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羽槎鹰王施暴(2/2)

加入书签

的附庸。你随意虐杀,迟早会惹上麻烦。”

  “麻烦?杀几个猪狗算什么麻烦?”鹰耀目光睨睥,“普天之下,谁又敢找我的麻烦?鸾安,你是不是越活胆子越小了?出使外族,巡视天下,怎可不彰现我羽族的赫赫天威?”

  鸾安眼中闪过一丝不悦,竭力掩饰下去。他虽是这支羽族巡狩使团的正使,但鹰耀是羽族三天柱之一鹰霄羽的亲侄,也是其唯一的血亲后裔,被美称为“小鹰王”,极可能成为未来的鹰部之主。

  更勿论,鹰耀还是羽族年青辈的剑道天才之一。为炼成完美剑体,他硬生生将修为压制了二十年,始终维持在炼精化气巅峰,只身深入天荒秘境——黄泉殇井,利用至秽至凶之气,完成了剑气与肉身的彻底融合。

  这一次,鹰耀也是为了磨砺剑术,才跟随使团游历八荒。

  “我也是为了小鹰王你的安危着想。”鸾安耐着性子解释,“万一惹出人族的高手伤了你,我可没法向鹰天柱交代。”

  “剑修岂会在乎安危?”鹰耀双目精光四射,“生死之间,冲关突破,才是我此行所求。莫非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只是为了大捞一笔?”对羽族剑修而言,在生死危急之中冲破瓶颈,最能激发剑道潜力,增加剑气的灵性。这也是鹰耀修成剑体之后,迟迟未做突破的原因。

  鸾安脸色涨得通红,出使八荒自然是难得的肥差,各族的孝敬足可赚得盆满钵满。这本是心照不宣的规矩,如今被鹰耀撕开了说出来,鸾安面子上架不住,暗骂竖子不知好歹。

  “那你好自为之吧。”鸾安一拂袖,恼羞成怒地回到舱房,刚关上门,便瞧见一个羽衣高冠老者端坐榻上,背对舱门,把玩着自己最珍爱的玲珑八景紫砂壶。

  “哪来不长眼的东西,冒冒失失闯进来——”鸾安气不打一处来,张口斥骂。

  老者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赤金色的瞳孔似燃跃着两簇火焰,一股强烈的血脉威压透体而出。

  “凤峻长老……”鸾安呆了呆,骇得两眼发直,腿脚一软跪倒在地。

  “鸾安,许久不见了。”凤峻放下玲珑八景紫砂壶,神态悠然地道,赫然是曾经出现在百灵山的羽衣老者。

  “凤老,瞧我这张臭嘴!我该死,该死!您老千万恕罪,我真不知是您老大驾光临……”鸾安面色煞白,跪着不敢起身。对方不仅出自天潢贵胄的凤部,任职虚空山凤凰宫的元老。最要命的,他还是那一位多年的心腹忠仆。

  在绝大多数羽族心目中,那一位早已是羽族的神——剑神!

  “不知者不罪。”凤峻摆摆手,“起来吧。你好歹是青鸾一脉的纯血,无需如此折节。”

  “多谢凤老宽宏大量。”鸾安再三谢罪,这才惴惴不安地起身,心里惊疑交加,不晓得凤峻突然找上巡狩团,打的是什么主意。

  凤峻似看穿了鸾安的心思,坦言道“老夫静极思动,想随你走一遭散散心,不知是否碍事?”

  鸾安一愣,旋即满脸堆笑“不碍事,当然不碍事。能与凤老同行,是我等几世修来的福分。”忍不住暗自嘀咕,莫非凤老最近手头紧,也想顺带捞一笔?

  凤峻微微摇头“此事不必向巡狩团的其他人透露,你明白么?”

  “这……”鸾安心头莫名一紧,凤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不怒自威。

  “凤老放心,我领会得。”鸾安忙不迭地应下。

  “至于巡狩团的一概事务,仍由你这位正使全权做主,我不会过问。”凤峻沉吟片刻,忽而道,“大晋的都城快到了吧?”

  鸾安欣然道“是,明早就到建康了。”

  凤峻点点头,走到舷窗前,负手望着外面波澜起伏的云海,独自出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