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夙倾颜(1/2)

加入书签

  距离那一战,过了好久,我一直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吭声,就那么麻木的想着,死在我面前的芙箩莉拉,魑魅,还有被我亲手碾灭了灵魂的泪无欢,我痛苦得都要疯掉了,我不知道我传承夙皇的力量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救不了他们,那我做这个修罗王到底是为了什么!

  老爹昏迷不醒,大伯在这一战丢了一只手,虽然实力依然如故,可是谁都知道,他这个冥神,也算是废了,骁勇善战让人畏惧的冥界主神夙翼痕,就这样废了,尽管他自己对此倒是乐此不彼,天天说他轻松了。

  冥界的大事小事,他都丢给了碧落和染离,他以他是伤者为由,光明正大的压榨着他们,可是我知道,他的心里真的很苦,他本来可以用生命之泉恢复,可是因为艾格拉斯突然袭击死亡城,他错过了,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诺伊维斯死了,这个世界没人可以再让夙翼痕变得完整。

  修罗王又怎么样,夙翼痕不是死了,我就算有修罗王这超出了世间规则的力量,我也无能为力,我是那么的痛恨,修罗王!痛恨我自己!

  “颜儿,不是说好了,要带蓝回去暴风海域吗?”温润的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我抬起头,看到了那在我记忆中深刻烙印的俊脸。

  “皓然,我是不是很没用,就算成为了修罗王,我也还是救不了他们……”我的声音,干涩而带着哭腔,或许只有在他面前,我才会如此的无助,我抗拒不了他对我的温柔,就算我曾经排斥过,他已经不是从前的纳兰皓然,他是监视者尼格拉。

  多久了,他一直从来没有介意过我的排斥,一如曾经皓然那样,对我千依百顺,就算我无理,我疯狂,或者是我对他持剑相向,他都是这样温柔的看着我,他说,不管我认为他是谁,他只知道,他是纳兰皓然。

  诚然,我也认同了他的说法,他是纳兰皓然。

  在他那对我来说,有些恍如隔世的温润宠溺的笑容中,我还是想起了,在我完成了夙皇那修罗王的传承之后,我赶回冥界所发生的事情。

  一身月白色的长衫,被血所染红,黑发飘散的他,一脸决绝的看着那数量庞大的神之卫队,那是艾格拉斯带来的,为了毁灭冥界而抽了诺伊维斯的力量所强行提升来的,他们的思想,他们的感情都已经被艾格拉斯抽掉。

  他们是只知道听从艾格拉斯的命令行事的军队,无情的战争机器。

  看着他,看着已经成为新的魔神的冷少桀,看着随我一同来到的初和荒奴,还有泪无欢,看着他们面对着如此庞大数量的神之卫队却丝毫不肯后退,我愤怒我也痛心,我放出了我所有的兽兽们。

  “给我杀,不用手下留情。”冷酷决绝的话,让我想起了曾经,我还没有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也曾这般冷漠的举起自己手中的利刃,对着一些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毫不费力的夺取他们的生命。

  我的冷酷我的无情造就了我在黑夜中,无人可以撼动的杀神地位,直到我遇上了那个名叫墨凡的男人,我变了,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开始有了自己的思想,我开始思考,我所杀的人到底是不是该死,或者他们为什么该死。

  渐渐的,我开始学会了手软,我开始偷偷的放过一些黑夜给我下令要求要杀掉的人,在我的意识中,我认为他们不该死,所以我放过了他们,至于他们从我手上捡回了的命,会不会交代在黑夜其他的杀手手中,那就不是我所能够阻止的事情了。

  直到那一天,我向黑夜提出了我要离开,我没想到的是,组织竟然很爽快的就答应了我的要求,但是他们要我最后执行一个任务,要我在午夜,去杀了一个人,只要杀了他,就让我离开。

  我默默的在心里对这次任务的目标说了对不起,为了我自己的自由,为了我能够与墨凡有未来,就算他不该死,我也要让他死,而且要亲手杀了他。

  可是我不曾想到的是,就在我要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墨凡的枪,竟然对准了我,当他的子弹穿透了我的心脏的时候,我清楚的听见了,我对自己痛苦而自嘲的笑声,这就是我背离了自己的冷酷和无情所得到的结局吗?

  看着在兽兽们的围攻下,逐渐有些败退的神之卫队,我在冷笑,这是他们自找的,虽然神之卫队许多人的实力都在真神和主神级别,对于我那些不过神王神君级别的兽兽们,他们是强悍的存在,可是,蚁多咬死象这个道理可不是没有依据的。

  再加上冷少桀,皓然还有荒奴三个强悍者,没多久就只剩下了被艾格拉斯强行提升到了上位主神巅峰的五神将。

  “荒奴,一个对五个,怎么样?”我冷冷的看着被兽兽们围住的五神将,有些漠然的问着荒奴。

  “吾主,你说的难道是这五个废物?”荒奴有些惊讶的伸手指着五神将,不可思议的看着我,从他的眼神中我能够看出,他其实根本就没有把五神将放在眼里,千万年前就被誉为主宰之下第一人的他,确实是有着不把五神将看在眼里的实力。

  “既然是废物,就打扫一下,我想你抱着的棺材,很需要有人

  去躺一下。”冷漠的对着荒奴说完,我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颜儿……”我听到了他的声音,如同我在婆娑世界里四千多年的日夜中,一直在我耳畔回响的一样,那样的温柔,那样的让我想念,可是我知道,他已经不是他。

  “监视者,尼格拉……”我的心里很乱,很复杂,夙皇来的时候已经把他的事情完完全全告诉我,甚至包括千万年前他是怎么变成了艾格拉斯的傀儡都一并说给我听,也许夙皇是想告诉我,他真的把我的纳兰皓然还给我了。

  “如果你认为我是尼格拉,那我就是,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我是你想念的那个人。”他并没有给我强调,更加没有跟我争论,他只是这般温润的对着我笑,然后平静的回答着我的话。

  不知为何,我却因为他这样的笑容,变得泪眼朦胧。

  “皓然……”抵不住心里的思念,我顺从了自己的心,就像夙皇说的,为什么一定要把尼格拉和纳兰皓然分得那么清楚,纳兰皓然是尼格拉的灵魂碎片,换句话说,其实不是尼格拉是纳兰皓然,而是纳兰皓然是尼格拉。

  我爱的,是纳兰皓然,可是如同夙皇说的,我爱的,其实是尼格拉。

  我曾经是不屑于这样柏拉图式的精神爱恋的,可是结果我自己却就是这样谈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柏拉图式精神爱恋,我爱着纳兰皓然,但是我爱着的纳兰皓然只不过是尼格拉的一个灵魂碎片,我也就是藉由纳兰皓然的存在,与尼格拉相恋着。

  也许我这样钻牛角尖真不是什么好事,放宽心,接受他,接受尼格拉或者说是,我的纳兰皓然。

  “王,其实我们有办法,能够挽回死去的人的灵魂。”当冥界的战争结束,我沉浸在魑魅,泪无欢和芙箩莉拉的离去中不能自拔的时候,修罗王卫们,告诉了我这样的话。

  “修!告诉我,怎么做,怎么做我才能救他们,救魑魅,救芙箩莉拉,还有泪无欢!”我疯了一样的扯着修,我想要知道,我可以怎么做才能救他们,身为修罗王的我,已经超出了这个世界的规则而存在,可是我看着他们在我眼前死去而无能为力。

  “能救,也只有你能救,没有灵魂王者的力量,是无法进行灵魂代价的交换的。”弑补上了修的话,他们的肯定,让我欣喜若狂,不管怎么样的代价,我一定要救他们,哪怕是用我这一身的力量来做交换的代价。

  “我去拿夙皇留下的亡灵,王,你好好恢复精神,三天后进行灵魂交换。”修跟我说完,带着初和弑一起离开,回到了血池。

  “皓然,皓然你听到没,魑魅和芙箩莉拉他们还有救,我能救他们,我能救……”我因为修他们给我带来的这个消息,处于一种兴奋中,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修他们的眼神有些微微的闪躲。

  “颜儿,你听到了,好好休息恢复精神,我去看看他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皓然安慰着我,追着修他们一同离开。

  “你们是打算用谁的灵魂来做交换?不要瞒我,尽管你们随着夙皇,也是属于了超出规则的存在,我无法监视你们的行为,但是我如果想知道,我就有上万种办法可以知道。”纳兰皓然拦住了离开的修罗王卫,紧紧的逼视着。

  “灵皇溪绝,还有那个叫灭的鬼罗刹族侍卫。”弑冷漠的回答着纳兰皓然的问题,在说到溪绝的时候,纳兰皓然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眸。

  “你们疯了,用溪绝的灵魂来做交换!虽然他已经死了,可是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