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到深处被呛的喝了一大口牙膏水(1/2)

加入书签

  她的手比他的要小一点。

  她要慢慢的从他的手心里,抽出手来,而后紧紧的包在他的手背上。

  “论感情,我可能要对你友情比爱情来得多。”

  慕惟欢还没说完,顾子聿正要出声,她却伸出食指来轻轻贴在他的唇上,而后指向自己的心口,“但你一直在我心里有个很特殊的位置,不像温宁的至亲挚友,也不如……不如爱情来得浓烈香醇,但很特殊,很特殊……”

  余下的两声,是她的低喃,也像是大石投入心湖的那圈涟漪,那阵回声钶。

  慕惟欢说到这里,忽然咬住了唇,“你将要做的事情,我也会在我的底线范围内支持,仅仅代表我的立场。”

  今晚上的事情,她沉默或者随他入戏,但并不代表她什么都看不出来。

  温宁忽然造访,以及顾筠骤然的态度转变,他那话里夹藏的话……一切的一切,她都能明白闽。

  是顾子聿有心,也是温宁有意。

  而能串联整个晚上的那条暗线,必然和她脱不开干系。

  对于她来说,她能从一个孤苦无依的孤儿,走到今天这一步,心也因为历经风霜,而变得格外脆弱易摧残,她渴望生命的无波澜。

  可今晚上的那份诡秘,却令她十分不安。

  她这番话,是想说给顾子聿听,让他听自己的心,也让他听到自己的态度。

  她要肯定在顾子聿在她心里的位置,同时,也想告诫他,她的性格其实一点都不随和。

  在重要的人身上,她比谁都认真,容不得一丝瑕疵。

  顾子聿眼底的眸子,愈发的清亮。

  他一只手按在墙上,另一只手半握着她的手,手指在她的掌心轻轻掏动,目光从上而下笼罩着她。

  “触你底线会怎样?”

  明明是一番慎重的告诫,却愣生生被他用这样慵懒,而又分外魅惑的声线破坏掉,气氛……越来越旖旎。

  慕惟欢甚至能听到他的手已经顺着墙壁而下,而后猛的按在她的腰上。

  她忙抬头看他。

  顾子聿眼底一派天真无害,像是完全不懂自己在做什么一样。

  “……”

  慕惟欢深吸了一口气,正要遁的时候,顾子聿原本在她手心里掏动的右手却忽然按到了她的肩上,“你要怎样支持我,嗯?”

  后半截的声音,被他半压在嗓子里,听起来格外性感。

  慕惟欢不知道他是有意无意,她的脸正对着他敞开的衬衫领口……还没对视一小会儿,慕惟欢的脸,全红了!

  如果是平时,解开两粒扣子其实没啥,就算她真不爱看了,完全可以喊一嗓子或者甩给他一条领带让他自己栓好,可是这大晚上的,住在顾家,她既不能给顾子聿喊一嗓子,他晚上也完全没必要去打领带。

  慕惟欢尴尬的只剩下低头,顺带咬住了唇。

  前段时间宁夏介绍给她的那些小说其实是挺好看的,但是,她总觉得宁夏在替她二老板美化形象,比如现在,除了脸红,其实她还是挺想扒开他衬衫,然后去他锁骨上去啃一口的有木有!

  关键时刻,她其实内心也很惆怅很惆怅的……有木有!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默认,默认个毛线啊!

  慕惟欢抬起涨得通红的脸,无比真诚的看向他,“你先让我咬一口。”

  “……”

  晚上,顾子聿好不容易找到一点睡意,又被慕惟欢推醒了。

  “你这样睡觉,我很有压力!”

  是真的很有“压”力!

  自从被顾子聿要求同床共枕以来,每一次顾子聿先睡着,总会手脚并用给她来一把手脚并用,五花大绑。

  慕惟欢扶额,如果有人能在他们睡着的时候掀开被子,绝对会见到的是一股麻花绳。

  听起来是很美好,但是现实就是她每天早上起来都会腰酸背痛!

  她真的不想承认这样的酸痛,是被他以这样的方式睡出来的!

  “乖,睡觉。”顾子聿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他已经在临睡点上,连说话的声音也有几分含糊不清。

  “顾子聿,我明天给你买个兔斯基可好?和我一样高的。”

  慕惟欢一面死命的去推他的腿,一面和他做着沟通工作。

  顾子聿的眼睛蓦然睁开了。

  “你同意了?”

  “我在想,你是精力太过充沛了,才会睡不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