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梦魇的天赋梦境(1/2)

加入书签

  林七七玩味的瞧着打滚痛哭梦魇,梦魇生性狡猾多变,哪怕是一直没有成年的梦魇,也不见得就能改变这种与生俱来的本性。

  林七七笑了笑,她倒想知道,梦魇到底准备耍什么花招?

  然而,小包子顿时就愤怒了,因为寻常人被他拉入梦中,只要稍微吓一吓,就会吓得屁滚尿流,四下逃窜,然而,眼前这个可恶的家伙不但没有被吓到,反而对他不屑一顾的样子,梦魇顿时有种恼羞成怒的挫败感。

  他猛地跳了起来,一双圆鼓鼓的眼睛狠狠地瞪着林七七,怒道:“哼,我要让你好看!”

  话音一落,梦魇化成一道白光,顿时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然而,林七七顷刻间就感觉到整个梦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七七的四周不再是青翠茂密的森林,反而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海面浩浩荡荡,翻滚不息,一眼望不尽尽头,而林七七和南宫青书的一半身子已经完全侵泡在海水中,而他们的身体正缓缓地从水面沉入水中。

  与此同时,周围一阵阵痛苦哀嚎的声音传入了林七七的耳中,林七七四处略一环视,就看到这海面上不光光是她和南宫青书两个人,还多了几十个老弱妇孺,林七七再仔细一看,这些人赫然就是张家的人了。

  现在的情况显而易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所有被梦魇拉入梦境的人都出现在这片海域中了。

  林七七一喜,既然张家的人都在这里,那么,白小轩应该也在这里了,她努力的环视了一圈,结果却什么也没有发现,白小轩也不知道流落到哪里去了。

  林七七心念一动,准备消耗精神力幻化出千尸万鬼幡寻在白小轩,然而,林七七试了好几次,却无一例外的失败了,她赫然发现,在这个地方,竟然不能使用精神力幻化出自己的法宝,这也就意味着,现在的林七七,俨然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了。

  最可怕的就是,二人的身体还在不受控制的缓缓下沉,海水已经淹到了胸口的位置了,在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

  这时,南宫青书一改平日里风淡云轻的样子,神色略微变得有点严肃,他开口说道:“七七,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就是梦魇的天赋梦境了!”

  梦魇,不但可以侵入到别人的梦境,也可以制造独属于自己的梦境,就是梦魇的天赋梦境了,在这个天赋梦境中,梦魇可以说是无所不能的,这也是梦魇最大的可怕之处了。

  哪怕是一个修真者,如果没有强大的精神力,被梦魇拉入天赋梦境,也只有任梦魇宰割,而毫无还手之力的份了。

  当然了,使用天赋梦境之后,梦魇也要经历一段可怕的虚弱期,在这虚弱期中,梦魇几乎没有任何的攻击力,所以,一般来说,梦魇不会轻易使用天赋梦境,但这个小梦魇还在幼年期,没有什么自控力,一时意气用事,就用出了天赋梦境了。

  而如果要破掉这个天赋梦境,唯一的办法就是用自己强大的精神力打破梦魇的天赋梦境,只有如此,才有可以顺利的从天赋梦境中逃出来,否则,唯一的结局就是困死在天赋梦境之中了。

  但是,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梦魇天生精神力强大,哪怕是一个幼年梦魇也不是好对付的,要击碎梦魇的天赋梦境绝对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南宫青书如此一说,林七七点点头,也明白了几分,看现在的情形,估计就是这种情况了。

  此时此刻,海水已经淹到了林七七的脖子附近了,只怕过不了几分钟,她就会被彻底的淹没,在无穷无尽的绝望袭来的时候,周围张家人恐惧哀嚎的声音愈发的壮烈了几分。

  林七七知道,在梦魇的天赋梦境之中,如果这些人在梦中死了,那他们就真的死了,绝对不仅仅是做一个噩梦那么简单!

  林七七深深知道这一点,所以,她自然不会选择坐以待毙,与其这样,还不如主动选择出击,只有放手一搏,说不定才能有一线生机。

  想到这里,林七七看向了南宫青书,虽然现在的情况看似很危险,但南宫青书似乎也不怎么慌乱,俊美的脸庞依旧镇定如常,林七七笑了笑,虽然她心中已经有了大致的计划,但还是想听听南宫青书的看法,于是,林七七问道:“青书,你有什么想法?”

  南宫青书温柔一笑,分析道:“如果我们想要离开这里,必须要用精神力击碎这个天赋梦境,所以为了稳妥起见,我们还是先找到白小轩再说吧!”

  林七七露出一丝赞许的微笑,其实,她也是这个意思,白小轩也是一个修真者,精神力比普通人强大得多,唯有联合三个人的精神力,才有可能击碎这个天赋梦境。

  林七七和南宫青书二人深吸了一口气,猛的钻入了海水之中,林七七紧紧闭着眼睛,所以,她的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但她可以通过修真者的神识感觉到周围的一切,如果碰到白小轩,她也能第一时间感觉出来。

  与此同时,张家的那些人就遭殃了,因为在这片刻间,海水已经淹过了他们的脸庞,他们整群人尽数沉入了水中,事实

  上,大部分人早已经在先前的恶梦中累得筋疲力尽,连游泳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时之间,绝望的哭喊声惊天动地,蔓延不绝,连成了一片。

  就在这个时候,小梦魇陡然间又出现了,他依旧是一个天真可爱小男孩的模样,只是一双眼睛骨溜溜打转,露出几分狡黠的光芒。

  他闲庭信步一样从水面上走了过来,好像整个人没有重力一般,来到了张家人所在的地方,眼睛射出几分兴奋的光彩,张家人此刻令人恐怖绝望的噩梦,正是梦魇最喜欢的食物。

  小包子似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小嘴一张,无数的黑色丝线从张家人身上剥离出来,飞入了小包子的嘴巴里,大约过了五六分钟,小包子终于停下了动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