫做夏浩轩的天之骄子的男孩,从此将不再属于自己。

  或许,从来都没有属于过自己呢。谁知道?

  曾经臆想出的种种美好,顷刻间变得无比的讽刺。仿佛是被人劈头浇了一盆冷水,沈笛韵只觉得浑身冰凉,虽然站在夏日的午后,却依然彻骨冰凉。

  沈笛韵愤怒而悲壮地冲上前去,一声冰冷而无情的巴掌扑面而来。

  沈笛韵猝不及防,捂住疼得灼热的脸庞,愤怒而气恼,同时有点淡淡的丢脸。

  被人当众打了脸,不论是什么原因,涌上心头的首先是丢脸。她茫然地看着房间里骄傲的如同孔雀一般的姚姗姗,以及仿佛刚刚认识的夏浩轩。

  姚姗姗盛气凌地双手抱在胸前,不屑地瞥了一眼沈笛韵,轻蔑而挑衅。

  仿佛沈笛韵才是为人不齿的小三。

  沈笛韵求助一般瞅一眼袖手旁观的夏浩轩,他的眼神冷漠而疏离。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是一场误会?或是自己看错了?要不就是一场噩梦?沈笛韵拼命揉着眼睛,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一切。

  夏浩轩不是说好要和自己去美国深造?要读mba,要去看黑人乐队,要去真正的地下酒吧?说好了要去看自由女神?要去哈佛大学?要做的事情那样多?为什么他会突然甩下我呢?

  沈笛韵失去了理智,眼里满是质问。

  为什么如此狗血?仿佛是蹩脚的电视剧一般?难道我不是楚楚动人温文尔雅的美女?难道我不是让全校男生朝思暮想的校花?难道我不是年级排名的佼佼者?我不是晚会上的万人迷?为什么一夜醒来,发生了这样可怕的变化?

  昨天不是还一起出去吃饭吗?昨天不是还一起讨论未来吗?昨天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学陶艺吗?为什么今天你就变了一个人一样?仿佛被换了脑袋一样,揽着另一个女人的肩膀,茫然而无情地望着我?你的眼神如此冰凉,让我的心仿佛结冰一样寒冷?

  这样逆天的悲剧为何这样让人想笑?沈笛韵这样想着,不觉咧开嘴巴“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凄厉宛如野鬼一般,吓着了他们,也吓着了自己。

  曾几何时?姚姗姗不是自己的好朋友吗?在家宴上,她的交际舞跳地婀娜多姿,曾让哥哥沈承恩茶饭不思。可是,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这样逆天的故事红果果地扑面而来?

  沈笛韵小小的神经被被无穷的内容充斥着似乎要断裂一般,抬起头来,午后的阳光从窗口直射进来,刺得她睁不开眼睛,只瞥见姚姗姗鲜艳的红唇下面那洁白的牙齿闪烁着刺眼的白光,仿佛是骄傲的孔雀一样重复着一句话。

  你能给他什么?你凭什么爱他?

  沈笛韵一阵疑惑,我能给他什么?我需要给他什么?我的父亲帮着夏氏跻身全省前列,我的父亲和夏萧情同手足?我的母亲和夏浩轩的母亲亲如姐妹?我们两家从来不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