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西关水道(1/2)

加入书签

  程斌毕竟正当壮年,行动能力恢复得最快。他奋力推开压在身上的人,也没注意去看到底是哪一个,摇摇晃晃的在车厢里站起身来。

  这辆马车用料十足,木材也十分结实,虽然摔了这么一下,居然没有散花。

  马车是两面开门的,这时侧翻在地上,一侧的车门压在下面,刚才方展空站立的车门现在成了天窗,虽然开度不少,但是要出去却不容易。

  方展空和程斌不同,他是正宗的军人,手里没枪的时候总觉得不踏实。所以缓过一口气后,先找到了自己的手枪,然后才挣扎着爬起来,四面打量了一下,抬起脚就踹在车厢原来的天窗上。

  为了保持车厢明亮,这辆车左右前上都有窗子,其中又以上面的天窗最大,此时窗户上的玻璃已经碎了,不过窗棂还在,想从这里出去,就少不了暴力破坏。

  他刚才摔的那一下弄伤了腿,刚刚爬起来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一用力立刻觉得疼痛难忍,这一脚自然也没使上多大的力量,不但没达到目地,自己倒差点又摔一跤。

  程斌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要离开车厢并不是一定要走门的。他叫了一声“我来”,然后转身踢在窗棂上。刚才方展空没有踹断的窗棂应声折断。程斌用力过猛,右脚从窗棂的位置穿了出去,身子重重撞在车厢上,差一点穿窗而出。

  方展空喘了口气,看着程斌把腿收回来,让出破窗,自己提着手枪率先钻了出去。

  大晚上的,官道上空无一人,那两匹拉车的马已经跑了,一截断掉的车辕还在地上,显然这才是车厢翻倒的原因。

  沉重的车厢翻倒后又滑行了一段距离,现在停在道路的边缘上,方展空从天窗里钻出来,正好落在路边的野地上。

  方展空警惕的四下张望的时候,程斌抱着叶黛从他的身后钻了出来,问道:“怎么样?”

  “兰清怎么样了?”叶黛其实没受什么伤,只是被碎玻璃划出了几道伤口。不过刚才那一下翻车太过惊心动魄,所以被吓得厉害,手脚酸软,用不上力,这才被程斌抱了出来。

  程斌刚才也没来得及检查吕兰清的伤势,虽然两个都是美人,毕竟还是自己的未婚妻才是亲的。这时听了叶黛的话,把她轻轻放在地上,转身准备回去救吕兰清。

  方展空咳了一声,叫住程斌,轻轻摇了摇头。如果他没受伤,和程斌带上两个女人跑路问题还不大,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左腿痛得厉害,很可能是骨折了。如果长时间逃亡的话,还要别人帮忙。

  叶黛身份特殊,就算扔下程斌,方展空也不能放弃叶黛,所以品兰清就成了必须舍弃的人。

  程斌虽然为人方正,心眼可不少,只看了一眼方展空,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迟疑了一下,转头去看叶黛。

  叶黛正试着自己站起来,并没有注意两个男人眉来眼去的样子,抬头看到程斌站在那里看着自己,以为程斌不放心,轻声说道:“我没事,快去看兰清。”

  “我也没事。”说着话,吕兰清扶着车厢从天窗里钻了出来,有些虚弱的说道:“我们应该怎么办?”

  程斌这次没有犹豫,迈步过去扶了她一把,把她从车上接下来。

  方展空看了一眼程斌,这个时候也没办法再做什么,只好低声说道:“不能走大路。”

  这年头可没有村村通,下了官道就没路了,而且冬天积雪覆盖,就算从前有人踩出了毛道也看不出来,放弃大路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好选择。

  可是沿着大路走更危险,除非没有追兵追上来,不然的话他们这个组合显然没办法抵抗。

  程斌犹豫了一下,问道:“往哪里走?”

  官道下就是雪地,四个人走下去,肯定会留下痕迹,一样没办法摆脱追兵。

  方展空何尝不知道这个弊端,问题是他现在也没有其它的办法。于是四下看了看,指了一个方向说道:“那边应该有个村子,咱们进村再想办法。”

  四个人逃亡的时候,四九城西关水闸那里,一条小火轮船正慢慢的停了下来。

  和城门不同,西关水闸夜里要是关闸的。北京毕竟不是威尼斯,老百姓平日里并不依靠水道出行,走这里的大多是官船商船。

  因为这个原因,守西关水闸的并不像城门那样是首都师的士兵,而是税警团的税警。

  共和国的警制和后世的美国差不多,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警种,而且不相统属,税警算是其中实力比较大的。原因也很简单,这时候可没有“依法纳税光荣”的说法,政府收税被看成是从自己的钱包里掏钱,暴力抗法的比比皆是,税警的战斗力直接关系到政府的收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