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娘子为尊结局(1/2)

加入书签

  “你接着往下看!”帝蘅将玉石放到了珑珑的眼前,指着上面的情景,缓缓的说道!

  珑珑一脸的疑惑,目光望着玉石上映射下来的画面,画面的蛇族妖王张着血盆的大口,然后吐着腥红的信子,全身都泛着一抹雪白的炫丽光芒,巨大的蛇头突然变成隐约的人的面孔,光芒耀眼,此时人面的影子很模糊。由于那蛇妖吞噬了不少的弱小魔兽,珑珑顿时对那只绿色的妖精有些好奇起来!然后那巨蛇的身体也泛起耀眼的光芒,渐渐的凝聚成一点,那只蛇妖化成一袭翠绿色身影的俊逸男子,眉目如画,黑发如墨,翠绿的长长的飘逸,眼角闪过一丝邪魅的弧度!

  珑珑惊愕不已,指着那画面上的翠衣身影,一时间说不出一句话儿来!怔怔的说道:“他是,他是……”

  不可能,珑珑拼命的摇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帝蘅!

  帝蘅说道:“他就是万妖之王。”

  “不可能!”珑珑皱眉,清澈的眼眸闪过一丝寒芒,说道:“帝蘅哥哥,你是不是弄错了?”

  帝蘅摇了摇头:“我不可能认错,百年前,妖族与魔族曾经有过交战!”

  然后画面上出现的是妖王大战魔族魔王的场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秧及到整个天靖大陆,结果大陆各处哀鸿遍野,于是天语族梦家的才会出现!

  帝蘅说道:“梦家可以召唤任何的群兽为自己所用,但是妖王却不愿意成为梦家的傀儡,所以梦家才会趁着妖王与魔王大战之后,然后趁机偷袭妖王,结果妖王不敌,妖族大败,妖王也是被灭,不过妖界的妖族们却不认为妖王已死!反正无时无刻的在寻找妖王的存在。”

  珑珑摇头,“既然妖王已经被灭了,肯定就死了,灰飞烟灭了。”

  帝蘅一脸的严肃,说道:“当时妖王已经修炼出了元神,就算肉身被灭,元神可以寄存入婴孩的体内获得重生。珑珑,这个给你,这是可以另任何物体恢复本性的药丸,你若是想知道答案,把这个拿给他服下,便什么都清楚了!”

  珑珑嘟唇,眼底有着排斥的光芒,说道:“我不会拿去试的!帝蘅哥哥,你不必再说了!”

  “珑珑,若是平常人吃下,根本没有任何的效果,只有真正在体内酝藏了妖王元神的,才会有反应!”帝蘅将那颗青色的药丸塞到了珑珑的手里。

  珑珑摇头:“我不试,哥哥是我最重要的人,我相信他!”

  刚刚在画面上看到的妖王模样的确是跟哥哥长得很像,但是哥哥身上一直是淡雅清冷的贵族公子气息,根本与那妖王一身妖邪之气完全不一样,哥哥绝对不可能是妖,倒是说宗政扶柳,她还相信。

  “珑珑,如果龙一神阶进入了第三重天,灵寂的时候,随时都有可能激发体内的妖神元神,到时候就算你没有给他这颗药做试探,也一样可以看出来,不过现在魔族的人查探到一个消息,那就是妖族的族人已经悄悄的潜出了妖界,目的是迎接妖王回归!”

  帝蘅手掌一伸,一只盘缠在一起巴掌大的小黄蛇出现在他的掌心,又接着说道:“这是我无意之间在来城的时候看到,当初它是一个中年男人形象,你知道灵兽和魔兽他们除非到神阶五重天的境界,才可能完完全全的人形,但是妖族只要有圣神的能力就可以!”

  珑珑转动着清澈的眸瞳,说道:“妖族也出现了!”

  不过两天后就是她大婚的日子,她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珑珑认真的说道:“帝蘅哥哥,成亲之事,我已经决定了!我也不会希望有任何人过来破坏!帝蘅哥哥,这件事情,就这样吧!我不相信,所以你也不要相信!你现在是准备与我成亲的事宜!”

  帝蘅怔了怔,握紧了珑珑的手,说道:“我等着你!”来娶!

  既然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办,珑珑当然不希望有任何事情来打乱她的计划!回到龙宅的时候,珑珑看了一眼那枚绿色的药丸!

  要说她直接把药丸拿给哥哥吃,哥哥肯定会毫无防备的吃下去,可是真要用这种方法来试探吗?万一帝蘅哥哥说的是真的怎么办?帝蘅哥哥又说,哥哥如果到了神阶三重天的时候,体内隐藏的妖王潜质就会暴发出来!到时候会不会像画像中看到的那样,哥哥会变成巨蛇,然后四处吃人?

  梦朝歌站在珑珑的身边,半透明的手掌抚上珑珑的头顶,说道:“怎么?你有不忍心?我也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不如我进入你的身体,我代你执行!”

  珑珑愤恨的将梦朝歌推开,进了龙一的院子,明庄看到珑珑过来,恭敬的上前:“城主!”

  珑珑淡淡的点头,明庄正想开口,突然见到珑珑已经直接推门而入,进了龙一的房间,明庄愣了愣,然后轻轻的笑起来,“属下告退!”

  珑珑一进门,便听到了水声,屏风后面水气萦绕,屏风处映着龙一朦胧的身影,飘渺至极!梦朝歌欣喜道:“小乖乖,快过去看看,美人沐浴啊。”

  珑珑站在屏风外面,定定的看着龙一的身影,心底正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挣扎,到底要不要去试,还是应该相信哥哥!

  龙一自然发现了房中珑珑的气息,他清冽的眸中泛起一丝浓浓的温柔,嘴角有着深深的笑意,正想双手撑着起身,突然眸底闪过一丝惊惶,他看到了自己指甲处泛着淡淡的黑光,光芒之下,是像鳞一般的东西覆盖在皮肤之上!他匆匆的又坐回了水中,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这种错觉好像一个月前就有过!不过身上出现的这些异样,通常只用了半柱香的时间,便会消失不见!

  有时候是手背,有时候是额头,或者脖子,手臂……龙一一开始的时候,以为是因为自己修炼过猛,导致的走火入魔,也未在意,这时候时候,他坐回了水中,开始运行体内的枯木决,之前自己修为全毁的时候,是珑珑利用梦家的绝学紫宸决,再加上宗政扶柳的枯木决才让他重新恢复了修为的!

  他静静的坐在水中打坐,希望这个时候,珑珑不要进来。而珑珑此时也在思考到底要不要给哥哥试,所以举棋不定,一张倾城的小脸有着难以抉择的痛苦光芒!

  龙一刚刚闭上了眼睛,便觉得体内那种汹涌的暴戾之气在疯狂的涌动,眼前也出现了幻像,那些幻像惨不忍睹,好像是自己亲自所经历过的一般,幻像每出现一次,都让他的心神为之颤动,惊得他惊惶不已,心神也仓皇!

  他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看着指节上的痕迹有些渐渐的变淡,眼前暴戾的幻像突然变得柔和起来,阳光明媚,草长莺飞,一对男女突然出现在他手面前,那个倾城的女子突然将他抱起,脸上一脸的慈爱,女人抱着他,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

  而那个男人却抱着那个女人腰。在那女子的额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问道:“艺儿喜欢?”

  倾城的女子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喜欢,霆,你看他多漂亮!”

  “艺儿喜欢就好,他以后是我们的孩子!”

  “霆,你最好了。可是我们把他抱回去的话,万一龙家的长老发现不是我们所生,怎么办?你不是说龙家嫡出的每一代嫡传子女都要接爱族中长老的滴血献祖吗?”

  “我们把他身体的血,换成你我的不就行了吗?”

  “对啊,我用紫宸决替他脱胎换骨,洗血伐髓。你再用你的血驻灌。”女子欢快的笑起来!

  ……

  “霆,我看他在笑,笑得好开心哦。我们给他取个名字吧。总叫宝宝,宝宝的不好吧。”

  “那就取个‘一’吧!天下间独一无二!”

  “对,是我们独一无二的儿子!”

  ……

  龙一倏然的睁开眼睛,指骨上的鳞状异样全部都消失不见,他缓缓的站了起来,披上一件干净的翠青色的袍子,墨发滴着水珠,脸上泛着温柔明媚的笑意,走了出来!他看到房中正在发愣的珑珑,笑眯眯的走了过去,“珑珑!”

  珑珑嘟着粉嫩的嘴唇,顺手将药丸藏在了身上,然后扑过去抱着龙一的脖子,清澈灵动的眼睛眨了眨,说道:“哥哥,哥哥,你洗得好慢啊,珑珑都在这里等了你很久了!”

  梦朝歌盯着龙一身上披着的松垮垮的袍子出神,然后感叹好身材。珑珑挑起一块青纱覆到了梦朝歌的脸上!然后愤愤的瞠了梦朝歌一眼!哥哥是我的,你不许偷看!姥姥也不行!亲娘她都照揍!

  龙一将珑珑抱在怀里,靠近他微湿胸膛,说道:“珑珑,不管哥哥变成什么样,你都会一直对哥哥好吗?”

  二十七年了,当初龙霆和梦艺筑灌在他身体里的龙家嫡系神圣血液,如今渐渐的随着时间的增长和他本身修为的增长,慢慢的失去了效用!龙一很害怕,害怕失去这种相亲的感觉,同时又很庆幸,他与珑珑现在是名正言顺的!他可以与珑珑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

  珑珑手掌覆着龙一的胸膛,认真的点头:“是,不管哥哥变成什么样,在珑珑的心底,都是最好的哥哥!”

  出生时被人追杀,龙一为护她,不顾一切,差点命丧仇敌之手!为护她,将她送至五行山,自己则回城找出当年残杀父母的凶手,为了她不顾修为全废的代价,也不让她被仇恨伤害半分!

  珑珑知道既使哥哥不是自己的亲哥哥,那么也是她最最爱的夫君,她也会好好的保护,她眸着一双亮晶晶的眸子看着眼前清俊如仙的男子,说道:“哥哥,你一辈子都是珑珑的!”

  龙一听着她那贴心的话语,心底也沉沉的松了一口气,无奈笑了笑,说道:“珑珑就会哄人!”

  珑珑惊愕的看着他,“不是哄人,是真心的!”

  “我相信,我相信!”他将珑珑拉开,珑珑不乐意,柔软的身子贴着他!

  她喃喃的说道:“哥哥……你永远都不要离开珑珑!永远都不要!”小手已经拉开了他的衣袍,手臂穿过他的腰,仰头吻着他的脖子,……

  ……

  三日后,合虚城主大婚,城主百姓都沸腾了,何止是百姓,连整个大陆都沸腾了!新房内,龙家的奴婢们正在给昏睡的珑珑更衣化妆!

  三天里,珑珑一直没有醒来过,刚开始龙一还以为是自己太疯狂,要她次数太多,把她累着了,结果发现她一直沉睡了太多天,便也清楚,珑珑那间歇性昏迷沉睡又开始了!不过婚期决不能延迟,因为龙一很害怕等不到!龙一曾经去过龙家禁地!禁地内开始有了对他警告和危险的反应,好像从他的体内认出,他并非龙家人一样!

  五行山的曾函雪笑意盈盈的走了过来,手中拿着的是一套新娘的头面,她笑呵呵的将东本放下,目光又看了一眼昏睡的珑珑!

  身边的丫环除了明庄以外,都是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曾函雪走了过来,说道:“珑珑大婚,我这个做师姑的,也没有什么东西好送的,这是我在城内选了好多天才选到了一套头面,我来给她装上!”

  她笑容纯粹,眼底一片爽朗淡然,明庄虽有些提防,但是未能从曾函雪的脸上看到一丝恶意,明庄也不好意思将人赶出去,再说这还是珑珑师门的师姑!

  曾函雪拿起金苏流苏冠戴在珑珑的头上!又将她一头及踝的墨发绾了起来。手中拿着一支红宝石的发簪,那双纯粹的眼底突然闪过一丝寒芒,只要这么一下,将这只被她加持了灵力怨气的发簪扎到她的头里,她就会永远的昏睡下去!

  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让萧南如此的眷护,曾函雪等了萧南二十多年,就等着萧南能够多看她一眼,可是自从这个珑珑上了山上,萧南便把珑珑当成了至珍至宝,不仅宠爱,而且纵容!

  曾函雪那只手在颤抖,然后一闭眼,手指尖一用劲,将发簪狠狠的扎入珑珑的脑袋之中!突然一阵光华将她震开!她手中的发簪掉在了地上!发簪处淌着血迹,妖娆似蛊!那血不是珑珑的,而是曾函雪的!曾函雪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鬼轩幽幽的飘出来,一身煞气!

  萧南一袭熨贴得服的大红喜服,眉目寒冽,正缓缓的走了过来,寒眸盯向曾函雪,眼底有着浓浓的杀气!冷冷的说道:“解释一下!”

  曾函雪一脸的紧张,说道:“掌门师兄,不是你想像中的那个,我并没有要害珑珑,我只是手抖了,所以才……你看我手,是我的手受伤,我没有伤到珑珑!”她举起了自己的手掌,手掌间鲜血涔涔!

  萧南那声音冷冷的,手掌一伸,地上那支沾血的红宝石发簪便飞到了他的掌心,发簪上萦绕着一股黑气,是有人下了狠毒的诅咒!

  鬼轩悠悠的飘了过来,说道:“你要害珑珑,没有想到你会用这种手段!你向鬼族求出诅咒的时候,可别忘记了,我是鬼族的大祭司!更是珑珑的契约鬼宠,你这么做实在是太愚蠢了!”

  曾函雪一阵心惊胆战,全身都凉到了极点,指着突然出现的鬼轩!她肯定想不到,鬼轩如今是珑珑的契约鬼灵,她本来想求魔族的诅咒,可是她清楚,珑珑收服的魔族,魔族的魔帝是珑珑契约魔灵!她不敢下手,于是却借助鬼族的诅咒!

  萧南声音沉冷,“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曾函雪惊惶的伸出手来,想要求萧南的网开一面,可是萧南却嫌恶的看着她,眼底全是冷若冰霜的寒意,灼得她心底也跟着被切成了无数碎片,泛滥着惊惶,无措,后悔!

  五行山的其他弟子也赶了过来。皆是一脸心惊的看着萧南!

  上官天暮匆匆走了过去,抚上珑珑的头发,摘上珑珑头上繁重的金色头冠,仔细的检查,然后松了一口气,说道:“还好,还好,丫头没事,没事!我再把把脉,看看刚刚那投怨气有没有入体!”

  他握住珑珑的手腕,脸色突然微微一变,有欣喜,有彷徨,还有无措!

  萧南看到上官天暮那紧张的目光,以为珑珑受到了很深的伤害,眼底再无任何情绪,说道:“将这个谋害掌门夫人的狠毒女人废去全身的修为,断其手脚,逐出门派!谁若是替她求情,就与她同罪!”

  姬长老摇了摇头,派手下的弟子过来押曾函雪!曾函雪疯狂的吼叫着,“不,师兄,你不能这么对我,不能!我那么喜欢你,可是你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心里只有那个丫头,我很生气,一时糊涂!”她突然又抓住了刘师姑,说道:“是她,是她让我这么做的!”

  刘师姑一脸的惊惶,脸色苍白,使劲的摇头:“掌门师兄,不关我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是曾师姐说生气,想给珑珑一点教训,我也劝过她,可是……”

  “不是那样!不是那样!”

  萧南愤怒的一甩袖,将正在嗷叫的曾函雪挥开,曾函雪被强大的玄气震得五脏都碎裂般的痛,然后嘴角不停的涌出鲜血,痛苦的摇头,“师兄,你不能这么对我!那个丫头是妖孽,妖孽啊!噗……”喷出一口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刘师姑惊惶的看着萧南如今狠厉的反应,又看到曾函雪的下场,吓得跪了下来,说道:“掌门师兄,一切都是曾函雪做的,她不仅要害珑珑,而且还要害我!”

  萧南冷冷的瞟了刘师姑一眼,红唇淡淡的轻启,说道:“刘珊语除去一身修为,进思过洞修养,一辈子都不得出洞!”

  这已经算是很仁慈的处置了,没有像曾函雪那样被逐出师门,又被断了手脚,她只不过是废了修为闭门思过而已!她们一向觉得萧南虽冷,做事却从来都很宽容,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冷酷残忍!

  刘师姑怔怔的跪坐在那里,喃喃的说道:“多谢掌门师兄从轻处罚没将我逐出师兄,日后,我一定静心修养,绝不再问世事!”

  她希望就算受了罚,也不能像曾函雪那般大吼大叫,这样会令掌门师兄更加的讨厌她,要说心机,她比曾函雪高出不止多少倍,至少她恨珑珑,不会自己亲自过来动手,而是怂恿曾函雪去做!

  萧南处置完两个女人,匆匆的走过来,扶着此时还有昏睡的珑珑,目光寒冽的望向上官天暮,“珑珑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事?”

  上官天暮眼底惊愕不减,然后又是感叹,又是喃喃自语的,就是一直没有说到正题上,萧南更是着急,“珑珑身体出了什么事吗?她时常昏睡过去,是不是也睡出了意外!”

  上官天暮握着珑珑的手腕,说道:“丫头,丫头,她……她……她这是喜脉,快两个月了!”

  轰的一声,萧南脑子便炸开锅了,伸手揪住了上官天暮的衣领,说道:“你再说一遍!”

  上官天暮无法掩饰自己的欣喜,说道:“丫头怀了,哈哈……怀了,就是上次我们一起的那次!对,就是那次!”

  萧南冷冷的问道:“孩子会是谁的?”

  上官天暮一脸无辜的看着萧南,说道:“师兄,你松手,松手啊,你这是做什么啊,我就把个脉,又怎么会知道孩子是谁的,我觉得肯定是我的!因为我身体最好!这么多年,又有药丸的补养,肯定一击就中啊!”

  萧南愤愤的甩开他,将珑珑抱在怀里,怎么可能是上官天暮的?那孩子一定是他的,他是珑珑的第一个男人,按说是正夫!

  一身喜袍的上官天暮从地上爬了起来,说道:“师兄,你别太自私!这种事情,可不是你我能决定的,要看珑珑那肚子孩子的意思,以后长得像谁就是谁的孩子!”

  “肯定是像我!”宗政扶柳从容的从窗户处翻入,一身大红的喜袍衬着他修长的身影,更加的显得邪魅!

  上官天暮那张脸突然苦了,说道:“哎呀,怎么这个时候怀了呢,才两个月,要小心才是,那今晚洞房怎么办?”

  “当然是要顾着我的孩子,不洞房!”宗政扶柳一脸认真的说道,伸手过来轻轻的抚摸着珑珑的肚子,紫眸中泛着浓浓的笑意,说道:“为了我的孩子安全,今晚谁也不可碰珑珑!”

  上官天暮急了,“怎么可能是你的孩子?那孩子分明就是我的!你也不看看你副妖邪模样,怎么可能?”

  萧南脸色一直冷冷,听上官天暮和宗政扶柳在这里吵闹,不由得皱了皱眉,他也觉得珑珑肚子的孩子是他的!而且他希望一定是他的。

  宗政扶柳不紧不慢的说道:“那天晚上,我与珑珑在一起次数最多!你说不是我的,那是谁的!”宗政扶柳有枯木决的辅助,灵气恢复得很快,所以他觉得他是四个男人当中最出色的!

  三个男人都小心翼翼的,把眼前沉睡的珑珑当成珍宝一般,生怕不小心碰触就碎了!萧南将珑珑抱了起来,说道:“吉时已经到了!我抱珑珑出去!”

  宗政扶柳挡在前面,说道:“当然是我抱,我的娘子,我的孩子,凭什么不让我来抱?”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各自眼睛都含着浓浓嗜血的光芒。自然是谁也不相让谁,珑珑此时昏睡,什么也不知道!

  珑珑一直觉得自己的这些夫君们一个个的都很友好,偶尔有些争风吃醋,应该不会要沦落到大打出手!

  上官天暮那语气也冷了,说道:“什么你的娘子,你的孩子!这孩子是我的!娘子可以是我们的!”

  萧南那双寒眸朝上官天暮寒过来,上官天暮声音低了低,喃喃道:“本来就是我的!”

  宗政扶柳冷笑,“你们这是想跟我抢?”

  废话!不是跟你抢,而是你跟我抢!萧南将珑珑抱紧在怀中,看着大红喜服映照下娇艳的倾城的容颜,这个时候怎么可能肯放手?珑珑是他的全部!他怎么能将她拱手让给宗政扶柳?

  宗政扶柳也不相让,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此时珑珑正在幻境中打座,正到了关键的时候,梦朝歌虽然也发现到了外面的不平静,可是现在如果叫醒珑珑,很可能前功尽弃,所以梦朝歌其实是很自私的!

  再说了,之前梦朝歌让珑珑逃婚,离家出走,珑珑不愿意,现在好不容易给珑珑一个可以逃婚的机会,梦朝歌怎么能放过!

  珑珑突然闭开眼,如黑珍珠般的眸瞳转了转,眸中闪过一道金色的光芒,手中萦绕的玄气也成了金色的!

  梦朝歌笑眯眯的说道:“这是要步入第四重天的境界了,我的小乖乖,你真厉害!我之前还以为到了越高的境界,修炼起来就越困难,看来一点也不是!你比任何人都要快!”

  珑珑眨了眨眼睛:“现在什么时辰了?”

  梦朝歌不紧不慢的说道:“还早,还早呢,你放心,误不了你的时辰!”虽说她现在就在误珑珑的时辰!

  珑珑那细眉冷冷的皱着,一脸疑惑的看着梦朝歌,真的是误不了时辰吗?怎么看梦朝歌的模样这么心虚呢?真奇怪!

  梦朝歌又接着说道:“接下来是血祭召唤的第六重,我们接着来!”

  珑珑白了她一眼,说道:“第十重我都已经会了!”

  梦朝歌惊得张大着嘴巴,“这怎么可能?明明才十天不到,你怎么就从第一重到了第十重?莫非你身上有什么特殊的东西能辅助你,又或者,你的身体体质又发生了变化?”

  珑珑摇头,“不太清楚!我好像听到有打斗的声音!”

  梦朝歌伸手过来捂了捂珑珑的耳朵,说道:“有吗?哪里有?我怎么不知道呢?你听错了!你修为突飞猛进,结果你的脑子里就出现了幻觉,总想着自己现在在修炼中,时时刻刻脑子里出现打斗的声音,这是惯性幻觉,你真的想多了!”

  珑珑疑惑的看着梦朝歌,她那张倾城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寒意,缓缓而道:“姥姥,你说谎的时候,通常脸蛋会扭曲一下!”

  梦朝歌一惊,赶紧用手捂着脸蛋,说道:“哪里扭曲,真的扭曲了吗?完了,完了,我这漂亮的脸蛋哦!不过我真没有说谎啊!”

  “你看又扭曲了,真难道!”珑珑轻轻一哼!

  梦朝歌吓得颤抖了一下,说道:“好吧,我骗了你,其实真有打斗的声音!”

  “这还差不多!”珑珑愤愤的说道!

  梦朝歌从珑珑的额心处飞出,看到外面的景物也微微怔了怔,这何止是打斗啊,简单是灾难!院中四处如此的惨烈,连梦朝歌都没有想到,好像可以用满目疮痍来形容,两个男人皆是神阶以上修为的人,随随便便的一道玄气,足可以毁灭!

  上官天暮抱着珑珑,急叫:“师兄,你们两别打了,今天这种日子,你们把院子弄成这样像什么样子,哎哟,别伤到珑珑!”

  珑珑眨着明亮的眸子,看到那两片大红喜袍交缠的身影,四周真是人神惧变,日月无光。她不明白为什么师父和扶柳哥哥好端端的就打起了架来!而且还是趁着她昏迷的时候打的!

  珑珑轻轻的扯了扯上官天暮的衣摆,说道:“师叔,师父和扶柳哥哥要比武切磋,干嘛不到外面去?毁了院子,又得南宫师兄出钱重新修!”

  上官天暮紧张的说道:“珑珑醒啦,醒啦,你们别打了!”可是两人此时打得正酣畅,怎么会听到上官天暮的话?

  珑珑站起来,此时才发现自己也是一身大红的喜袍,她笑眯眯的看着眼前有上官天暮,觉得师兄甚是好看!

  上官天暮被她盯着有些炯了,说道:“丫头,你看什么看呢?是不是觉得为夫今天很迷人?为夫告诉你啊,所有的人里,就为夫这身喜服最贴身合适了!而且为夫很乖啊,一点也不打架,不像你师父和那个妖人一样,见面就打得这么激烈!”

  “他们为什么打?”珑珑转动着清澈的眸子。

  “还是不为了能抱你吗?你总不是不醒,他们两个抢着抱。”上官天暮突然将珑珑横抱在怀里,说道:“丫头,你现在身子不比以前,走路这种累活以后就别干了,为夫抱着你!”

  “什么?”珑珑好奇的睡着眼睛。

  上官天暮在珑珑的额前深深的吻了一口,说道:“娘子,为夫的孩子可还在你的肚子里哦,你以后要注意着身体,你放心,为夫会每日用药膳好好养着你的!”

  上官天暮那双手掌握着珑珑的手,移到了珑珑平坦的腹上,俊有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珑珑惊愕的说道:“师叔,你是说我的肚子里有宝宝了吗?”

  上官天暮点头,又在她的唇上轻轻啄了啄,“是啊,是啊,快两个月了,虽然来的不是时候,但是为夫还是很高兴的!即使今天晚上不能洞房了!不过为夫会陪着珑珑一起睡觉的!”

  珑珑喃喃而道:“不知道是谁的!”那天晚上四个男人,只得看到时候孩子生下来像谁了。

  上官天暮说道:“当然是为夫的!他们哪里有这能力,”然后一脸的兴奋!

  珑珑眨了眨眼睛,粉唇微嘟,喃喃道:“我希望是师父的!”

  上官天暮眼底闪过一丝黯色,脸色不悦,说道:“珑珑,你心里只能师兄,没有我们,这让我们好伤心啊!”

  珑珑赶紧安慰师叔,“师叔,师叔,你别伤心啊,或许还真的是你的!”师父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她当然希望宝宝是师父的!当然她也希望是哥哥的!但是扶柳哥哥那天晚上也在,要是生个像扶柳哥哥这么漂亮的宝宝,她也很开心。至于师叔?虽然师叔有些慢性子和啰嗦,但是善解人意,又细腻贴心!生个贴心的宝宝也不错,珑珑也觉得都很好!

  上官天暮恼怒的捏了捏珑珑的鼻子,说道:“什么或许是我的,绝对是我的!”

  吉时的钟声响起,上官天暮一愣住,抱着珑珑往毁坏了的院门外面走,一边走一边说话:“吉时到了,我们去拜堂,让他们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