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知道她这突然是要做什么,过不会儿,楚欣然从最底层的夹层里,找到个做工扁扁的小荷包。

  “就是它了!”楚欣然攥紧荷包看向楚欣悦,“姐,这个荷包是妈妈留下的东西。放在箱子里我有些不太放心,毕竟只有这件了,所以觉得还是你戴在身上比较好。”

  楚欣然把荷包戴在了楚欣悦的脖子上,她的叮嘱让楚欣悦点了点头,既然是母亲留下的遗物,那么她定会好好珍惜万般保护的。手捂着荷包,楚欣悦心底涌出无限温暖。

  楚欣悦并不是天生不会说话,而是因为十年前发生的场车祸。她和楚欣然的母亲在那场意外中丧生,楚欣悦心理受到刺激,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

  “还有这个,给你。”楚欣然拿出张银行卡给楚欣悦,“这张卡的密码是六个零,需要用钱的时候就去取。”

  楚欣悦本不想要的,她不知道楚欣然是从哪里弄到的钱。看出了楚欣悦眼底的意思,楚欣然摇了摇头示意她别在意,“这是我付出之后得到的回报,所以姐姐尽管放心用吧。”

  银行卡是冷夜寒给楚欣然,要她交给楚欣悦用的。楚欣然虽然不想要,可是想到楚欣悦目前生活状况,她又不在身边,于是咬咬牙接受了卡。

  看了眼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楚欣然表情十分纠结,“姐,时间不早我得走了,你多保重。相信我,用不了多久,我定会让你离开这里的。”

  说完这番话,楚欣然又抱了抱楚欣悦,脚步没有任何迟疑的离开了。

  楚欣悦满脸担心的追出门,但是没有追上楚欣然的脚步。她手握着银行卡,手紧紧攥着荷包靠在墙边,看着楚欣然离开的方向,眼泪缓缓地流了下来。

  楚欣悦虽然身为姐姐,但是始终被妹妹保护照顾着,所以她并不知道楚欣然在做些什么。

  楚欣然上次说会离开几天,然后今天才回来,可是又这样离开,楚欣悦心里难免会担心。

  第023章阳光帅气罗逸凡

  楚欣然回到冷家,刚进门就见到了冷夜寒,她原本见过楚欣悦之后很低落的心情,又往谷底狠狠地掉落了几千丈。

  “姐姐看过了?”冷夜寒不冷不热的问。

  “嗯,看过了。”楚欣然情绪特别低落,但是她现在真的有事有求于冷夜寒。“那个你能不能帮帮我姐姐?”

  “帮你姐姐?为什么?”

  冷夜寒的口气和眼神,让楚欣然十分不舒服,可是为了姐姐,此刻她忍了。

  “你把我留在这里,我姐她个人没有工作又没人照顾,她还不会说话。我我担心她,所以希望你能帮我这次。”

  “求我啊,你求我,我就帮你姐姐安排住处。”

  楚欣然眉头蹙,抬头紧盯着冷夜寒,他露出邪魅的微笑,在等着楚欣然求他。

  “我”楚欣然心里做着各种挣扎,求冷夜寒的事不是没做过,当时不也是为了求冷夜寒放过楚欣悦么?现在简直如出辙。

  用力握紧拳头,楚欣然咬了咬嘴角,“我求你,帮我安排下姐姐的生计问题,求你。”

  “没有诚意。”冷夜寒瞥了眼楚欣然,转身走开。

  “哎?你”楚欣然急了,她就不该相信冷夜寒的话。

  “你姐姐的事不用惦记了,我会安排的。”冷夜寒留下这话,人就上了楼。

  楚欣然站在那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不用惦记?也就是说”笑容渐渐在脸上绽露,楚欣然终于松了口气。

  星期,早上。

  切准备妥当之后,楚欣然走出房间准备去上学。但是当她打开房门,突然惊现个帅得掉渣的男人站在门口。

  对方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阳光帅气的脸上充满放荡不羁的神色,眼神里略带丝玩世不恭的痞子气息。

  “你是”楚欣然面带疑惑,看着眼前这个好看的男人。

  男人微微笑,“我叫罗逸凡,受寒少之托,从今天起负责你的日常安保工作。”

  “保镖?!”楚欣然眼睛蓦地瞪大,视线上下扫描了遍罗逸凡,随即收起惊诧神情冷冷笑,“说的好听,不过就是冷夜寒派来监视我的人罢了。”

  之前楚欣然心中也猜想过,发生了枪袭那种事,估计冷夜寒不会就此坐视不管,他多少会在自己身边安插眼线吧?没想到事情真是这样。

  对于楚欣然给予的身份认定,罗逸凡没有任何反驳,他依然面带和煦微笑,微微的耸了耸肩。给楚欣然的感觉,他就是在默认了。

  “无聊。”楚欣然绷着张脸绕过罗逸凡,她对这种监视身份的保镖没有丝毫好感,就算对方是个大帅哥也不例外。

  坐在去学校的车里,楚欣然忍不住皱着眉用余光扫着身旁的罗逸凡,他明摆着就是个玩心很重的大男孩。楚欣然不明白,这个人有多大能耐?冷夜寒为什么偏偏派他“保护”?

  “学校到咯,下车吧。”罗逸凡态度始终很好,楚欣然瞥了眼他,下车后匆匆走开。

  “美女,那我就等你放学再见咯!”罗逸凡向楚欣然挥手再见。

  楚欣然脚步滞,但是没有回头,只是觉得全身不自在尴尬的很,连忙快步走进学校。

  第024章哀怨婉转的琴声

  学校汇报展出的日子越来越近,楚欣然因为之前请假,所以回到学校之后有些小忙碌。

  天课程结束,她又不情不愿的回到冷家,身边自然跟着那个笑面保镖罗逸凡。

  把楚欣然送回冷家,罗逸凡就离开了。望着空无人的冷家客厅,楚欣然皱了皱眉。

  刚要上楼,耳边居然传来若隐若现传来小提琴声,楚欣然怔,看向从未踏足的楼走廊,“有琴声,是谁?冷夜寒吗?”

  带着心中不确定的想法,楚欣然禁不住循着琴声方向走去,随着脚步不停的靠近,琴声也越听得越来越清晰了。

  走廊深处最里的那扇门,有丝灯光从门缝透出。楚欣然控制不住脚步,即便可能会引起什么不良后果,她还是想要靠近是谁在拉小提琴。

  因为那委婉哀怨如泣如诉的琴声深深触动着她的心,那种悲从中来的感觉,不禁让楚欣然想起了自己此时的命运。

  从门缝往里望,暗色光线下拉着小提琴的身影,不禁让楚欣然愣。

  冷夜寒左肩架着把略显古旧的小提琴,正手握琴弓神情专注的拉动着琴弦,这个发现让楚欣然惊诧不已。

  “冷夜寒他会拉小提琴?”楚欣然心底发出疑问,现实已经给了她最准确的回答。

  冷夜寒所在的空间,是间让人感觉无比压抑的练习室,四周垂挂着厚重的绒布遮光窗帘,架古朴的黑色三角钢琴立于中央,靠窗位置还有个多功能升降式实木画架。

  见到熟悉的物件,楚欣然眸子忽地亮,她没想到冷夜寒除了音乐之外,对美术竟然也有所研究,“这家伙,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楚欣然禁不住开始细细地打量着冷夜寒,她承认从第次见到冷夜寒时,就觉得这个男人很帅。不过帅归帅,性格和人品不好是真的。

  此时的冷夜寒,脸上竟然多了丝温和气息,曲德彪西贝加摩组曲第三乐章月光的音符,从他修长手指间缓缓流出。

  优美的旋律细腻的手法以及伤感的情调,在小提琴发出宛转悠扬的声中展现,如同忧郁与孤寂的灵魂在黑空飘来飘去充满迷茫。

  小提琴吟唱着寂寞孤独,冷夜寒神情专注微蹙着眉,种从骨子里衍生而出的孤寂与惆怅,让人看了不禁心生忧伤,仿佛生命像华彩乐章样起伏变幻,所有切最终化为幻灭

  冷夜寒的琴声带动起楚欣然内心世界,牵扯着她的心控制不住地产生共鸣,眼泪无声息的悄然滑落脸庞,楚欣然忍不住啜泣出声。

  突然,琴声戛然而止。

  冷夜寒刚才还流露伤情的眸光缓缓挑起,眸底顿时充满了让人见了不寒而栗的阴冷,楚欣然心猛地漏跳拍,脚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冷夜寒走过来,把拉开练习室门。楚欣然满脸惊色抬头看他,双腿已经颤抖不已。她倒不是怕冷夜寒怎样,而是此刻悲情的情绪太过外露。

  第025章冷夜寒的家属们

  见楚欣然神色慌张,脸上还挂着泪水,冷夜寒面色沉,“怎么回来的这样晚?”

  楚欣然怔在原地,她没想到冷夜寒会问这句话,“那个我们学校过段时间有汇报展出,我是参与设计者,所以”

  “我没兴趣听。”冷夜寒抬手推开楚欣然,从她身边走过去。

  楚欣然站在原地愣愣地望着冷夜寒背影,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关了。许久,她才终于重重地吐出口气,抬手抹了把额头上渗出的冷汗。

  抬起的脚步刚要离开,楚欣然又忍不住歪头瞅了眼练习室。

  回想起之前冷夜寒修长手指带动琴弦表露情感,炉火纯青的演绎极具倾诉力,楚欣然迷糊了,“原来,这家伙也会拥有那样的表情。可是他那个感情又是为哪般?”

  冷夜寒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后庭。

  后庭有栋别墅,与冷家主宅所在的中庭分开,中间以座花园相隔。平日里,后庭的别墅都没有人居住,不过最近却亮了灯。

  还没等冷夜寒推开门,门就已经被人从里面推开了。

  “我就说嘛有感觉哥哥这会儿要过来的,果不其然吧?”说话的是个长相甜美打扮时尚的女孩子,看面相年龄和楚欣然相仿。

  冷夜寒刚刚还情绪不太好的面容,在见到这个女孩子的时候缓和了许多,眼底竟然浮满了许多笑意和宠溺的神色,“疯丫头,我不是来见你的。”

  “别呀!二哥,我特地从老爷子那里跑过来看你,你别这么绝情好不好?好歹我们是兄妹。”女孩挽起冷夜寒的手臂,整个人都挂在了她的身上,把冷夜寒给拉进门里。

  冷夜寒瞥了眼拉扯着他的妹妹,“继续编吧,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直没回家么?”

  “啊呃这个”女孩狡黠的笑着耸了耸肩,松开了冷夜寒,“我不和你说了,还是我的逸东哥哥和逸凡哥哥好,因为他们从来不提这茬儿。”

  “他们是懒得理你。”冷夜寒走到沙发坐下,他对面还坐着两个外形长相几分相似的男人。

  “哥哥最讨厌了!”女孩也凑过去,挤在了两个男人中间。她是冷夜寒的妹妹冷希希,今年二十岁,还是个在校的大学生,不过却性情早熟喜欢时尚经常逃课这点也挺让人头疼。

  坐在冷夜寒对面的两个人,分别是二十八岁的罗逸东以及二十六岁的弟弟罗逸凡。

  罗逸凡就是受冷夜寒之托保护楚欣然的那个人,至于罗逸东,他是“罗翔企化”董事长兼总裁。外表冰冷沉稳,与弟弟完全不相同的相反性格。

  “罗翔企划”罗逸东的名号在市十分响亮,他的弟弟罗逸凡虽然不怎么参与公司的事情,不过也是受人瞩目的存在,但是没有人知道他们兄弟与冷家的真正关系。

  罗家是真正身份,其实是冷夜寒父亲冷云天收养的义子,而他们的父亲原本是冷云天最为信任关系十分亲密的部下。

  第026章万千宠爱小公主

  当年发生了些事使罗家兄弟成为孤儿,于是冷云天收养了他们二人。

  冷云天对待罗逸东和罗逸凡视如己出,冷夜寒和罗家兄弟从小认识,所以他们被收养后和他情如手足。冷希希自然不在话下,下子又多了两个哥哥疼爱,她还求之不得呢。

  只不过罗逸东不想仰仗冷家的势力,用多年努力最终成立了“罗翔企划”并让其名声大噪,快速跻身市商企最上层,成为当地最有实力的企业之。

  罗逸凡天性好玩不喜欢被束缚,尽管他私下里会帮助义兄和亲哥哥打理些事物,不过让他每天正儿八经的坐在办公室里,简直比杀死罗逸凡还痛苦,所以也没有人逼他必须怎样。

  基于几个人的这种关系和冷家罗氏的势力,身为最小妹妹的冷希希自然在备受宠爱中长大,她的性情之所以这样随心所欲,与生长的环境和身边人的疼爱有着莫大的关系。

  “希希,你准备还要逃课到什么时候?小心到时候没有人再给你善后,你根本毕不了业。”

  冷夜寒轻描淡写的说着,他似乎并不担心妹妹是否毕业的事情。

  听闻这话,冷希希嘴撇,“本来你们也没指着我毕业做什么,那我毕业和不毕业也没多大关系。再说了,咱家那个老爷子都对我放弃希望了,哥哥你干嘛还要这么执着呢?”

  “他是怕你嫁不到好人家,所以有些着急了。”罗逸凡忍不住开起冷夜寒和冷希希的玩笑。

  冷希希哼了声,头扬得很高,“那些二世祖们我才看不上眼呢!我心有所属的那个人必定是才华出众有着别人所没有的超凡脱俗气质,还有”

  “那样的人能看上你么?”冷夜寒插了句,浇给冷希希盆冰水。

  冷希希翻了他记大白眼,“你们的眼光都太庸俗,欣赏我的人定存在的!而且现在也不限制大学生结婚同居的事,我想和谁在起,也不定非得等到拿毕业证那天吧?”

  冷希希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口气里已经有了丝不确定。虽说现在政策不限制了,但是真要不在意她还是学生身份的人出现,貌似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希希,你该不会是心里面已经有了意中人吧?”

  从小到大,罗逸凡就爱逗的就是小妹妹冷希希了,只要能够把她的脸逗得羞红,罗逸凡心里快乐得简直比登天还高兴。

  “谁谁说的啊?我才没有呢!”冷希希的脸已经红了起来,她连忙把头压得很低。

  “看吧?看吧!我说的没错吧?”罗逸凡笑得就差下子蹿起来了。

  “看你笑得那副德行,希希是小孩子,难道你也是?”坐在旁直没有开口的哥哥罗逸东,张嘴就把罗逸凡给呛住了。

  “谁是小孩子了?我才不是小孩子呢!”

  罗逸东的话让冷希希有了抗议,“你们给我记得,我是现代的成熟女性,个思想性格完全成熟独立了的女人!”

  第027章亲如手足的兄弟

  “女人?”冷夜寒瞅了眼冷希希,微微撇了下嘴角。

  “诶?哥,你给我解释下那是什么表情?你到底是几个意思?”冷希希不满意了,双手掐腰,嘴噘得老高都可以挂油瓶了。

  “没什么意思,你自己玩会儿,我和逸东逸凡有点儿事谈。”冷夜寒说完,起身向楼上走去,罗逸东跟在他身后。

  “诶?这是干嘛呀?歧视貌美女性是不是?”冷希希被几个男人甩下落了单,自然心里有些不太服气,她就是喜欢来凑热闹,为嘛不带她起?

  罗逸凡搂了搂冷希希,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他可以安抚下小妹妹的心,“别怄气了,事情谈完之后,逸凡哥哥带你去嗨皮好不?”

  听罗逸凡这样说,冷希希顿时来了精神,双眼直放光,“嗨皮?去流汗俱乐部对吗?”

  “啊这个”罗逸凡瞅了眼楼梯方向,那两个人已经走进去了,他对着冷希希神秘笑,“没错!说定了,就去哪儿!”

  “好!成交!”冷希希和罗逸凡击掌敲定,然后美滋滋的跑出别墅,先去自己找乐子了。

  冷希希所说的流汗俱乐部,与那些健身会所不样。因为罗那里说白了,其实就是过去位于郊区的汽车酒吧升级版。

  去那里的人不分身份,也不管对方是否认识,只要流汗俱乐部的嗨曲响起来,大家就开始尽情舞动肆意欢乐。

  楼上,罗逸凡推门而进。

  看他进来,冷夜寒轻轻笑,“定又答应希希那些无理要求了吧?”

  罗逸凡耸了耸肩,笑着走过去,“你们都听到了?我也是被逼无奈,谁让你们都脱身的那么快,我也只好出此下策咯!”

  “你承诺带希希去流汗俱乐部那种地方,也不怕寒秒杀了你。”罗逸东向反对罗逸凡带冷希希去那种地方,毕竟流汗俱乐部还不同于其它的酒吧夜总会。

  “我这不是暂时安抚下她嘛,你们说走就走,要是我不安抚的话,这会儿指不定她就起跟上来了,我很冤枉的。”罗逸凡嘴里说着为自己抱屈的话,但是脸上笑得无比灿烂。

  “你自己想去,就别拿希希当借口,不要把她给教坏了。”

  “哥,别这么古板好嘛。”罗逸凡胳膊搭在罗逸东肩上,捏了下他的脸摆出个微笑的表情,“年纪轻轻的,还是应该多欢乐些。你总是这么板着脸,我很紧张诶!”

  “你少来这套。”罗逸东拉开罗逸凡的手,把他推开边,“说说楚欣然的事吧,就你这样的性子,我觉得寒还是换个人做这种事比较好,不然下个去流汗俱乐部的就是她了。”

  “别啊!”罗逸凡立刻送上讨好的笑脸,瞅瞅罗逸东又看向冷夜寒,“虽然吧开始还不是很想做,不过接触这天下来我发现,那个小妮子还挺有趣的,这个工作我欣然接受了。”

  罗逸凡说完,走到角落饮水机那里,给自己倒了杯水。

  第028章这明摆着在找虐

  “有趣?”冷夜寒眼底带着探究之色望着罗逸凡,他是什么样的人,身为义兄的冷夜寒心里十分清楚,“你挑逗她了?”

  “噗——”冷夜寒的话差点儿呛死罗逸凡,他禁不住咳嗽了几声,“那个我事先声明啊,她是你的所有物,我染指谁都不会染指她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