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宅心仁厚(1/2)

加入书签

  “那,你打算在这儿住多久?”

  “不知道。也许,一年;也许,两年,或者更多。”

  “看房了吗?”

  “已经看了。”

  “满不满意?”

  “可以。”

  “千万不要因为你我相识就勉强!要自己真正喜欢才行。”

  “真的可以。我不骗你!要不?我们把合同签一下吧?”

  “我相信你。不用那么复杂。”

  “那不行。该有的形式还是不能少的。亲兄弟还要明算账呢!”

  田甜微笑着坚持并调侃道。

  “哈哈哈!”老人不禁大笑道,“跟你实话说了吧,我把房子租出去,根本就不是为了牟利,为了赚钱,而是,我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感觉太冷清了,希望多一个人进进出出,增加点人气。

  “自从我那老太婆不在了后,我就感到特别孤独。所以,从前,我还特意买了一只小狗作伴。哎,说起那只狗啊!它很乖,很懂事,我也很喜欢它,可是,好景不长,后来,却不见了。也不只是被人偷了,还是外出迷路了?”

  老人一边絮絮叨叨的讲述着,脸上的表情也随之不停的变换,或欣慰,或自豪,或怀念,或惋惜,或哀伤,或无奈。

  “哦!是吗?那,太可惜了!狗,是最通人性,也是最忠诚的动物!”田甜附和道。

  “哎,可不是吗?它总是和我寸步不离。在我看来,除了不会说话,简直就跟我们人一样。”

  听老人对一只狗那么高的评价,田甜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

  “对了,老伯伯,现在,你身体好点了吗?医生的药有效果吗?”

  “唉呀!那是**病了。什么效不效的?只能说比之前稍好点儿,痛得没那么厉害了,要说一点都不疼了,药到病除,也是没可能。又不是仙丹!是不是?”

  “嗯。不过,不管怎么说,能有所好转,症状有所减轻,就要感到庆幸了!不要急,慢慢来。”

  “唉,人老了,全身都是毛病。还是你们年轻好啊!百病不侵,一年到头都不用进医院。走起路来,两脚生风。”

  “可我们也终究有日将老去呀!老伯伯,我们还是把合同给签了吧?”

  田甜提议。

  “我说算了。”

  老伯假意推辞着。

  “那不行。”

  田甜坚持己见。

  她心想,与其日后纠缠不清,反目成仇,不如,现在不惧麻烦,捋捋清楚。

  于是,老人摩挲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打印好的a4纸,慢吐吐的展开,平铺在石桌上。

  “呵!事先就搞好了?您想得真周全!”

  田甜禁不住由衷的感叹。

  “嗐!这也是无奈之举!我不是手痛吗?写不了字。只好,请人帮忙咯。知道啵?这一张纸,三块钱。”

  老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田甜拿过来一看。

  只见,上面什么都明明白白的写明了,自己只需填写上相应的金额及签上大名就行。

  “这是电脑打印的额?”

  “嗯。打印贵,复印便宜。”

  “老伯伯,那,我要给你多少钱?是‘押二付一’还是‘押一付一’?”

  “嗐,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用押金。你只要给我租金就好。”

  “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你只要每月月头主动给我租金就行。租金呢?唉呀,我看,给一百就算了,随便意思一下就行。再说,你要用钱的地方也多。一个女人在外也不容易。”

  “谢谢!可是,我哪能占你的便宜?据我了解,一百五的月租,已经是深圳最便宜的租金了。我想,我还是如数支付吧。至于押金,你若不收就算了。承蒙你的信任!”

  “我跟你讲,我不缺钱的。我以前有单位的,现在,我每月的退休金都一千有余。”

  “老伯伯,我知道。可是,你再有钱,那也是你的,而我租住你的房子支付租金也是天经地义的。再说了,我也是有原则坚决不爱占小便宜的人。我看,你还是遂了我的心愿吧?”

  “那好吧。”

  见田甜如此执拗,老人只好勉强答应。

  于是,田甜高兴地从包里拿出一百五十元人民币递给他。

  老人收到钱后,又悉悉索索的从口袋里先后拿出一叠收据单和一支碳素笔。

  “姑娘,你叫什么名?我给你写张收据。”

  “沈田甜。要不,我把身份证找出来给你看吧?”

  说着,田甜在包里摸索着。

  “不用那么麻烦。直接告诉我就行。那三个字?”

  “沈,是······”

  突然,她不知道如何描述,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于是,她干脆拿过笔,展开自己的左手巴掌,“唰唰”的在上面写了起来。

  然后,摊开巴掌,把写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