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触目惊心(1/2)

加入书签

  一切就绪后,田甜乘着扶手电梯下楼。

  只见,每一层楼都无一例外的宽敞明亮;都熙熙攘攘,人声鼎沸;

  人们几乎都或忙得不亦乐乎或步履匆匆,那种平日在商场闲逛时所见的悠然自得漫不经心的游荡根本就看不见。

  因为要着急赶回去,田甜也就不想随意瞎逛或逗留了。

  “毛夏!”,“毛夏!”,“毛夏!”……

  忽然,田甜的耳畔似乎传来了呼唤声。

  她猛地一个激灵,心,不由自主的砰砰直跳起来。

  毛夏?毛夏?毛夏,不是……?

  于是,她疯了一般旋转着身子,欣喜而激动地四下张望着,寻觅着。

  但,遗憾的是,映入她眼帘的依然是潮水般的人流和车影,依然是脚步匆匆,车轮翻滚,喧哗鼎沸,却没有矮小童真的幼儿,一个也没有,就更别说自己心中的那个毛夏了。

  然而,刚刚,她仿佛确实听到了那样的呼唤了呀。

  莫非自己精神恍惚了,或是想儿心切,产生幻听了?

  田甜倍感莫名其妙。

  哦,对了,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重名的,别人也取这个名。

  想到这儿,她禁不住抿嘴笑了笑。

  但,提及毛夏,思念就如海啸般排山倒海地扑面而来,她,几乎要被吞噬,要被窒息了。

  瞬间,她的思绪就飘得很远很远,那年,那月,那个小山村……全都像电影的片头一样迅速地在脑海里崩了出来,一帧,一帧,一帧帧……

  就像已经结痂的伤口,不小心被撞了一下,再度鲜血淋漓,再度疼痛不止。

  此时此刻,泪水,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狂泻不止,渐渐地,模糊了她的双眼。

  很快,周围的一切景象都变得分外迷离和朦胧起来。

  大家都脚步匆匆地赶路,没有谁注意到了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田甜的失态和异常。

  可是,她还是不甘心,于是,她迫不及待地到处寻找,不放过每一个角角落落,但,遗憾的是,结果还是让她失望了。

  稍微平复一下心情后,田甜拿出纸,擦了擦涕泪,便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商场。

  她从包里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可以折叠的雨伞,“啪”地展开,举过头顶,这样,既能遮挡明晃晃的太阳,也可以遮掩她那有些难为情的失态。

  她一边走一边沉浸在从前的回忆中难以自拔。

  许是太陶醉了,以至于她已经走过了那座天桥,才猛然想起桥上那个讨钱的小乞丐。

  田甜不由得摇摇头,凄然一笑。

  也许是正是下班高峰的原因吧,唯一一路回去的公交车总拥挤不堪。

  原本她想找个有空位宽松些的车乘坐,不料,眼看着一连过去好几辆那路车依然满满当当的,人满为患,便不再抱有幻想和期待了,决定下一辆来了,不管人多人少,就直接上。

  终于,车来了,车门缓缓开启。

  大家一窝蜂般地涌往后门,她也急忙三步并作两步地跟在人群后面,并勉为其难地挤上了车。

  售票员一手托着票据盒子举步维艰地挪移到后门,一边扯着粗嗓门提醒刚刚上来的乘客买车票。

  幸好,田甜早已准备好了一元车票并拽在手心里。

  于是,她即刻主动地把钱递了过去。

  因为脚几乎无处安放,另一只左脚几乎是悬着的,所以,车子已启动,根本就站立不稳,惯性使然,差点一个重心不稳摔倒,无奈,她只好赶紧把住一根已经搭了很多手的柱子。

  长长的公交车载着满车厢的乘客在钢筋森林里蜿蜒向前穿梭着,时疾时缓,时而靠站几分钟。

  不知站立了多久,田甜终于到站了。

  她扒开水泄不通的人群,艰难地挪下车。

  一落地,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两只脚都麻木了,委实不适。

  她第一反应就是尽可能地减缓自己的痛苦,解除不适。

  于是,她弓下腰来揉了揉两个小腿肚,但,毫无用处。

  无奈,她只好一脸愁容和无助地站立在原地,凭着坚强的意志力,等待不适逐渐散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双脚总算不会软趴趴的不能举步了。

  这时,她才松了一口气。

  晚上,田甜洗好澡后,便悠闲地坐下来观看电视。

  突然,跳入一则“清理整顿市容市貌”的有关纪实报道。

  报道称,最近,市政有关部门,除了狠力整顿“乱摆摊设点”外,还打击闹市区的乞丐和流浪汉等。

  随行记者把当时作鸟兽散的景象实录下来,为了逃窜,为了躲避城管的严厉处罚,在逃跑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