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部 百合 最终回(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圣山上,幸男与神女之间的肉欲交,已经到了难分难解的可怕程度,浑身肉块开始异常隆起,额头两边冒出峥嵘鬼角,完全撑开的女性人皮,却是露出一身魁武巨大地丑陋魔躯“嘶……哈……沙沙……嘶……”异变中的恶魔摀着脑袋,似乎源源不绝地巨大能量,也让他无法承受的痛苦不堪。

          “嘶嘶……啊啊啊!哗!”滴出唾液的大嘴里,急遽凝结着一团团极雷般地气流,像紫光般的雷射,突而比笔地穿碎眼前任何阻碍下体的日御,嘴里仍持续地喷发出白色热浆,如同魔王降世的巨型躯体,只需轻微的一点举动,便能将人类像蝼蚁般地碾碎。

          只要是被攻击的目标,无不激发出一连串剧烈爆炸,圣山上的混乱,已经逐渐进入平息的阶段,由母虫所领导的人魔战役,似乎也将进入最终残局。

          所剩无多的人类,只能苟延残喘的伏在地上呼喊哀号,等着变成食物的那一刻,却是比死更加残酷地煎熬。

          “冤孽……冤孽啊……”浑身已被热液融掉一半的弁莲方丈,嘴里呕血地呢喃着死前最后几字,无力挽的挫败,却是连死都不能瞑目。

          “师……师父……”

          脚底喀滋一声便将弁莲踩碎,连在魔体下的神女,浑身只是剧烈地抖动着,两侧的脚踝已被融入到恶魔体内,鼓胀的腹部与身躯,正逐步被吸收到那条勃发晃动的巨大淫物里“呼哗!啊啊……呼喝……哈哈……哈哈哈哈!”凶恶的鬼角长成蜿蜒地牛菱形状,吸尽两神女的终极恶魔,双眼不仅散发妖邪异光,嘴里更不时吐露出死亡气息,累积千年的宿怨能量,正在他躯体内肆无忌惮地持续释放。

          “咕噜……噁……”经过短暂的骚动过后,日御神女的躯体已经仅剩鼓胀的那颗头颅而已,脖子以下完全被那青筋暴跳的巨型肉棒,给完全佔满“沙沙……咕……吓吓!”当恶魔嘴里再次发出低鸣叫声时,天空中的金黄蜂后与地面上地黑色巨蛛,也立刻赶到他的身旁。

          “嘶嘶……沙……”两头异变的邪恶生物,很本能地抚摸着自己肚子里的透明肉壳,鼓动翻滚的黏膜里面,彷彿各自塞着一名早已成型的少女形体“咯……咯……喀吓!吓!”巨化的恶魔伸手便掐住子姊妹的庞大躯体,瞬间爆开的裸露下体,甚至绵延着许多细数不清的淫恶肉茎,全数侵入到两头母虫的下体里去!

          “吓……吓吓吓!吓吓!吓吓吓!”咆啸的声音,彷彿宣示着恶魔的降临,尽管拥有着神女后裔的记忆,但早已被邪恶的本能彻底魔化。

          宛如脱胎再世的神代幸男,如今,却是越来越趋近於母亲心中所想的那副模样……数月后“哈……啊啊……哈……好……啊哈!”大量的蜜汁从女人的下体喷洒而下,两侧的大腿已经将近三天完全没乾过,趴伏在巨物魔躯身体上的,却是两名大腹便便的临盆孕妇“啊啊…………人……帮我……啊啊……好痛……哀啊!”

          就在子的肚子里,彷彿像塞着一名七、八岁的大孩子,异乎常人的巨大模样,只能不断地颤抖肢体,而另一边的茉莉子,肿大数倍的肚皮内,甚至还能清楚看见有少女的形体与毛发,诡异的超级巨腹,根本就像是包覆着一具完整肉体,而非怀胎。

          “给我……刺深一点……啊啊啊啊!”一条条蠕动中的邪恶肉棒,此时已牢牢塞在子的下体内,并且只要再更深入半吋,甚至还会穿进腹中的胎儿体内。

          “哈……我……我也要……”茉莉子双手各自爱抚着一条肉茎,下体早已被好几条淫物给塞满地乱七八糟,似乎只要轻微触碰,随时都可能将她大过子数倍的超大肉胎,给捣烂破开!

          “嘿……嘿嘿……茉莉子的胎盘成型地比较快,但要想生下像美月这么完整的少女胎型,恐怕还有得等呢……”背后长出一对鬼角的魔,嘴上低沉地笑着。

          “我不管……啊啊……再给我……多一点……更深一点!哈……啊啊啊!阿哈!”一次又一次地氾滥与高潮,这两具连思想都急遽退化的魔女,剩下的,只是永无休止地尽力交配。

          “人……啊啊……换我了……快……快要生了……啊啊啊!”抽搐的子,下体似乎已经破出羊水,但是尽管如此,她的肉穴内,却依旧舍不得离开能让她随时高潮的邪恶淫物。

          “嘻……嘻嘻……我的好妹妹……我已经等你很久,已经等不及要见到你那张可爱的小脸……”魔抱住母亲的躯体,拼命地用力递送,彷彿完全不怕伤到胎体一样,极尽所能地在孕妇体内注入一遍又一遍滚烫的精液。

          “啊啊……死……要死了……啊噁……呕……啊哈……啊!”

          就在激烈的尖叫声中,子的下体开始大量地溢出鲜血,混着乳白色的喷发黏液,就在分娩的剧痛状态下,却同时达到一辈子也不曾有过的强烈刺激,癡颠的模样,简直疯狂到叫人无法想像。

          只见三条粗黑的淫茎,缓缓地一步步从母体肚子里将胎儿小心拖出,浑身沾满保护黏膜的胎儿,竟是才刚生下,却已经有了毛发与明显性徵地幼女型态胎儿的右脚脚踝上,似乎有着天生发育不良的萎缩缺陷,娇小的体型却已经有了七、八岁的模样,除了多出四对半透明的薄翅之外,外貌姿态简直就跟死去的小美菊,长得完全一样。

          “嘿嘿,醒了吗?你这小傢伙……”没想到胎儿的双眼还未完全睁开,双手却已经懂得把粗大的一根根淫茎,给满满塞进到后面的屁眼里面。

          “嗯……哈……”雪白的幼女,竟似有着比蚕丝更加银亮的俏丽秀发,额头上的两节虫鬚,与母亲额头上的蜂王节触模样十分相似。

          “嘻嘻……才刚出生就想要尽情的吸乾每一滴精液吗?”眼看着初生的胎女越来越动地取淫物,巨化的恶魔也忍不住抚摸着她银白秀发,将邪恶的东西往她尚未使用过的私处内钻去!

          “要……嘶嘶……咯……咯……啊哈!”被巨型魔物搂在怀里的小幼女,很快地就在一根根淫茎的热切应中,从还未切断脐带的状态下,缓缓地流出她生命中第一滴的炙热经血!

          “嘿嘿……哈哈哈哈!好妹妹……你可是完全继承了母亲淫乱的本质呢。”

          “啊啊!我……我也要……美月……我的美月……”一旁观看的茉莉子,此时也用力捧着腹中巨大胎体,似乎,也已迫不急待地想让成形胎儿顺利产下。

          “嘿嘿,你急什么……等彻底嚐过这孩子的滋味后,再插穿你三天三夜,好好尽情痛苦地剖腹生产吧!”魔化的巨人用淫触勒住茉莉子的脖子,但眼神翻白的女人却好像酥爽地不得了,彷彿受到越大的折磨才会越兴奋一样。

          “咯咯……要……还要……”怀中的幼女,努力地想要让每根淫触都钻入自己体内,不明白天生下来就存在的渴望与需求,却在一次又一次注入精液后的小躯体内,产生出明显不太一样的肉体转变。

          “喔……你想要什么?”

          “热……热热……里面……还要……”充满童稚可爱的神情,却是答出如此下流淫猥的话语,小小嘴巴将粗大的淫茎给塞满到喉咙里,脸上认真的模样,一度还让魔产生美菊依旧还活着的模样。

          “傑傑……你这小骚货……将来一定比母亲还要淫乱多了……你的身体是什么情形?”

          只见美菊的腹部,竟然也长出昆虫一样的小勾爪,围在腰部四周,背后的屁眼内,爬出一条长脚蜘蛛般的异物,覆盖在肉臀上方,雪白肌肤的上面,彷彿穿上一件由虫骨攀节的外衣模样。

          “已经有了更明显的妖虫形体……嘻嘻,怎么看都像头刚成型的小飞蛾,嘿,从今天起,就给你起名叫天蛾女好了。”魔一面给自己生下的骨肉起个名字,一边多根的触茎也没停下地扳开这对母女的身体“嘻嘻嘻……怎么看除了淫乱之外,你们这对母女的体态外貌还差异真大……”恶魔抓起母亲肥美硕大的巨乳,张嘴便用力地咀吸起来。

          一旁的天蛾女也有样学样,抓住妈妈的一只乳房,小嘴噗吱噗吱地将鹹鹹的奶水给喝到肚子里去。

          “哈……咕咕……咯……好……咯……”还不太会发出人声的蛾形幼女,肉体却逐渐从隐性地人类外貌,蜕变成越来越明显地妖虫姿态,尖锐的脚爪与背后晶亮的甲壳,正缓缓地在幼小的躯体内,逐一成形。

          “嘻嘻嘻……好妹妹……你的这里不仅比母亲更加细嫩容易着床,而且本能也更加倍淫乱,肯定将会成为超越母亲的新虫后……”

          当魔痛快地享用母女俩的身体时,子宫里依然不断溢血的子,双眼却突然泛空一片,彷彿像是垂死前得光返照,过往不曾出现的失落片段,竟快速逐一地浮现在她眼前。

          巫女的苦行,十月的怀胎……种种难忘的经历,正从她的眼前无法停止地播放下去。

          学会走路的儿子,哭闹不休的女儿,学会照顾妹妹等……两孩子至小到大的种种琐事,对做母亲的,彷彿一再被提醒那无法取代的母爱天性。

          在她变成怪物般的模样以前,子不只是忠贞服侍神明的仆人,同时也是个寄望孩子正常长大的平凡母亲……如今的亲生子女,却是兴奋地在她面前尽兴交欢,脑海中飞快闪过的记忆,似乎不曾有过属於如此黑暗与淫乱幸男牵着妹妹一起玩球,美菊赖着哥哥撒娇嬉闹,以后,他们还要结婚生子……眼前一幕幕的乱伦画面,却彻底搅乱了子的知觉神经。

          “嘿嘿……怎么了?你这母蜂王,才刚生完一名白白胖胖的好女儿,脸上怎么出现这种表情?”看着子晃神失落的模样,魔不免感到一丝好奇。

          “看来只顾着品嚐天蛾女的初次滋味,倒是把你这辛苦的生母给冷落了……赫赫……一起吧,这一次让你们一起攀上比死还刺激的高潮!”

          大量的淫触正从魔体内不断游向女人身上,所有孔洞通通都要塞满地疯狂行径,正在这些魔物体内,释放着背德淫乱的“啊啊……啊哈!啊……啊啊啊…”

          像海浪般波涛不断的绵密快感,再度到子体内,没有人懂得逝去的记忆与哀伤,却只能荡在她的脑海内,细细地独自品嚐着。

          也许,是因为离死亡最接近的那一刻,失去的心,才会突然痛醒。

          “啊啊……妈……妈……啊……”凑近子的幼女,伸出小手搂住母亲的腰,嘴里正一口又一口地,由巨乳中咀吸着香甜饱满的奶汁。

          子这对乳房曾经接受过恶魔的改造,是为了生育更多、更强的后代而做准备,不仅巨大硬挺的乳肉内随时能挤泄出大量的奶水来,里面的汁液更有着强化虫体的催化能量,只是喝完几口,娇小的天蛾女又开始继续地长出新生的肉壳与圆润俏臀,纯白的颜色,给人一种洁净、稚气,却又同时充满妖异迷人的诱惑气味。

          “妈妈……”随着天蛾女的每一声呼唤,迷失在人性冲突的子,身体却开始不自觉地逐渐异变,晶亮的黄色複眼浮现,更加雄伟的波涛巨乳排出奶水,甩动的屁股紧紧吸住数根挺进阴唇里的小肉柱,不停上下摆动地奋力摇晃。

          “嘻……嘻……看来你还想生出更多像她一样的孩子是吧?嘿嘿,放心吧,我会一次次的满足你……你这无药可救的淫妇……”对於母亲激烈的应,魔性将这对完全虫化后的母女叠在一块,一边让她们热情地亲吻对方,一面把凝结起来的淫触一股脑地冲刺到子宫里去。

          “孩子……呜……我……我的好孩子……”随着淫茎一而再地让她们沉沦发泄,无尽的哀伤,也在充满空白的痛快当中,逐渐被啃蚀得一滴不剩。

          “妈……妈……一……一起……了……”娇柔的幼女浑身尽管已经彻底蜕变成了妖虫化,但在女王蜂闭上眼的那一刻,彷彿看到得却是已死多时的小美菊。

          “啊啊……是……再也不分开了……哈……用力……更用力……哈……哈哈……”控制不住的绝顶高潮,正在肉体内,惯性地热切应着。

          一波接着一波,在女王蜂完全丧失意识以前,还有着无尽的夜,等待着她跟肚子里的每一条新生命。

          最终之血,淡到几乎不含一丝人性,交叠的景象与记忆,是不愿承受的永远解放……“哈……哈哈……啊哈……哈……”已经无法头的母子三人,正不断周而复始地持续邪恶的命运,炙热的血水,从女王蜂欢愉的脸蛋上,细细地……轻柔般地由脸颊中,轻弹出一颗颗赤红色的泪珠……朱颜血第十滴血泪,於焉堕落!

          )thisfilewassavedusingueredversionofdepilerat:(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