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凌桥叹气道,“我看你简直疯了吧一刻钟,能做什么四大佛宝如果都在,谁都没有把握能顺利取得到吧”;凌桥转而望向瑶光,“你也知道了”

  “知道”瑶光温柔一笑。

  “那你也来淌这浑水”

  “是”瑶光望了一眼凤启。

  凌桥摇头叹道,“疯了,都疯了,这都是为了什么”

  凤启望着长空不语,瑶光却偷偷望着他的背影,心中默默道,“大约,都是为了那个一个割舍不得的人,那一段忘不掉的情。”

  随后,数人在一起,将实行的机会商量个周密。

  “好了,明日,我们便正式进入梧桐城,如今,大家先用隐身术,避过灵兵,休息片刻。”

  凤启收起灵力,空中那个用灵力幻化出来的地图,瞬间消失不见。

  忽然,凌桥咋呼道,“喂,你来了,你家里那个麻烦精,你如何妥善安置的”

  凤启轻叹,“只说为师出门几日,让她安心在灵域呆着,还画了一个禁行结界,锦绣她们会看着她的。”

  “希望她能安心呆着吧否则”白玉川总觉得心中隐隐不安。以前,也数次与凌桥凤启冒险过,可是这次,他觉得不一样,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墨一般的夜色,不远处是不是有灵兵腾在半空,举着刀戟缓缓飘过。

  在数块硕大的山石后面,似乎一切都很平静,什么都不存在,然后一个小爬虫快速的经过,忽然消失不见,钻进了凤启他们的隐身结界中。

  结界里,一团篝火,照亮了几个人的脸庞。

  白玉川默默的抚摸着小九的背毛,凌桥托着腮,看一眼凤启,叹一口气。而凌风正在给篝火加着柴,时不时催动灵力,将火堆逼旺。

  凤启坐在另一边,闭目打坐,瑶光静静的凝着他的脸,在火光的映照下,时明时暗,思绪万千。

  就在众人的沉默里,天际逐渐由沉重的墨黑,变成了靛青色,最后,从蟹青色的色彩,一下子迎接来了第一道光亮。

  凤启缓缓睁开眼睛,赤色的眸子,泛起金色的光泽。

  不远处,皎山的迷雾,被阳光驱散,一座硕大的城堡出现在众人眼前。这座城上不接天际,下不着地面,是皎山旁出的一座孤峰,横向延伸到半空,在那孤峰悬崖之边,所铸造的一座城。远远望去,就好比凌空而建,巍峨险峻,气势磅礴。

  梧桐城外,一圈圈金色的结界,护卫着整座城,六界之内,并没有多少人可以凭借自身的灵力打破这个结界,因此,除了两千年前,那次六界大劫难之外,梧桐城始终屹立不倒,光耀万丈。

  “好了,按照我们昨晚的计划行事。若有情况,可以用这个通知对方”说着,凤启从衣袖中拿出一个小盒,盒子抽开,里面飞出来几只金色的小甲虫。

  “灵甲”瑶光帝姬惊奇的看了一眼那可爱的发出“嗡嗡”声的,正在上下飞舞的小金点。他以前只在瑶池大会上,看到有魔界的人,养这种小甲虫作为宠物,听说这虫子虽小,却能穿破一切仙家的结界传递信息,而且,生命力奇强,但是豢养也十分不易,大约百年才能得一只。

  “不错”凤启催动灵力,将那几只灵甲分别覆到每个人的耳边停住,“这梧桐城四下里到处都是结界,虽然凭借我们的灵力,冲破并不是太难,但是我们此番进城,不能暴露行踪,不到性命攸关的时刻,不能动用灵力,因此,就靠灵甲吧”

  四众点点头,凌桥与白玉川一路,凤启与瑶光一路,而小九与凌风、千夜,因为是灵兽化身,且灵力不够强大,因此留守来路,等待接应。

  赤红色的灵力,将混金色的结界打开一个小口,众人点头示意,便陆续走进那个结界,混金色的结界就好像吸人的空间一般,瞬间关闭,毫无破绽

  梧桐城的大街,繁华热闹却不同于其他,这里都是灵力高强的人,或者是哪些修为高深的灵兽。

  瑶光看着满大街都不用腿走路的“人”,心里除了惊叹就是敬畏,竟有些忘乎所以。

  “跟紧我,不要走神”凤启戴着一卷白色的帷帽,将身边的瑶光紧了紧。瑶光看着凤启拉着自己的手,顿时百感交集,轻轻点头道,“嗯。”她觉得,如果不是为了其他,就只是这样,被凤启拉着,永远不松开,那该多好。

  “看到那座青色的塔尖么”凤启微微抬起头,停住了脚步,他和瑶光,为了避人耳目,掩在一个巷口。

  “那就是你说的岐然长老的住处”

  “是”忽然,一个人从身边飘过,凤启拉下来了帷帽,为了不引人注意,他拉上瑶光便走,边走着边解释道,“岐然长老是梧桐长老里面法力第二的,梧桐城这么多年来,都是他在负责护卫,那城外的护城结界,便是和他的脉息一致。我们想要进入的梧桐城地下藏宝处,必须突破他那座寝殿,而那寝殿里,是他所布的阵法,这你也知道,只有你的上古焦尾可以突破那个灵音的结界。”

  凤启拉着瑶光,一路疾走,来到了青塔下,僻静的一处,这里紧挨着万丈悬崖,是古街的后面,较为冷清。

  “凌桥他们,会在外滋事,调虎离山,岐然作为守护者,定然会去处理。但是按照他们的灵力,在岐然面前,也最多只能维持半个时辰,因此,这半个时辰就全靠你了因为我属灵界,而你属天界,你的天界焦尾,我无能为力,只能为你护法,成败在此一举,你若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瑶光望着凤启,倾城一笑,“你说,这青塔怎么上去我直接爬上去么还是”瑶光看着自己的手,“我的灵力好像在这里被约束”

  凤启闻言,叹道,“多谢你终是我负你,抱歉”

  瑶光望着别处,轻言道,“你我无需多言”

  凤启正色道,“你是天界之仙,而这结界,会吸纳一切灵界意外的灵力,所以,在你搏动焦尾前,我送你上去,但是进了寝殿,我的灵力被封,那就只能看你自己了你必须在焦尾的灵力奏效前,保住自己的灵力不被结界完全吸走,这样,你才能奏响那曲子,破了结界”

  瑶光点点头,“知道了你宽心”

  凤启微微一笑,瑶光还未从他那倾世姿容里反应过来,便觉得身上一轻,她“啊”一声,只觉得两鬓生风,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凤启已经携着她来到了青塔之上。

  “多有冒犯”凤启松开了瑶光的臂弯,往后礼让的退了两步。

  他与瑶光,注定便是近在咫尺,心却远在天涯的。瑶光一丝失落,一丝晃神,忽然一道青光侧着她的身子飞刀一般袭来。

  “小心”凤启起身,一把将瑶光扯近身边,却带着瑶光控制不住惯性,在地上滚动。瑶光被凤启护在心口,在地上滚了几下,停了下来,而刚才袭击瑶光的那道灵光,直接戳在地上,将地上灼烧出一个拳头大的坑洞,冒着黑烟。

  凤启瞥了一眼那黑烟,道,“好险”

  垂眸,瑶光却低着头,红着脸,双手抵在自己和凤启之间。

  凤启干嘛将瑶光扶起来,再三抱歉,“帝姬,你实在抱歉,情况紧急,这里,在下无法催动灵力,所以你”

  凤启的无心和尴尬都在眼里,瑶光叹,“无碍,多谢你救我,是我大意,现在我们该怎么走”

  凤启抬头,看着布满头顶的结界,“我们已经进来了,这结界,进来容易,出去难,而且,我会不断吞噬灵力,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正说着,忽然遥远的城边,一点金色,如光一般,飞窜出来,在天空划了一个无形的痕迹符号。

  “凌桥他们动手了,我们也开始吧”

  瑶光点头,只身形一转,那焦尾便凭空而现。那上古焦尾,一盒瑶光心神合一,只是,瑶光在催动灵音前,已经明显感觉到四下里流动的灵力,就好像一副枷锁,在自己身上越收越紧。

  而在梧桐城的另一边,凌桥和白玉川,正扮成一堆小夫妻,正在当街打架闹事。

  “喂,你说你出去,我难道不该休了你”白玉川贴着两撇胡子,可还是掩盖不住妖孽的文弱气息。

  五大三粗的凌桥居然在呃白玉川剪刀石头布的时候,输掉了,于是,他就成了仙侠版本的孙二娘。

  “奴家知道错了,求相公原谅”凌桥蹲在地上,扬着那画得红彤彤的黝黑脸,抱着白玉川的腿哀求。

  “哎呀我说,这么好的长相的相公,你这个样子的女人,真是有福气,你怎么还出去乱来,真是世风不古,人心不足啊”一个大娘语重心长的样子,白玉川看着凌桥那不服气的样子,差点笑出声。

  忽然,人群里飘过来一个老大爷,摇摇头道,“这你就有所不知呢,这小娘子,身形魁梧,而这公子,一看便是羸弱之人,大约是夫妻间有啥不能言说的难言之隐啊所以这小娘子才会出去找嘛这凡事不可看表面啊绣花枕头不能当饭吃啊”

  “哎,大爷,你算是说准了”凌桥借机发挥,哭开了,一边哭,还一边推搡白玉川,“这个天煞的,我当初也是看他长得好,可是没成想,是个不中用的,这成亲都三百年了,也没见我能生出个蛋来呜呜呜”

  “哈哈哈”人群里一阵嬉笑怒骂声。

  白玉川的脸色铁青。

  凌桥见状,感觉自己憋着的笑意,都快把自己憋死了,于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