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部 洁梅 第一幕(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第一;*小说*站&“);(夜晚乌黑的天空,给火光映照得通红,焚天巨炎,夹着大量灰烬,笔直地往上升去。

          失火的,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袁家堡,就在三刻钟以前,一群武功极高的蒙面人,趁着堡不在,杀进袁家堡四处放火,与堡内高手发生激战,直至堡归来。

          侵入的敌人已被逐退,堡率领十数名亲信,在堡内巡视。堡身材健壮,略有些肥胖,但衬着嘴上的八字须,深沉精湛的眼神,只显得威仪不凡,龙行虎步,更像一名来沙场的大将军。

          所经之处仍有余焰,但当堡一行人行过,火焰像是给冰水浇下,尽数化做青烟袅袅。

          随行的家丁、武师忙着清理尸体,这次来犯的敌人着实不少,领头人的武功又高,堡内因此死伤甚多。

          正当一行人绕到堡后花园,巡视将毕,尖锐的破风声倏地响起,一名黑衣人自左侧榕树上扑下,人剑化做一道紫虹,分金裂石,将前阻侍卫斩成血粉,直向堡射去。

          “叛徒袁慰亭,今日替二哥报仇雪恨。”

          毫无保留的攻势,让一众随行护卫尽皆动容。当今世上,拥有二十五重天力量便算一流高手,而这抱着必死决心的一剑,竟去到三十一重天的力量境界,足以跻身江湖二十高手的力量,要接下绝不容易。

          只是,这想法仅有一瞬,下一刻,堡袁慰亭扬起左臂,两指一并便将剑尖夹住。

          “六,你我之间真的没有选择了吗?”

          “无耻奸贼,谁是你六。”黑衣人使劲前刺,却是难进分寸,“唯一的选择,就是用你的血来祭二哥。”

          “那我只好送你去见他了,念在兄情分,我会让你死在你最敬重的绝招之下。”

          袁慰亭朗声吐气,跟着便化指为拳,用的仅是二十五重天力量,但所用的招数却足以弥补一切,一切!

          “永别了,翰民,我的六。”

          拳劲甫吐,黑衣人两眼暴瞪,全身如遭电击,惊慌惨叫。

          “五限神拳……是他的五拳限……”话声未完,整副身体血肉俱焚,成了一个大火球,痛嚎而亡,尸体没几下便给烧得乾净。

          后方亲随互望一眼,俱皆跪下,齐声贺道:“恭贺慰帅神功大成,五限神拳天下无敌,当代无敌。”

          袁慰亭“呵呵”大笑,目光望向在亲随之后,一名独自站立的瘦子,笑道:“士禛,我这拳使得怎样?”

          “不好。”

          “哦?却是为何?”

          “五限神拳威猛无俦,如果得其神髓,拳劲稍发受者化灰消逝。”瘦子毫不客气地冷言道:“以慰帅目前的力量,尚不足以驾驭神拳,之所以能一招毙敌,只是因为力量集中,若是他再多出一重天力量,慰帅已遭神拳反噬横尸此地。”

          严峻批评,让地上的亲随直流冷汗,生怕这视人命如草芥的人大发雷霆,那时也不用什么化灰消逝,只要将自己这一干人的脑袋全都斩掉,那也够受的。

          袁慰亭沉默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

          “哈哈……说的好,说的好,士禛,真是深得我心……”

          受夸的一方并不领情,转身离开在屋角。

          袁慰亭止住了笑声,先是看着瘦子离去的背影,再将目光瞥向跪地颤抖的众人,最后望向适才黑衣人的尸堆余块,跟着,他负手而叹。

          “为何,总是愚蠢的人做着愚蠢的事,逼我不得不毁灭他们。而我现在身边的,难道都是些不想了解我的人吗?”

          抬头望天,有一句话是他没说出口的。

          “大哥,所谓的浩瀚神州,失去了大哥你,竟是如此无趣,也许,我那时真不该逼走你的……”

          距离袁堡二十里外的关道上,一辆马车快步疾行,执鞭的是一名十一二岁的男孩,面目清秀,肌肤白皙似云,嘴唇不点而朱,加上那副掩不住仓皇的神情,若非眼神里英气偶现,真让人几乎错认是位豆蔻女儿家。

          “娘,你好点了没有,娘……”

          男孩频频向车厢探问,好半晌之后,才有个低沉柔美的嗓音答。

          “好多了,竹儿,娘没事了,你……不用担心了。”

          将马车驶至路边,男孩急跃入车厢,探视母亲。车厢内,一名美貌妇人云鬓散乱,面色苍白,嘴角微有血丝,正是男孩的母亲白洁梅。

          在刚才的厮杀中,撤退之时,母亲为了掩护自己,胸前给敌人劈了一掌,伤得不轻,男孩为此非常担心,现在见到母亲神情惨淡,更是心痛不已。

          “娘,对不起,都是孩儿没用,累您……”

          “娘没事,吃了师门秘药再调息一下就没事了,你不必太过担心。”白洁梅安慰着儿子,忽然声音哽咽,“只是……可惜了你五叔、六叔,还有那么多兄的命……我……真是……”

          说到适才阵亡的叔伯,男孩宋乡竹也是热泪盈眶。

          男孩的父亲,宋觉仁,文武双全,足智多谋,胸襟不凡,是江湖上一代奇男子,身为江北第一大帮“鸿门”的二当家,海内驰名。

          鸿门是前朝遗民所创,素来与当前的朝廷对立,因其势力庞大,在各阶层内盘根错节,官府是既忌且惧。

          传至本代门孙中武,其为人义薄云天万众归心,对外屡次持武林正气,更以自悟的绝世武功『五限神拳』,连挫海内外高手,威震天下,对内,与六名志同道的好兄,结成七雄,广纳子,甚至密谋练兵,预备起事。

          哪想到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起事前夕,孙中武因一大失意事,心灰意懒,辞去所有职务,远走海外,将门之位传予二宋觉仁,自此行踪不明。而宋觉仁掌权未久,正欲有所行动,七雄之中的老三袁慰亭,与朝廷勾结,暗杀二哥宋觉仁,灭其亲族;再借朝廷兵马之力,歼灭鸿门异己,手段干净利落更不露形迹,将所有责任归诸宫廷,如今不但身为鸿门门,更是手握兵权的一方将领。

          宋乡竹与母亲侥幸逃出灭门之祸,两年多以来东奔西走,躲避追杀,今夜是与旧时七雄之中的两人联络上。“点忏天笔”陈绍柏、“金陵墨剑”胡翰民,他们坚信二哥死因可疑,于是与袁慰亭闹翻,离开鸿门,找宋家母子,一伙人终于遇上,趁着袁慰亭外出,入袁家堡杀人夺物。

          本来一切进行得很顺利,两名硬手将如入无人之境,怎知本应离此里远的袁慰亭忽然出现,一招轰毙陈绍柏,更杀得众人尸横遍野。

          白洁梅擦拭眼泪,道:“别说了,把你怀里的锦盒拿出来吧,咱们这一次盗得此物,总也不算无功而返,将来孩儿你练成神功,诛杀这奸贼,就对得起你叔伯们的牺牲了。”

          宋乡竹点点头,含泪从怀中取出一只锦盒。这是当年孙中武将『五限神拳』绝学记载成册,封于盒中,藏于鸿门总舵。锦盒被孙中武以神功密封,世间万物俱难毁伤,开锦盒的钥匙握于宋觉仁之手。宋觉仁亡故后,钥匙一度失踪,直至日前被鸿门残余子获,众人商议之后,决定趁袁慰亭外出时,入堡取盒。

          袁慰亭武功之强,当代能与之较量者,不过三四人耳,环顾现下鸿门,孙中武不知去向,宋觉仁已殁,余人更与之相距极远,因此鸿门首脑将所有希望,全寄放在锦盒内的掌门神功。今晚损失惨重,但锦盒到手,就算有代价了。

          白洁梅珍而重之地拿出卦形钥匙,宋乡竹将卦形放在盒上,缓缓转开。锦盒内,一本书册横放其内,封面写着『五拳限法』,左下角写着『孙中武手书』。这令母子二人欣喜若狂,顾不得犹身在险地,连忙翻阅,但觉内中字句浅显,修练不难,但要有大成,非得穷年累月之功。

          这是意料中事,但两人仍是觉得遗憾,希望有门短时间内便可练成的武功,早日诛杀仇人,一偿血债。

          “娘,您瞧这秘笈……”

          白洁梅沉吟不语,她虽已嫁作人妇,当年却也在江湖行走过,白梅仙子之名位列江湖凤凰四仙之一,二十八重天的力量,更是鸿门里的有数高手,武学的眼光自是不浅,但来翻阅几遍,仍是觉得为难,看得久了,胸口内伤隐然作痛。

          “咳、咳”白洁梅掩上秘笈,迎着儿子期待的眼光,“竹儿,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秘笈没错,确实是你大伯的神功,但要能有所成就,起码要七年苦修,至于说要杀那奸贼,恐怕……恐怕……”

          宋乡竹见母亲神色惨淡,不敢多问,但仍是忍不住问道:“那大伯又花了多少时间呢?我听说,大伯十五岁以前就能使用五限神拳……”

          “你大伯文武全才,他那是胎里带的武学天才,咱们不必学他,要学也学不来。”白洁梅道:“我们母子躲进深山,狠心练上十年八年,娘相信邪不胜正,你爹的仇,终究是能报的,只是……”

          宋乡竹知道母亲的意思。听说大伯曾将五限神拳的部份口诀,传予六位结义兄想来袁慰亭也是会的,适才看他与陈五叔决战,轰穿五叔脑袋的那记袖炮,竟有三十八重天力量的境界。自己如今不过十二重天,再练上十年,未必能破三十五重天,纵然与母亲联手也是无望,何况这十年中敌人若是再上层楼……思间,宋乡竹把秘笈放锦盒,忽然察觉盒底有异,几下摸,从盒底软垫下,竟摸出了另一本小册子。赤红色的外皮,以篆体写着『血影神功』,字迹怪异扭曲,看来妖异无比。打开一看,内里仅仅记载三招,宋乡竹大惑不解,将秘笈递给母亲。

          白洁梅瞥见册子名字,娇躯顿时一颤,翻阅内文良久,之后她喃喃道:“错不了,这是西域欢喜教的灭绝三式。”

          “什么是灭绝三式?”宋乡竹疑惑,他听过欢喜教的名头,却想不到大伯的锦盒里会摆这东西。

          “娘,其实也不是很清楚。”白洁梅缓道:“我曾听你爹提过,世上有些武学,是耗尽人体的生命力来发招的,运功者可以在短时间之内,发挥出远超平时的实力,但数击过后,就力竭人亡,遇上练这种功夫的人,要特别小心。其中最要小心的,就是血影神功里的灭绝三式。”

          宋乡竹想要再问,一张由血影神功秘笈里飘出的绢纸,吸引了他的注意,捡起一看,上面以蝇头小楷写满了字。

          “灭绝三式,为欢喜教血影神功之极招,三式威力层叠,可迫发力量至四十五重天,毁天灭地,无敌不摧。惟此三式乃凝俱修练者元精为基,招发灭神,本人亦精枯血竭,用者慎之,慎之。”

          这段话,看得宋乡竹心儿狂跳,因为这就是他迫切需要的报仇良方,四十五重天力量,已接近传说中五年来无人修成的反引力境界,如果有这力量,必可轻易击杀袁慰亭,一雪家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