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75 部分阅读(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靠着床边坐着,王语嫣被他抱在怀里,粗大的鸡芭正不断的消失

          在少女的肛菊内。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呜……好……好痛……裂开了……啊啊……屁屁要裂开了……啊……老爷

          ……不要再插了……呜……拔出去……呜呜……

          语嫣,清露与芷若一样是本座女人,之前都已经把后庭的第一次献给本座,

          你又岂能例外?放松点,一会就不痛了。

          王语嫣虽然已经爱上了与赵志敬zuo爱时的销魂感觉,但在她的观念里面,后

          庭便是一个排泄用的地方,肮脏无比。

          而此时却被男人那粗大坚挺的rou棍硬生生的捅进了肛菊里面,真是让她又痛

          又怕,美绝尘寰的俏脸皱了起来,大滴大滴的泪水不停滑下,沿着脸颊一直滴到

          白嫩的胸脯上。

          她扭着柳腰,挣扎着想站起身子来,但却被身后的男人双手环抱,抓住那对

          秀挺的椒|乳|,身子刚刚太高一些,便又双脚一软,重新坐下,顿时一声哀鸣,屁

          眼里的鸡芭戳得更深入了。

          周芷若看见王语嫣梨花带泪的模样,心中暗道:哼,好一个勾人的狐媚子,

          长得如此漂亮,要是痛死便最好了。

          她的心态已经颇为扭曲,看见清纯绝美的王语嫣,自然是生出嫉妒来。

          李清露则趴下身来,亲吻着自己表姐的小|穴,小香舌舔啊舔,沿着那粉红的

          肉缝上下舔扫,为王语嫣减轻痛楚。

          赵志敬舒服的舒了口气,赞叹道:呼,全部进去了,语嫣,你的屁眼好紧,

          夹得好爽。

          王语嫣哭着道:这……这不正常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呜呜

          ……不要插人家屁股了……呜……

          下头的李清露却笑道:表姐,放松一些。清露第一次时也是痛得厉害,但

          渐渐习惯就没事了。而且,而且还会觉得舒服。

          赵志敬柔和的蠕动着鸡芭,让大gui头轻轻扫刮着王语嫣的肛壁,双手则是不

          停的挑逗少女的ru房,手指捻着那嫣红挺立的奶头缓缓转动。

          王语嫣嘘嘘的急促喘气,颤声道:不要……不要动……啊……痛……

          坐在旁边观看的周芷若此时却道:老爷,语嫣妹子痛得厉害,你就放她一

          马吧。要不,要不你就用芷若的屁股吧?

          说罢,却是侧过身子,把翘臀对着赵志敬,自己用手掰开股瓣,露出小巧的

          菊|穴,俏脸泛红的腻声道:芷若来之前已经洗过的……

          那边的李清露一听,顿时大怒,暗道:这贱人竟然想争宠?

          她面上不露端倪,但却是主动趴在榻上,翘起白白嫩嫩的屁股,轻轻的扭动,

          又诱人的语气道:老爷,清露也要。呜……清露想你把大鸡芭插到人家的屁股

          里面。

          说罢,上身伏下,臀儿尽量抬高,让那挺翘的圆臀显得更为曲线玲珑。

          赵志敬自然知道两人在争风吃醋,但也不揭破,哈哈一笑,抱着王语嫣让她

          也摆出趴在床上的姿势,一边轻轻抽插一边吩咐道:嘿嘿,你们两个一左一右

          的给本座趴着,掰开屁眼,待会让贫道轮着操你们,哈哈。

          李清露与周芷若也是光棍,互相冷冷的对望一眼,便贴着王语嫣一左一右的

          趴下,俏脸枕着枕头,抬起屁股,双手伸到后面,掰开股瓣,让湿淋淋的肉洞与

          诱人的肛菊都一览无遗。

          三个少女便如母狗般并排趴着,任由身后的中年男子随意操弄六个肉洞,赵

          志敬心中得意,鸡芭都更硬了几分。

          受到这yin靡的气氛影响,王语嫣没多久就觉得屁眼没那么痛了,似乎那在自

          己后庭进出的大rou棒还不停的带出丝丝奇异的快感,让她渐渐的迷离起来。

          此时,远在襄阳城郊外。

          一架马车正离城而去。

          马车内正是郭靖黄蓉夫妇,以及女儿郭芙,还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女婴。

          郭靖此时却是消瘦了许多,躺在软榻上昏迷不醒。

          黄蓉则一脸焦虑的守在丈夫身旁照顾着。

          郭靖大战铁木真时被天魔劲所伤,那诡异的魔气一直盘踞在他体内,无法驱

          除。回到襄阳后,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直到最近,更是整天昏迷,极为不妙。

          黄蓉已经尽请名医,但找遍了襄阳城附近,都没有人能医治郭靖。

          没办法之下,她想到了程灵素与薛慕华两位神医都在龙虎山,兼且又听到丐

          帮的急报,说赵志敬已经重新出现。

          她便下定决心带上丈夫去龙虎山求医,若是世上还有人能对付天魔真气,只

          怕非那位诛杀铁木真的全真掌教莫属了。

          此时,郭芙正抱着自己新出生没多久的妹妹把玩,她看着郭襄正在沉睡的小

          脸,突然道:娘,我觉得妹妹好像一点都不像爹爹,就像你。

          黄蓉顿时面色一变,怒斥道:你在胡说什么!

          郭芙吓了一跳,根本不知道为何母亲会突然发火,顿时呆住。

          黄蓉心中一酸,她聪慧过人,早就发现这点了。

          这刚出生的女婴长得根本不像郭靖,反倒是与那赵志敬有几分相似……

          只怕,只怕是真的生下那yin道的孽种了。

          只是这样的丑事,她又如何敢让别人知道?

          她叹了口气,声音转柔,道:芙儿,你爹爹这般模样,娘心里难受。所以

          说话可能冲了点,你别介意。

          本来黄蓉是绝不想郭芙再碰见赵志敬的,但现时郭靖倒下,自己又要离开襄

          阳,如果把女儿单独留下,那些暗中敌视自己夫妇的人只怕会对她不利。

          想来想去,还是把郭芙带上,顺便也多个人照顾郭襄。

          黄蓉又叹了口气,纵然是她才智高绝,此时也不禁生出茫然之感,不知这一

          路下去,命运又会如何安排。

          【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