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旧址十七(1/2)

加入书签

  王妧稍微合了合眼,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火光让她感觉到安心。

  障鬼台附近的树枝和杂草大都十分潮湿,很难点燃。

  好在庞翔早已考虑到柴火不足的问题。

  他们从浊泽外带来不少松木用于取暖和照明。

  四下里静极了。

  虫豸们屏声静气,仿佛正在为下一场战斗养精蓄锐。

  只有燃烧的火盆偶尔发出哔剥的声响。

  庞翔举着一支松明,在营帐前清点白天采集到的林草。

  几人都不是这方面的行家,只能下点笨功夫,把看得见、够得着的每一种林草都收集起来,再将它们带回容州交给谭漩处理。

  王妧没有去打扰他。

  不远处,邢念、路婴和老五围着一个小火堆,各自挑选了一块形状方正的石头当作凳子安坐着。

  邢念和路婴凑得近些,偶尔轻声交谈一两句。老五则呵欠连天、恨不得倒头大睡。

  武仲和其他几人不见踪影,想来是放哨去了。

  这时候,邢念看见王妧,便站起来,请王妧坐下。

  王妧摆摆手,她正要活动活动。

  在庞翔的预警下,众人有意无意避开石台。王妧也决心信守诺言,并不往石台的方向去。

  她向邢念和路婴询问巡哨的事。

  得知武仲安排了轮值,且邢念即将前往南面的哨岗接替武仲,王妧决定随邢念一同前往。

  邢念惊讶之余,也放心了几分。

  说实话,他一直觉得自己和武仲不对头。

  大概从武仲和朱瑜的那次争持开始,他们青蛟军的人心里就种下了一根刺。

  邢念心里很矛盾。他越是勉强自己和武仲好好相处,越是觉得武仲的举动轻佻无礼。

  这种情况下,他只能默念忍耐二字,尽可能地疏远武仲。

  可惜,他的做法少有成效。

  王妧是邢念认知中唯一一个能够让武仲敛迹的人。有王妧同行,他便无须忍受武仲的轻狂。

  二人稍作准备,便要动身。

  路婴眼巴巴地看着,差不多一炷香时间后便该他到东面轮值。倘若他误了事,武仲肯定还有一肚子坏主意等着他。

  “姐姐,你万事要小心……”路婴走向王妧,一副恨不得跟了她去的模样。

  王妧对他说:“你也要小心。”

  此时,林间刮起了大风,吹散了聚积的迷雾。

  他们若是登上石台,便能发现南、西两面哨岗发出的火光扑闪几下,先后被一片如同夜色般浓厚的黑雾吞噬了。

  王妧和邢念分别拿着一支松明火把,脚踩着被雨水浸润的地面,向浊泽更深处走去。

  刚一离开障鬼台,王妧便听到一声古怪的哀鸣,像是有人被捂住了口鼻、竭尽全力才发出来的含混不清的呼救。

  哀鸣一声接着一声。

  她想分辨出声音从哪个方向传来,却没有成功。

  她有些不安,脚步也变得迟疑。

  邢念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天池盘上。

  小磁针胡乱转动,他的心也被搅乱了。

  昨夜,他们总共遇到了七次特殊的黑色瘴气,天池盘上的磁针相对地有七次恢复了功用。

  这让他不得不将两件事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