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3(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火车缓缓在n县的小站停下,我一身学生装,背着书包走出站台,不得不说,如果不是蓝蛇会的存在,n县具备典型的江南小城的温糯旖旎,因为交通、建筑的飞速发展而在那些江南大城早看不见的小桥流水人家乌篷船,如今却在这里保留着,充满了韵律。

          我按照李云龙给的地址,来到位于城外一处山林的大院外,铁门外可以听见院内传来里面呼喝打斗的声音,这里是蓝蛇会的一处练武点。

          “光当!──”我一脚踹开铁门,对这种外围的喽萝,我连探查一下的耐心都欠奉。

          院内的喧闹顿时变得一片寂静,一片广场中,大约七、八十正在踢腿打拳的人停了下来。

          “哪来的臭毛孩?”“揍他!”“往死里打!”片刻的寂静后,一片喧哗响起。

          喧闹突然又安静了下来,正前稳坐房簷下的一满面络腮胡的壮汉朝我投来冷冷一瞥,粗声道:“朋友,你好像走错地方了!”

          我不答,抽出一片画布,随手捡了一根竹竿,将画布掛上,画布如旗飘飘,旗面上一只金翅大雕,抓起一条盘旋扭曲的蓝色小蛇直腾蓝天。我将宣战旗往地上一插,冷冷道:“不是蓝蛇会的或者现在想退出的就赶快给我滚!”

          雯雯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竹塌之上,环顾四周,整间屋舍尽是竹木结构,然而此物却并不简陋,相反屋内诸般用具器皿尽显精巧的宜,匠心独具。

          足塌临窗,向外看去,只见窗外一片花树林立,红白相衬,一条碧绿溪流绕捨尔过,流水潺潺,溪旁青石绿草,彩蝶飞舞,一片清风拂过,落英纷纷。远处连绵山脉,在雾中隐约卓现,秀美无涛。

          雯雯揉揉眼睛,疑是梦中,如此佳境,如真能居于此处,夫复何求?

          这时,只见远处走来两个年轻女子,身着綵衣,一个年约豆蔻,举止聘婷优雅,卓婉动人,另一则形容略小,相貌娇憨可人,体态轻盈。

          只听那叫小女孩儿道:“宜君姐姐,我再跑一遍,你为我看看到底是哪里出错好不好?”少女宜君道:“蓉蓉如此专心,姐姐当然高兴,不过就是一时做不好也不要紧,慢慢练习即可。”女孩甜甜笑道:“蓉蓉知道!”说着身体腾空,斜斜地已出现在了溪面之上,小小脚尖一点,溪面小小水花溅起,身体已往前行,飞腾越十余丈,又是轻轻一点,身体飞旋,煞是好看。待前行数百丈,蓉蓉轻盈灵巧的身子一转,即向回而来,溪面水花朵朵,如莲花展开。

          雯雯见了心内吃惊道:难道这就是轻功中的蜻蜓点水?从前只是听爷爷说过,却没想到真有人能够做到。

          却见那蓉蓉落于地面,气恼道:“还是不行,姐姐你说我是不是很笨,这个大家早都学会的东西,我却一直做不好。”宜君安慰道:“蓉蓉别急,谁也不是上来就会的,姐姐演示一边给你,你可要看仔细了。”雯雯听那两人对蓉蓉如此高绝身法还嫌不满,忙凝神注意宜君的演示。

          只见那宜君身形如溪旁彩蝶般飘起,飘于溪面,把脚一探,雯雯看得真切,只见那水面只是一凹,并未有任何水花溅出,而宜君已借力纵身回至溪旁,端的是轻松写意,潇洒自如。

          一旁蓉蓉羡道:“姐姐这一跳,就像是彩蝶飞舞,不像蓉蓉,总是急匆匆的。”宜君笑道:“就是这个感觉,轻功一道,尤忌心火,越是急躁,越难进益,”蓉蓉笑道:“这点三少奶奶在第一天就给讲过,我却是听到耳内,而无法心领神会,这次见姐姐演示,总算明白多了。”宜君笑道:“谁又能一下子就把三少奶奶教授的所有精髓领会透彻呢?就是学校里面学的最好的筱涵姐姐,据她说仍然有很多地方没有领会呢。”蓉蓉笑道:“筱涵姐姐连续三年成绩第一了吧?”“是啊!”宜君点头道,“三少奶奶少不了又要奖励她了。”蓉蓉嘻嘻笑着:“三少奶奶的奖励倒没什么,少爷的奖励才是最主要的。”宜君俏面突然浮上一层红霞,笑斥道:“难怪老是学不好,原来心里面老是想些这些东西。”蓉蓉作了个可爱的鬼脸:“姐姐你老说我,你敢说你就不想?”宜君纤脚轻跺,直臊着要去拧蓉蓉嫩脸,蓉蓉的轻功却一下子好了起来,嘻嘻哈哈地向远处跑了。

          “你给我站住!”宜君气恼地喊着追了上去。

          雯雯呆呆得看着,再次怀疑自己是不是清醒。这时竹门轻响,走进一个丫环打扮的明眸少女,见到雯雯,笑道:“雯雯姐姐,你醒了?”雯雯更是如坠入五里雾中,奇道:“姐姐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这里是哪里?你又是谁?”少女笑道:“我叫小莺,你是我家少爷送来养伤的。这里叫作百花谷。姐姐你既然已经醒来,下来看看腿脚上的伤好了没有?”小莺如此一说,雯雯登时想起那可怖的一幕,尖叫一声,跳回床内,闭上双目,浑身瑟瑟发抖。

          小莺走进床旁,轻按雯雯肩头,轻声细语地安慰道:“姐姐别担心,少爷说了,姐姐只是脚骨被坏人所伤,依然是清清白白的好女孩,姐姐你看,窗外的风景多好呀,这里远离那些都市的污秽,这里的人也都是和小莺一样心地的女孩子,姐姐,要么小莺陪你到外面走走好吗?”雯雯听得小莺糯糯软软的安慰,感到心内的焦急悲伤已去了一半,坐起问道:“我真的没事?”“是啊”小莺甜甜的笑容像是户外柔和的清风,吹拂去雯雯心内的冰冷:“少爷说,那个伤害姐姐的坏人也已经遭到了惩罚,而且姐姐的脚伤也已经被少爷亲手治好了。”雯雯舒了口气,但又疑惑地问道:“为什么你们老是口口声声地说少爷,你们的少爷到底是谁呀?”小莺奇怪的问:“难道姐姐竟然不知道是谁把你送来的吗?”雯雯疑惑地摇摇头,小莺又问:“那么姐姐可喜欢过哪个男孩子吗?”“我哪有?”雯雯羞红着脸,脑中情不自禁的浮上了一个少年的影子,猛然间想起方静老是叫林枫“少爷”,难道──?

          雯雯抬头问道:“你家少爷是不是叫林枫?”“姐姐总算想起来啦!”小莺点头笑道。

          雯雯张口结舌,好半天才会过神来问道:“难道你、还有刚才屋外那两个女孩子都是你家少爷的丫环?”“是啊?有什么不对吗?”小莺笑着问道。

          “难怪连方静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也不过是个丫环。”雯雯暗暗滴咕,突然想起一事:“我刚才听那两个女孩子说到三少奶奶,那又是谁?”小莺笑着:“既然有少爷,那么三少奶奶自然就是少爷的第三个夫人喽!”“什么!?”小莺这一声犹如晴天霹靂,又似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雯雯整个人彻底呆了:原来他早已成婚,我还在昏昏霍霍,妄想着会和他一起。

          小莺一旁旁观,已知其心意,轻声问道:“姐姐,少爷对你好不好呢?”雯雯点头,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林枫对自己一向温柔体贴,很是照顾。上次没有带自己去看演唱会,事后也早已想通。此次又救了自己,还帮自己疗伤。

          小莺又问:“姐姐喜不喜欢少爷呢?”雯雯脸色一红,但仍轻轻点头,小莺笑着:“那还有什么真正的理由阻碍姐姐和少爷在一起呢?”雯雯一时语结,半晌才道:“可是他既已成婚,那我又怎能和他在一起?”小莺道:“这又如何?少爷心地善良,本领又高,对我们体贴照顾,这里的每一个女孩子都想和他在一起,这里叫百花谷,不但是指花多,更主要的是这里都是女孩子,因为只要来过这里的女孩子,就都不想走啦。姐姐你说呢?”雯雯不禁问自己:我想走吗?摇摇头,看来自己也是如此,但又强辩道:“我不想走,只是爱上了这里美丽的风景罢了,跟你们少爷毫无关系!”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个懒懒散散的声音:“是吗?真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这让我好伤心啊!”竹门推开,一个脸上掛着太阳般灿烂笑容的英俊少年走了上来。

          “你、你、你……”雯雯呆看着我,突然不顾一切地扑在我的怀中失声痛哭,我朝一旁的小莺摆摆手,小莺笑着退了出去。我拍着雯雯的肩膀,安慰道:“都过去了,没事了,没事了,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雯雯突然从我的肩膀上离开,撅着小嘴,眼角还掛着泪,气休休地看着我:“当然是你不好!”见我一愣,继续说道:“竟然找了那么多女孩子陪你,你这个大色狼!哼!我开学第一天就知道你是个大色狼!”我一笑:“知道我是大色狼还不快点跑?我又没绑着你”雯雯却反而重新依偎到我的怀中,在我耳边轻声道:“可是大色狼实在太坏,虽然没有绑着人家的手脚,却把人家的心绑起来了。”我使坏着说道:“是吗?心已经被绑起来了?让我看看。”一边手向雯雯胸口摸去,同时做好了被雯雯迎面劈上一掌的心理准备。

          想不到雯雯此时却乖乖的像只小猫,任由我抚摸上了胸部,我一边揉搓,一边奇怪地问:“雯雯,你这次怎么这么乖啊?”雯雯脸红红得看着我,眼中情深似水:“那个混蛋欺负我的时候,雯雯最最后悔的就是之前没有把自己纯洁的身子给了你,现在雯雯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让你要了我的身子。”雯雯一边说着,一边解开衣裙。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雯雯曲线玲珑的**逐渐出现在我的眼前,甚至有点不知所措。

          雯雯见我发呆,眼中含着幽怨道:“是不是雯雯的身体和静静她们相比太难看,所以你不愿意接近雯雯呢?”我如梦初醒,忙将雯雯纳入怀中,手上抚摸雯雯光滑如缎的细腻肌肤,口中道:“怎么会呢?雯雯的身体不比其他任何人差,林枫能得到你的青睞,实在是前世修来。”雯雯感受着我的手抚摸到了她的腰臀处,又含羞问道:“雯雯的屁股你还满意吗?静静说你最喜欢女孩子的屁股呢。”这个静静!什么都给人说,本少爷的面子都要被她丢光了,口中却道:“满意、实在是太满意了!”此时才说满意,未免有拍马的嫌疑,但雯雯的那**美的娇臀,光滑挺翘,弹性十足,实在是令我爱不释手,怪手游动间,也将雯雯**挑起,一双修长结实的长腿展开,缠在我的腰上,口中却道:“枫哥哥,佔有雯雯吧!”我吻了吻雯雯樱红的双唇,口中道:“我也很想,但现在不行啊。”雯雯睁开情迷的双目,疑惑地看着我。

          我解释道:“你缠得我那么紧,而我现在还没有脱裤子……”

          早自习上,静静一到学校就一直趴在桌上小声哭泣,前面的猴子转过头来责怪我道:“枫哥啊!到底方静是怎么了?你怎么也不劝劝?就让她这么一直哭啊?”

          我摇摇头道:“你是不知原因啊。”心内也是叹气,毕竟雯雯的事情说起来,还是我的责任最大,静静不过是无心之失。

          静静抬起头来,眼眶中还泪汪汪的,想了想,站起来,从同学们说道:“同学们,多谢大家对静静在学校的这段时间的关心和照顾,但是,明天开始,静静就不再来学校,也许,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谁也不能想到,静静突然站起来会说这些话,虽然静静是我的丫环,大家早绝了追求之心,但是静静的美丽温柔、活泼乖巧以及善解人意都使同学们对她产生了极大的好感,现在听见不过短短的一个多星期,静静就要离开,都连忙出言挽留。

          猴子指着我道:“林枫!方静是你的丫环,这是你们说的,你现在告诉大家,你干什么不要方静跟着你?”

          我苦笑道:“这也不是我能做主的啊!”

          猴子嘲笑道:“你不是自信天下没你做不到的事情吗?如今连自己身边的人都不能保住,还有什么用?”

          静静眼红红地说道:“这不怪少爷,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静静因为犯了错误,所以要领受一个月的处罚,自然不能再侍候少爷了。”

          “什么!静静要受罚!?”一听这个,同学们纷纷跳了起来,一个个脸上表情古怪,我脸上表情也很古怪,心知这些家伙,如果想到静静是在面壁、罚站、或者扫厕所也罢了,说不定有齷齪的,已经在想像静静**着雪白的身体被浑身捆绑,而我手持皮鞭蜡烛在她柔嫩的**上大作挞伐了。

          “绝对不行!”已经有很多人跳了起来指着我嚷道:“林枫!你要是敢让静静少了一根寒毛,我们就跟你没完!”

          我气道:“我有那么残忍吗?这次的事情最大的责任并不在静静,因此她领受的处罚只是停止她一个月伺候我上学的权利,回我父母身边罢了。”当今,我也只好先把云秀她们说成是我的父母了。

          得到这个说法,同学们都舒了一口气,已经有人在喊:“伺候你很舒服吗?还『权利』,不侍候你这个家伙才叫舒服!我看这不是处罚,是奖励!你说是不是方静?”

          方静垂泪道:“能伺候少爷当然是我们做丫头的最幸福的事情,现在家里已经换了一个女孩子来伺候少爷了。如果那个女孩子比我做得好,那么,就是一个月期满,也很有可能会继续做下去。而老爷他们都在国外,我们很有可能再也不会见面了。”方静虽然伤心,但是仍配合着我的话,没有习惯地提起少奶奶。

          大头站起来道:“为了让方静能够回来,我提议,给林枫那个新来的鬼丫头点顏色看看,让她知难而退,主动提出把方静换回来。”

          静静连连道:“不要啊!那个女孩子和我关系也很好的,你们要多帮他,就像帮助静静一样。”

          然而静静此时的话那帮家伙显然已经听不下去了,甚至开始讨论捉弄人的鬼点子。尤其是怎么来一个下马威:那个丫头一进来咱们就唱:”天上掉下个丑妹妹呀呀呀!~~……”

          只有我在心内暗笑,这群傻瓜,我早就料到你们有这招,所以早有安排好了合适的人选,怎么会让你们随意欺负我的乖丫头们?

          这时候李老师的身影在窗外一闪,身旁好像还跟着一个人,静静连忙道:“李老师已经把她领来了。你们不要为难她呀!”

          说话间李老师领着一个女生推门进来道:“同学们,我给你们介绍一个新同学!”

          猴子他们互相眼色一使,就要放歌高唱,突然间,几乎所有人都呆看着李老师身边的女生。猴子好半天才能说出话来:“老天!是金兰?”眼前这个女生虽然穿着校服,但明艳四射,秀气逼人的脸庞以及举手投足间说流露出来的明星气质,不正是令猴子他们整天**颠倒金兰吗?

          金兰礼貌地冲同学们鞠了个躬,一如她在舞台上的迷人风度:“同学们好,我是金兰,来顶替方静姐姐伺候少爷的。”反正李老师是自己人了,也不怕她说什么,金兰实话实说。

          猴子恍然大悟道:“难怪昨天新闻上说由于金兰度假半年,金玉兰演唱小组暂停,原来真正的原因是这样啊!”

          李老师却早已见怪不怪,她连夏芸伴宠物伺候我的场面都见过了,金兰又算什么呢?还笑着说道:“看来我都不用介绍了,既然这样,金兰同学就坐在林枫同学的旁边好了。”

          猴子他们突然醒悟过到真正的罪魁祸首正坐在最后一排得意洋洋地翘腿自乐呢,也不顾上课了,大叫一声伸着手就朝我扑过来。

          哇!他们该不是想要掐死我吧?我连忙跳起来跑,李老师笑瞇瞇地的看着我们,竟然也不来阻止,李老师啊,你不知道他们要谋害我吗?快来救我啊!我充分发挥自己的武学天赋,从容地在小小的教室中逃避着全班同学的围追堵截,直到同学们都累得停下脚步,我也笑嘻嘻的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猴子卡着腰、喘着气,瞪着我道:“好你个林枫,一次次打碎我们少男纯真的梦想,先是方静,再是徐佳雯,现在更绝,竟然要我们心目中的偶像来给你当丫环,你是不是像气死我们才罢休啊?”一旁的同学们连连点头,双眼荡漾着纯洁的泪水,样子可怜极了。

          猴子又道:“我都搞不清楚你们家到底是做什么的了,如果真有实力,让谁来替方静不好,非要让金兰来!”

          我心内暗笑,换成别人你们早就上下马威了!金兰乖巧地说道:“因为会模仿少爷笔跡的姐妹里面,只有我还能抽出空来。”

          旁边立刻有人道:“你还空啊,你知不知道当我们听说你们要有半年不出演,全国有多少人着急吗?”

          杨灵却跳起来道:“好啊!原来之前你的作业果然都是方静替你做的!”我一惊,这下完了!

          猴子反覆看着金兰:“我还是不相信金兰这个大明星能做伺候人的事情。”

          金兰不服气地说道:“我为什么不能?方静姐姐做过的事情,金兰也都做过!”

          猴子跳脚问道:“难道你也和方静一样伺候过林枫这小子洗澡?”

          “当然!”金兰得意洋洋的回答道,“我会的可多啦!”

          我一拍脑袋,暗叫不好。猴子一定想到那次他打电话的时候方静正在伺候我洗澡的事情了!而且那次方静正在替我**,不小心被猴子听见了声音……

          果然猴子咬牙切齿地号召着身边的人:“同学们,让我们把这个大淫贼打死吧!”

          “好了!”李老师终于发话制止了这场骚乱,“既然大家都挺喜欢金兰同学的,大家还是想想怎么保密,如果让其它班级的同学都知道金兰同学来到我们班,甚至把消息传出了校外,我想那样不用几天,金兰就只好离开这里了。”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