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部 百合 第三十四章(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就在妖夜被吸乾之后,邪恶的仪式,依旧没有停止地持续到最终之夜。

          相同的祭坛地点之上,招魂祭礼的法器已经被摆满布置在涂满鲜血的佛堂大殿之上,可怕的树藤,不知何时穿透了地面的土壤与整齐的地,一分一毫完全缠绕住庄严神圣的巨佛像,萤萤烛火将整个圣洁的大厅转变成十足的诡异阴森。

          祭坛的正中央位置,平躺着一个人,一名浑身赤裸,身上写满奇怪符咒的昏迷少年,他的四肢还钉上镶有各种蛇、蠍、蜂、蛛等特殊雕刻的银色细针,邪气的造型与先前樱子使用过的灭魔金针成强烈对比。

          以这中心祭坛向外延伸开来的,一共还设有三处不同的法坛正要准备完成,四周底下更跪满着低头轻轻朗诵梵语的年轻巫女们,但这些女孩一个个却都赤裸着身躯,毕恭毕敬的等待着这场邪恶阴森的最后祭典开始。

          就在听堂内充斥着一阵又一阵咒文朗诵声的仪式中,代替美月,成为新的阴月祭司者,正是她的母亲茉莉子。

          身上穿着华丽鲜艳的隆重古装礼服,脸上化着极为浓艳娇媚的厚厚装扮,身为法典的祭师女,来到了幸男正前,用她身上魔界之钥,将魔锥之力指引为一。

          “南无呐朵切……南无呐朵切……殿堂之下的邪灵们……生灵背后的幽魂们,一起共同呼唤着你们伟大的魔啊,仆人们正在召唤人名字……您都听见到了吗!”

          就在茉莉子大声朗读默念咒语的同时,朦胧的天空中突然轰隆落大闪雷,刹时间烛火完全熄灭的厅堂内,诡谲的气息就越加显得淫邪阴森,浓密腥臭的大量妖气,就在完全异常的祭坛仪式之上快速蔓延。

          银针之上的毒虫雕饰,完全锁住幸男的四肢身躯,就在茉莉子转身走向幸男的那一刻之间,燃烧的烛火中竟照映出另一个美人,一个浑身单薄,极其性感妖冶的绝色美女,早已悄然跪拜在他的前面。

          就在这一刻中,女子抬起了她的面容,一张鲜艳娇媚的鬼面脸谱,就配挂在她的脸颊上,随着靡靡曼妙的轻快音乐声,开始婆娑起舞,飘洒着满身透明如丝的薄翼飞纱,玲珑的舞步更让人心旷神怡、如癡如醉。

          “嘶嘶……嘿……”女子轻罗曼妙的性感舞步,立刻让周围的祭品们下身无比硬挺,这时的茉莉子,突然伸手替幸男爱抚那根大肉棒,昏迷的少年竟然在没有意识之下将精液喷泄出来。

          “嘿……身体还真够老实,母亲的淫乱味道很刺激吧,所有黑暗的能量正在凝结呢,嘻嘻……”茉莉子舔了舔手中的黏稠精液,一面继续帮姪子发软的滚烫阳具搓弄含舔。

          “好孩子……看吧,母亲多么卖力地为你起舞。”

          “吸乾妖夜后,她就是这世上唯一能生下魔的“鬼母”了。”茉莉子的宣示,彷彿说明着子将继承妖夜的命运,永生轮地为了产下“他”而存在。

          “呼……哈……哈……”集邪魅淫艳於一身的纤细白肌,抖动着丰满雪润的美型巨乳,薄纱般的羽翼会在女人翩翩飞舞时,撒下金黄剔透的蛾卵磷粉,暴露冶艳的绝色舞蹈,更加多了一分迷幻醉人的渲染色彩。

          随着妖媚的舞宴继续进行,另一处的祭坛中这时也亮起烛光,全身卷曲的小女孩,正缩蹑地被人抬上幸男身边的召唤台旁。

          女孩的肚子已经鼓大到无法双手环抱地步,临盆在即的便便肿胀模样,就在抽搐的身体内,散发出一丝丝诡异无比的幽光。

          “嘻嘻,小美菊也已经准备好了,鬼母……准备好了吗?”当茉莉子这般说出时,正在进行召唤祈舞的子突然停下脚步,转身走到美菊面前。

          “完成你的工作吧……嘿,让神代家永远在一起。”茉莉子嘴里说着莫名诡异的话,将一柄祭祀用的金色匕首,交在子手中。

          “美菊……”已经没有心的子走到了女儿面前,看不见表情的鬼脸下,似乎有什么力量让她浑身不自觉得颤抖着,不久前才杀死自己儿子的女人,似乎在仅存的女儿身上,产生最后一丝人性忏悔。

          “如果你下不了手,就让我帮你好了,子。”茉莉子脸上若有深意地在姊姊耳边说道。

          尽管她明白子终究会动手的,但将堕落的女人,推入更深的罪恶去,仍是令人开心得意。

          “美菊……你的生命……註定要把哥哥的胎灵给生下来……我们一家……以后永远都不会再分离的……”

          子的身躯停止了颤抖,空洞的眼神变成了莹黄的晶亮複眼,随着一步步的前向前去,双手上的尖锐匕首,也一步一步逼近昏迷不醒的小女儿肚子上。

          只见小美菊的肚皮内,圆鼓鼓地好像还有东西正在滚动,当母亲手中锐利的刀刃划在幼女胸口时,受痛的美菊神智竟突然间醒了过来,圆圆的白肚皮,留下了浅浅一道鲜红伤口。

          “妈……妈妈……”

          睁不开眼的女孩发出游丝般地呼唤,彷彿明白,自己将死在母亲手中的那一刻,充满着无比哀伤。

          “啊啊……美……美菊……”鬼面下的瞳孔,竟然溢出一丝深红色的血泪,最悲惨的折磨,是明明化成了厉鬼,却仍深受纠缠难解的人性纠缠“哥……哥……”美菊模糊不清的脸蛋中,喊着都是自己至亲的人,但双手却将肚子抱的更紧,似乎不愿让里面的生命离开自己。

          “快点,时辰到了。”茉莉子的催促,正逐渐加深鬼母手中的罪恶与力道。

          “啊噁……唔……唔……”金色的匕首穿过肋骨逼近心脏,身体受到的极度伤害,让尖叫的美菊很快地又痛晕过去。

          “妈妈的好女儿……别怕,生下这孩子不仅是为了哥哥,也是神代家最光荣的奉献……”

          “我们一家……永远也不要分离……”娇小的美菊体内淌出了更多鲜血,子的身体却逐渐蜕变成巨大的女王蜂虫,手中的利刃,彷彿再多一分,就会夺去女儿年轻美好的脆弱性命。

          “呼……哈……谁……是谁在召唤着我……是谁……”突然,此时的幸男体内,却突然出现淫魔之的熟悉声音。

          “谁……是谁再召唤我……小夜!”召唤仪式彷彿让淫魔停滞在通往人界的虚无中,游离而徘徊,许久祀师都没有完成召唤指引,让他的灵魂与肉体始终无法完全融一块“是你召唤我吗……小夜……”不明白妖夜已死的淫魔之,嘴里依旧兴奋的呼唤着,而且一颗颗附胎灵珠也立刻从幸男肉体起了反应,残破浮肿的肉体上开始钻出血丝,彷彿正在为自己的蜕变进行准备。

          “人正在呼唤你呢,鬼母……”

          听见淫魔人的呼唤时,已经背叛“他”的茉莉子,眼神里却不怀好意地对子说道。

          “是……哥哥……小夜在这里……”已经变成鬼母的子,此时竟然从面具中,发出诡异娇媚的妖夜声音。

          如今的子,彷彿在吃掉对方之后,包括妖夜的声音、一切,都已完全吸收到她身体里面。

          “快点……帮我完成……完成……小夜……快……为甚么还不帮我复活!”

          恶灵朗声的咆哮震动着整个大厅,一颗一颗埋入幸男体内的灵珠,也开始从乳白色卵蛊化成一条条幼虫,缓缓的钻出幸男体外。

          “马上……妖夜马上会让人复活……”想不到子竟像敷衍对方一样,用着另一份声音答魔。

          “嘻嘻嘻……他的意识待在幸男体内已呆不下去了……你还在等什么?看……这些幼虫多么美丽……”茉莉子不停舔吻幸男下体粗大的魔性淫物,一颗又一颗硕大的白乳球,彷彿是当时封印淫魔意识的灵珠所化,因为迟迟等不到召唤而变成幼虫爬出幸男体外。

          “时辰不能拖了,该结了……嘻嘻。”茉莉子嘴里的笑意,是那造就自己的淫魔人,永远都不会见到的阴沉。

          “我知道了……”子缓缓将女儿抱起,走到了幸男身旁,将美菊的双脚大开,套入到肿大凶猛的淫茎里去。

          “唔唔……啊……啊啊啊!”原本几乎晕死过去的美菊突然又醒了过来,嫩穴内的处女第一次被巨物刺穿的痛苦,让她禁不住的大叫出来。

          “哥……哥哥……啊啊!”

          “嘿嘿……嘿……很好……很刺激的能量!哈哈哈!”化成幼虫的淫魔意识,正开始将所有乳白色的虫子爬进美菊体内。

          “嘻嘻……嘻……终於要完成了……”茉莉子开心的大笑着,三方的魔锥不仅是最佳的召唤仪式,同时,它也是一种最佳的“封印”仪式。

          淫魔之并不知道,这个蛛蛇妖女打从一开始,就不是真心助他复活,召唤仪式是真,催化邪能是真,但她要复活之人……却不是原本诞生她的那个人。

          “啊啊……热……好热……啊啊啊啊!”初次的性爱剧烈地展开,就在魔茎刺破处女膜之时,大量邪气却是吸乾了这股精血,化成最浓烈的妖气,直接注入到子宫里的胎儿体内。

          “哥……美菊……美菊……再……再也不要跟你分开……啊!”

          突然,幼小的美菊俯在幸男哥哥身体上,在热烈的亲吻完幸男之后,竟然按住埋在胸口上的刀柄,由做爱之中,深深地将自己肚子给划破开来!

          “轰隆隆!”

          “啊啊啊!”可怕的骤雨轰隆地发出怒吼,剧痛的激烈叫声中,竟呼应出一道道婴儿般的嚎啕哭泣声。

          剖开的肚皮,将喷泉般的炙血直接撒在幸男身上,血肉模糊的女孩脏器哗啦啦地落在地上,苍白的表情已经休克,由裂开的肉膜内,缓缓地伸出一只小手。

          “是魔子……哈哈……哈哈哈……终於生下来了!”

          茉莉子与鬼母两人激动地奔上前去,只见所有白色的邪虫,此时也全钻出美菊体外,随着一只只的死亡屍体,似乎所有淫魔能量,已透过兄妹两人的交中,完全被释放与吸收殆尽没有呼吸的美菊,就跟当初的美月一样,在肉体逐渐失去温度之后,缓缓地垂在哥哥胸膛上,纯真的小生命,再也没办法跟哥哥撒娇,更不可能像从前一样围在母亲身旁嬉闹……“我们的新人……哈哈哈……”茉莉子对於美菊的死没有一点反应,毕竟,不久前才亲手杀死自己女儿的她,除了性爱外,已经对任何感觉都麻木不仁。

          深刻的刀伤,让腹里的脏器完全像被挖空一样,鲜血淋漓的女孩屍体,却让下手的母亲,身体断续不廷地颤抖着。

          “哇……哇……哇!”子用沾满鲜血的双手,迎接着自己女儿生下的后裔,无比讽刺的命运,却是用美菊的生命,所换取来得代价“哇!哇!”哭闹的血婴双眼还睁不开来,但那张小小的脸蛋上,却跟躺在床上的幸男已有几分神似。

          “你的好儿子啊……子……哈哈……”茉莉子一副迫不急待地催促着子,似乎贪婪的欲念早已快按耐不住。

          当女人的双手将沾满血渍的婴孩靠近幸男躯体时,原本应该已死的少年屍首,竟突然地睁开眼睛,并且还缓缓地站起身来。

          “嘻嘻……很好……快……快吞下他!”就在茉莉子的不停催促下,脸面完全肿胀到不成人形的幸男,却像没有自我的傀儡一样,从母亲的襁褓中抓起婴儿的左脚,对准自己嘴巴似乎就想一口吞下。

          “吞了他!这可是神代家乱伦生下的极阴胎,也是成为真正阴魔之的必要粮食……”

          “哇哇……哇!喀滋!”婴儿的哭声很快就卡在幸男地喉咙里面,嘴里就像成了无尽地黑洞一样,不停发出噁心疯狂的声音,喀滋、喀滋地将活生生的肉体吞噬到肚子里去!

          “桀桀桀……桀……哗……”就在幸男一口吞掉胎儿之时,从他体内散发出的白气,却缓缓被魔锥佈成的封印仪式,给吸入到魔源树内。

          “怎么事……我的力量……啊啊……不……妖夜……你们……啊!”

          “不可能的!你……你们……住手!呼啊!啊啊啊!”沙哑的愤怒与呼喊,似乎代表着寄附在幸男体内的阴灵,正被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给抽离到封印阵内。

          诧异的声音,没有多久便逐渐消失在结界之内,终结的仪式,只剩下嘴角拭血的幸男肉体,被两名最亲的女人,给抬祭坛的大床上。

          “嘻嘻……哈哈哈……成了……哈哈哈哈!”茉莉子欣喜莫名地直接趴在幸男脚下,舔吻他硬起来的大肉棒,而子的表情很快也变得跟她一模一样,跪在儿子面前,拼命地亲吻着他的脚跟。

          “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阴祭之月中诞生的邪恶生物,已经不属於古老的不灭恶灵,再生后的阴魔之,却是这两名堕落沉沦的可悲魔女,所一手促成的最终造物……“砰咚……砰咚!轰!”

          雷雨不停的呼啸着狂风骤雨,像似在沖刷着这等冰冷残酷的恐怖画面,极端阴森的诡异巨变中,有个人,却一直默默的注视着,注视着这样邪恶阴险的背叛计画。

          那是垂死化脓的妖夜眼睛,直直的,朝向前方,看着祭坛前发生过的一切,似乎,扩散的瞳孔,至今依旧死不瞑目的无法眼。

          )thefilewassavedusingtrialversionofdepilerfr:(结尾英文忽略即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