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大结局终章全本完(1/2)

加入书签

  当煜熠从煜阳那儿得知易之的真实身份,而且得知自家父皇现如今这种状况正是他的杰作时,煜熠心里很气恼。

  前有谋父之仇,后有拐妻之恨,再加上在静院相处的那段日子,亲眼见到那小子对一诺的依赖,以上等等,让煜熠恨不得抓到他将之狠揍一顿。

  当然了,想要解恨,也得他能见得到易之的人不是?再说了,哪怕易之此刻站在他面前,试问,他敢动易之么?难道,他就不怕惹恼了易之,易之又将一诺给藏起来?

  确定了易之的身份,想到魅族,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迷雾森林,先且抛开传说中迷雾森林是魅族所在地之说,他可不会忘记,当初见到那小子时,便是在迷雾森林深处。

  起初,因救人心切,再加上看在那小子年幼的份上,他从不曾深究,为何在迷雾重重的森林深处,他个小破孩子却是能安然生存?

  哪怕他曾说过,迷雾森林深处的迷阵皆出自他手,但,若是深思下去,定会发现,那么大一个森林里,不仅看不到飞禽走兽,就连奇花异草也是见不到踪影。

  如此反常的现象,眼下想来,他确实是疏忽了。

  不过,现在说这些似乎都晚了,哪怕当初他猜到易之的身份不简单又能如何,在有一诺在的情况下,在易之帮助了他们的情况下,他能怎么做?

  有了线索,他自是会亲自前往迷雾森林,只是,这一次,他却是没那么好运。

  别说在森林深处找什么魅族了,他们一行人可是连森林都没能走进过。

  那时候,他才发现,迷雾森林真的如传说中的那样可怕,根本就不像上一次他们所见的那般无害。

  浓浓的烟雾将整个森林笼罩其中,哪怕站在森林跟前,除了看得见眼前树木的枝丫,其它的什么也看不见。

  第一次,满怀希望而去,怀揣失望而归。

  至此,他派人驻守在迷雾森林外围,注意着森林附近的动象。

  他想,只要留着人手在那儿,若是墨易之带着一诺进出森林,他自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哪怕时间上不允许,他无法赶来见一诺,但,至少他能知道她是否安好。

  煜熠的想法挺美的,只是,因为思念,让他的智商降到了最低点。

  如此神秘的种族,难道人家进出非要走迷雾森林?

  若迷雾森林真是魅族人出入的唯一出口,那么,为何从前,从没人见过有人进出这片森林?

  浓浓的失落折磨着他,让他食不知咽,夜不能寐,但仍要强撑着处理国事。

  低落的情绪一直影响着他的生活,思念的苦涩时时萦绕着他的心神。

  这样的日子一日日过去,但他却觉得度日如年。

  期间,煜睿家的小郡主顺利的降生了,整个皇族的沉闷气氛因着那个新生命的到来,似乎有所改善。

  随着靖萱油走江湖的云擎也在他的安排下,由云若皇后一道懿旨成全了他们的美满。

  接二连三的喜悦,连云若皇后那近乎绝望的心情都有改善,但却没能让他有那种如沐暖阳的感觉。

  人在,心不在,那种如傀儡般的感觉,他算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无尽的相思,让他有时觉得近乎窒息,心口闷痛,无法缓解。

  不得不说,云擎与靖萱油走江湖数月,还是为煜熠带来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比如说,他们至少查到了兰姨夫妇的真实身份,以及他们所居住的地方。

  原本,兰姨本名纳兰卿,辉叔本名墨锦辉,这夫妇二人便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医毒双煞。

  之所以被人称之为医毒双煞,从名字上便能猜到,这夫妇二人算不得什么正义之士。

  有传言说,医毒双煞真正的身份并非人们所知的那样简单。

  有人说,毒煞心狠手辣,真正做实了最毒妇人心这句话,在她手里,只要她愿意,只要你有银子,只要满足了这两点,什么样的毒药你都能买到。

  这样的她,与同样使毒的毒皇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有人说,医煞墨锦辉为人古怪,没有原则,在他的世界里,只要他不愿意,任谁也无法强迫于他。

  他治人有很多的条件和规矩,首先,只要是与他家娘子所研制的毒药有关联的人,哪怕你危在旦夕,他也不会出手相救。

  其次,不论你皇权显贵,还是乞丐浪子,只要他不愿意,他不会相救。

  这也就是说,在他眼里,管你什么皇权显贵,与路边的乞丐是平等的。

  但就是这样一对怪异的夫妻,竟是无意之中看上了一诺,至此,将毕生所学倾心相授,不谋取任何回报。

  当然了,这些只是煜熠等人的想法罢了,但他们又怎会知道,双煞夫妇找上一诺也是有特殊原因的呢?

  其中内情,别说煜熠等人不知,就连从小行走江湖的慕家姐妹也同样不知。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煜熠的运气算不错的,又或者说,他与一诺之间算是个缘份深的。

  若不是在靖萱家的小郡主满月之喜时,隐居灵山之颠的那三位下得山来,无意之中听皇甫家几兄弟提起什么医毒双煞,觉得好奇,上前细问了一声。

  若是没这一出,估计直到现在煜熠仍是四处乱窜,上天入地毫无章法的找,永远也不会知道一诺的下落。

  据妙姨所说,那医毒双煞原来与她们算是老相识,或者应该这么说,医毒双煞与她们算是老邻居了。

  她们师兄妹三人隐居灵山之颠,而那双煞夫妇却是隐居于灵山脚下,穿过那片茂密的树林,走到灵山深处,便会发现百花谷的存在。

  而那百花谷便是双煞夫妇的居住之处,只是,几十年来,百花谷在未得双煞夫妇允许的情况,从不曾有外人进过,所括妙玲几人。

  与此同时,众人也知道了双煞之所以找上一诺,收她为徒的大致原因。

  这一切起因还要追溯到十二年前,据说那时候,妙姨等人带着慕家三姐妹才刚刚隐居灵山之颠。

  有一日,双煞夫妇误闯了灵山,同为江湖中人,自是相谈甚欢,因此,几人也算是结成朋友。

  那一日,当她们夫妇见到慕家姐妹时甚是喜欢,提出想要结为师徒,可想而知,妙玲等人又怎会同意。

  好嘛,就因为这事儿,双煞夫妇便与妙姨等人杠上了,放眼定会找到一个能与慕家姐妹媲美的徒儿。

  许是因为这么多年来,双煞夫妇一直没能找到合自己心意的徒弟,因此,自那以后,妙姨等人便没再见与双煞夫妇有过来往。

  双方虽不曾来往,但妙姨等人一直都知道,双煞夫妇仍居住在百花谷内,每每站在灵山之颠,往百花谷所在的方位望去,透过那层层丛林,似乎还能看得见百花谷内百花盛放的景象。

  从妙姨那儿得知双煞夫妇的真实情况后,煜熠再次将朝堂扔给了煜睿与煜云等人,而他则与秦潇予一起赶赴灵山,依妙姨所言,站在山顶,睥睨山谷之下。

  他不是没想过进百花谷拜访双煞夫妇,可是,却被妙姨给拦下来。

  据妙姨所述,百花谷虽美,但却十分危险,旁人若是没得谷中主人许可,休息靠近半步。

  若是煜熠与潇予不听劝阻,一意孤行的话,恐丢了性命。

  闻言,煜熠又想借助灵山的高度,从上而下,借轻功的轻影,飘然而下。

  可这种想法刚刚萌生,又被唐师伯给否决了,原因亦然。

  上不得,下不得,煜熠真正是无计可施,进退两难。

  妙姨曾言:稍安勿躁,等时机吧,她相信双煞夫妇曾放下的豪言壮语再过不久便会让他们夫妇携着爱徒登上灵山了。

  煜熠也觉得妙姨所说极有可能,但是,他却觉得没有具体目期的等待之于他来说那便是遥遥无期。

  最终还是风师叔解救了他那颗饱受折磨的心,风师叔告诉他们,那墨锦辉父妇的真实身份其实正是魅族族长以及其夫人。

  当然了,这种说法,他也只是偶尔在江湖中听人议起,没有真凭实据。

  不过,这样的答案,对于煜熠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同时也印证了他先前的猜测。

  若兰姨夫妇真是魅族中人,那么,他们与墨易之之间便有了联系,墨易之带着一诺寻找二姨之所在也就说得通了。

  等待似乎是无止境的,这一等,便又过去了几个季度……

  ******

  这一日,是当初兰姨与秦潇予约定好的日子,一年前,兰姨从秦家堡带走秦夫人时说过,一年之后,会还他一个健康安然的母亲。

  早在几天前,秦潇予便同煜熠一起赶到了灵山附近的城镇,住进了位于这处的静轩楼分号。

  今儿个一早,他们又匆匆赶来,守在百花谷出谷时唯一的一条出路上,等待着兰姨等人的出现。

  秦潇予的心很平静,经过一年的等待,他似乎没了起初的激动与浮躁。

  他信得过兰姨,特别是在妙姨向他们介绍了兰姨夫妇的身份之后,他更加相信只要有兰姨夫妇在,他的娘亲定会安然无恙。

  相较起他的平静,煜熠却显得坐立不安,坐在马背上的他,再也坐不住了,翻身下马,站在一旁的小径上,总是急迫的顺前小径往前探,企图能够看到一诺的身影。

  皇天不负苦心人,当阳光普照大地时,终于让他们等到了。

  远远的,便能看见那条通往百花谷的小径上走来一辆马车,车头坐着一赶车男子,因距离太远,也不知那人是否相识。

  “什么人?拦住去路是为何?你们可知这是什么地方?”当煜熠和潇予牵着马匹拦住马车的去路时,那赶车的少年郎厉声呵斥。

  “这位小哥,我乃淮北秦家堡少堡主,今日前来,是因为与兰姨有约,前来迎接家母回家。”这一次,煜熠保持沉默,由秦潇予开口回答。

  他们想着,在不确定车内人身份的情况下,不易暴露煜熠的身份,而秦潇予也只是以秦家堡少堡主的身份示人。

  “兰姨?这位少堡主许是弄错了,我们这儿可没什么兰姨。”赶车的少郎明确避重就轻,只是表明这里没有他们要找的兰姨,并没否认车内人不是秦夫人。

  煜熠两人似乎察觉一丝异样,相视一眼,由秦潇予继续问道:“怎么会呢?我可是与兰姨和辉叔相处过一段时日,那时候,不论是我,还是我家一诺妹子,可不就是这么称呼兰姨的?”

  秦潇予这么一说,那少年郎面上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虽不明显,但却被一直注视着他的煜熠两人完全捕捉。

  少年郎似乎很是为难的样子,保持着沉默,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总之就是不在理会煜熠两人。

  双方相峙许久,方才听到一声轻咳声,紧接着,便见那少年郎从马车上一跃而下,而马车的车门被从里面推开,再接着,便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们面前。

  “辉叔,真的是你吗?好久不见,辉叔与兰姨可还好?”一见到那张不陌生的脸,秦潇予便立刻奔了过去,而煜熠则留在原处,静静的等待着。

  他相信,能见到辉叔,那么离找到一诺就不会太远了,再说了,若是一诺在这马车之中,她定是不会不出来见他的。

  “秦将军,久违了,真没想到,秦将军消息还真是灵通,在我们夫妇刻意隐藏身份的情况下,竟是被你找到了这里。”墨景辉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年轻人,他倒也不觉惊讶。

  毕竟,不论是对于百花谷,还是魅族来说,若不是他们放任,又有谁能查得到他们那么详细的消息?

  “晚辈惭愧,说来也是晚辈眼拙,早该想到两位定是不凡才是。”说到这点,别说秦潇予了,就是煜熠也觉昨甚是惭愧。

  当初,一诺将这对夫妇领进将军府的时候,他们不是没私下查过这对夫妇的底细,可是,追查下去的结果,这对夫妇的身份与他们所说没有任何出入,现在看来,早在那时候,辉叔和兰姨便做好了一切被查的准备了吧,这样也就证明了,这对夫妇是有预谋的接近一诺的。

  现在想想,不竟有些后怕,好在这对夫妇没有恶意,否则,一诺岂不危险。

  双方互相客套寒暄一番,直到秦夫人满脸笑容的从马车上款款走下来方才作罢。

  “潇予!熠儿!”分别一年,秦夫人自是惦记着亲人的,原本还有些近乡情怯的忧郁,这下好了,当她看到自己儿子的那一刻,其它那些都被她给抛之脑后。

  “娘!我好想你!”无尽的担忧与思念,在看到那人安然的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全变为一句,我好想你。

  “乖,娘也好想你!能活着见到你们真好!”这是云依此刻主里最真实的感受,有什么比活着更好呢?

  “姨母,好久不见!”缓缓向前,站在云依面前,煜熠那低沉的嗓音仍是那般迷人。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煜熠你好吗?那个小……”

  “咳咳!”

  见到煜熠,云依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她才刚开口,便被马车内传出的咳嗽声给打断了。

  无奈之下,她也只好禁言,心里暗道:煜熠啊,姨母欠人恩情,许多事情帮不上你了,一切就看你的造化了。

  马车内咳嗽的那人虽还不曾看到人影,但那声音不管是对于煜熠来说,还是潇予来说都不陌生。

  “晚辈皇甫煜熠,特意前来拜见兰姨,不知兰姨是否方便下车一见?”煜熠恭敬的上前,双手抱拳,朝着车内鞠了一躬。

  “晚辈秦潇予,拜见兰姨,感谢兰姨与辉叔的救母之恩,从今往后,我秦潇予随兰姨和辉叔差遣,只要与江山社稷无关之事,潇予绝对服从。”见车内人除了那两声咳嗽之后再没有其他表示,潇予也上前一步朝车内鞠了一躬说道。

  “好啦好啦,如此正式,我还真有些不适应,忆起当初,我与我家老头子也在将军府多有叨扰,救治秦夫人,一来是因为一诺,二来,也是想要报你当初收留之恩,一来一往,互相抵消,往后可别再说什么救命之恩了。”

  纳兰卿之人虽性子乖张,变幻无常,但她却是个恩怨分明,知恩图报的爽快人。

  “好啦,既然你们来了,那么秦夫人便交给你们了,这辆马车本就是为送秦夫人所准备,你们赶紧的一起离开吧,对了,湘儿、沁儿,你们两个丫头为何一声不吭,难道还见不得人么?”轻笑间,纳兰卿表述了自己的决定,顺带的调侃了像缩头乌龟似的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