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72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殷天正走过来道:“周姑娘,我教张教主与你是世交……”

          “本座乃是峨眉派一教之掌,更是武林五位副盟主之一,莫非鹰王想倚老卖老?”

          周芷若这冷淡的话语一出,张无忌与殷天正都是面色一变。

          殷天正顿了顿,好一会才道:“周掌门莫怪,却是我孟浪了。此时我教谢法王被囚禁于少林寺后山,恳请周掌门念在与我教教主渊源,能在此事上协助一二。”

          却是明教觉得自己一家去救谢逊没把握,想寻找盟友了。

          但张无忌却是想当然,这事对峨眉派并没好处,人家凭什么帮你?

          失去了杨逍,明教就失去了唯一的智囊,纵然是高手依然不少,但却是难成气候。这也是赵志敬当时要杀杨逍的原因,免得明教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周芷若冷笑不语,张无忌却没察觉,接口道:“人人都想从我义父处问出那屠龙刀的所在,最后只能比武解决。但就算是最终胜利,要救义父还得过那少林三渡的伏魔金刚圈阵,到时请芷若你祝我一臂之力。”

          周芷若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轻声道:“待张教主能力压群雄后再说吧。”

          张无忌见周芷若语气冷淡,只道是她恼自己娶了杨不悔,一时间讪讪然的不知如何解释。却不知道眼前这美丽的峨眉派掌门早已经被野男人的大鸡芭操弄了不知多少次,三个肉洞都被开发过,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温柔婉约的纯情少女了。

          正如张无忌所料,群雄激烈的讨论了一会,最终还是要比武。

          殷天正对张无忌道:“教主,此时敌人众多,便让老夫先打头阵。”

          张无忌知道强敌环视,不敢托大,便点头道:“外公,请多加小心。”

          只见殷天正走到广场中央,一拱手,便请群雄赐教。

          白眉鹰王纵横江湖几十年,位列明教四位法王之一,一身武功自然不弱。

          却见好几个颇有名气的好手跳出来,但都被其一一击败。

          明教教众自然士气大振,纷纷大声喝彩。

          却听见一声阴柔的声音响起:“便让岳某领教一下白眉鹰王名震天下的鹰爪功。”

          只见红影一闪,一道身穿大红长袍的人影便矗立在场中,身法之快,竟让人分辨不清。

          “岳不群怎么成这样子了。”却是周芷若喃喃自语,她皱起眉头,只觉得这身法似乎有点眼熟。

          岳不群白面无须,配合那红色的长袍,竟是让人有几分鬼气森森的感觉。

          殷天正凝神戒备,做了个请出招的手势。

          岳不群呵呵一笑,淡淡的道:“还是请鹰王出招罢了,若是让岳某进攻,只怕你不易抵挡。”

          殷天正顿时大怒,哈哈一笑,大声道:“那就让我领教君子剑的高招!”

          说罢,双手成爪,悍然挥出,施展出浸yin多年的鹰爪功。

          却见岳不群不闪不避,眼看殷天正的双爪要到面前了,才不屑的笑了笑,身形如同鬼魅般旁边飘出几尺,刚好躲过了敌人的攻势。

          好快!

          岳不群的速度真是让所有观战的武林人士都心头一震。

          殷天正也是大吃一惊,但箭在弦上,只得大喝一声,再度出招,又向岳不群攻去。

          岳不群柔声道:“这趟,可是轮到岳某了。”

          说罢红影一闪,竟已是闪到了殷天正的身后,腰间长剑不知何时已拿在手上,寒光一闪,便已经刺出。

          张无忌顿时惊呼道:“外公小心!”

          却是已经迟了一步,殷天正纵然拼命闪躲,却还是被岳不群的长剑在肋间划出了一大道伤口,鲜血涌出。

          一个照面,殷天正竟就败在了岳不群剑下。

          明教众人马上把殷天正扶回来,虽然不是致命伤,但已经输了这一阵。

          白眉鹰王已经是明教的第二高手,他败了,张无忌只能自己顶上。

          只听见殷天正压低声音道:“无忌,不可抢攻,那岳不群速度快得古怪,但功力不算强。只要紧守门户拖着,总有胜机。我是中了那伪君子的挑拨了,可恶!”

          张无忌点了点头,便走到场中央去。

          岳不群看见张无忌站出来,便提高声音道:“张教主,当初全真赵掌教提议让你当这明教之主,便是希望你能把明教导入正途。那谢逊作恶多端,自该为自己所作所为负责。而你更应该大义灭亲,为天下人做一个榜样,告诉大家明教已经痛改前非,不会是非不分的胡作非为。但如今你却这样,唉,却是赵掌教当初走眼了。”

          张无忌本来就不是伶俐之人,顿时被岳不群教训得无话可说。

          岳不群又叹了口气,朗声道:“龙虎山全真大典时,武当张真人把他那武林副盟主之位让给了我华山派的神剑仙猿穆人清师兄,但穆师兄常年隐居不理世事,前段时间却是要把这武林副盟主之位让岳某承担。岳某德才有限,但此时张真人已陨,赵掌教又没有消息,为了中原武林的安定,便也只好奋发努力,接过这副盟主之职。谢逊乃是中原武林的大敌,只要岳某在此,便绝不会让其落回明教手中。不然,在下如何向那些惨死在谢逊手下的武林同道交代!?”

          这番话说得正气凛然,虽然语调有点尖细,但依然听得许多人连连点头,暗道不愧是华山君子剑,端的是一身侠气。

          啪啪啪……

          只听见一阵掌声,却见慕容复越众而出,意态潇洒,朗声道:“岳掌门言之有理,谢逊这恶贼罪该万死,岂能轻易放过?我慕容复也是有至交好友死在那谢逊手上,今日便要替他报仇!”

          人群中与谢逊有仇的也是不少,顿时人人支持,一时杀谢逊之声不绝于耳。

          张无忌面色沉重,一抱拳,便道:“我义父已经失明了近二十年,此时不过是个老迈的残疾人。各位又何必如此苦苦相逼?”

          岳不群摇头叹道:“执迷不悟……”

          然后一挥长剑,用那阴柔的声音喝道:“张教主,你出手吧!”

          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做过一场。

          这个位面,张无忌九阳神功并没有大成,也没有学到乾坤大挪移、太极拳、圣火令等一系列绝学,虽然赵志敬传授了他部分九阴真经上的武功,但总体而言实力是不如原著的。

          两人拼斗起来,张无忌内力强横,气度森严;岳不群身法诡秘,剑招凌厉。

          辟邪剑法虽然神速,但在谨守门户的张无忌面前,倒也并没有得到太好的机会。纵然是岳不群抓到了几次破绽,但也只能划破张无忌的衣服便被九阳内力弹开,并没有能造成伤害。

          “这明教教主年纪轻轻,竟然如此厉害!?”

          “好强的内力修为,这张无忌听说是出身武当派,难道武当的内功竟如此了得?”

          观战的群雄议论纷纷,这个位面围攻光明顶一役时,张无忌混入峨眉派时被赵志敬叫破了行藏,便没了后来被装进乾坤一气袋以及进入明教密道等一些列后续机缘,更不可能代表明教的人来对抗正派,所以在场倒是有大半人不知道他的武功修为。

          便是岳不群也是大出意料,他本来已是实力不俗,现在自宫练剑后更是进步非凡,没想到竟然拿不下这年纪轻轻的明教教主。

          此时,五岳剑派阵容那边鲜于通正在皱眉观战。

          他虽然在万安寺上投降了蒙古,更帮忙劝降宁中则,但这事就只有华山派的人知道。而事后华山派的人自然也不会把家丑外扬,所以外人根本不知道鲜于通已经是汉奸。

          而鲜于通身边的是个颇有气度的中年男子,正是绝情谷谷主公孙止。

          他被赵志敬下了生死符,只得灰头土脸的回去当间谍,替妖道探听情报。

          此时,他低声道:“没想到这张无忌竟这么厉害,不知岳掌门能否战胜。”

          鲜于通微笑道:“不必担心,岳师兄自能取胜。”

          心中却苦恼的道:“此时那张底牌绝不能拿出来,没想到这小子竟如此厉害。”

          顿了顿,他问道:“公孙谷主,你们可有按照在下划定的方向去搜寻那几个人的下落?”

          公孙止心中一紧,面上却不露声息,点头道:“我们已经按你所说在西夏方向搜寻,却并没有发现。”

          鲜于通眉头一皱,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话。

          公孙止还想说什么,但看见鲜于通好像不理不睬的样子,也拉不下脸来搭讪,便沉默观战了。

          正在这时候,只听见刺啦一声,张无忌一声痛呼,却是被岳不群的长剑刺中肩头,顿时鲜血涌出。

          岳不群本来就白的面色有点发青,显然是消耗很大,但还是马上抱拳道:“张教主,承让了。”

          张无忌神色黯然,本来他凭着功力的优势已经渐渐占据上风了,岂料岳不群突然使出一招极为犀利的剑法,硬生生的突破了自己的防御,刺伤了自己。

          虽然自己受伤不重还有再战之力,但此时比武却是已经输了。

          岳不群是把新近学会的独孤九剑施展出来,一下子把张无忌弄得措手不及,勉强险胜。

          这奸人也是暗暗抹汗,若是此举不成,再打下去自己非要认输不可。

          毕竟他修炼辟邪剑法与独孤九剑时间还是太短,碰到张无忌这种功力深厚稳打稳扎的类型,实在是极为棘手。

          此时,北少林方丈玄寂便宣布:“此战由华山岳掌门得胜,是否还有下一位挑战者?”

          岳不群此时功力已经耗费得七七八八了,哪敢继续,表面上依然维持着高人风范,但立刻朗声道:“岳某出来挑战张教主,为的乃是武林公义,不让谢逊这恶贼逍遥法外。此时既然侥幸胜过了明教张教主,岳某本身对于屠龙刀也没有争夺之意,接下来便不再上场了。”

          此言一出,武林群雄自然人人赞誉,都道不愧是华山君子剑,竟对屠龙刀没有丝毫的窥视之心,了不起。

          大部分人对于其接任着武林副盟主之位都是心中接受了。

          岳不群背负着双手,慢慢走下场去,周围顿时一片掌声。

          接下来冷场了一会,终于,只见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乞丐走到广场中央,赫然便是丐帮新任帮主陈友谅。

          只见陈友谅向周围的群雄拱了拱手,客套了几句,便大声道:“我丐帮对屠龙刀并无窥视之意,但是,本帮却想趁今天武林正道云集之际,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

          此言一出,群雄不禁一阵喧哗,不知道丐帮葫芦里卖什么膏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