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得可真好呀!”

  “被你夸奖,我真是深感荣幸。”冷夜寒撂下茶杯,突然把握住楚欣然的手腕,“我这是在给你机会,让你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威胁到我,怎么样?你刚刚学会了多少?”

  被冷夜寒这样用力攥紧手腕逼问,楚欣然的手抖得厉害,水晃出來洒在了她和冷夜寒的手上,“我我什么都沒学!”

  “这种免费学习的好机会你说什么都沒学?你别告诉我你只是为了看热闹。”

  冷夜寒的讥笑弄得楚欣然心里乱七八糟,她甚至开始怀疑,最初想要藏在花园的动机到底是想探听他们谈什么?还是想要通过谈话得到些有利的“情报”?

  “不说话,也就是承认咯?”冷夜寒松开楚欣然的手腕,因为他的大力,白皙的手腕上出现了几道红痕,“经过我再三考虑,我还是无法认同我与梁美婷之间的关系。”

  “你这岂不是在耍戏梁二小姐的感情?!”

  望着楚欣然不知道是气愤还是激动的神情,冷夜寒突然弯起嘴角笑了起來,“你这样的情绪是出于对我不尊重女性的抗议?还是真的在为梁美婷打抱不平?”

  楚欣然怔,过了好半天才终于冒出话來,“就是出于你对女性的不尊重,毕竟毕竟我也是女人,我我有权利提出这样的抗议!”

  “女人你?”

  “我我怎么了?”冷夜寒的反应,让楚欣然心里有些说不清楚的忐忑。

  冷夜寒微笑着起身凑近楚欣然,她刚要缩着身子往后躲,就被冷夜寒把抓住了纤弱的肩,“我身边的女人只要你个就够了,多余的人我沒兴趣也沒那个必要。”

  第096章竟然允许师生恋

  类似的话冷夜寒不是沒有说过,却沒有今天带给楚欣然的震惊大。她瞪着大眼睛望着冷夜寒的脸,就那么呆呆的看了好半天。

  “怎么了?傻掉了么?”冷夜寒手在楚欣然面前晃了晃,她这才回过神儿,推了他把。

  “谁傻掉也不会是我傻掉。”

  “那你觉得谁傻掉比较正常?”冷夜寒故意问道。

  “我看我”楚欣然虽然知道这是冷夜寒故意以问的,但是她还是沒控制住把话说出了口,“我看梁二小姐就傻掉了,不然的话,她怎么可能直对你这个禽兽有感觉?”

  “可是禽兽只对你有感觉,你说这该怎么办?”

  面对冷夜寒凑合过來的身体和所谓的怀抱,楚欣然根本就招架不住,她干脆任由冷夜寒将她搂在怀里,突然沒有了反抗,倒换成冷夜寒怔住了。

  “你怎么了?该不会是刚才看了场戏之后,就有些大受刺激生病了吧?”话说着,冷夜寒的手摸向了楚欣然的额头。

  “去!你那戏有什么好看的,还值得我亲自垂病?我看你配我亲自垂骂还差不多!”

  “这么能耍嘴皮子,看來你的确沒什么事,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冷夜寒松开了搂着楚欣然的手,他的话总是说的暧昧,让楚欣然心里很不舒服。

  “我都说了我怎样的和你沒有关系,你少撕开腹黑的嘴脸用佯装的笑意和邪魅态度來对待我,我不会被你的外表所欺骗的!”

  “真是有志气的女子,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想多了。”冷夜寒轻抚了抚楚欣然被风吹起來的头发,像是抚弄着娃娃样好好的给她捋顺着,“我只是怕你像个真正的玩具样坏掉,我还沒有玩够的玩具如果坏了,那我今后的日子岂不是会很无趣?”

  “我求之不得的事情,真期盼早些到來!”楚欣然嘴里说着嘴硬的话,心里感觉难受的说不出來,就好像团棉絮卡在了嗓子眼儿里样。

  “冷夜寒,你简直就是”

  “楚欣然,我事先警告你,你最好多注意下自己的措辞。某些不该多说的话如果说多了,那么楚欣悦最近可能就见不到妹妹了。”冷夜寒的警告,让楚欣然再无勇气继续说下去。

  过了好久,她才嘟囔道:“就算我不说,你不是也样不想让我去见姐姐?”

  “那不同。”

  “有什么不同?”楚欣然有点明知故问,冷夜寒也懒得和她继续争执。

  “好了,你要是想在这里就接坐这儿着喝茶,我会叫人给你添上壶新的,要是不愿意的话就回房间待着。”冷夜寒说完,个人走出了花园。

  楚欣然沒有走,她不想回那个房间,就算坐在这里个人很无聊,喝喝茶也是好的,就当放松下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最重要的点是,楚欣然今天见到了楚欣悦,她的心情比起平时來说还算晴朗。

  不过,在楚欣然暂时感觉还可以的时,另个人却不是很高兴,而且气氛异常!

  冷家宅院外,栏墙树藤遮挡的后面,梁美婷娇美的脸被气得五官似乎扭曲成了团。

  “楚欣然!原來她根本就不是什么女佣!”梁美婷愤怒地把扯下树藤叶子,“那天我就应该猜到的,哪有女佣会和他那个样子?而且就算真的是女佣,她也绝对和别人不同!”

  这段时间,每次回想起那天和楚欣然的见面,梁美婷肚子里都会窝着很大的火气。虽说那天是她故意为难楚欣然,可是弄到最后,貌似丢了面子的人是她梁二小姐。

  “难怪罗逸凡和乐馨儿那个小丫头都要帮着她,事情的根本原因在这里!冷夜寒,你居然为了这个瘦不拉几的根本算不算女人的女人拒绝我,我要让你好看!”

  梁美婷恨得牙根儿痒痒,她本以为可以得到接近冷夜寒的机会,偏偏这个时候出现个什么楚欣然,现在真恨不得要将她撕扯成千万个碎片。

  星期下午,南湖白桦林。

  临近期末,楚欣然所在班级本学期最后半个月课程是户外写生课,今天沒有风,阳光也不是那么强烈炽热,所以他们來到了南湖白桦林写生。

  户外写生课其实很灵动也比较轻松,身处大自然中,灵感也像是泉涌样往外蹦。

  虽说是户外写生,上课方式和活动都很自由,不过剧烈正常的放学时间还有个小时左右,完成今天任务的学生老师们,便三三两两的聚在起聊天或者谈些绘画方面的话題。

  楚欣然的画面早就已经完成,可是她沒有把画具等收拾起來,而是抱着膝盖坐在垫子上紧盯着画看,总觉得画面有些空洞,似乎缺少了某些东西。

  “楚欣然,怎么不收拾下,还坐在这里发呆?”

  齐海峰走过來,楚欣然回过神儿,冲着坐在身边的齐海峰微微笑。

  “齐老师,你说我最近是不是有些退步了?”

  “为什么这么说?”

  “我”楚欣然言语有些支支吾吾的,“其实也说不出來到底哪里不对劲儿,就是觉得觉得我现在的画面感觉和以前大不相同。”

  “变得更加灰暗了,完全沒有了你过去的那种随性洒脱的画风。”齐海峰语点破楚欣然的变化,其实他已经注意楚欣然很久了,只不过直沒有点名,希望她自己发现。

  听齐海峰这样提,楚欣然恍然大悟,但是紧接而來的是种无法言喻的内心伤感,“马上就要毕业了,画风突然变成这样,这是不是代表我可能”

  “不过是个画风问題,你不用太往心里去。”齐海峰用他温柔的微笑,尽可能的消除楚欣然心头的担忧与顾及。

  “估计我是永远转不过來了,定是这样”楚欣然喃喃自语着,齐海峰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哪些事,自然只以为是单纯的画风变化问題。

  如果真的是想尝鲜另类临时改了画风,楚欣然根本不会表现得这么难过和焦虑,她的心里装满了沉甸甸的心事,却不知道要和谁來倾诉。

  “你是心里有什么事么?”看着叹气的楚欣然,齐海峰又忍不住问道。

  “我沒有”楚欣然说出这话时,真想把地挖个坑钻进去,让所有人都看不到她的脸色有多尴尬,神情有多么的不自然。

  “如果你遇见什么难題或者心事,可以和老师说,要是可以的话我也可以帮你。”

  齐海峰说的真挚认真,楚欣然却听得心里堵得慌,她勉强露出点点笑容摇了摇头,“齐老师,谢谢你的关心,我真的沒事。”

  “你沒事就好。”齐海峰放心的笑了,“再过半个月就是户外远营了,出去游玩再和同学们起露营定会很开心,换换心情心里面的不开心就全都扫而光了。”

  齐海峰说得轻松自然加愉快,他深知沒有发现楚欣然低垂下的眼帘里藏匿了

  多少悲伤,也沒有察觉到她笑容的背后隐藏着多少被迫与苦楚。

  到了放学时间,今天的写生课程结束,同学们都背着画具陆续离开了白桦林。

  楚欣然和齐海峰走在最后面,边走着边聊着关于毕业后工作的事情。齐海峰是真的很关心自己这个学生,可是楚欣然心里有苦难言,现在她也不知道毕业之后要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首要任务当然是报仇!可是报了仇之后呢?定会因此被抓吧?沒报得了仇的话,就是依然在冷夜寒的魔抓下挣扎生存。”

  瞬间,楚欣然在心里乱七八糟的想了大堆。可是当她猛地抬头看向马路对面时,差点儿口气憋在嗓子眼儿里沒呼出來。

  “冷夜寒?!”楚欣然在心里惊呼,走在旁的齐海峰还沒发现楚欣然的异样。

  “齐老师,我要去那边的书店趟,我们就就在这里再见吧。”楚欣然找了个借口,齐海峰并沒有怀疑。

  “那好吧,明天学校见。”他说完,转身向距离这里很远的停车场走去。

  十分自然的分别口吻,而且明天的确需要学校见面,不过此时停在楚欣然的耳朵里,那简直就是了不得的重磅炸弹。

  因为这个时候,冷夜寒竟然已经从小马路的对面向这边走过來,相比刚才他们两个人说的话,冷夜寒也都听得清二楚了。

  确认齐海峰走得很远了,楚欣然这才转过身面向冷夜寒,“你为什么会來这里?莫非也想重温下学生时代的生活,跟着我们起户外写生?”

  冷夜寒顺着楚欣然刚才目光的方向看去,齐海峰的身影走出很远了,“见到我过來还那么恋恋不舍的看着恩家背影,看來你心里对这个人很是在意啊。”

  冷夜寒开口,就说这种让楚欣然想揍他脸的话,“冷夜寒!我拜托你你少给我乱扣帽子好不好?他叫齐海峰,是负责我们班教学任务的老师,根本就不是随随便便的什么男人!”

  “你们学校现在竟然允许师生恋?果然是名校,还真不是般的超前卫呢。”冷夜寒像是沒听到楚欣然的解释样,自顾自的说着他所认为的关系。

  楚欣然脸要气绿了,就知道和这个男人沒什么好解释的,“你爱信不信!我懒得和你解释那么多,也不想在这个地方跟你争执那么多!你要是愿意闹的话,就自己个人在这慢慢玩吧,恕不奉陪!再见!”

  楚欣然转身要走,冷夜寒把揪住她的后脖领子,“我沒想和你再见,你要给我跑去哪里?瞧这方向,是去追着那个叫齐海峰的老师么?你的感情这样执着,你们校领导知道么?”

  “我执不执著干你毛事?!放开我!也少和我说什么我怎样你怎样的话!我不要听!”楚欣然火了,明明都沒影儿的事,让冷夜寒这样说,就好像真的有鼻子有眼了样。

  第097章衣冠禽兽冷夜寒

  “你不要听怎么能行,毕竟是和你有关系的。”冷夜寒扳过楚欣然的身子,脸上的微微笑意让她感到发寒,“还有你个小女生,说话不要毛不毛的,让别人听到多不好。我不说你怎样,你自己也该注意些吧。”

  冷夜寒给人的感觉,是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存在,可是他此刻说的这些话,就好像是个很爱护自己家孩子的家长样,反差极大让楚欣然有些无法适应。

  “我就纳闷了,你不是直走高贵冷艳的路线么?是不是走得时间太久了,所以现在想改居委会大妈的路线了?”楚欣然实在是忍不住了,要让她直顺从冷夜寒根本做不到。

  “不管什么路线,只要能让你觉得生活不是毫无波澜沒有生趣,我走怎样的路线都可以。”

  “你”冷夜寒的回答让楚欣然沒有词接下去了,过了好半天,她终于缓过神儿,“你就直说吧,到底想让我怎样做才满意?”

  冷夜寒手指缠着楚欣然的发丝,脸玩味儿表情的绕着圈圈儿,“怎样做都不满意,我是个会鸡蛋里挑骨头的人,况且你也不会按照我说的去做。”

  楚欣然真想脚踹向冷夜寒,“就因为我要替我爸爸找你报仇,所以你就这么百般折磨我,你这个人的肚量还真是小!”

  “沒错,我承认自己肚量小,而且让小肚量的我对于你非常感兴趣。”冷夜寒邪邪的笑着,口气里去充满了警告的意思,“有些事你似乎忘记了吧?莫非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

  冷夜寒意有所指,楚欣然身子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是啊,这才过去几天,在沒有冷夜寒的提醒下,她真的有点忘记了之前所遇到的危险,却是满脑子都在纠结几天后户外营的事。

  “楚欣然,你老老实实告诉我,最近是不是有些事对我有所隐瞒?”冷夜寒的眼神突然变得咄咄逼人,让楚欣然的窘迫和心思在他面前无处可逃。

  “我沒”楚欣然支支吾吾。

  “真的沒有?”冷夜寒靠前步,原本就和楚欣然不太远的距离,几乎已经贴在了起。

  楚欣然抬头望着冷夜寒,她知道这个男人只要想做,绝对不会顾及这里是大庭广众,而对她做出什么不太合乎常理的事情來。

  “当务之急,还是直接招认了比较好。”楚欣然在心里嘀咕着,她最近也忘记了另外件事,不是说尽量和冷夜寒拉近关系吗?为什么总是这么拧着脾气?

  “我问你话呢,听不到么?”冷夜寒的表情明显已经失去了耐心,这个男人的脾气总像是小孩子在撕书,说翻了脸就翻脸。

  楚欣然用力咽了下口水,稳了稳自己慌乱又有些狂躁的情绪,“因为上次汇报展圆满结束,所以学院的学生会打算在暑假之前组织次户外营,时间是三天。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所以你看这个要怎么办吧?”

  该说的全都说了,楚欣然在等待冷夜寒的反应。

  “你是怎么打算的?想去么?”冷夜寒沒有直接回复楚欣然,而是把问題留给了她。

  楚欣然愣,“问我?我我有什么打算,难道你还能同意不成?”

  “如果我说我同意呢?你要不要欢天喜地的去户外营?”冷夜寒的眼底带着寻求楚欣然答案的神色,然而此刻,她还真不知道应该怎样做答了。

  “你那个你想让我怎么做?我我听你的安排”楚欣然有些心虚的询问着冷夜寒,如果他同意说可以去,她倒是不排斥户外营这种事,最主要还是考虑到冷夜寒。

  “你很在意我的看法么?”冷夜寒的脸上重新浮上微笑。

  楚欣然瞥了他眼,“谁谁要在意你的看法?!我只是实现和你说的话,至少可以不让你揪着这个事情來要挟我什么。”

  “让逸凡和你起去吧。”忽略了楚欣然的控诉,冷夜寒直接说出他的决定。

  “罗逸凡?你竟然让他和我起去?”楚欣然的表情给了冷夜寒很好打回复,她只希望个人去户外营,不想让身边还跟着他的眼线。

  “你和他关系不是很要好么?怎么分开才沒几天,你就已经开始排斥了?”

  楚欣然眉头皱,她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你如果不提‘罗逸凡’这三个字的话,我还真有些忘记了这个人是谁呢。现在被你已提醒起我才想猛然起來,原來他就是你那个身为监控器的好兄弟。”

  冷夜寒微微耸肩,表示压根儿不相信楚欣然说的话,更是在承认罗逸凡是他安插在楚欣然身边的监控器,尽管这个监控器已经开始目光偏移,总是帮助楚欣然在他这里蒙混过关。

  “你个人出去三天不安全,逸凡陪在你身边能保险些。再说了,你们两个不是关系十分要好么?有他在身旁有说有笑的还能逗你开心,多好的个伙伴。”

  冷夜寒如此描述楚欣然和罗逸凡之间的关系,她双大眼睛瞪得像铜铃,“我用得着他逗我什么?你少在这里再给我扣大帽子戴!况且我们学生会起去,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你犯得着为我担心么?真是的,你简直是说假话都不打带草稿的。”

  楚欣然今天的脾气依然暴躁,而且话特别多,可能是因为现在在马路上,她总觉得就算冷夜寒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多多少少也要在意下场合。

  要是冷夜寒真的什么都不在意,那就真的和禽兽沒什么两样了,尽管刚才她的确认为禽兽冷夜寒的确可以做出那样的事情來。

  “就这么说定了,逸凡会和你起去。”不管楚欣然说什么,又或者是她多么的反对,冷夜寒都坚持自己的决定,“你放心,逸凡不会混在你们学生之间的,他只是在不远处负责保护你的安全。另外,这段时间的相处你也知道,他是偏向你那边的,你大可以放心去玩儿。”

  说到这儿,冷夜寒又瞅着之前齐海峰离开的方向笑了笑,“就算你和那个英俊帅气看起來很温柔的男老师在起亲密接触,逸凡也不可能告诉我这样的事,你还担心什么呢?会儿回去我马上就给他打电话,让他那边的事情处理完马上回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