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跟你走在起,还真是容易被人误会。”楚欣然嘴里嘟囔着,她最终还是先和罗逸凡去食堂吃了饭,然后來到这里赏花,而且此时这儿的人也非常多了。

  楚欣然之所以那么坚持先赏花后吃饭,无非就是想避开人们來这里的时间,最主要的当然还是避开可能会出现的冷希希。

  只可惜呀,罗逸凡不管不顾也不了解楚欣然的心情,非得要吃过饭才來这儿赏花,并且还弄得让人如此注意,真不知道他是突然天然呆了还是故意要这样做的?

  楚欣然心里像是打着锣鼓样,在心中默默念叨着千万不要遇见同在个学校的冷希希。同时,楚欣然也在不停的安慰着自己,在这所校园三年了,她都沒有见到过冷希希,这次绝对不会那么凑巧就碰到了吧?

  “咦?逸凡哥哥!”

  前方突然的声疑问加招呼声,楚欣然感觉自己瞬间像是被扎破了的气球样泄了气。

  不过这个时候楚欣然真的很希望自己是个被扎破的气球,至少她可以用瞬息移动大法直接逃离这儿不用去面对有些傲娇的冷希希。

  但是楚欣然沒有瞬息移动,倒是冷希希瞬移到了罗逸凡面前,也不管四周是不是有什么人在看着,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搂着罗逸凡。

  “逸凡哥哥,你是來学校看我的么?啊好感动呀!怎么办?怎么办嘛!”冷希希激动得都快跳起來了,她的热情举动让楚欣然有些咋舌。

  第次见到冷希希,楚欣然误会了她的身份,再加上冷希希那有些高傲夹杂着泼辣的小性子,都让楚欣然想象不到她是这样个热情奔放的小女生,丝毫不在意外人的眼光和看法。

  “这才几天沒见面,你就这个样子。”罗逸凡拉开好像膏药样贴在他身上的冷希希,“你是想证明给我看,你现在的的确确在校园里好好上课呢是不是?到时候好让我给你说好话。”

  罗逸凡的话说得楚欣然头雾水,冷希希笑嘻嘻的摸着头吐了下舌头,“这不是期末了嘛,我当然要來好好表现下咯!也正是因为期末了,所以逸凡哥哥才故意來这里视察我?”

  “我才沒那个闲情逸致管你呢。”罗逸凡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他含笑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心,也让楚欣然了解到,原來罗逸凡不是以“监控器” 的身份去画室找她的。

  微微抬头看着罗逸凡,楚欣然心里升起丝愧疚感,明明决定要和这个人做朋友的,可是对于冷夜寒的某种想法心情等等,连带着让她总是不知觉的就开始针对怀疑起罗逸凡。

  “诶?这个人不是那个那个”热情了好半天,冷希希终于看到躲在罗逸凡身后的楚欣然,手指着她寻思了好半天,也沒想起來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见过面。

  被冷希希认出來,楚欣然紧张得手心里全都是汗,可是再仔细瞧着冷希希脸疑惑的表情,楚欣然又暗自在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原來冷家这位千金小姐,记性不是那么的好。”

  罗逸凡给楚欣然打着圆场,又搂住了本來已经推开怀中的冷希希,“丫头,吃饭了么?”

  “嗯,吃了,正在吃呢!”冷希希举起了还掐在手里的面包,罗逸凡眉头微微蹙。

  “就知道你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吃这种东西怎么能有营养呢。”

  “哎呀!哥,我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青春期的小孩子,不需要再长身体了,所以补不补营养对于我來说都是无所谓的事儿。”冷希希满脸不在意的说笑着。

  罗逸凡手指轻弹了冷希希的额头,“就你这副小身板儿,还敢说自己是成年人?”

  “我?我怎么了?”冷希希对罗逸凡的评价感到十分不乐意,噘着嘴跟他抗议,“我在这个学校,再怎么说也有很多追求者呢!怎么到了逸凡哥哥的嘴里,我就成了无是处了?”

  “你本來就瘦,还不许我说么?”罗逸凡平时很宠自己这个小妹妹的,他这样的玩笑话也开多了,可是今天冷希希的面前还有楚欣然呢,她的面子真的有些罩不住了。

  冷希希边冲着罗逸凡表达不满,边不忘记从上到下打量着楚欣然。或许是因为冷夜寒的关系,楚欣然的身体褪去了某种青涩气息,在这繁花之下凭添了许多妩媚之色。

  楚欣然眼见着冷希希看着自己的脸色变得不是十分好看,她心里面的大鼓又开始狠狠地敲了起來,直在心里埋怨罗逸凡,他们兄弟爱开什么玩笑不行?偏偏当着她面前说这种话。

  “沒事儿的时候多回回家,多吃些家里的菜才能长得快点儿。”罗逸凡笑着揉了揉冷希希的头发,言外之意就是希望冷希希不要总是混在姐夫乐敬文那里。

  冷希希又不是傻瓜,当然听得懂义兄罗逸凡的话,“我这不是直在学校复习呢嘛,哪里有时间有事儿沒事儿的往家跑”

  冷希希这话说得点儿底气也沒有,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怎么可能让让罗逸凡相信?

  “你学期下來,在学校的时间能有多久?个月?而且还是分散着來的。”罗逸凡还真是不给冷希希面前,当着楚欣然的面儿就把她的老底儿给说穿了。

  “逸凡哥哥!”冷希希拽着他的手摇晃起來,眼神里带着乞求之色,“我不就是吃个面包应付下午餐嘛,你至于把我说的这么不堪入耳么?”

  “你自己记得就好了,我只是希望你大学能顺利毕业。”罗逸凡说到底还是很关心冷希希的,不然也不会和她说这么多。

  “沒事儿!我定可以顺利毕业!”冷希希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头侧,她的意思罗逸凡懂。

  “要不是你脑袋还算好使些,考试成绩能够出人意料之外的名列前茅,我估计你早就已经被这所名校给清洗出去咯!”

  “我这样不可多得的人才,好多地方都抢着我要呢!拥有我在这里,是他们的福气!”冷希希大言不惭,沒人夸就自己夸,别人夸她就可劲儿夸自己。

  看着这两个完全陷入二人世界的家伙在谈话,楚欣然真想趁机溜走,这样类就不用继续和冷希希面对面站着了。

  不过话说回來,冷希希如果真的像他们谈话时所说那样头脑好,为什么连她个小小的楚欣然都认不出來呢?

  楚欣然心里有些纳闷儿,这件事如果换做是她,定会记得对方那张可憎的脸,只要想起就愤恨,指定会辈子几辈子都无法忘记的。

  心里这么想着,楚欣然不知觉握紧了拳头,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三年來都沒有与冷希希见过面了,因为她平日里都很少來学校。

  这所学校虽然出奇的大,有些人也是辈子都无法见到面的,但是机遇总是有吧?可是楚

  欣然和冷希希之前的磁场不在个地方,她们能够互相吸引的地儿就是冷家主宅。

  与冷希希的见面终于结束,罗逸凡与楚欣然沿着校园林荫小路向外走去。

  “今天赏花是假,其实來看你妹妹才是真的吧?”楚欣然忍不住问道,她觉得既然罗逸凡和她起见到冷希希,而且对方也沒有进行回避,那么这件事定可以作为谈话的话題。

  罗逸凡笑了笑,又不自禁的回头瞅向走出來的方向,“这孩子平时很少回家,除非她要來见我们,否则我们几乎都见不到她的面。今天正好借着你考试还有充足的时间,所以我进來找你去吃饭,心想着是否能够遇见她。”

  “自己的妹妹,干嘛还沒有办法相见?”对于冷家兄妹以及他们姓罗的义兄义弟之间的些事儿,楚欣然真心有些搞不懂,总觉得他们神神秘秘的。

  “哎,可以说是‘女大不中留’,小女孩儿长大了就会心有所属,她可能也是担心大家不会支持她,就很少回家也不愿意触及此事吧?”

  楚欣然眉头微蹙看着罗逸凡,她还是第次从这个阳光男人脸上看到丝惆怅的神色。

  “事实上呢?你们到底支不支持她?”楚欣然是十分自然的问出这个问題的,说完之后她又感到有些后悔,冷夜寒兄弟姐妹之间的事儿和她有什么关系?

  “事实上其实大家也沒想反对她怎样,可能都是她自己多想的吧,就觉得会怎样怎样。”罗逸凡说完苦笑了下,他不觉得冷希希的存在是不可以对楚欣然提起的。

  “这样也就是说,你们也是默许她这份感情的咯?”楚欣然承认,女人的好奇心有时候真的是很强大,明明心里想的是不要再问了,可是张嘴说出來的话好像饶有兴趣。

  罗逸凡不肯继续多说了,他露出了好看的笑容,看向已经走出校园外的马路,“车子停在对面,我们过去吧。”

  罗逸凡不肯继续往下说了,多多少少有点儿打消楚欣然热度的感觉,她好像瞬间就降了温,“你不想继续说就算了,反正我对那个女生的事儿也不感什么兴趣。”

  “因为我不肯说了,所以你生气了么?”

  “切!谁生你的气啊?傻瓜才生气呢!”楚欣然佯装着自己不在意,却用话把自己给套了进去,当她反应过來时,罗逸凡笑得双眼睛似乎眯成了条缝儿。

  “讨厌!我不理你了!”楚欣然收回目光,脸不高兴的往前走去。

  “喂喂!你再等等上车!”罗逸凡突然抓住楚欣然的手腕儿,手指向另边,“本月新番漫画到了,走!我带你去图书馆观看!”

  罗逸凡说完,拉着楚欣然的手向反方向跑去。

  第104章漫画新番遇庭恩哲密莱

  “锦瑟书香”图书馆,罗逸凡轻车熟路的输入自己的通行证号码,又当着神色有些木怔怔的楚欣然面前拿出她的通行证输入进去。

  “了,走吧!”罗逸凡笑着歪头,模样十分可爱。如果放在平时,楚欣然沒准儿会单纯的被罗逸凡这副表情给逗笑,可是今天却不样。

  “你你怎么拿着我的通行证?”沉默了好半天,楚欣然终于开了口。

  “早上在你房间等你的时候,顺手从书桌那里拿到的。”罗逸凡有些得意的笑着,转着手里的通行证磁卡,“我觉得期末考试结束,总该放松下吧?而且我也打听到最近进了许多漫画新番,觉得带你來看看你应该会很开心。”

  “可是我明天还要考试”

  “嘘,,小声点儿。”罗逸凡手指轻触在楚欣然唇瓣上,又左右的瞅了瞅,示意她这里是图书馆,不要太过喧哗。

  “起码今天的考试结束了,也别想太多,该放松的时候就得放松。走吧,咱们上楼去看漫画。”罗逸凡不给楚欣然回话的机会,拉着她的手就上了电梯。

  “你”楚欣然瞅着自己被人牵着的手,罗逸凡的掌心很温暖,在冷家的日子里,她也就只能从罗逸凡身上感受到阳光样的暖意。

  乘坐电梯來到六楼漫画区,罗逸凡十分自然的手搭在楚欣然肩上,“你去找个好地儿占个位置,我去给你把合乎你口味的新番给搬來。”

  轻轻拍了拍楚欣然的脸,罗逸凡迈着帅气悠闲的步子走向书架那边,楚欣然站在原地愣了好半天,手也不知然的轻抚上自己的脸颊,“罗逸凡真是个怪咖”

  既來之,则安之。

  楚欣然按照罗逸凡说的,楚欣然找了个不太引人注目的靠窗四人位桌子坐下來。可是左等右等,都沒有等到罗逸凡拿着他所谓的新番过來,心里不禁嘀咕起來。

  “这个罗逸凡,是不是都不知道漫画到底放在哪里?怎么过了这么长时间还沒回來?”

  “然然。”

  温柔的声音,楚欣然抬头望去,脸上露出惊讶之色,“庭恩哥哥?你又是來看犬夜叉的么?还是看别的”

  有些尴尬的相遇,楚欣然觉得自己这问題真傻,她只是沒想到再次來这儿,又能遇见上次说來看漫画完结篇的霍庭恩。

  霍庭恩低头瞅了眼手里的漫画书,微微的笑了笑,“听说最近有新番,所有我才來这的。”

  “噢。”楚欣然轻轻点了点头,视线下意识的漂移到刚才罗逸凡走进去的书架那边。上次和霍庭恩的相逢,罗逸凡就看了个全程,今天要是再被他见到,岂不是又要“说教”番?

  “然然,你是个人來的么?”

  如上次那样,霍庭恩的询问让楚欣然神色特别不自然,她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是和朋友起”

  正说着,罗逸凡拿着新番回到了这里,“嗨,让你久等了!哎呀,这些漫画书真是让我好找啊,诶?这是你朋友么?”

  “啊呃”罗逸凡佯装着沒见过霍庭恩的提出,让楚欣然怔了下点了点头。

  “然然,这位是”霍庭恩面带疑惑的看着罗逸凡,他与楚欣然的熟悉程度让霍庭恩心里有点儿说不出來的感觉。

  “他他是”楚欣然不知道该怎么介绍罗逸凡,她不想让霍庭恩知道她目前现状。

  “我是楚欣然同学的学长,当然了我已经毕业了许多年,我们是在学校论坛上相识的。”

  罗逸凡说得十分自然,而且神色也让人觉得他说的就是事实,就连楚欣然都有点儿觉得他是同所学校毕业的学长了。

  “哦哦,原來是学长啊,幸会幸会。”霍庭恩看起來也相信了,并且向罗逸凡伸出友谊之手,“我是楚欣然曾经的邻居,算是青梅竹马起长大的邻家哥哥。”

  “邻家哥哥?哈,这类设定最有爱了,我喜欢!哥哥你好!”罗逸凡发挥了他贯的自來熟风格,与霍庭恩的手握在了起。见两个人这样相处,楚欣然也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话说回來,罗逸凡和霍庭恩似乎都沒有说自己的名字,两个人却好像已经做了完全的介绍样握起手來。

  “我说,咱们现在是在图书馆,不是在茶馆。”楚欣然出言警告两个人别太热络,她总感觉情况和气氛有些不太样。

  “对对,你说的沒错。既然咱们兴趣相投,不如就坐在起看漫画书吧。”罗逸凡凑到楚欣然身边坐下,霍庭恩瞅着他们两个,不得不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哥哥大人,咱们交换着看怎么样?”罗逸凡将其中部分新番推送到霍庭恩面前。

  “哦,好。”霍庭恩沒有拒绝,微微点头将自己的部分推送到对面。

  “楚欣然,给我讲讲这个故事怎么样?”罗逸凡把手里的漫画书叠放在楚欣然手中书上。

  楚欣然愣,用手把罗逸凡的书推了回去,“这上面也不是沒有字,你自己看不行么?”

  “这内容太过深奥,实在是让人有些看不懂。”罗逸凡好像不是带楚欣然來看漫画的,倒像是找了个给他讲故事的人來样。

  “真是那你沒辙,这里是这个意思”楚欣然不知道是不是信以为真了,还真的给罗逸凡讲解起了这本漫画书的前情。

  好半天之后,细细碎碎的讲解声终于结束,罗逸凡了然的点了点头。

  “果然是厉害啊,经过你这样讲解,我感觉下子就通透了。”

  “还不是你人笨嘛。”楚欣然瞥了罗逸凡眼,“耽误我百万\小!说,你真是讨厌。”

  “也不是谁最开始说不來看的,现在又这样”

  “还不是你非得拉着人家來!”

  罗逸凡成功的挑起了楚欣然跟他起争执的话題,看着两个人你來我往的说这话,霍庭恩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个多余存在的人样坐在这里。

  “看來,你们的关系真的很不错。”霍庭恩终于开口,打断了楚欣然和罗逸凡的小“争执”。

  “霆恩哥哥,我”楚欣然心里涌升出股罪恶感,她怎么可以把霍庭恩单独撂在那里不在意,反而和罗逸凡在这儿好像是在打情骂俏。

  “哥哥大人,会儿起去吃个饭怎么样?”罗逸凡开口闭口都在学着漫画里的人物称呼,他这开口的话让楚欣然脸色大变。

  “霆恩哥哥定很忙,哪里有时间起吃饭!”

  “能在这里看漫画,哪里有那么忙?”

  “看漫画就代表不忙么?我还是个正在考试的人呢,不也样被你拽來看漫画?”

  “那不是你喜欢看嘛,放松放松有什么不好。”

  “你讨厌!”说不过罗逸凡,楚欣然只能再次用“讨厌”來形容罗逸凡。

  看着他们两个这样

  霍庭恩不用得到回应也该知道,曾经和他无话不说的小女孩楚欣然已经长大了,这几年的分别,似乎在他们之间产生了道难以逾越的沟壑。

  “然然,他说的沒错,我的确是忙里偷闲來这看会儿书。”霍庭恩找了个借口,这才让楚欣然和罗逸凡的言语往來暂时中断。

  这时,楚欣然想起上次和霍庭恩重逢,因为罗逸凡的关系她仓促离开。想到这个,楚欣然甚至觉得罗逸凡是不是知道霍庭恩总來这里,所以今天才非得带她來这儿的?

  又不知不觉的开始怀疑起罗逸凡,楚欣然觉得自己其实还是不够相信罗逸凡,这种情况就像是以前时样,包括今天中午在学校花园里赏花遇见冷希希不也这么怀疑的么?

  说到底,楚欣然觉得她还是对罗逸凡心存芥蒂,毕竟他是冷夜寒派的人,那份真心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到完全相信,说什么会相信他类的话不过是在继续拧自我安慰而已。

  “唉”楚欣然在心中暗暗的叹了口气,再看向霍庭恩时,她想起自己应该问什么了。

  “那个霆恩哥哥,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呢?”想起已经重见两次面了,却还沒有询问过霍庭恩目前的状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