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种人出席场合的事情多了,这个人本就喜欢随性而为不按常理出牌,不会过多在意别人的眼光和非议!所以你也别以为会因此就变得怎样怎样!”

  “这个冷夜寒还真是随心所欲,难怪他会毫无顾忌的带我出席。”楚欣然在心里想,但是她又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舞会上有人认得出她,冷夜寒好像也不想让谁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楚欣然又溜号了,梁美婷差点儿上去踹她,梁家二小姐什么时候被人这样不待见过?楚欣然还真是仗着有个好主子格外在意她,就不把她梁二小姐放在眼里了。

  “我说的话,你最好给我记清楚些!”

  楚欣然回过神儿,嘴角微微笑点了点头,“嗯嗯,我记得很清楚呢。再说了,你不是也说我地位卑微嘛,既然这样,干嘛还要和我个不起眼儿的女佣般见识呢?也不怕掉了脸面。”

  楚欣然还真是不怕把事情给闹大,冷夜寒的态度让她放下了担心,心想冷夜寒不在意她在意什么?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让人质疑冷夜寒,最好把他查处。

  心里越是这样想,楚欣然就越是按耐不住的想要顶冲梁美婷。她的冲脾气,气得梁美婷就快哇哇大叫了,不过她是大家崇拜羡慕嫉妒恨的梁家二千金,还有的仪态还是会控制住的。

  “对呀!你说的没错,我的确用不着和你这种身份地位都很卑贱的人般见识。”梁美婷手捋了捋头发,又是脸傲气的看着楚欣然,“会儿还会有人来,我们各自的喜好不同,你要多做些准备。我告诉你个清单,照着我说的去做,定要把我们这些这些人都侍候得满意些。”

  梁美婷朝着楚欣然勾勾手指,她虽然不愿意,但还是沉了沉气,极不情愿的走过去。

  第058章偷跑来的小精灵

  “舅舅!我来陪你玩儿啦!”

  脆生生的女童音,从门外穿透进入冷夜寒的书房,他眸光微微顿放下手中的笔,嘴角浮起笑意,起身大跨步的走向门前。

  还不等冷夜寒打开书房门,厚重的门就已经被人从外面把给推开了,小燕子样的娇小身影嗖地下蹿进来,直接钻进了冷夜寒的怀里。

  冷夜寒抱起小小的身子旋了两圈儿,才把怀里的人儿放下,轻抚着面前的小脑袋,眼里此刻流露出的是真正的宠溺与温柔神色。

  “舅舅,我这样没有提前告诉你就跑来了,你会不会不欢迎我呀?”双小手轻轻握住冷夜寒的手,精致散发着灿烂笑容的小脸像朵盛开的花朵儿。

  “馨儿小公主来,舅舅开心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不欢迎呢。”冷夜寒俯身在女孩儿的额头亲了口,对于这个有些甜美笑容的小孩子,他简直是当做眼珠儿样对待。

  女孩儿名叫乐馨儿,今年十岁。她是冷夜寒的外甥女,是冷家大小姐冷夜寒姐姐冷汐颜和姐夫乐敬文的女儿。

  说起这个孩子,是牵扯着冷夜寒心头难得那丝温暖的弦,他对孩子视若己出。虽说冷夜寒没有结婚也没有自己的孩子,可是在他心里,乐馨儿就是他的女儿。

  “舅舅,我像不像小燕子?”乐馨儿歪着小脑袋,笑嘻嘻的望着冷夜寒。

  “我看你不像小燕子,倒像你小姨冷希希。”冷夜寒语点破乐馨儿的小得意,手指轻点了点她的鼻子尖儿,“你小姨最近是不是又翘课在你家了?”

  “啊这个嘛”乐馨儿摸着鼻子,故意做出为难的神色。

  “我知道她定不让你说,不过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猜得到,这是她的贯品性。”

  “我也没办法呀!说她不听嘛。”乐馨儿有些无奈的摊手耸了耸肩,摇头轻叹道:“像冷希希同学这种读书的态度,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大学毕业,作为她的外甥女我鸭梨很山大。”

  “你鸭梨什么?又没人要求你怎样过。”冷夜寒说笑着,乐馨儿那点小心思他还是能够猜得到的。况且冷希希是他珍爱的妹妹,心里怎么想的怎么可能不清楚?

  “干嘛不鸭梨呀?我是怕你们以为我将来会像小姨样,所以现在就开始给我施加各种压力,让我成为令人感到抓狂的学习工具。”

  乐馨儿说完,皱着小眉头又长叹口气,“我爸爸最近总是让我学习更加努力些,不要因为小姨经常在我家就受到她那股思想的影响。”

  “所以说,你今天是个人顶雨跑出来的?”冷夜寒猜乐馨儿估计是为了躲避,就偷偷跑出来到这儿寻求他精神上的支持和庇佑。

  乐馨儿狡黠的笑,那面容太像冷希希了。但是在冷夜寒看来,恍惚间似乎让他见到了已经去世多年的姐姐冷汐颜。

  抹忧伤,不禁悄悄浮上冷夜寒的眼底。

  第059章内心伤感艺术家

  “舅舅?怎么了?”

  乐馨儿的声音打断了冷夜寒的思绪,他微笑着摇了摇头,“没事。”

  乐馨儿望了望冷夜寒的书桌,看到上面摞子的文件夹,颇感失望的扁起嘴巴,“看来你又在忙了,今天不能陪我玩了是不是?”

  “是啊,真是很抱歉了,我的小公主。”冷夜寒也很想陪着亲亲外甥女起玩儿,可是他必须晓得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才行?而唯的途径,就是他发挥超能般的办事效率。

  “那好吧,舅舅你忙,我自己去找乐子好了。”乐馨儿踮着脚尖儿,双手环着冷夜寒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口,“等舅舅忙好了,我再来找你哦!拜拜!”

  乐馨儿离开了书房,冷夜寒好笑的弯了弯嘴角,待到书房的门关上,他脸上的笑容彻底不见了。冷夜寒转身走到书架前,玻璃移门里摆放着个水晶相框。

  相框里是两个人的合影,还有些正太感觉的帅气男是曾经的冷夜寒,与现在的成熟老练相比稍显稚涩。看那身打扮和身后景象便可得知,这是冷夜寒十八岁时大学入学那天的留影。

  偎在他身边笑得灿烂甜美的女人,就是冷夜寒漂亮又有气质的姐姐冷汐颜。

  那时的冷汐颜二十六岁,与相恋深爱多年的男友乐敬文结婚年半,刚刚生下个同样漂亮的女儿乐馨儿。冷汐颜笑得如此春光明媚,是因为她做了幸福的母亲,可是这切

  “姐,美好的事物,是不是只会停留在时光隧道里,任人从痛苦的记忆中去回味呢?”

  冷夜寒手指轻抚着相框上冷汐颜那张灿烂笑容的脸,乐馨儿完美的遗传了她父母的全部优点。每每见到外甥女,除了让冷夜寒宠溺心疼她之外,还会隐忍着心疼回忆起姐姐。

  冷汐颜生性温柔喜好音乐,她如同明日照耀般的笑容,总会使人忘却烦恼。

  冷夜寒和姐姐的感情很好,许多不会对冷云天说的话,他都会和冷汐颜说。只要听到她的意见和劝慰,冷夜寒就算有再大的迷惑,也会头顶阴云顿时烟消云散。

  可是,这样个让冷夜寒在情感上十分信任与依赖的姐姐,却没能陪他度过人生日后的许许多多春夏秋冬。

  十年前的场意外,为了保护刚出生的女儿,冷汐颜没能再睁开她那双充满灵动的美丽大眼睛,丢下她深爱以及深恋着她的人,去了另外个世界。

  冷汐颜的离去对冷夜寒打击很大,也让痛失爱女的冷云天彻底搬离了这栋充满回忆的冷家老宅,冷云天的夫人许秋雯去了澳大利亚。

  冷夜寒原本并不擅长乐器,冷汐颜从小就对音乐表现出独有的天赋与创新能力,冷夜寒童年曾和冷汐颜学习过乐理知识与初级入门,他真正喜欢的还是油画。

  但是冷汐颜的突然离去,却让冷夜寒在这十年的潜心修习中,在钢琴和小提琴领域有了很高的造诣,而他现在所使用的琴房就是冷汐颜当年的练习室。

  第060章诗意好听的名字

  琴房里保留着许多当初他们姐弟妹温馨画面的录影像,冷夜寒时常不开灯坐在这里遍遍循环播放回忆,犹如在伤口上撒盐,再独自人舔舐着疼痛的伤口。

  “这些天直心神不安,梦里的景象总是分外真实与斑斓。夜色朦胧的微风中,迷茫得有些看不透到底是现实还是幻像。”

  充满疼痛的手指微微的动了动,冷夜寒强忍着心头的绞痛收起视线,“至少可以不用再眼睁睁看着这个充满肮脏与邪恶的世界”

  冷夜寒的眼中有丝丝光亮闪现,眼泪充盈在他的眼眶,只是没有像上次那样再让泪水流下来。这种话,其实不过是他用来自我安慰失去姐姐后的唯理由。

  现实有多肮脏?有多残忍?面对这样个吃人不吐骨头而且还会让你看起来其乐融融的世界,最先离开的人或许才是最幸福的。

  冷家中庭会客室

  这里地处冷家前庭与之间,是个独立的苏格兰风情木屋艺墅。

  这间会客室侧与冷家主宅藤蔓长廊相连,是平日里冷夜寒招待所谓朋友们的地方,所以说它也是个非正式的会客室。

  楚欣然跟着梁美婷来到这里,打从心底里赞叹会客室的独特造型设计,再搭配着此时的雨天阴郁,别有番唯美意境。

  楚欣然在心里暗暗的想,“如果没有刁钻跋扈的梁家二小姐在这,那真是堪称完美了。”

  “你要是敢在心里偷偷骂我,别怪我告诉寒,让他惩戒你。”

  梁美婷似乎会读心术样回头看着楚欣然,她的表情怔,这种感觉还真是让人尴尬。

  “梁二小姐”

  “哦哦,我忘记了。你是不怕被人告状的,我这样的威胁对你不起作用。”不等楚欣然说什么,梁美婷又打断了她的话,“不过既然我是寒的客人,身为女佣的你还是要侍候的。”

  说完这话,梁美婷的脸上露出傲娇的坏笑。她的视线看向楚欣然身后,两个婀娜多姿身穿名媛贵服的女孩向这边走了过来。

  “姐,你在这里等我们多久了?”其中个女孩儿朝着这边挥挥手。

  楚欣然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还有些距离的美人,看她那副娇滴滴柔媚媚的千金小姐模样儿和与梁美婷几分相似的脸,即便不用猜也知道这个人定是梁家的三小姐梁美娇。

  “果然人如其名啊。”楚欣然又忍不住在心里自言自语起来,当她听到梁美婷从鼻子里哼的声才回过神儿来,心中不免哀叹道:“要应对传说中不太容易招架的梁家两位千金,还真是个受苦受难的双休日啊。”

  但是抛开梁家两位千金之外,还有个看起来挺温婉可人的女孩跟在梁美娇身边,那个人是谁?楚欣然在心里猜测。

  “谢雨朵是谁?”之前她听梁美婷在餐厅提起过这个名字,可是在楚欣然所认识和听说过的人物名单中,她并未听过“谢雨朵”这个诗意灵动又好听的名字。

  第061章被气到的梁美婷

  几个人刚要进会客室,就被个打着花伞的小身影给叫住了,“等下!还有我呢!”

  小花伞蹦蹦跳跳跑过来,从花伞下面露出张很精美的小脸儿,带着花朵绽放般的笑容看着梁美婷,“美婷阿姨,怎么叫她们来玩儿都不叫我呢?你是不是不喜欢和我起玩啊?”

  见到乐馨儿,梁美婷的整张脸都变了颜色,但她还是强做出笑容摆了摆手,“你这个小家伙在胡说些什么呢?美婷阿姨怎么可能不喜欢和你起玩儿,这么久不见我都想你了。”

  楚欣然很明显看得出梁美婷再说谎话,再看小女孩那微微含笑的表情,她虽然只有十来岁的年纪,可是整体表现出的却是很有心计的样子。

  “想我呀?那以后记得定要给我打电话哟!”

  乐馨儿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梁美婷笑得十分不自然,“那个馨儿,咱们可不可以商量件事?就是”

  “如果是让我叫阿姨‘姐姐’这种事,那还是免谈吧,舅舅都说让我要懂礼貌,我叫舅舅为‘舅舅’,怎么可能叫你‘姐姐’呢?这样是不是说以后你也要叫我舅舅为‘舅舅’,而不是再亲昵地叫他‘寒’了?”

  “呵呵”

  乐馨儿嘟噜说出的话,惹笑了旁的梁美娇和谢雨朵。

  “哎呀!我说二姐你就别这么较真儿了行不?个小孩子也能让你抓狂,这以后要是嫁到冷家来,面对冷希希那个小姑子和乐馨儿这小家伙,你岂不是要去撞墙?”

  “美娇!”梁美婷差点儿去捂梁美娇的嘴,她用种怨色眸光瞥了眼妹妹,又用笑脸面对着乐馨儿,“阿姨只是在开玩笑,你别当真哈!还有美娇阿姨的话,馨儿最好听听就算了。”

  “放心吧,我定会记得的!”乐馨儿故意和梁美婷作对,楚欣然也差点笑出声。

  面对冷夜寒十分宠爱的小外甥女,就算是傲娇得不可世的梁美婷也没有任何办法,“好了好了,在这里吹冷风被雨淋的太难受,咱们快点儿进去吧。”

  梁美婷心里各种怨骂乐馨儿小丫头,心中也不免想起了另外个人——冷希希。

  经常与冷夜寒相处的梁美婷很清楚冷希希平日里的动态,她时常与乐馨儿的父亲也就是冷希希的姐夫乐敬文在起,再加上年纪相差不大,所以她们姨甥两个亲密的如同人。

  乐馨儿的脾气秉性和冷希希有着几分相似,她能做出这些举动说不定就是受了冷希希的教唆。这种天气乐馨儿还跑来冷家,定是冷希希知道梁美婷来,才把外甥女弄来这里搞破坏,毕竟这种事情发生也不是次两次了。

  楚欣然看得出梁美婷的心头不快,能让梁二小姐这么不高兴,她对冷夜寒的外甥女倒是有了丝丝的好感。

  乐馨儿从几个姐姐年龄阿姨辈分的女生中走过去,走在前头先进了会客室。但是在她进入之前,楚欣然很清楚的看到乐馨儿在冲她笑。

  第062章如出辙两千金

  因为有乐馨儿在,梁美婷对待楚欣然的态度有所收敛。

  看着梁美婷瞅着乐馨儿那种浑身不舒服的样子,楚欣然也猜得到平日里她和这个小女孩儿必然少不了过结,不然也不会从周身散发出这么浓的怨气。

  “喂!你,给我冰咖啡!”梁美婷见不得楚欣然太过清闲,马上就指示她去做事。

  楚欣然懒得和梁美婷抬杠,况且这里还有别人,万人家朋友姐妹联合起来对付她,即便是有三头六臂也打不过人家好几个人。

  “你的咖啡。”楚欣然把咖啡放到梁美婷面前的小桌上。

  梁美婷瞥了眼安然,手刚碰到咖啡杯立刻黑下脸孔,“你脑袋是做什么用的?这样冷的天你给我冰咖啡,大脑缺弦了是不是?!”

  梁美婷的口气点儿也不客气,楚欣然刚想发作,但是看到她身旁两个人时有激励安耐着性子,把冰咖啡给拿走了。

  “笨蛋!”梁美婷双手环胸抱,依靠在沙发上嘴角微微上挑。

  “姐,干嘛无缘无故对那个人那么凶?”梁美娇有些看不下去了,她刚才也听得十分真切,梁美婷的确是说要喝冰咖啡的。

  “个女佣而已,值得你跟自己姐姐这样说话吗?”梁美娇的发言让梁美婷不太高兴。

  “是啊,不过是个女佣而已,值得二姐降低自己身份去怄气吗?”不愧是姐妹俩,梁美娇的小性子和脾气与梁美婷如出辙,“是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所以你又有危机感了?”

  毕竟是自己的姐姐,梁美娇还是有些了解梁美婷的。

  冷家女佣大部分为中年,就算有年轻的女佣也都是相貌平平,今儿冷家突然出现个年轻又漂亮的女佣,依着梁美婷的性格和以往的行事作风,自然会把对方当做假想敌来对待。

  梁美娇的话强烈刺激到梁美婷的中枢神经,她秀眉竖瞪了梁美娇眼,“谁说我有危机感的?真是笑话了,我梁美婷还用得着危机感么?”

  “那可就说不定咯!”

  梁美娇故意气梁美婷笑着说,谢雨朵连忙出言阻止这两个姐妹吵嘴。

  “瞧你们两个这是在干嘛?本来都好好的突然就吵架,从小就这样也不嫌累得慌。”

  “是她先说我的!”梁美婷点儿做姐姐的样子都没有,梁美娇也喜得总是这样气她。

  “还有馨儿在呢,你们就都少说两句吧。”谢雨朵暗示梁美婷收敛点儿脾气,至少在冷夜寒外甥女面前要装得淑雅些。

  梁美婷瞅了眼乐馨儿,小丫头笑着耸了耸肩,“你们不用在意我,继续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正好也不用花钱就能看打戏。”

  乐馨儿的话气得梁美婷暴脾气又上来了,她的手紧紧抓着衣裙,要不是看在乐馨儿是冷夜寒外甥女的份儿上,她非得上去狠狠甩这有点儿早熟的小丫头几巴掌不可。

  这时,换了杯热咖啡的楚欣然又走了过来,把咖啡重新放到梁美婷面前,“梁小姐,这是你刚才要的热咖啡。”

  第063章姐姐,我喜欢你

  梁美婷被乐馨儿气得无处撒气,拿起咖啡杯就泼在了楚欣然的身上,“笨手笨脚眼拙的家伙,谁说我要热咖啡的?!”

  “啊——”楚欣然被热咖啡烫到了手,条件反射的向后弹跳了步,甩掉手背上淌落的液体,脾气再也无法按耐住了,“你有病吧?刚才不是你说的难道是畜生说的?!”

  此时此刻,楚欣然也管不得什么梁小姐还是冷夜寒的座上宾了,她真是彻彻底底被这个莫名其妙的梁美婷给气炸了胃。

  不禁没有撒到气,反而还被楚欣然给反骂了通,梁美婷直引以为傲的梁家二千金面子也不要了,大有副要与楚欣然拼命的态势。

  “美婷,算了。”谢雨朵紧紧拽着梁美婷的手,才把她按在沙发上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