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诚哥的约会大作战 第二卷(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ui;快;看;更;新;就;要;来b点ntf送;eil到;diyianhu@;得;最;新;地;bai;du;;┌第┐一┌┐┌┐;搞;定&eg&eg&eg.〇В.nt作者:wsyihu26-9-前言:抱歉,没想到更新居然会拖的如此之久,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我会怠惰到如此地步,虽然有剧情改来改去,肉戏各种重写的原因,但是由于最终本也很烂的原因,所以只是借口而已,上大学了不太好码字,不是没时间,而是在宿舍找不到机会码,总不能当着整个宿舍的面告诉他们我在码小黄文吧?好像有点带感,第一卷和第二卷拖了两年的时间,相信我第三卷绝对不会拖这么久,如果,算了,没如果。大家勉强看看就好了,毕竟是两年来写写停停写写停停的产物,质量并不是很好,希望不要为此瞎了眼睛。

          一个月后轰!一道惊雷闪过,随即,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凝聚起了大片大片的乌云,尔后,一场仿佛要将大地淹没一般的暴雨猛烈的覆盖下来。

          街头上,本来因为傍晚而无多的人们更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暴雨纷纷奔走,不停的对着天气预报进行抱怨。

          然而,在公园里,有着一位有着娇小的身影的少女在暴雨下站着,穿着可爱而且设计别出心裁的兔子外套。

          兔子,给人这样的感觉。

          左手上戴着一只相当滑稽的兔子形态的手偶,好像宝物似的紧靠在胸前。

          少女轻轻抬着头望着天空,墨绿的外套下是宛如法国人偶一样紧致脸庞,淡蓝色的卷发以及比天空还要蔚蓝的瞳孔,不带有一丝的杂质,完全的纯洁眼神。

          突然,传来了从大雨中也能清晰听到的急促的脚步声,少女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再像四处张望后,匆匆地跑到了附近的大树后面,然后悄悄地伸出脑袋,望着传来声音的地方。

          远处,一位穿着制服的有着和少女相似发色的少年在头上顶着书包,嘴里不断抱怨着什么,急促地在大雨中奔跑着,很快的就越过了少女躲藏的大树。

          但是仿若是感觉到了什么一样,少年突然过头,望着少女所躲藏的大树方向看去,正好与少女的视线对在了一起。

          被发现了的少女慌张的缩着头,把自己娇小的身躯全部隐藏在大树的背后,好一会儿过去了后,才敢继续偷偷伸出脑袋看着。

          刚才的少年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少女安心的呼了口气,然后将左手的手偶放到了自己的面前,明明应该只是玩偶的手偶,却仿佛像是拥有生命一般,像是应少女似的和少女对视着。

          渐渐的,大雨停了下来,树下却没有了少女的身影,只有泥泞土地上的鞋印,证明着这里曾经有过少女存在过的足迹。

          “刚刚的是在树下避雨的人吗?”

          当视线中的大树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士道才过头来,继续朝前方拼命的奔跑着,虽然如此,但是匆匆之中看见的少女的脸庞,却不知怎么的在士道的脑海里挥散不去。

          不是因为对方没带伞在树下避雨而产生的怜惜,而是有着一种奇妙的即视感。

          绝对是第一次见到那位少女,但是士道却有种熟悉的感觉,虽然只是匆匆一憋,但是却能感受到少女身上与众不同的气质,那种气质,仿佛曾经在哪感受过,那种气质,就好像脑海里不禁想起了拥有一头秀丽的紫发的身影,但随即士道摇了摇头,就把这个想法从脑海里驱逐了出去。

          渐渐地已经能看到自家的屋子了,士道赶忙来到了家门口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打开门,将心中的疑惑按捺下去。

          精灵十香已经被封印了,已经不会有空间震发生了,刚才的少女大概只是有点奇特气质的普通人吧。

          在心底这么想着的士道推开了门。

          “我来了。”

          家里并没有人,士道只是习惯的喊了出来而已,琴里和诚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家了,据她说是在空中舰里面对十香进行后续的观察研究,真是让人担心她有没有好好吃饭呢,因为她感觉就像是会叼着棒棒糖然后依次为借口不吃饭的人。

          但是,打开门后眼前出现的状况却颠覆了士道的想法。

          “欢迎来!士道!”

          “十,十香!你怎么在我家!”

          士道吃惊的大喊了出来,原本应该在空中舰上接受后续观察的十香现在却穿着便服坐在家里沙发上迎接士道。

          “等下,你会在这里就表示”

          果然,士道把目光移到旁边的沙发上,嘴里舔着棒棒糖的琴里真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在她的旁边,一身便装的五河诚正悠闲的喝着咖啡。

          “来的真是晚啊,笨蛋士道。”

          “哟,欢迎来,士道。”

          “琴里!而且还有大哥!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嘛就在刚才”琴里皱了皱眉头看了下士道,此时士道由于刚刚从大雨中冲来,除了肩膀及头部的地方因为有书包挡着没有淋湿,但是其他地方尤其是裤子和鞋子已经湿透。

          “虽然我知道你大概有很多问题想问,不过你还是先去擦干身子换套干净的衣服在来问吧。”

          “啊,说的也是。”

          士道看了看被淋湿的衣服,湿哒哒的粘在皮肤上尤其的难受,虽然士道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但是还是先换好衣服再来吧。

          向着十香点了点头,士道往浴室里走去。

          当短暂洗了个澡,换了身新衣服后,士道顶着还冒着热气的湿漉漉的头发,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他的对面坐着的是琴里和诚,而十香正新奇的时不时发出叫声的看着电视。

          把视线从吵闹的十香身上转来,士道盯着眼前的琴里。

          “总之,我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呢,琴里。”

          “嘛,这边也有好多话想要对你说,正好一起说了吧。不过就先解答士道的疑惑吧,你的问题是什么?”

          士道点了点头,然后严肃地问道:“那么,首先,琴里,你这几天有好好的吃饭吗?”

          “什”

          琴里张大了嘴巴,本来的话琴里已经准备好了当士道问及十香的答,但是却没有想到士道居然会第一个问起她的饮食情况,完全打了琴里个措手不及。

          “笨,笨蛋!当然有好好吃饭了!”琴里脸红的叫了起来。

          “真的吗!真的没有因为零食而不好好吃饭吗!”

          “真的啊!真的!我三餐都有好好吃的啊!话说你怎么会问这么古怪的问题啊!”

          “确认自己妹妹的身体健康的问题才不古怪吧!”

          五河诚看着一脸严肃的逼问着琴里的士道,虽然看着琴里支支吾吾的样子比较有趣,不过还是将话题拉来比较好,于是他开口了:“嘛嘛,这个问题就此打住了吧,士道,你应该还有其他的问题吧?”

          在听到了五河诚的话后,士道才想起来,确实是应该有关键的问题要问。

          士道挺直了腰,将心中的疑惑对着琴里问了出来:“为什么十香会在我们家呢?我记得她应该是住在纳塔托克斯的居住啊。”

          从狼狈模样恢复过来的琴里转了下棒棒糖,在脑海中整理了下语言,竖起了两根手指:“有两个原因,一、是为了十香的后续照顾。”

          琴里顿了顿说:“本来,十香是住在居住没错,但是那里太过压抑了。虽然有着模拟真实的环境,但是每天呆在同样的地方,让十香的心情状态一直在变低,而这就会导致,士道你的封印开始出现波动。”

          “封印”

          士道摸了摸嘴唇,所谓的封印就是士道借由亲吻来将十香体内的精灵之力给封印掉,士道至今无法理解其中的道理,一想起十香的嘴唇,士道不禁脸红了一下,然后注意到了琴里话中的某些词汇“你说,封印会出现波动,是什么意思琴里?”

          “也就是说,现在”

          坐在一旁的五河诚略带着无聊看着琴里对着士道解释着,这一幕他早就在动漫中看过,虽然由于他带来的蝴蝶效应场景和对话内容有些改变,不过变化不是很大。

          一提到动漫,五河诚的眼神不禁凝重了起来,没错,这里是动漫的世界,但是他为何会到达这里他却不是很清楚,唯一的记忆就是当初被那颗陨石砸中之后他就失去了意识,等他醒来之后,他就出现在了这个世界。

          一开始他还以为穿越到了日本,可是但广播里响起了空间震的警报之后,他才震惊的发现,这里竟是他前世看的一部动漫《约会大作战》里面的世界。

          而且还不仅是这样。

          五河诚凝视着对话当中的琴里和士道的眼睛,在眼珠当中,有着一层非常淡,几乎看不见的紫色光芒,这是代表着他们两人被五河诚控制了记忆,并扭曲了常识的象征。

          这股力量到底从何而来?就像被陨石砸中穿越到了动漫的世界,可是在原本的世界里他并没有这种逆天的能力,否则也不会至死都是个处男了。

          果然是那枚陨石吗?五河诚想着。

          是陨石当中有着奇异的力量,不仅带着他穿越,而且还赋予了他如此逆天的力量吗。

          不过如何猜测,真相也随着陨石埋藏在另一个世界了。但是,对着能力本身,还是有着疑问的地方。

          诚可以透过对视的人的双眼而肆意扭曲篡改对方的记忆以及认知,至今还没有失手的时候,整个弗拉克西纳斯上的人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并且对于是精灵的十香以及琴里应该都没有问题,但,在十香身上,似乎出了点差错。

          诚开始想起和十香做的时候,当时,当他对十香进行内射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感觉自己和十香连接在了一起,而且,当时还出现了诚的脑海中还出现了奇怪的幻像。

          那个宫殿到底是什么,还有那双眼睛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在这之前并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是十香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因为她是精灵呢?

          但是琴里也是精灵,和琴里做的时候并没有发生和十香一样的状况诚轻轻啧了一下,目前来说情报实在太少,而且他也不是擅长思考的人,与其在这里想破脑袋倒不如顺其自然,毕竟如果异状和精灵有关的话迟早可以得知答案。

          想到此处,诚不禁有些期待起来,一想到可以用能力去扭曲那些各具特色的少女们的意志,诚就发自心底的感受到了一股愉悦。

          之前当他依靠扭曲常识后上了琴里之后,能感觉到一股来自于灵魂的愉悦,恐怕连吸毒都比不上的快感,而且这份快感在面对于士道后更加的强烈,简直有人在催促着他,让他夺走士道的一切一般。

          正当诚陷入了思考的时候,琴里和士道的对话也告一段落。

          “也就是说,为了安定十香的精神状态,不让精灵的力量逆流,近距离的观察十香日常的行为,所以才让十香住在家里的吧?”

          “嘛,大概就是这样了。”

          士道沉默着,有些艰难的消化着信息,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他,却在突然间被告知了精灵不止有十香,并且十香要在家里住进来的消息,大脑有点反应不过来。

          琴里也不说话,静静的等待士道消化着两人的对话。

          “话说来琴里,你不是说了有两个原因吗?那么第二个原因是什么?”

          沉默片刻,开始接受现实的士道突然开口了,琴里刚才说了有两个理由,但是只说了其中的一个,第二个还没有说出来。

          “第二个嘛。”

          琴里看了看身旁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诚,砸吧砸吧了嘴。

          “也是为了更好地方便哥哥对十香的实验。”

          “实验?”

          感觉好像听的意外的词,面色一变的士道不由得紧张的看着琴里。

          “等等,你说实验?对十香的实验?那到底是?”

          “安啦安啦,并不是什么可怕的实验,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尝试吧。”

          琴里摆了摆手,同时还有对突然紧张起来的士道送去嘲讽的眼神。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