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改变(1/2)

加入书签

  离开塞舍尔造船厂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习惯了熬夜工作的工程师们看起来毫无倦意,仍然在热烈的讨论着吴畏带给他们的理论冲击。

  吴畏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好,就算是铁人也有点扛不住,谢绝了贝尔特朗的挽留,乘车回到陆一师营地,吃了一点东西后倒头就睡,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吴畏睡觉之前只是胡乱填了一点干粮,现在只觉得肚子里老肠老胃都要造反。他一口喝干了桌上杯子里给他留的茶水,冲淡了一些胃液,缓解了饥饿的感觉,然后拉开门走了出去。

  走廊上两个士兵执枪向他敬礼。吴畏随手还礼后问道:“郑宇呢?”

  两个士兵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回答道:“下午没看到过他。”

  吴畏刚才问出这句话后,就想起来自己睡觉之前已经告诉过郑宇,让他回家看看,这一觉睡过去,倒把这个茬给忘了。

  他摆了摆手,自己慢慢向厨房走去,现在还没到开晚饭的时候,也不知道留守部队有没有储备战备粮的习惯。

  这个时候厨房里正是热闹的时候,炊事班火力全开,正在给留守的士兵们准备晚饭。看到吴畏进来,厨房的负责人连忙扯了条毛巾,一面擦手一面跑了过来,问道:“师长您睡醒了?”

  吴畏笑了一下,他认识这个姓邢的老兵,共和国建立前就已经在军队里干炊事兵很多年了,也算是个技术兵种。

  这次陆一师进攻日本,因为老邢年纪大了,所以才把他留了下来。

  和老邢打了个招呼,吴畏笑道:“有吃的没有?我这可饿了。”

  老邢本来还担心吴畏升了司令,官升脾气涨呢,搭上话之后发现还是从前那个长官,心下一松,笑道:“本来还准备给您单炒。”

  吴畏摆手笑道:“咱没那么金贵的胃,有吃的先来点,我这前心都贴后心了。”

  老邢转了一圈,端出一碗鱼杂来,就是俗称的鱼下水。老邢一辈子勤俭习惯了,从来舍不得扔东西。陆一师地处海滨,每天的鱼鲜消耗是大份,他和渔民学了不少整治海鱼的办法,这种鱼杂羹也算其中之一,很多北方士兵都喜欢喝。因为这玩意熬起来费工夫,所以从来都是用单独的灶眼,这个时候也没有别的热菜,只能让吴畏喝点这玩意充饥。

  吴畏道了谢,接过来喝了一口,伸出大拇指点赞,“还是你们做的味道喝得习惯,那帮家伙在日本天天给我喝海菜汤就馒头。”

  老邢笑了起来,凑过来说道:“师长,带我也过去吧,天天给您做鱼杂吃。”

  吴畏迟疑了一下,看着说道:“日本那地方,毕竟不是咱们的地盘啊。”

  老邢愣了愣,脸上泛起一丝喜色,说道:“这么说大部队还有回来的机会?”

  吴畏这才反应过来,赶情老邢是在套自己的话,摆手说道:“做你的大锅饭去吧。”

  老邢乐呵呵的应了一声,转身走开。

  吴畏心里想着老邢刚才说的话,出了一会神,端着碗从厨房出来,看到几个闲着没事提前来排饭的士兵走了进来。

  这种事在从前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各单位什么时间在哪个食堂吃饭,都是规定死了的,除非是出去执行任务没赶上饭时,不然这种散兵游勇就等着宪兵找上门来吧。

  几个士兵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吴畏,吃惊之余连忙立正敬礼。吴畏摆了摆手,看着士兵们因为紧张脸都白了,笑着举了一下手里的碗,表示自己和他们的目地一样,大哥不找二哥的茬。

  士兵们这才松了一口气,站在一边看着吴畏走了过去。

  直到这个时候,吴畏才意识到,现在的陆一师已经和战前的那支陆一师不一样了,驻守东京的部队变了,留守旅顺的部队又何尝没有改变,就算是自己,其实也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心态了。

  他站在食堂的门前,扬头喝光了碗里的汤水,又毫无形象的用手指把碗里的干货捞进嘴里吃掉,顺便还吮吸了一下手指,把碗放在食堂门边的窗台上,心想“老子还就变了,谁能怎么着吧”?

  他顺着食堂前的大道向营房外走去,远远看到两个人正站在路边说话。看服色一个是陆一师的士兵,另一个应该是个渔民。

  这在从前也是不可能的,无论是家属探亲还是渔民送货,都是不可以进入军营内部的,只能在指定区域活动,显然随着战争结束,大部队移防东京,留守部队的很多规定已经名存实亡。

  吴畏也没有必要躲人,信步走了过去,却发现那个和人说话的士兵竟然是郑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