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南宫青书霍的站了起来,如果拓跋世家真的做下如此事情,那么,南宫世家自然要报此血仇。舒悫鹉琻

  南宫青书强压下心头的愤怒,说:“那你有没有把这件事情禀报蜀山呢?”

  他虽然出生南宫世家,却因为天赋出众,拜入了蜀山门下,自然对蜀山有强烈的归属感,

  南宫玉清叹了口气:“先祖,你有所不知,现在的蜀山已经不是几百年前的蜀山了,现在修真界当属昆仑山独大,蜀山就算是有有心出面,但也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依附于昆仑山的拓跋世家才会趾高气扬,不把三大世家放在眼里!”

  “就算昆仑山再怎么强大,我们南宫世家也不能束手待毙!”南宫青书傲然说道,现在,他既然已经选择重生,那么,就不会像过去一味的逃避了。

  林七七站在一旁,没有开口说话,不知为什么,她忽地想起了那个清冷孤傲的声影,昆仑山的天才弟子,宁凡尘,她的预感果然应验了,下次见面,二人是敌非友,真的要兵戈相见了,大概这就是宿命吧。

  这个念头也只是一扫而过,林七七也很快恢复过来,开口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在最近这段时间,拓跋世家和南宫世家的关系越来越僵硬了吧,两大世家的战争一触即发,与其被动防御,不用主动出击,你们觉得呢?”

  “不错,我也是这个意思!”南宫青书点点头,林七七所说的正是他心中所想。

  南宫玉清心中大喜,他早就想对拓跋世家出手了,可惜,因为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才迟迟没有动手,现在有先祖撑腰,还有什么可怕的。

  南宫青书又问道:“现在南宫世家有多少筑基期的子弟?”

  毕竟,如果真的要对拓跋世家出手,炼气期弟子已经派不上什么用场了,白白充当炮灰而已,南宫青书自然不愿意拿南宫世家的弟子做炮灰使用。

  南宫玉清答道:“先祖,除了我,南宫世家还有两个长老也是筑基初期的修为,但是,拓跋世家也有三个筑基境界的修士,不过,我觉得昆仑山肯定会支援拓跋世家!”

  “这有什么关系!”林七七冷冷一笑,说道:“昆仑山顶多派一些筑基境界的修士协助拓跋世家,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没有必要害怕!”

  南宫玉清听林七七如此一说,顿时觉得豪情壮志,他握了握拳头,多少年了,好久没有这么激情满怀了。

  不一会儿,南宫玉清就带来了南宫世家的两个筑基境界的长老,这两个长老看起来也是六十多岁,沉默寡言,一看便知道是那种一心修道,不问世事的人。

  几人吃了顿饭,又等了几个小时,毕竟大白天多有不便,直到天色慢慢暗了下去,一行七人悄悄地坐上了一辆车子,离开了南宫世家,不动声色的朝着拓跋世家所在的方向开了过去。

  拓跋世家和南宫世家居住的环境完全不同,按南宫玉清的说法,本来拓跋世家也住在华夏市中心,但三年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拓跋世家就搬到了一个偏僻的郊外居住了,不过,这样一来,林七七就更加放心了,免得动手的时候,惊扰到了普通人。

  车子一路驶出了市中心,在靠近拓跋世家的时候,忽地,林七七就隐隐约约看到了不远处走着了两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这两个男人手中拎着一个大袋子,鬼鬼祟祟,一路东张西望,在看到林七七等人乘坐的车子之后,吓得赶忙藏了起来。

  林七七一看就看出了不对劲,这两个人只是普通人,应该不是拓跋世家的人,但肯定不知道在做什么缺德事,否则,又何必藏头露尾,躲躲藏藏呢。

  林七七本来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但她却感受到,这二人的袋子中散发一股强烈的尸气,这就让人不得不奇怪了。

  “我下去看看!”林七七说着,打开了车门,径直朝着那二人的方向走了过去。

  那二人确定林七七是冲着自己来的时候,对视了一眼,便要逃走了,但是,林七七怎么会轻易让他逃掉呢?

  她身子一闪,直接挡在了二人前面,两手一番,两股阴气直接打入了二人的体内,眨眼间,就蹿到了二人的全身各处。

  “哎呀……”二人只觉得肚子中一阵钻心的疼痛,扑通几声,倒在地上,嘴里不住地惨烈叫唤着。

  林七七暂时没有管这两人,她打开袋子,顿时愣住了,只见袋子中竟然是两个三四岁大小的孩子,这两个孩子嘴唇青紫,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一样。

  林七七叹了口气,这两个孩子被人中了尸毒,现在毒气攻心,一时半会儿就要尸变,俨然已经活不成了。

  这个时候,南宫青书,南宫玉清等人也走过来了,几人顿时看到了这两个惨不忍睹的孩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到底是谁这么心狠手辣,竟然连两个孩子都不放过?

  “快说,你们背后的主谋是谁?”林七七看了眼地上翻滚哀嚎的两个人,她对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半分同情,但林七七也知道,这两个人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只是替人办事的小喽啰而已,真正的元凶另有其人,她一脚踩在其中一人的胸口部位,喝问道。

  这人被林七七踩在脚下,疼的脸色头发白了,他摇了摇头:“我不能说,说出去就会没命的!”

  “靠,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这时,另一个男人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自己的同伴,俱而对林七七露出一丝讨好地笑容,“我们是冤枉的啊,我们只是替人办事的,那人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只是交给了我们一只有毒的注射器,要我们诱拐三四岁的小孩子,并把毒药注入这些孩子的身体中,然而把这些孩子带回来交给那人就行了,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说着,他从怀中拿出一只细小的注射器,注射器中有一些黑色的液体,林七七闻了闻,便知道是尸毒无疑了。

  “畜生!”南宫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