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孤独来袭抑郁是个什么鬼(1/2)

加入书签

  一场秋雨一场寒,枯叶着霜。随着气温转凉,一年忙碌的旅游已过旺季。国庆之后,地接生意进入了冬季休眠期。多数旅行社开始着手做四件事结账、跑外发团、跑线路、巩固合作关系。这期间,部分兼职导游已收起旅游旗,或者回归学业,或者另谋生计,有路子广的,改做全陪或领队。总之,进入第四季度,旅行社对导游的需要求量明显下降。

  生活就是这样现实,利益是很多种人际关系得以保持的首要基础,有利时大家是合作伙伴,是朋友,是兄弟,无利时大家只是熟知的路人。而旅游企业与导游之间的关系,永远超越不了互利的底限。导游离不开旅行社,离开了就不能自食其力。旅行社却离得开导游,走了一个,还有十个等着求职。培养一个好导游固然不易,新导游里优秀人员和誓要上位的人并不少,能力强者一样可以短时内成为带团高手。而那些曾经的高手则会慢慢被职业淘汰,被生活淘汰,最终归于平淡。卓有业绩者,寄人篱下久了,总有一天会飞走单干,从被压榨的角色摇身一变,成为名正言顺的压榨别人的人。这就是职场的现实,自由只是相对的,选择也只是相对的。谁主动,谁被动,最终取决于利益的主动权掌握在谁手里,不仅取决于谁的战斗力更强,还取决于谁的生产力更强。导游拼的是个人的战斗力,旅游企业则拼的是决策者的生产力。导游个人的战斗力再强,对于公司来讲,也只是实现决策者生存能力的一支小小的力量来源,只要公司领导的生产力足够强大,损失几个导游,并不有碍于企业的生存与发展,有时“刀枪入库”的维护成本都是多余的。

  由于错过了最后一个黄金期,已再无旅行社联系陆川。陆川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别人抛来的橄榄枝的做法,几乎令他多年打拼所得到的良好人脉全部归零,除了个别几个还算要好的朋友偶有关心之外,其他纯以利益为纽带的关系,由于无利可图而烟消云散。还在旺季时,有人曾因为找不到陆川而发愁。深秋一到,人们的通讯录里已再无陆川的名字。

  呆呆地望着窗前花盆里的榕树,心里满满地被掏空的虚无感,陆川无声地问自己什么才是永恒这棵榕树能活多久它会永恒地存在么我又能否永恒存在亦或我的存在就是一场幻象

  父亲因病突然离世之后,陆川经常这样对着父亲留下来的榕树发呆和循环往复地向自己发问。全家都陷入看似再无解脱之日的沉痛和悲伤之中。

  父亲走得十分突然,尽管出院后一直恢复得很有希望。但那个被医生提及,却被众人勿视的颈动脉血栓斑块儿,却在某日的中午夺走了父亲的生命。前一分钟,父亲还在叮嘱陆梅打电话给陆川,让他回来吃饭。后一分钟,他却突然两眼呆滞,身体僵直,短短十几秒后便撒手人寰,临终前一句遗言也不曾留下。当陆川赶到家时,只看到躺在地上的父亲,和坐在一旁泣不成声的母亲。陆川不相信一切来的是如此的突然,他只当是父亲又一次晕倒在地,肯定还会再醒。他一次次地拍打着父亲已经转凉的脸颊,一次次呼喊着父亲,一次次试图将父亲扶起。他相信会有那么一刻,父亲会长叹一口气,两眼微微睁开,然后慢慢苏醒。然而,直到父亲被从冰柜里推出时,陆川才真正接受父亲已经去世的现实。

  在安葬父亲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陆川经常在深夜独自哭泣,在他耳边始终回响着父亲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觉得此生亏欠父亲太多太多。想想当初自己为了追求所谓的梦想,在跑团上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