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9 《番外》春宵一刻值千金(完)(肉 27XX字)(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039《番外》春宵一刻值千金(完)(肉)

          窗前的矮榻上,谭烟矮身匍匐着,上半身是精心刺绣的大红嫁衣,到了腰间却被毫不珍惜的挤做一团,露出了圆润白皙的蜜桃翘臀,连个遮挡的亵裤都没有,在身後的男人前面大大方方的袒露着娇羞的花朵。

          徐子穆嫌热的脱掉了内衫,变成一丝不缕,那看似清瘦的身材,细看了才知道实则处处都是绷紧的肌肉,线条分明好看,尤其那笔直的大腿肌肉硬梆梆的,运动之间带起的流线,有着难以想像的爆发力。

          而其两腿中的欲根又粗又长,上面青筋凸起,如虯如蛇,可怕之极,与他温文的形象根本对不上号,此时,那粗壮的玩意挤在女子娇娇的花瓣中,像是利刃要破开鲜嫩的瓜果一般……

          可是那小花缝闭得紧紧的,那硕大的龟头一推也才挪开了洞口,便生生卡在了那处,弄得谭烟疼得闷哼了一声,徐子穆再次用力挤入,可蜜穴像是有自己的意志,蠕动着想把可恶的物事推出去,徐子穆觉得有趣,这下忽然不想太快突破,而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研磨般前进。

          谭烟感受到身下传来的痛楚,本以为一下子就过了,谁知徐子穆会突然又玩起来,痛得她叫道,别玩了!快给她一个痛快!

          徐子穆不理谭烟,还是依着自己的步调缓缓深入,他带着点傻气说道,你那里面好挤呀……还会吸我,而且老爱胡乱的蠕动,好奇怪呀……

          谭烟实在是受不了,她乾脆自己屁股往後推送,而徐子穆愈挤愈紧,终於也不甘心的使上力突破桎梏──『噗』一声,那肉棒狠狠地插了进去!

          谭烟的花径被塞的满满的,贴合无缝的含着粗大的阴茎,腔道被硬生生磨过造成火辣辣的感觉,她心里一会儿觉得疼不愿他再移动,一会儿又觉得穴里面发痒,想让他快些动作。

          不管谭烟心中有多复杂,徐子穆想的倒是很简单──他只是要堵住坏掉的花穴,不让它乱流水儿罢了!

          於是乎,谭烟等了良久,插在里面那东西依旧是动也不动,随着时间过去,她已经不算太疼了,心里暗暗期待他快点抽动,可徐子穆完全没有察觉到谭烟想要的心情……

          谭烟又等了一下,心里头都快崩溃了,还是等不到那肉棒驰骋沙场,被折磨的快疯掉的她,带着哭音说道,你快动一动……动一动呀……

          为什麽要动?徐子穆反问……其实他也觉得好痒好想动的,可是一动的话,水儿不就又泄出来了吗?

          谭烟这时也不知道怎麽跟他的脑电波神同步了,她马上憋着气回答道,里面的水太多……不泄出来会坏掉的!

          徐子穆疑惑的问,真的吗?

          ……真的。谭烟想掐死他的心都有了!

          徐子穆看她坚持的正义凛然,不像在撒谎的模样,肉棒终於动作了起来,只是谭烟腔道的紧致让他很难移动。

          他那乌龟般的速度磨得谭烟直抽气,像是钝刀子般扯住她层层叠叠的媚肉拖动着,那滋味又痛又酸又麻,谭烟都快被他弄哭了!

          然後谭烟真的哭了……徐子穆听着她的哭声,吓了一跳,『啵』地一声把肉棒抽了一来,腔道内大量的水儿被这力道甩出,洒在徐子穆的大腿根部,黏稠的汁液让房里散发出一股淫靡的甜香。

          谭烟一下子被抽出,空虚的要命,一边哭一边说道,谁让你拔出去的?

          可是你哭了……徐子穆这会像做错事的孩子,呆楞楞地看着自己湿答答的肉棒,那家伙非常的不满意,还在一翘一翘的弹着……

          我那是……我那是……谭烟不知该如何解释,结巴了半天才想到,我那是欢喜的哭了!

          欢喜也会哭的嘛?徐子穆疑惑着。

          当然会的!

          那我知道了……语音未落,徐子穆就扶着他的阴茎,对准了谭烟的蜜穴,扑哧一声狠狠的顶了进去,直接捅到了柔软的深处,像是被温泉紧紧包裹住的感觉美妙的让他舒爽地喟叹了一声。

          啊……谭烟也满足的发出呻吟,可她怕徐子穆又犯傻,马上命令道,你快动动!

          徐子穆抓着她的臀儿,听话的扭动起腰身,他感觉到谭烟的体内像是有无数的吸盘,一直不乖的扯着他的肉棒,让他要用力狠插才能抽动,而且,他发现自己插的愈用力,身下的小人儿就哭得更凶,於是他明白了……

          原来娘子喜欢自己狠狠的入着她的小穴!

          谭烟这会儿不敢也没有力气出声叫他小点力……徐子穆入得实在太狠了,那只本就偏长的肉棒每一下都贯到了花心的最深处!明明他暴力的撞击让自己快不能承受,可是她深处却又生出一层层叠高的无尽快感,谭烟觉得自己要疯了,她此时此刻痛到极点与爽到极点的复杂心情只有痛哭出来才能发泄。

          徐子穆听着她的哭声,这会儿可不害怕了,只觉得美妙异常,自己竟然能让娘子这麽欢喜……有时谭烟忍受不住往前扑去,他那大手马上就扣住她的屁股,把她拽回来继续猛烈的挞伐着!

          呜……呜……嗯……呜……嗯……呻吟混合着哀鸣,谭烟觉得自己像是在大海中的一只孤船,大浪狠狠的拍在她身上,像是要将她碾碎一般,一次又一次,浪来得愈来愈快,谭烟这艘小船终究是坚守不住了,又在一波大浪狠狠击打过来的时候,整个花房从腔道到深处全都疯狂的痉挛收束,蜜壶玉石俱焚般绞住了男人可恶的凶器,定要把它绞得粉身碎骨!

          徐子穆一直忍着喷薄的慾望,因为怕娘子不够满意,可这会被狂浪的蜜穴不停的挤压吸吮,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来自阳根深处的痛快激爽强力的冲进了花口张开的蜜壶之中,谭烟被滚烫的热液烧得浑身颤栗,久久不能平息……

          哼……哼……唔……徐子穆低吼了几声,却仍扶着谭烟的腰不让她摊下,半晌後,谭烟便觉得自己累得要陷入昏迷了。

          迷迷糊糊之间,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抱起,可是她太累了,一点也不想睁开眼睛,有一双灵巧的手在她身上翻飞,没一会儿,她身上就变轻了。

          ……是谁脱掉了她的嫁衣吗?怎麽会这麽快呢?

          然後,她的肚兜儿也被掀开了,深夜的凉意接触到她裸露的肌肤,让她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她并不知道,这下抖动是多麽挑逗人的美景。

          射精後的徐子穆已恢复清醒,他完全记得自己刚刚是怎麽折磨小娘子的,看她那可怜的模样心疼不已,想着帮她除了衣、擦洗乾净,让她舒服点才是……哪里知道她的衣服有这麽多绳结,还真是解得他满身大汗!

          徐子穆这下才有些庆幸,自己喝醉後,竟误打误撞破了她这鬼灵精怪的把戏!此外也有些生气,她居然想在洞房花烛夜这麽折磨他!

          徐子穆眼神一暗,看着那娇嫩雪乳翻起的波涛,他顺从心意俯下身去,一口咬住了那颗小小的樱桃。

          谭烟嘤咛一声,缓缓张开了迷蒙的眼睛,她耳边传来徐子穆低沈的嗓音──娘子,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说我们是不是一刻都不能浪费?

          谭烟来不及回答,男人就拉开她的腿凶狠的闯了进去……

          直到破晓,房中的喘息声都未曾停息……

          ……

          那一夜後,不知怎地封景很快就和孙暖暖定下了婚约。

          再之後,封景当上了武林盟主。

          再之後,封景带着武林正派去攻打冥狱,冥狱所谓的迎他为圣女的夫君不过是一个陷阱,这一场战役,持续多日,双方都损失惨重……

          再之後,方孽叛变,与正派勾结,冥狱教主和一众人等被掳,要处决云天渠时,她跳出来说自己有了封景的孩子,被留下了一命。

          再之後,封景终於和孙暖暖成亲,只是同样也娶了云天渠为妾。

          再之後……方孽接手冥狱隐藏的资源,又建了一个魔教。

          再之後……

          江湖,永远都是江湖。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