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都不想多呆,胸口像是有团火焰在燃烧,下意识的舔了下变得有些干燥的嘴唇。

  “瞧你这嘴干的,我都不忍心见了。喏,这杯酒给你喝吧。”

  冷夜寒又把酒杯送到楚欣然面前,眼看着杯身离自己的嘴越来越近,楚欣然这下彻底凌乱了,慌忙用手往外推拒着。

  “我我我我说过我不会喝酒的,你不要再像上次时那样逼我好吗?!”

  “你这样抗拒,不得不让我怀疑你刚才那么听话主动去倒酒的动机。”冷夜寒眸底酝酿着莫名的情绪,但是他的笑意始终留在嘴角。

  楚欣然心彻底沉落,下药那种事是冷夜寒自己说的,他怎么可能说完了之后还傻傻的没有防备?说到底是她自己傻了。

  “我这样很突然么?还不是你派来监视我的那个什么人,他缠着我跟我说要多顺从者你些,这样日子就不会过得太辛苦,所以我才会”

  情急之下,楚欣然把罗逸凡给卖了出去。不过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今天要是可以快速解决掉冷夜寒,那么罗逸凡被她招认出卖就都不是事儿了。

  听楚欣然提起罗逸凡,冷夜寒眸光变窄,松开攥着楚欣然的手,把揪住了她的头发。

  “啊——”充满疼痛的叫声在房间四壁来回撞荡,楚欣然的脸变得煞白。

  第046章冷夜寒你是禽兽

  “好没良心的人,逸凡好心提醒你,你却为了自己出卖他,你说该不该罚?”冷夜寒虽然带着笑,可是眼底却迸射出股杀气,似乎是两道冷箭,狠狠穿刺进楚欣然的身体里。

  “他他是你派来的走狗,我没有好感,出不出卖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楚欣然横了心,既然事情已经闹成这样,她也不打算再继续装下去了。

  “走狗?”这个词的出现,让冷夜寒感到十分不爽,自己的兄弟因为他的关系被说成是走狗,心情有些不好,“你嘴巴最好给我放干净些,否则我今天绝不饶你!”

  强势压迫让楚欣然牙齿在打颤,她恨自己的身体和心在面对冷夜寒时会有这种反应,“你不如直接掐死我好了,也省得我的存在总是给你添堵!”

  “倔强的丫头!”冷夜寒狠狠地甩开楚欣然,她的身体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滑开段距离,“你又忘了我说过的话了是不是?留下你会有很多乐趣,你如果死了我去找谁消遣呢?”

  楚欣然神色变,那还用猜么?自然是不会说话的楚欣悦。

  “冷夜寒,你龌蹉!垃圾!除了不停地用这点威胁我,你还会做什么?!”

  “嗯,对!我就是你口中说的那样,怎么着?你来反抗我啊?”冷夜寒居高临下的倪视着楚欣然,高高在上的姿态宛若视人贱如蝼蚁的高傲君王。

  谁赢谁负不用分都能看出来,楚欣然没有流眼泪,她把难过与心伤拼命地咽进肚子里。

  “下次想要对我出手,最好脑子放聪明点儿。想必吞纸让你噎得慌吧?来,顺顺喉咙。”冷夜寒屈起膝蹲在楚欣然面前,扯着她的头发仰起脸,将杯里的酒灌进她的嘴里。

  “唔不要”楚欣然极力反抗,可是头发被拉扯得很疼,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得了冷夜寒,酒水洒了脸,也顺着喉咙滑进到胃里。

  楚欣然被呛得阵猛烈咳嗽,样子及其狼狈的趴在地上。可是冷夜寒并未打算就此放过她,将楚欣然打横抱起来向浴室走去。

  “你你要干嘛?!”楚欣然下意识的用手扳住移门。

  “瞧你脸酒水的,我想帮你洗洗。怎么?我难得的好心,你不想接受么?”

  冷夜寒邪笑着微微低头,楚欣然刚感觉到颈窝阵温热,便被强烈刺痛刺激得大声叫起来,扳着移门的手转而去推冷夜寒。

  “禽兽!冷夜寒!我我诅咒你!诅咒你不得好死!”冷夜寒在楚欣然白皙的颈子上留下两排弯月齿痕,渗出来的丝丝鲜红,疼得她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等不及让楚欣然再多骂句,只听“噗通”声,冷夜寒将她丢进了放满水的浴缸里。

  水花四溅,楚欣然再里面扑腾了好半天才抓住边缘浮起来,因为呛了水,身子虚弱无力的趴在那里剧烈咳嗽,好像五脏六腑都快被咳出来样。

  第047章酒杯之中藏玄机

  冷夜寒蹲在浴缸边,修长的手指捏着楚欣然的下巴抬起她的脸,“啧啧啧,这副狼狈样子,还真是惹人怜啊。”

  “你给我滚!”楚欣然甩开冷夜寒的手,和他面对,从来不需要有什么客气言语。

  冷夜寒手扶着浴缸边缘,看着楚欣然淡淡笑,“我是好心给你清醒清醒,不然你喝了那杯酒之后睡得觉不起,岂不是没人照顾楚欣悦了嘛。”

  楚欣然紧咬着嘴角怒视冷夜寒,他轻轻撩开楚欣然贴在额头上湿漉漉的刘海,“别用这种看起来很不服气不甘心的眼神看我,我只是给你提个醒而已。

  提醒?

  楚欣然嘴唇泛白的看着冷夜寒,因为水是冷夜寒之前离开浴室时新房的冷水,极度冷热的交替刺激下楚欣然感觉全身很冷,眼前还有些眩晕。

  “难道是药效开始发挥做了吗?”楚欣然在心里如是的想,此时此刻她倒想直接倒下,至少可以不用再眼睁睁的面对冷夜寒。

  冷夜寒像是在温柔对待心爱的女人样,轻撩起水洒在楚欣然白皙的肌肤上,可是冰冷的水落在楚欣然身上,只会引起她次次的颤抖。

  “你也不是那种听话的人,但是今天太过主动了,怎么可能不引起我的怀疑?况且话是我曾经说过的,我自然要多在意下,没想到你这个大脑根弦的傻瓜真用了。这个嘛说起来也是巧了,正好吧台侧面墙上有个古铜色装饰物,是它把你的举动出卖到了我的眼底。”

  听着冷夜寒说的话,楚欣然承认她之前脑子有些犯浑了。努力回想这吧台四周摆设,当她想到冷夜寒所说的那个装饰物时,简直快要把肠子给悔青了。

  其实那个装饰物真的很明显,可是在各种复杂心情与目的带动下,楚欣然并没有注意到。

  “虽然我不清楚你的药是从哪家店里买到的,不过你竟然能纸给塞进嘴里吃掉,真是让我感到万分惊讶。你有如此特殊的癖好,我在想日后是不是要好好培养下你这方面的才能呢?”冷夜寒说完邪气的笑,手轻轻拍了拍楚欣然冰冷的脸。

  越看冷夜寒的笑,楚欣然心底越是发寒,她还搞不清楚冷夜寒下步的打算。落得现在这个地步能怪得了谁呢?谁让她空有要报仇的心,脑子里的思路却还不够清晰。到底要怎样报仇都没有好好的规划过就茫然行动,结果换来的次次身陷沼泽潭中难以挣脱。

  “我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样的打算,总之我”话还没说完,楚欣然感觉眼前视线变得更加模糊,冷夜寒那张带着坏笑的脸扭曲得让人直打寒颤,楚欣然呼吸变得异常急促。

  “药药和酒酒杯”楚欣然猛然想起了什么,可是还没等她的话说完,便头栽倒进满是冷水的浴缸中。激起的水花落在冷夜寒的脸上和身上,他微眯着眼睛冷冷笑。

  第048章特别重视她才行

  窗外雨势愈发迅猛,看起来好像不淹了这座城市不罢休样。冷夜寒亮着微暗光线的房间沙发上吸着烟,雨水冲刷着窗户路面的声音配合着烟雾缭绕,给人种说不出的沉闷感。

  但是很快,这股静寂气氛就被轻轻的敲门声给打断了,“我说寒少,你现在穿着衣服呢还是已经脱光光上床了?要是方便的话我进来咯?”

  冷夜寒熄灭手中的烟看向房门,“尽说废话,我说这会儿躺床上呢,你还不是照样进门。”

  房门缓缓打开,罗逸凡满脸笑嘻嘻的走了进来,反手小心翼翼的又把门关上,“瞧你这话说的,关键这会儿在你房间里的不是楚欣然嘛,要是别的女人,自然就不会在意这么多了。”

  冷夜寒弯了弯嘴角,罗逸凡就是这个性格,类似的事情也不是没少做,“这么晚了还不休息,你是真的突然关心起我来找我秉烛夜谈啊?还是因为那个丫头才来的?”

  罗逸凡笑哈哈的摸了摸头,坐在了冷夜寒对面的沙发上,“别这样说我嘛,你把人交到我手上保护,我自然地全方位的照顾到位不是?之前听佣人们说起你又找她见面,我心里寻思着她会不会伤害你呀这种事,然后就跑来看看啦!”

  “这话说的还真是动听,你分明是在担心楚欣然。”冷夜寒语道破罗逸凡的心思,他没有承认只是笑了笑,“你还真是爱做护花使者,不过呀对这个丫头如此上心,可是她根本就不领你的情,转过身就把你给卖出去了。”

  这种事罗逸凡丝毫不感到意外,他双手摊,“我猜她也会这样做,所以担心你听了她说的话误会我,就跑来主动跟你坦白从宽然后从轻处理咯。”

  “你意思是说你在意的不是他,而是我对你的想法是不是?”

  罗逸凡继续保持微笑,点了点头,“嗯嗯,对的!难道大哥你信不过我么?我对你的那份拳拳之心好像不用证明吧?我还以为你是了解我的呢!如果你真的因为小丫头的些片面之词误解了我什么,那还真是让人伤感心破碎诶。”

  罗逸凡说完,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冷夜寒眉头蹙修长的腿抬起踢向他,结果被人嘻笑着挪腿给躲开了,“起你的人可不是我,你千万不要找错了对象。”

  冷夜寒瞥了眼罗逸凡,“分明是特别在意,还叽里呱啦的跟我说歪理。你是我兄弟,我太了解你为人了,我是怕你色心起就忘记了其它。”

  “天啊!我还真是比窦娥还冤,简直就要六月飞雪的节奏了嘛!”罗逸凡摆出脸无辜的表情,“当时你用我保护她,不也是相信我绝对不会做什么分不清例外出格的事情么?”

  冷夜寒又点燃支烟,轻轻吐着云雾看着罗逸凡。

  “其实我对她那么上心,也是有充足的理由呢。毕竟这个丫头是来找你寻仇的,她身上有秘密,你那么重视她的安危和存在,我难道不得对她‘特别’重视才行吗?”

  第049章兄弟之间的对话

  这次,冷夜寒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这般沉默让罗逸凡皱了皱眉头,起身凑过去坐在了冷夜寒的身边,胳膊挂在他的肩上。

  “大哥,你何必要这样做呢?如果真的可以让心里好受些的话也可以,可是做出之后又得不到结果,费心费力又费神的,得不偿失啊。”

  冷夜寒轻轻吐出云雾,在烟灰缸边手指弹了弹烟身,“是你自己说的这种事不想参与其中,只是负责保护她的安全就可以了。但是现在你又在做什么?因为很感兴趣,所以想要涉足某些事情之中了是不是?”

  “开玩笑!我可没那个爱好。”罗逸凡急忙表明心态,又有些演示的咧嘴笑了下,“呐你看,你都说要我负责保护她的安全,难道我现在的所作所为不是在执行大哥你下达给我的命令么?你这样待她,我再及时出面制止或是怎样,不也是按照你的要求去做的嘛。”

  罗逸凡巴拉巴拉的说了大堆,冷夜寒瞥了眼躺在屏风隔断那边床上的楚欣然,“这么说,我还得好好谢谢你了是不?”

  “哥你千万不要夸我,你要是这样说的话,我可是会骄傲滴!”

  罗逸凡的玩笑话,如他所愿的得到了冷夜寒记大白眼,“为什么你会格外在意她?难道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你对这个小丫头有了和别人不同的感觉?”

  “啧啧,你又开始吃醋了。”罗逸凡无奈的瞥了瞥嘴角,“我当时都说了不会染指你的专有,就绝对会好好把持着自己这颗纯洁的心永远不要动歪念想儿。”

  “纯洁的心?鬼才信呢。”冷夜寒好笑的摇着头,刚要起身,罗逸凡又把他按回到沙发上。

  “楚欣然这个人怎么说呢?其实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对她产生这样深的同情感,没错,纯粹只是同情。也许是因为她的遭遇触动了我的心吧?毕竟这种感觉是其她女人无法带给我的,大家的目的都很直接,唯独楚欣然不同。”

  “你的代入感还真快。”冷夜寒拉开罗逸凡的手,他不太想听罗逸凡说这样的话,“别的女人的确和她不同,她们只想听到你的钱和身体。不过楚欣然的目的也很直接,这点相同。”

  “所以呀,为了不让她做错这样的事,我必须从中为你们调节才是。只是你这个人太不懂得怜香惜玉,就不能对人家小女生客气些。”

  罗逸凡充当起老好人,他虽然没有见到冷夜寒怎样对待楚欣然,不过和冷夜寒相识同住称兄道弟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不了解他现在会怎样做?

  “她想杀我,你不为我紧张担心,居然还替那个小妮子说话。做你的兄长真是很伤心呐。”

  “好了嘛,老弟我永远都爱你哈,乖乖不伤心了!。”罗逸凡开玩笑的搂住了冷夜寒,哄孩子样轻拍着他的背,冷夜寒笑着把将他推开边。

  第050章雌雄攻受是同体

  “你少在这里恶心我了,我知道你们水瓶座男的爱好,就好像性别那样广泛。被你‘爱’,我情愿从这里跳下去。”

  冷夜寒手指着玻璃窗,罗逸凡嘴角含笑,眉目含情深情款款地拉住他的手,“别这么无情呀!再说了,从这里跳下去只会掉在下面的游泳池里,根本就摔不死。到时候要是摔个半残或者呛水大脑缺氧什么的,看着你生不如死的样子小弟会很心痛的。”

  “拉倒吧你,你别这样说,听得我想吐!”冷夜寒真是受不了罗逸凡这样黑的冷笑话,他都快起鸡皮疙瘩了。

  “想吐?是不是妊娠反应啊?那亲爱的咱们得去医院看看呀!”罗逸凡的话真是越说越无下限,冷夜寒差点儿飞起脚把他给踹出房去。

  “我怎么就把你这个妖孽给放进来了呢?竟然坚持相信你,让你守在楚欣然的身边。现在不得不像逸东担心的那样,觉得我在做件错事,好像把定时炸弹放在家里样的感觉。”

  “说不定哦,我还真容易‘嘭’地声爆炸了呢!”罗逸凡的心智好像和他的年龄根本不符,这还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永远拥有颗十七八岁的心。

  说起来冷夜寒挺欣赏喜欢罗逸凡的这份随性洒脱个性,正因为他是罗逸凡,才可以做到这切。然而反观自己,冷夜寒不禁在心中低声叹息。

  他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冷夜寒,身上背负着无法放下的责任与沉重负担,这其中不仅仅包括亲情,还有许多理不清道不明的事情。

  冷夜寒脸上笑容突然变,眼底透着抹邪肆的笑意,“照你目前这个状况来看,事情果然如逸东说的那样,你带希希去午夜牛郎店玩耍,并不是想让她玩儿得多么嗨皮,而是你想去那儿消遣娱乐玩男人才是真吧?”

  “对呀!你猜得还真准呢!”罗逸凡随手从兜里掏出手里,翻开镜子功能整理了下他已经很潇洒帅气的头型,又嘟着嘴给冷夜寒送上枚飞吻,用镜子拍照瞬间记下这幕。

  “来来,哥你看哈,咱们两个还真有夫妻相呢。既然你能猜得这么准,那你猜猜我到底是攻还是受呢?猜对有奖哦,咱地香吻个!”

  “滚粗!我真是受不了你。”冷夜寒笑着用脚去踹罗逸凡,他往后挪身躲开了。

  “哎呀!你别对人家那么凶嘛,我实话和你说了吧,其实我是攻受同体!”

  “我看你是雌雄同体,要不要自己想办法生个孩子给我玩玩?”

  “好呀!不过我就怕小孩子哭闹的你搞不定,所以还是算咯!”罗逸凡用自黑的方式换来冷夜寒愉悦的心情,他的目的达到了,也见到了安然无恙的楚欣然,现在是时候撤退了。

  “夜很深了,我看这雨明天也不会停,还是不打扰你休息了,小弟告辞了哈!”罗逸凡玩笑话始终不离口,起身朝房门走去,临迈出脚时他又忍不住回头笑道:“千万别再吃醋啰哟!”

  第051章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吃醋?你这小子还真是莫名其妙。”冷夜寒抓起个沙发垫子,朝嘻哈的罗逸凡扔了过去,可是垫子太软中途掉在了地上。

  “好了好了!我不跟开这种玩笑话了哈,这回的真的走了,拜咯!”罗逸凡最后两个字的音,消失在了房门外的走廊中。

  罗逸凡走了,冷夜寒走到床边,看着药效还没过去依然深度睡眠中的楚欣然。

  “这种感觉并不是因为楚欣然,换做另外个人因此而来,我也不会放过。”冷夜寒转身坐在了床的边缘,他心里清楚这样对待楚欣然的原因。

  黑色迷雾中,男人带着戏谑笑容的脸看的不是太清晰,可是却能分辨得出他微扬嘴角下的残忍味道,让楚欣然的心颤栗不已。

  突然,从天空黑灰色的云雾伸出双墨绿色带着血红与黑烟的怪兽利爪,呼啸着迅速朝她猛扑过去。楚欣然脸色惊还来不及呼救,酒杯利爪狠狠地穿透撕得稀烂碎。

  “不要——”楚欣然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呼吸急促额头手心都是汗湿。刚刚的梦境太过真实,身体也感到阵撕裂的疼,手下意识的抚上心口,那里肌肤包括衣衫都完好无损。

  天空仅存的丝丝黑被光明代替,但是黎明破晓后却没有见到初升之日,天空依然是水雾迷蒙,暴雨依然在卖力地继续肆虐大地。

  眼前幻境慢慢褪去,楚欣然才发现原来她还在冷夜寒的房间。可是来时身上穿的衣衫不见了,却变成了另外件睡衣,楚欣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