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存在。

  努力抑制住要哭的冲动,楚欣然勉强露出浅浅笑容,“我沒事,就是最近在减肥。”

  “你都快麻杆了,还减?再减就沒有咯!”黎皓希的玩笑话沒有让楚欣然像以前那样大笑出声,他就觉得小丫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食堂饭菜不很和口,不如你就不要吃了。我看你也不用减肥了,咱们出去嗨皮怎么样?”

  “不用不用!我吃口就行了,真的不用那么麻烦!”楚欣然慌忙拒绝,却忘记了自己的眼泪还在眼眶里,这抬头就顺着脸颊滑落下來。

  “你哭了?你别哭,我不强迫你就是了!”黎皓希拿出纸巾要替楚欣然擦眼泪,她微微偏头躲,黎皓希落了个空。

  “呃

  我我那个”楚欣然也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太过不给人台阶了,她支吾了半天,黎皓希笑了。

  “分开这么久,你都对我陌生起來,看來的确需要花些时间和精力重新融洽了。”

  “不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楚欣然心里乱极了,她有些语无伦次,正好看到了餐盘里的辣椒,“我刚才是吃到了这个辣椒,真的很辣诶,辣得我眼泪都出來了”

  看着楚欣然筷子里夹着的辣椒,黎皓希稍稍收敛起笑意,“然然,你家的事情我都已经听说了,你要是觉得难过就哭出來吧,在我面前你大可不必隐忍着自己的情绪。”

  辣椒下子掉在了餐盘里,楚欣然的手也随之颤抖,“你是那天舞会听到的么?”

  “嗯。”黎皓希微微点头,“我本想着等你自己说的,可是你始终忍着不说。看到你难过我心里也很难受,我希望你能把我当做你的依靠,至少可以让我给你些安慰,而不是明明心里十分伤痛,却总是在我面前装作坚强。”

  番话,终于把楚欣然的眼泪给引了出來,“这样的话,在不久之前有人和我说过。而且那个人说实话,我和他是青梅竹马,比你更要亲近,但是”

  “但是你沒有同意,你不想依靠着谁是么?”黎皓希语道破楚欣然沒说完的话,她沾着泪水的睫毛微颤了颤,随即点了点头。

  虽然那天在图书馆重见霍庭恩时他并沒有说太多,不过楚欣然心里已经了然了,霍庭恩定是知道她的事情。既然知道了,那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冷夜寒的事情还不能多说。

  “黎皓希,我谢谢你能來看我,也十分感谢你把我放在心中惦记着。可是我有自己的打算和安排,有着自己想要去过的生活,所以”

  “所以不希望我为你做什么,只是让你继续这样下去对不对?”

  望着黎皓希的双眼,楚欣然看出了他眼底的疼痛之色。黎皓希并非定要打断楚欣然说的话,而是他知道楚欣然实在无法开口把那些从她嘴里说出來。

  “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答应。”黎皓希把纸巾放到楚欣然面前,他要做的只有尊重。

  “不过,日后我想看你,是不是还得提前跟你递交申请?”

  “啊?”楚欣然愣了下,黎皓希弯起嘴角笑了。

  “给我个联系方式吧行么?不然我除了学校还真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你,如果见不到你的话,我心里真的会感到很不安。”

  “这个我”楚欣然至于餐桌下的手用力拽紧衣摆,那个号码她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你还是还是得空了就來学校看我吧,反正我每天都会來上学的。”

  “前段时间我來过的,你请假了沒有來学校,而且你们也快放暑假了。”

  黎皓希看似平平常常说出的话,又让楚欣然心底狠狠地漏跳拍,他竟会如此的关注她。

  第089章若隐若现的琴声

  从学校回冷家的路上,楚欣然直都沒有说话,始终托着腮注视着车窗外的景色。

  中午与黎皓希见面之后,直到最后她都沒有把联系方式给他,不过却说了以后他可以随时來学校看自己的话。话是说完了,可是心里总觉得有些忐忑,真不应该如此冲动话说出口。

  而且黎皓希还说來过学校几次了,这更是在楚欣然心头增添了许多难喻的感觉。

  她自认为自己不是圣母,沒有那么多的玛丽苏光环,可以吸引身边所有的人都喜欢她。但是为什么青梅竹马的哥哥曾经熟识的好朋友以及“监视器”,都对她有所好感呢?

  “切!楚欣然,你也太自以为是了。你还以为自己是过去那个傲娇的千金小姐么?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本可以让别人围着你团团转?人家又沒说喜欢你,这不过是自己的臆想罢了!”

  楚欣然在心里鄙夷着自己,让头脑和心尽可能的冷静下來。她虽然外表看起來沒有什么波澜,可是内心早已经在自我怒骂中翻了天。

  稍稍平息了心中的狂澜起伏,楚欣然突然意识到今天车里的感觉有些不样,她不禁歪头看向坐在旁的罗逸凡。

  罗逸凡正手托腮静静的看着她,表现出了他平日里几乎沒有的安静。让反应过來的楚欣然觉得十分诧异。

  “干嘛这么看我?”瞅着突然回头看自己的楚欣然,罗逸凡眉头微微挑。

  “你好看,所以我看你。”楚欣然白了他眼,“我只是觉得很奇怪,怎么你今天这么安静?是不是中午吃饭吃错了,你把防止说话的药给错吃了?”

  想到刚才心里还臆想了罗逸凡,楚欣然就觉得全身直起鸡皮疙瘩,她臆想谁不好啊,偏偏把冷夜寒的“监控器”当做臆想的对象。

  瞧着楚欣然脸别扭的模样,罗逸凡呵呵声笑了起來,“我是看你不吭声,才沒想打扰你,你反倒这样认为我。”

  “真的有些不平常,到底怎么了?”楚欣然心里疑虑更重了,她都说罗逸凡好看这种话了,可是这个家伙竟然都沒有平时的那些反应。

  “沒什么,看你最近脸色好了些,我放心了而已。”罗逸凡说完,歪头把视线送到另边的车窗外,总有种故意躲避楚欣然目光的感觉。

  “你该不会是冷夜寒不需要你看守我了吧?”楚欣然想了半天,才犹犹豫豫的说出心中猜测的话,罗逸凡眸光微微亮,随即又黯淡下來。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也不完全是。”

  “到底怎么回事?”

  “你舍不得我走?”罗逸凡收起有些落寞的神色,换回笑容看着楚欣然。

  “谁谁说的?我巴不得你快点儿离开我身边呢!”楚欣然瞥了罗逸凡眼,故意装作自己并不在意的模样。

  “虽说咱们相处的日子不太长,不过我感觉也算是朋友了吧?你想不想让我做你的蓝颜知已?”罗逸凡说着话,胳膊就搭过來靠在了楚欣然的肩上。

  楚欣然神色怔,连忙躲避罗逸凡挪了下身子,“谁要和你做蓝颜知已?除非脑子坏了!”

  被楚欣然拒绝,罗逸凡故意表现出伤心的样子,“沒有我在身边陪你说话聊天,冷夜寒又总是那样副让你不喜欢的嘴脸,难道你就不觉得个人很无聊很寂寞吗?”

  “我终于得到了安静,乐不得呢!”楚欣然撇撇嘴角表示不在意,但是她不免按照罗逸凡说的那样去幻想了下。的确,沒有这样个人总是在身边各种姿态说着打趣儿的话,空寂的感觉似乎真的很不好过。

  “我暂时离开段时间,不是很长,大概十多天吧,然后就会回來陪你。”

  罗逸凡说着要离开的话,还是在楚欣然心头闪了下,似乎给那种空寂感更加增添了浓重的笔色彩,“你要去哪里?去干嘛?”

  “帮人做点事,很快就会回來。”罗逸凡沒有多说其它的,含糊将其带过。

  楚欣然看着罗逸凡又转过头去的侧脸,心里多少已经有了雏形。他会为谁做事?这种事还用得着多想嘛,自然是去给冷夜寒办事,毕竟有些事身为税务局长的冷夜寒不方便出面。

  “你爱回來不回來呢,说得好像我家人样。”楚欣然嘟囔着转过身不看罗逸凡,可是听说他要离开阵子,心里竟然有些抑制不住的落空感。

  “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最好尽可能的顺着他些,躲得远点儿更好。不然要是有什么事发生的话,可沒有人在旁边帮你。”稍事沉默之后,罗逸凡又有些不放心的叮嘱起來。

  楚欣然的心突地漏跳拍,罗逸凡的关心让她感觉空气似乎变了味道,“我不用你管”声音沒有多少底气,楚欣然感觉脸烫得让人难受。

  罗逸凡只是微微侧目瞅了她眼,之后两个人再次陷入沉默,直到车子开进冷家宅院。

  “你进去吧。”

  楚欣然站在车门,看着沒有下车的罗逸凡,“你还要出去?”

  听到这样的问话,罗逸凡笑了,“你关心我?”

  “我”楚欣然尴尬的红着脸,“因为你平时也这样,所以我这不是礼尚往來嘛!”

  “谢谢你的礼尚往來,只要你接受我的关心就好了。”罗逸凡说完,直接关上了车门。

  看着开远的车,楚欣然撇了撇嘴,“我主动说话了,你竟然还拽上了?”

  “因为他看到我了。”

  冷夜寒清冷的声音从背后传來,楚欣然直感觉阵寒凉沿着脊骨路上蹿,让她感到头皮阵阵发麻,想要动的脚步也挪不开了。

  “你可以继续保持这个姿势,或者从我面前直接走进去。”

  听冷夜寒这样说,楚欣然沉了沉气转身抬头盯着身材高大的他,双手掐腰道:“我有什么不敢走进去的?我这就进去!”

  瞥冷夜寒,径直从他眼前走向门厅,才刚走出进步楚欣然又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他,“先不说我敢不敢走进去,就算我继续站在那里又能怎样?你还能吃了我不成啊?”不给冷夜寒开口的机会,楚欣然拔腿就跑消失在她心目中恶魔的眼前。

  冷夜寒看着跑走的楚欣然,嘴角微微动了动,但是却沒有笑意。

  夜风吹进房间,趴在床上和衣而睡的楚欣然被冻醒了。

  撑着身子从床上爬起來,楚欣然眯着有些酸涩的眼睛瞅了眼石英钟,“我居然睡了这么久?沒想到已经快十点了。”

  突然发出阵婉转的咕咕声,楚欣然皱着眉头揉了揉被饿坏的肚子,“才想起來,跑回房间就沒再出去直接睡着了,晚饭都沒有吃,难怪会感觉到饿呢。”

  楚欣然揉了下眼睛精神些,不禁开始怨念起冷夜寒來,“这个家伙还真是黑心,成心不想让我吃饭是不是?都沒有差人來叫我,可恶!”

  本來不想和冷夜寒又多

  少交集的,但是无奈肚子饿得实在难受,于是楚欣然走出房间下了楼,想要去厨房找点什么东西吃。

  这个时间,冷家的佣人们也都完工回房休息了。走廊里静悄悄的,楼梯的墙壁灯亮着微弱的光线,楚欣然蹑手蹑脚來到厨房,凭借着记忆力朝着黑漆漆厨房的冰箱方向走去。

  打开冰箱门,里面的东西真是应有尽有,楚欣然嘴角裂开抹弧度,“还好,有可以直接吃的东西,不然我还以为自己要吃生呢。”

  从冰箱里拿出香肠蛋糕还有牛奶,楚欣然不敢跑去餐厅坐在那里吃,索性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因为吃的太急,还差点儿噎死自己。

  通猛吃之后,楚欣然喝掉牛奶盒里最后的几滴,然后抹嘴长吁口气,“说起來还真是可笑,本來应该沒有食欲的,竟然也能吃这么多东西。”

  稍事歇息了下,缓缓有点儿撑到的肚子,楚欣然拿着吃完的包装纸盒丢进杂物桶,离开厨房刚要上楼梯,突然被阵宛转悠扬的乐声吸引了注意力。

  音乐的声音很轻很细,如果不是因为夜晚太过安静,楚欣然也未必能听得到。要是楚欣然这会儿在二楼的话,音乐的声音定会听不见。

  不过这会儿,却是若隐若现的飘渺传來,这也是和楚欣然天生敏感的神经分不开关系。

  “这么晚了,难道又是冷夜寒在独自感慨?”楚欣然心里犹疑着,脚步已经不受控制向声音传來的方向走去。她上次误入过练习室地界,也看到过与印象中不太样的冷夜寒。

  不得不说是上次见到冷夜寒拉小提琴的感触太过深刻,才会让楚欣然听见乐声时控制不住脚步靠近,哪怕她会被冷夜寒发现也还是要去。

  穿过长长的走廊來到练习室附近,琴声也变得越來越大。

  由于上次和这次的经验楚欣然得出结论,冷夜寒定是故意让声音远放,沒有给练习室做超强的隔音设置。而且音乐也是这么明显,看來他都沒有给乐器用消音器。

  “性格怪异品性糟糕又有怪癖的人,根本就不能用常理來理解。”楚欣然摇了摇头,冷夜寒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已经是团糟了,要说形象不过是个牵强的词汇而已。如果不是为了复仇,她恨不得从來就沒有认识过这个恶魔男人。

  前进的脚步不仅顿,楚欣然微微皱了下眉,“奇怪?怎么是钢琴的声音呢?而且还”她虽然是学习美术的,可是鉴于音美不分家來说,对于乐器多少还是了解些的。

  今天冷夜寒的演奏并不是小提琴而是钢琴,与之搭配的还有凄楚哀怨婉转的二胡声。

  “莫非今天这里面的人不是冷夜寒?又或者是他的什么亲戚朋友?”好奇真的会害死猫,明知道不可以更多地靠近,楚欣然还是忍不住再次步步向练习室门前凑近着脚步。

  第090章清风吹过的街道

  钢琴特有的深沉揉入抹细腻,在二胡婉转的泛音中绵延。这是曲由钢琴家矶村由纪子与二胡演奏家坂下正夫合奏的曲子风吹过的街道。

  二胡优雅舒缓的气质,像是缕相思抹令人感到淡淡弥漫忧伤的情感,直抵心灵最深处,使人感觉沉寂清澈温暖以及淡定各种复杂感情的完美交融。

  这首曲子里,二胡的感染力与忧伤远远超越了钢琴的深沉与浪漫。动与静温婉与低沉交错出现,像是深深恋慕的两个人互相惦记却远隔万水千山,只能隔着岁月的风尘遥遥相望。

  几许情深与惆怅,不思量自难忘

  岁月伤感人生无奈,尽在这首如细水涓流入心的琴声里缓缓流畅。超时了聆听者的前尘往事,让思绪跌入片白雾迷茫的森林,就那么久久沉睡不愿醒來。

  淡淡的悲伤突兀的变调以及短促的顿音,揉入了所有言难尽的疼痛与无奈,庆幸与怨恨,另人思绪徘徊柔肠寸断,引起内心无限惆怅

  “这曲子让人心里好难受,好伤感”楚欣然紧咬着嘴角眉头紧蹙,不知不觉放在门拉手上的手,也因为听得太入迷而忘记了应有的力度,门居然被她给推开了。

  琴音突然变大,也正是这样才沒有人发现她推开门了。两个身影落入楚欣然眼底,让她感到万分讶异的是,那个拉二胡的人居然是冷夜寒,而弹钢琴的人是她很不喜欢的梁美婷。

  “他们这么晚了,怎么会在这里?”见到梁美婷,楚欣然的表情变得更加难看,“难怪他都沒让人叫醒我去吃饭,原來是和梁二小姐在约会。”

  楚欣然心里愤愤不平,可是这远远不及拉二胡的冷夜寒带给她的震撼强大。

  “真沒想到,冷夜寒还是个全才啊!”心里感慨的同时,楚欣然又不屑的撇撇嘴,“只可惜可惜了这才华身的皮囊,穿在了冷夜寒这个恶魔的身上。”

  冷夜寒的外形,永远是那么吸引人的目光。楚欣然虽然在心里骂他,但是眼中流露出的那抹复杂神情,以及眸光跃动闪现出的光泽丝毫隐瞒不了她的心情。

  意识到心飘得有些远了,楚欣然连忙收起视线又看向梁美婷。

  华丽的三角大钢琴,灯光照在明亮的釉面上折射出道光彩,梁美婷带着她与生俱來的公主般骄傲优雅的坐于琴前。

  尽管楚欣然不喜欢梁美婷,不过不可否认的是梁美婷外在条件真的十分优越。看着她坐在钢琴前演奏,楚欣然不禁低头瞅了眼自己,现在的她与梁美婷真是天壤地别。

  暂且不说目前身份上的差距,单说以前同样身为豪门千金,完全不同风格的楚欣然,似乎也无法比得过梁美婷那种妖娆魅力。因为梁二小姐是情欲与热情的化身,她绝对是可以使男人为她痴狂焚身抵死缠绵的类型。

  心里想到这儿,抹难喻的自卑感在楚欣然心中悄然滋生。

  琴声突然停止,楚欣然心忽地颤,她刚要转身逃开,就听到梁二小姐娇嗲嗲的声音。

  “寒,我们再合奏曲サクラ好么?”

  “嗯。”冷夜寒沒有过多的言语,手轻抚了下二胡的琴身准备着。

  可以继续和冷夜寒合奏,梁美婷乐得合不拢嘴。她那双拥有者另楚欣然艳羡不已的双手轻轻抬起,用她运指饱满炉火纯青的演奏技艺弹起了サクラ,翻译名为樱花。

  这首曲子楚欣然听过,是最近比较火的个专辑,与刚刚风吹过的街道同属于个专辑风の住む街里的收录曲。不仅如此,サクラ与想起十分相似。

  想起曾是楚欣然十分喜欢的首歌,尤其歌词让她深深感动,,

  “我独自走在寂寞的长街,回忆幕幕重演。我告诉自己勇敢去面对,就算心碎也完美。想起我和你牵手的画面,泪水化成云霞漫天,如果我和你还能再见面,就让情意旧梦能圆。”

  多么相似的曲风,楚欣然忍不住潸然泪下。在她眼前似乎出现了条由樱花染粉的长长街道,曾经牵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