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质问(1/2)

加入书签

  “皇上, 我爹戎马一生, 为朝廷,为皇家的江山做出了所有的牺牲, 到头来却要被人诬陷而死,敢问公理何在, 国法何在,皇上的双目看不清是非, 如此和昏君有什么差别?”

  季池瑶虽跪在地上,下巴却高高抬起,带着血丝的锋利眼神,毫不避讳地盯着面前的九五之尊。说到牺牲二字时,她的心恍如被一把钝刀切割般,不是尖锐的痛, 而是丝丝削骨般的隐痛。尤其是在唐韵曦面前,她鼻腔一阵酸涩, 她自己不就是牺牲中的一个。

  过去为了父亲, 她忍辱偷生,不敢冲撞皇帝,怕连累家里。可如今父亲命悬一线,她已然没有了退路。此刻直面文景年, 她竟有种淋漓的畅意,她受够了曾经窝囊的自己,这一刻的毫无畏惧,让她仿佛重新活回了自己原来的样子。

  季池瑶的步步逼问, 让旁边的小德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打小在宫中侍奉当今的皇上,从小到大,何曾有人敢对皇上说过这样的话,甚至连先帝都没有。小德子气急败坏,连嬷嬷都来不及喊,几乎要自己亲自下去掌嘴“大胆!谁给你一万个脑袋,敢这样跟皇上说话?!”

  皇帝面色沉静,只用那双深邃的眸子盯着季池瑶,她一言不发,却让底下的宫人都凝滞了动作,甚至屏住了呼吸。季池瑶在皇帝眼里,仿佛是一个死人。

  在这一触即发之际,唐韵曦的声音忽的响起:“文竹,掌嘴。”

  文竹走到季池瑶面前,唐韵曦的语气比平时要清冷了许多,似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文竹没敢迟疑,对着季池瑶抬手便打了下去。

  “啪”的一声闷响,季池瑶的脸便扭到了一边,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不及心上痛的万分之一,季池瑶带着不可置信,饱含屈辱地转过头,却看到唐韵曦在她旁边跪了下去。

  “臣妾没有管理好后宫,使宫人口不择言,请皇上重罚臣妾。”

  文景年紧抿着唇,直直看着唐韵曦跪地的身影,良久才吐出第一句话:“来人,带季池瑶走。”

  随后文景年站起身,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太监宫女们忙低头紧随其后。文景年没有说带季池瑶去往何处,侍卫便押了季池瑶跟在皇帝銮驾的最后面。

  “娘娘”,等皇帝走后,文竹忙上前扶起唐韵曦,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还好皇上没有罚娘娘。”

  唐韵曦却是脸色凝重,她略一沉吟,道:“去打听一下皇上去了哪里。”

  “是。”

  琼华殿的大门徐徐关闭,所有宫人都退在门外。

  待留在里面的只有两人之后,文景年脊背笔直地坐了下来,看着跪在地上沉默不言的季池瑶,淡淡开口道:“朕饶过你两命。”

  季池瑶抬头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说是冷静,更似麻木,与之前情绪激烈的她相比,几乎判若两人。

  文景年不在意她的回应,续道:“文景灏谋逆当诛,朕不会放过他的子嗣,念着过往,朕放了你和你的孩子一条生路。”

  “自你从掖庭出来至今,朕没有为难过你,将你安排在雪华宫中,免去后宫的争斗。”

  眼前的皇帝面色平静,目光里一片清明,这样的沉稳和城府,恐怕两个文景灏加起来也比不过,难怪他会输的一败涂地。季池瑶勾了勾嘴角,有些自嘲的意味,也不怪,他能让一向清冷温柔的唐韵曦亲口下令掌掴自己,虽然她现下已了悟唐韵曦是为了救自己,可是那一掌拍下来,拍掉的却是自己在她面前仅剩的尊严,季池瑶痛苦地闭上了眼。

  皇帝兴师动众地将她带到此处,季池瑶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既然自己今日必将死于此地,又何苦匍匐在地,不如骄傲地走完剩下的路。季池瑶正视皇帝,目光锋利起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所以皇上以为,我就该对此感恩戴德了是么?”

  季池瑶视死如归的模样,在文景年下一句平淡无波的话里打破,“季正通敌卖国,人证物证据俱在,他本人已经认罪,按律当满门处斩,三族以内俱贬为奴籍,发配边疆。”

  季池瑶觉得自己干裂的心,仿佛再次被切开,当初文景灏借口诬陷自己的父亲,以逼迫她入宫,没想到如今……她恨极怒极,喉间忽然泛起一阵甜腥,竟喷出一口血来。

  季池瑶目光赤红,冷冷盯着皇帝道“文景灏让我生不如死,你让我家破人亡,我最小的侄女,今年尚不满三岁。你们都是一样的,皇家的人,天生就是强取豪夺,伤天害理。”

  文景年沉默地望着她目眦血红的模样,就在此时,外面忽然响起侍卫的声音,“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正在琼华殿外,请求入内觐见皇上,德公公正在殿外劝阻。”

  文景年转头望了眼门外,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情绪,此时皇后前来,难道是担心自己会就地处置季池瑶么。文景年微弯了下嘴角,心里却浮起难言的涩意。

  季池瑶也因为这句话而回神,无论如何,不能让唐韵曦看到这样的自己,自己已是将死之人,这一切,不能再连累她了。抬头看皇帝,发现他皱着眉头,脸上也是凝重的神色,看来皇帝也是不愿唐韵曦看到这一幕,这一点,自己与皇帝算是相同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