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招惹了本尊就休想在把本尊甩开(1/2)

加入书签

  “你是认真的?”叶扶桑突然转头,满脸认真的盯着花渊祭,这个妖孽这么美,到时候她可以画画,然后去跟那些花痴仙子换宝物,叶扶桑暗自点了点头,却忽略了头顶那双了然的凤眸。

  低头,花渊祭吻上叶扶桑的红唇,惩罚似地啃咬着,令她痛眯了眼,手握成小拳头努力地捶打他,他却只当她在搔痒,灵巧滑舌想撬开她紧闭的牙齿,但她咿咿唔唔地挣扎着不肯张口。

  花渊祭一把扯开叶扶桑用以自保蔽身的衣服,大掌握住她一只丰盈[揉][捏]把玩。叶扶桑猛地倒抽一口气,惊骇地瞪大了眼,开口想叫,他的舌头已经像狡猾的蛇,迅速滑进她的口内翻搅……“不要!你……不要……”

  叶扶桑推开花渊祭的头轻叫,气喘吁吁的,胸前的羊脂白玉顶着玫瑰色的红晕随着急促的呼吸而荡漾起伏着,形成一种诱ren的景色,花渊祭深邃的凤眸微微一眯,受不住诱huo地低头含住……

  “嗯……”叶扶桑浑身一颤,倒抽一口气,激烈的快感像钉刺般窜入她内心深处,她困难地叫着:“花渊祭……好难受!”她双手抓着他俯低的头,不知要推开还是要牢牢抱住,身上传来陌生又奇怪的感觉,让她开始害怕起来。

  “本尊也很难受!”花渊祭低沉邪魅不失性gan的声音在叶扶桑耳畔响起,在她敏感的胸前呼着热气,让叶扶桑连脚指头都缩在一起。

  花渊祭像婴儿般用力吸吮着叶扶桑[胸][前]的凸起,一双手仿佛带着魔力一般,简直无所不在,发出一**又刺又麻的激电,在叶扶桑柔滑的身躯上流连揉搓,蛇般滑溜地摸进她的大腿根部,手指也顺利地戳入她紧密的女性的……

  “唔……不……”叶扶桑紧咬着下唇吟哦出声,突地如遭雷击般,浑身一颤,才要[夹][紧][大][腿],花渊祭却已经挤进她两腿之间。

  “花渊祭,你放开我,你这个不要脸的混蛋!”手脚都被花渊祭牢牢的钳制住,从未经历过如此窘态的叶扶桑羞红了一张脸,她就这个这个男人是个披着羊皮的狼,简直,低俗!

  “唔……”胸前的凸起被他惩罚性的咬了一下,一声无法抑制的低吟从红唇中吐出,叶扶桑小脸微愕,乍然红透,羞得恨不得即刻土遁到天涯海角,“我……不……”红唇张了又张,困难地想挤出话。

  “扶桑,既然招惹了本尊就休想在把本尊甩开!”凤眸含着警告的光芒,花渊祭快速卸除一身衣物。他魅惑的脸上微微绯红,眼神因欲wang而闪亮,她不停的拒绝已经教他耐性全失,他气愤地用结实健硕的身躯挤压她柔软的娇躯,将她压贴在墙壁上,[昂][扬]火热的[坚][挺]磨着她娇嫩的。

  叶扶桑触电似的一震,下腹涌起莫名的焦灼急切,似乎在渴求着什么。

  “花,花渊祭,我……我,不嫁你!”叶扶桑极力想拉回逐渐飘远的理智,不安地扭动香馥柔嫩的身躯,表情既痛苦又急切,有如置身火海般,浑身毛孔浮现一层薄薄的细小水珠。

  “不嫁本尊?”花渊祭音量陡然提高了来,那张魅惑邪气的脸庞透着丝丝愠怒,最终,花渊祭唇瓣凑到叶扶桑嘴角,那薄唇微微勾起,霎时迷了叶扶桑的眼,满意的看着叶扶桑因自己而迷惑的表情,他勾唇缓笑,“不嫁本尊,你还能嫁谁?”

  叶扶桑怒红着一张脸,“嫁谁都好,就是不嫁你!”

  凤眸闪过一抹戾气,一闪即逝,“本尊到想看看谁敢娶你!”他花渊祭看上的女人,谁敢来抢,除非是不要命了、。

  “我……我们不是还没成亲么?”叶扶桑虚弱地做最后的挣扎。

  花渊祭笑着,拉起叶扶桑的玉臂环住他秀美的颈子,双手握住她丰嫩的臀,“呵呵……扶桑莫不是忘记了,女娲和天帝都已经同意你成为本尊的王后了,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本尊的了。”说着,花渊祭腰身猛然一挺,他及时封住她冲口而出的尖叫声。

  一股撕裂般灼热的剧痛自深处传来,叶扶桑浑身颤抖,修长的指甲深深的陷入他的背部:“无耻…”

  “扶桑,很痛么?”花渊祭不顾自己的满头大汗,怜惜地吻去叶扶桑晶莹的泪珠,双手轻柔地抚顺她紧绷的肌肉,“扶桑,本尊会尽量轻点的。”花渊祭眼里闪烁着心疼,他看了书,知道女子第一次都很疼的,“扶桑,下次就不会痛了。”

  闻言,叶扶桑陡然一怒,“无耻!你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