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部 百合 第三十六章(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清晨滂渤的雨滴,像在洗刷罪恶,一晚骤雨,玉露,窸窣地拍打着道场四周。

          床上的少年,彷彿噩梦初醒,一夜狂欢,琼浆,稀落地洒满在女人身上。

          眼睛直视着天花上,发泄后的少年,脑海中像纸一样的空白。

          道场上的床舒服地让人想不起一切,不明白这样的事从何时开始,又是为甚么会发生。

          “嗯……”肚子里刚吞下精液的女人,嘴巴依旧兴奋不已地舔着肉棒,另一名女子趴在床边,像头找猎物的母狗,她的舌尖,从男人下体一路舔到嘴唇,贪婪地吸咀着舌头,浓郁的淫媚,一边呻吟,一面用力排挤,好让屁眼内的白精,缓缓地再滑出体外。

          “阿姨……”幸男伸出的手掌,很自然地放在茉莉子胸口上,银环下的玉乳左右摇晃着,很舒服地享受着姪儿亲密的挑逗爱抚。

          “啊哈!”

          “咕……唔嗯……”下体的女人,将肉棒完全套入自己嘴里,身为母亲的子,嘴巴还来不及将残留的精液吞下,肉棒内却再一次直接将黏黏热液从喉咙滑到胃里面。

          “妈妈……”幸男将肉棒抽出母亲体外,勃起中的淫茎,竟似每射完一次,就会变得越加精壮雄伟。

          “换……换我了……哈……”贪婪的淫妇将自己雪白的和服扯开,红润的骚穴,早已被自己手淫地十分湿润,拾起男人的阳物,噗滋一声,就像喷汁的水果般,无比滑润地将肉棒完全吸住。

          “哈…啊啊!好……对……用力插……插死我!求你……啊啊……啊哈!”

          幸男很自然地抓住阿姨身体用力抽插,捣入子宫的硬物,竟似根肉棍在肚皮上来起伏一样,激烈的抽搐模样,彷彿能带给茉莉子无比酥爽而放声浪叫。

          “我……这是……怎么了?”打从醒来之后,幸男身体就被这两头飢渴的母狼紧紧纠缠,一次又一次的射精,却让少年对自己身体越来越感到陌生。

          肉体很自然地清楚女人需要,每满足对方一次,体内就多了一股莫名的欲望,即使不停地性交过一天一夜,发泄不尽的无穷淫欲,依旧让他流连在这两名至亲血缘的淫妇身上。

          “啊啊!要死了……啊啊!顶……深一点!啊哈!”一波又一波的浪叫中,穴里的大肉棒却长出一颗颗骨碌碌地圆肉珠,彷彿呼应着女人而改变,不停摩擦之下的阴道肉壁,让飢渴的欲女终於一饱期待许久的性爱解放。

          “这是怎么事?”内心充满着无法解释的疑惑,幸男的身体,却很老实地执行着自己不明白的邪恶欲望,不停将爆发的精液,注入茉莉子发烫的阴唇内。

          “别害怕……孩子……哈……”子将儿子手指塞入肉唇里,嘴唇贴在他的耳旁,彷彿明白他此刻心中的所有疑虑“是……别怕……你是我们的……啊哈……”柔媚无力的茉莉子,似乎获得了巨大满足,淫乱的蛛蛇魔女,几乎是头一次露出完全虚脱的模样,柔软地伏在姪儿胸膛用力喘息。

          舍不得放开的淫妇们各抓着幸男的一只手,用力将湿唇内的精液给抠出,然后放入自己嘴里咀嚼一阵,再把遗精送入对方口中,就像在把玩最珍贵的琼浆一般,开心地用精液舌舔在姊妹白皙的脸颊上,热吻的丰唇还轻咬着彼此舌尖。

          “唔……”眼前的这一幕,让幸男的阴茎又再度起了反应,当肉棒挺高之时,睾丸的下方却伸出一条同样粗长的大阳具,形成一对摇晃凶猛的淫猥模样。

          “恢复的好快……嘻嘻……真有精神……”子兴奋地称讚着儿子,手中与茉莉子各抓住一条肉棒,小心地让勃起的硬物,能继续填饱她们的飢渴。

          “好奇怪……我……会变成什么样?”

          “好孩子……别怕,我们会好好教你的……在成为真正魔之前,还要更用力地喂饱妈妈!啊啊……哈!”这一次,子是独自地享受这两根肉棒,塞满满的下体,让母子两人同时发出酥麻的淫叫声,多次射精后的大淫物,又再度突变成更凶猛的肉锥,火辣辣地顶到子宫里面。

          “哈……哈啊……呼啊啊……哈哈……啊……啊……”

          嘴里吻着茉莉子,手里抓着母亲的细腰,着魔般的少年肉体,好像不把女人所有孔洞塞满以前是不会罢休。

          “这里……哈……该填饱这里……还要……啊哈!”淫邪魔女死命地将幸男手指塞入肉穴内,彷彿已等不及子结束,湿淋淋的淫唇就连一刻都忍受不了,必须要更滚烫的精液才能抚平飢饿“喝……赫赫……赫……”他要尽情地在女体内发泄,要更用力地插死这些淫妇,更疯狂地肆虐、抽插、抽插……一个月后神外的世界,正在快速地坏破沉沦,突变的怪物,异种的昆虫,就在很短时间里,造成一连串无法想像的重大灾难没有人知道这些怪物从哪里来,有什么目的,只知道,巨虫来源由圣山方向倾巢而出,而且繁殖奇快,巨大体型能轻易地就将脆弱人类给直接切开更可怕的是,有些变种甚至会藏在人体里面,没有发作以前,根本就难以察觉是否被幼虫寄生。

          魔物的出现,让人类措手不及,在抵禦攻击中,很多城镇相继沦陷失守,魔虫还会利用女体进行另一波繁殖,甚至连屍体都能用来孵化次等异种,千奇怪的各型魔物,彷彿将人类一手建立的文明世界,再度颠覆成物竞天择的肉食时代。

          军事力量,无法有效地灭绝这些繁殖力超强的巨兽,无畏痛楚、没有恐惧的虫族大队,就这样一再地攻陷许多重要设施,无处避难的人类,最终不是沦为虫的食物,就是成为生育的工具。

          就在魔物肆虐的险恶环境下,庆幸的是,被神圣力量保护的寺庙,却能发出一种清圣之力令巨虫不敢靠近,也因此,全国各地闻名的神寺庙,一时间都成了保护难民的最佳收容所。

          这其中,又以里高野山的圣宗禅,被推举为对抗魔物的总指挥中心,毕竟禅宗最重要的灵修会议,便是由此召开相对於各地正在凝聚的光明力量,唯有一处寺庙,却是人们避之唯恐不及的,那便是位在圣山里面,神代家的静庵神。

          自从阴祭之月后,许多神秘失踪的寺庙住持、子,都曾前来神找,但几乎只要进入圣山的人,往往全都下落不明。

          而在发生巨虫灾难过后,人们也不禁开始怀疑,圣山内的神只怕是凶多吉少,就算住持子的法力如何高强,转眼恐将沦为恶虫们的食物。

          但,一向人烟绝迹的魔物禁地,如今,大批圣僧、神尼却全都集结到山底下,因为,里高野山最重要的祭神女,日御跟月读这两个双胞姊妹,竟然在同一天内遭受猛烈攻击,并且还被一群巨虫妖怪给强行掳走。

          无法继续坐视妖魔为祸的正道人士,纷纷加入这场被视为最终抵禦的圣战中,集聚越来越多的反动力量,他们不仅要上山营救神女,更打算一劳永逸地,将所有怪虫魔物通通消灭乾净道场内神女的手被紧紧地拘束着,双手高高地垂吊在梁柱上面,上身雪白的和服脱到了腰系以下,彷彿像一具供人欣赏的华丽娃娃。

          她的名字叫作日御,已经被绑在这里一天一夜时间,原本还有一名孪生妹妹月读,跟她一块被绑在这里,但在不久前被带走后,便情况不明。

          清晨的神,紧闭的木窗让空气像快窒息一样难受,女人的呻吟,在黑暗中显得格外阴柔妩媚,发出的吸逤声音,好像嘴里正在舔着某种东西一样。

          “呼呼……唔……”嘴里的禁制器让她说不出话来,无力施法、也无从抵抗的圣洁神女,只能望着阴森幽暗的道场角落,身体像极了一条待宰的赤裸羔羊。

          “你这淫乱的东西……继任的仪式马上就要开始,还想再纠缠多久?”

          “喝……喝……”对於茉莉子的问话,正在剧烈动作的女人,只是发出低鸣地喘息声,并没有多余气力答对方。

          “该适可而止了,你这不知满足的淫娃……”当清脆的巴掌声打在女人屁股时,一阵舒爽要命的淫叫声,立刻从她的嘴里酥麻麻地哀叫失声。

          “唔唔!”被绑的日御浑身不停地颤抖着,因为那样失魂落魄的浪叫声,听起来却像妹妹所发出来一样熟悉。

          “不……不行……我还要……再一次……再一次……深一点……唔!”

          “真是无比贪婪的表情,魔茎散发出的精气,果真能让神女沦为普通人一样。”

          “嘻……快把衣服穿好,仪式马上就要开始……”发出声音的女人,像似替丈夫打理的娴熟妻子一样,十分体贴而细腻,彷彿这一切,是她每天例行的工作之一。

          似乎没有人顾虑到,一旁仍被吊立的日御神女,阴暗中的三个人,依旧持续进行一种淫邪、放荡又十分缓慢的梳妆准备。

          “嗯,服贴程度似乎还好,会很紧绷吗?”大约过了一个多钟头,准备工作才大致妥当,而女人的呻吟声,也在这个时候突然终止。

          “不会。”答的音调听起来是女人没错,而且还是日御所十分熟悉的声音,这让原本就十分诡谲的气氛,更加显得古怪。

          “真是美极了,看来充分的高潮能让肌肤变得更加紧緻光泽……唯有这身皮肉,才够资格用在如此重要的场上。”

          准备就绪的女人,缓缓走向被缚的神女身旁,眼里看着妹妹月读身穿华丽绸缎走向自己,日御却是拼命地扭着身躯想要呼叫。

          “你想说什么吗?”月读将日御口中的禁制球解下。

          “月读!快……快点将我解开……”尽管眼前的月读表情有些微异,但那张相同的脸蛋与身形,却是双胞姊妹的她,所不可能认错的。

          被唤做月读的女子,缓缓地解开日御的拘束,激动的姊姊立刻紧抱妹妹,脸上的泪水不听使唤地开始啜泣起来。

          “呜呜……太好了,你吓坏我……呜……你没事就好……”方才明明听见叫声的日御,如今看着月读安然无事的模样,满心的恐惧忧虑才逐渐地缓和下来。

          “你怎么了?月读……怎么一句话也不说?”搂抱中的妹妹,似乎显得冷漠与陌生,而且身上的味道,似乎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别弄髒我的皮肤”月读竟然抓住姊姊的头发,并且粗暴地将她强压在下体位置上。

          “啊啊!月……月读……你干什么?”惊慌失措的日御,根本不晓得这是怎么一事。

          “我不叫月读,你所看到的,不过是我新换上的皮而已。”

          “你……你说什么?”惊恐万分的日御,怎么也没想到,从孪生姊妹口中,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粘得这么紧……死都不放,看来是不想离开我……”月读撩起衣袖露出细腻的手腕,似乎,光滑的肌肤比起妹妹以前,更加粉嫩通透。

          “你……”

          “在仪式开始之前,两个妈妈还有得忙呢,暂时用你得嘴来打发点时间”

          只见月读鲜艳的罗绸下方,竟缓缓伸出一根粗黑肥大的螺旋淫物,而且,还在日御面前,勃勃硬挺地上下摇晃。

          “啊!”尖叫的神女本能地想挣脱手掌,但肉眼所看不到的浓郁秽气,却从发烫淫物中,不停撺入她的口鼻里面。

          “噁噁……唔呕……”强烈的腥臭与怪味直冲脑门地让人难受,但片刻的挣扎过后,日御的双眼却开始黯淡下来,吐出的舌头垂着黏黏地唾液,晕红的脸颊,像似发情般陶醉。

          “舔它。”命令声音刚说完,粉嫩红舌,立刻抠挖着一条不像阴茎的大淫物……圣山沿途“恶灵退散!恶灵退散!退散!”手持念珠的神僧,惊险万分地净化了一头巨蜂,虽然他所发出的圣光的确具有灭魔之力,但面对体积如此庞大的怪虫,仍必须谨慎小心,否则随时可能被尖锐的勾爪所刺伤。

          “轰隆!碰!攻击!”大型火炮炸开了沿途摆放的巨卵,人类发明的兵器,虽然对移动超快的巨虫失效,但对不会动的物体,却仍十分管用。

          “喀啦……喀啦……喀啦……”重型的坦克大炮也加入了圣战行列,原本被虫族消灭地溃不成军,如今受过神力加持的武装部队,也纷纷重新投入这场史无前例的灭魔行动。

          晴空之中飞过数架侦查用的幻象机,向别国借调而来的军事力量,一再地宣示着人类企图灭绝虫难的种种决心。

          “停!”往圣山方向移动的军队,在挺进神周围时,却被眼前异样景象给震摄住。

          “这……这是怎么事?”

          只见平坦的神四周,此刻竟成为与世隔绝的孤岛,所有通道全都陷落成峭壁深渊,被阻隔在中央的道场祭坛,却是完全构筑在一根诡异通天的巨木上头“佛祖慈悲啊……这……难不成这就是千年以前,阴魔种下的“魔源树”吗?”德高望重的佛陀满心讶异地看着这片景象。

          “天啊……难道……这就是恶魔创造出来的世界?”

          数千丈的深渊底下,似乎便是孕育魔虫的要发源地,地心窜出的巨虫,似乎正在到处找着可口的新鲜食物。

          “方丈,已经过不去了,我们现在该如何是好呢?”一名身着军装的自卫队员,心理十分担忧地向带头方丈问道。

          此人的身份正是圣宗禅的住持:弁莲方丈,而日御与月读姊妹,更是他精心调教的闭门子。

          “等……等等……那……不是子住持吗?”

          就在巨树撑拖的道场内,此时缓缓地将大门打开,里面,走出两名娇艳欲滴的妩媚妇人。

          一袭金色和服的子,白细脚踝下拖曳着婚纱般的长裙,宛如性感的夜女王,一身比油脂更加雪亮的肌肤,挺着呼之欲出的丰满巨乳,举手投足间,不停地散发出一股迷人诱惑的吸引力。

          以往乌黑的秀发,如今却像裹上金箔的丝绸般随风飘逸,勾魂般的眼波,彷彿有着难以捉摸的神秘魔力,只需与她对望一眼,整个人连魂魄都好像会被吞噬掉一样。

          一旁黑纱华服的茉莉子,白皙颈子后露空着白玉般的雪肌,犹似变态的虐女王,肉体拘束着各种特制的虐具,轻薄蕾纱底下暴露出无毛耻丘,傲慢的姿态,自然地流露出一种无法抗拒的侵犯性。

          粉红色的迷你肉裤,不仅火辣地将外曝嫩唇完全凸显,湿淋淋地淫穴,甚至钉满好几颗的银珠与唇环,浑身意淫气味浓厚,只要靠近她的人都难逃被奴役的命运尽管两人身上的气息迥异,但在雪白外露的肚皮上,却是同时出现怀胎数月的孕妇模样。

          “这怎么可能……她竟然还活着?她……她的肚子……”在场有不少人都是子的旧识,没有人肯相信,以往那个优雅端庄的巫女住持,现在……却是不停散发出淫乱妖媚的浓艳气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