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淫荡的小仙女番外篇——醉美贵州(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shenhaochina字数:9521淫荡的小仙女番外篇——醉美贵州(一)前几天和小仙女的吵架了,她始终不能接受我的绿帽癖。

          她觉得亲密的关系就应该是一对一的,争吵了好久也无法说服她。

          下个星期就要领证结婚了,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和她不开心,我只好违心的说我以后改,哎,可是刻到骨子里的想法怎么改的掉呢。

          也许这辈子真的就只能这样失望下去了,小仙女不同意,那原来的故事也进行不下去了。

          可是答应了的话不能食言,那就先发一些意淫的故事吧,希望有朝一日,这些意淫的画面都能一一成真。

          祝天下淫妻男终成绿毛龟~~。

          ————————————————————————————————————2015年8月16日闷热,傍晚阵雨妻在床上微微的打着鼾,睡的很香。

          经过刚才酣畅淋漓的一场做爱,看来她是真的累了。

          我也很累,可是巨大的刺激和期望让我无法入眠。

          一躺到床上,脑海中就止不住的幻想接下来10天的旅程。

          卉儿终於同意了,我梦想了10年的淫妻大戏终於要开场了!

          ——摘自阁子日记今天休假终於批了下来,我接到通知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妻,而是发消息给了狼哥。

          “我可以休假了,17日下午到福州。18日中午的火车k638去镇远。

          预计行程10天。”

          编辑消息的时候,我的手指在微微颤抖,那是巨大的刺激和期盼在沖击我的心脏,筹划了半年的淫妻之旅终於要开场了。

          狼哥很快回复了,只有一个淡淡的“好”字。

          我的心里微微有点失落,我这么着急的把老婆送到别人手上,别人却似乎并不在意。

          “亲爱的,我能休假了,我现在就订车票,明天我们到福州,后天中午去贵州的火车。”

          “哇!真的吗?好开心!”

          妻子在电话里像个小孩子一样夸张的大笑,“后天的火车为什么要明天去福州呀?”

          我犹豫了一下,之前和妻说过狼哥和我们一起去旅游的事,她心里肯定是有数的,她这么问,也许只是心里不好意思,“狼哥和我们一起去,我们在福州汇合。”

          “……哦。”

          妻稍稍沈默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挂了电话。

          她既然没有反对,那就是同意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由又是一阵悸动。

          晚上回家的时候,妻已经做好了晚饭,我俩一边吃饭,一边计划着行程和要带的东西。

          谁也没提狼哥的事,表面上看着很轻松,但谁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心里其实都在想着另外一个人。

          吃完晚饭,我们开始收拾旅行的东西。

          我的东西很少,28寸的行李箱里全是妻的各种衣服和化妆品,女人嘛,出去旅行总希望自己美美的。

          我看到妻想把几条素色全棉的内裤装进内衣袋,我抓住了她的手“换性感一点的内衣吧。”

          “不要,出去玩要走路的,全棉的穿着舒服。”

          妻的脸一下就红了,小声抗议着。

          “那都带上吧,我们喜欢,不舒服再换回来。”

          我特地强调了一下“我们”。

          “死变态!”

          妻锤了一下我的胸口,还是把几条丁字裤和成套的内衣放进了箱子。

          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我把一个黑色的布袋子放在了箱子内侧。

          “这是啥呀?”

          妻好奇的打开了布袋子,“啊!”妻轻轻尖叫了一声。

          我从后面轻轻的搂着妻的柳腰,她托着袋子的手微微颤抖着,黑色的袋子装满了跳蛋,假阳具,润滑剂,眼罩,捆缚绳等情趣玩具。

          看着这些东西,妻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亲爱的,狼哥和我说……”

          我有点担心妻会生气,想和她解释一下,虽然我也不知道该解释些什么。

          “你爱我吗?”好在妻也并不想听我解释,她打断了我的话,颤抖着问我。

          “我当然爱你,正是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才不那么自私,想让你体验更多更刺激……”

          我忙用早就想好的措辞安慰她。

          妻突然转身抱住了我,火热的唇封住了我的嘴,没有再让我解释。

          “我也爱你,胜过爱我自己,那就顺了你的意吧,让他玩死我吧。”

          妻一边吻我,一边含混不清的呻吟着……我们两个拥抱着倒在了床上……2015年8月17日多云我没有妻了!现在应该已经算是8月18日了,一个人坐在酒店的写字台前翻开日记本。

          从这一刻开始,一直到8月27日淩晨为止,妻不再属於我了!

          三方协议甲方:阁子乙方:卉儿丙方:狼哥本协议在双方自愿协商的环境下签署,双方承诺未受任何胁迫,所有条款均完全自愿。

          协议行使时效:签署之时起至2015年8月22日0:001、甲方与乙方解除夫妻关系,放弃一切受法律保护的夫妻权力。未经丙方允许,不得在任何情况下透露出双方是夫妻或曾是夫妻的信息。

          2、丙方与乙方结成夫妻关系,拥有一切受法律允许的夫妻权力。

          3、在未得到丙方允许的情况下,甲方和乙方不得私自进行任何接触。

          4、协议期间对於以上条款未明确规定的事项,若三方意见不一致,则投票决定。三方均需无条件执行投票结果。

          5、甲方有权利对协议期间的三方的所有活动进行拍摄,但需给丙方提供备份文件。

          6、若丙方违反以上条款,则协议自动终止。若甲方或乙方违反条款1次,则协议执行时间延长24小时。

          这份文件一式三份,我们三人各有一份。白纸黑字的合同,将妻生生从我身边夺走。

          现在的她又在干吗?怎么短短一天时间就进展这么快了呢,和我想像的有点不一样,但似乎……比我想的更刺激!

          ——摘自阁子日记今天起床以后,妻在我的劝说下,穿上了一条包臀的灰色连衣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胸口大片雪白的肌肤,裙子到膝盖以上十公分,把妻性感的臀部勾勒的纤毫毕现,下麵裸露的小腿笔直修长,配上一双高跟凉鞋,不禁让人感叹真是上帝创造的尤物。

          虽然妻子的打扮让人血脉贲张,但是她自己一直显得很紧张,离开家属区的时候,正好碰到领导,领导还开了妻的玩笑“卉儿呀,这不是去旅游的表情呀,怎么像是去刑场?”我和妻只能尴尬的笑着。

          去福州的动车上,妻一言不发地侧身看着窗外,我轻轻握住她的手,她想受惊的小鹿一样,把手缩了回去。

          看着她这个样子,我真是於心不忍。

          “亲爱的,你要是接受不了,我们就不去找狼哥了。我俩自己去贵州玩。”

          妻木然的盯着窗外,久久的不回答,过了好久,她仿佛自言自语般用低低的嗓音说到:“从我俩认识,我就知道你有这个癖好。这么多年,你一直宠着我,从没有违拗过我的意思。好多次,我看到你半夜偷偷在上春满四合院,我知道你心里的想法从来没有消失,甚至越来越强烈,但是你知道我不愿意,所以你从来不强迫我。我知道你是很专一的,就算我一直不同意,你也不会去找别的女人。

          可是,我们是夫妻呀,你这么爱我,我又怎么舍得让你的生活留有遗憾。就豁出去一次吧,这样你也没了遗憾。而且说不定这一次以后,你发现其实还不如我俩单独出去好玩,你以后也就断了这个念想呀。“妻子说完,转头用亮晶晶的眼神盯着我,“最重要的是,我相信,不管发生什么,你都是我最坚强的保护伞,不会让我受到伤害的。”

          听着妻的这一段话,我感动的鼻子发酸,眼眶都湿了。

          我紧紧的握着妻的手,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妻看我这样,反倒扑哧笑了出来“你个死变态装什么装,大老远的把老婆送给别人玩,还在这哭鼻子,羞不羞?”

          我一把把妻搂入怀里,在她耳边轻轻哈着气,“我就是变态,我要看着你被狼哥操!”

          妻的脸通红通红,这么害羞的妻只在我俩刚恋爱的时候见过,可怜的样子让人爱不释手。

          车到杭州,狼哥已经在车站等着了。

          狼哥上身穿着黑色紧身t恤,将发达的胸肌和腹肌勾勒的特别明显,下麵穿着一条宽松的牛仔短裤,即便如此,还是能清楚的看到胯下那隆起的一团。

          “狼哥!”

          我远远的朝他挥挥手,狼哥快步走了过来,很自然的接过妻手里的行李。

          妻和狼哥对视了一下,马上低下了头,脸上飘起一阵红云,小声叫了一声“狼哥。”

          “走吧,酒店就在车站旁边,反正明天还要赶火车,省得跑来跑去。”

          狼哥在酒店隔着走廊开了两间门对门的大床房,我和妻刚把行李放好,就被狼哥叫出来吃饭。

          吃饭的时候,狼哥把他做的行程表拿给我们看,计划的特别细致,基本把我们想去的地方都做进去了。

          我和狼哥一边吃一边讨论着贵州的景点,妻则在旁边默默的吃饭不讲话,脸还是红红的。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