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68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但马上,那大家伙竟已破体而入,直直的插进了她的体内。

          她只被赵志敬一个人干过,虽然隐约觉得小|穴那种被狠狠撑开的感觉有点像,但只是以为男子阳物便都是这般粗大,倒是没有起疑心。

          可怜这位天仙化人的绝代娇娃便披散着如云黑发,被男人压在野外溪边的草丛里,就这样剥光了野合。

          很快,大鸡芭便插进去少女紧窄的小|穴了,撑得王语嫣娇喘不已,连连痛呼。

          赵志敬柔声道:“语嫣,从现在起,你便是本座的女人了,知道么?”

          荫道是通往女子心灵的捷径,王语嫣此时被这样压在地上操弄,感受着男子粗大的性器一点一点的挤开,一点一点的深入,如同木桩般深深捅入自己的体内,心中却也涌起一种被征服的感觉来,听到赵志敬的话语,不由得轻轻的点了点头。

          “唉,表哥与段郎都把我弃之若履,既然如此,赵掌教肯对我好,便是从了他又何妨?”

          想到此处,王语嫣竟是主动伸出双手,抱着这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轻声道:“你……你不介意语嫣的身子不干净么?”

          赵志敬心中暗笑,占了你这傻妞清白的正是老子,只有自己干过的骚bi又哪里会脏?当然,他脸上丝毫不露端倪,郑重的道:“绝不介意!本座就此立誓,若日后我赵志敬有负于语嫣的,便教我身败名裂而死!”

          王语嫣见他如此严肃的发毒誓,心中不禁感动。他乃是天下间最有名望的大英雄,而自己不过是个不干净的普通女子,但他为了自己竟肯发这样的誓言,却是,却是比表哥或段誉都更为痛惜自己。

          这个时代的女子本就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讲究三从四德,此时他们都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了,王语嫣心中却也是真的把赵志敬当作自己的夫郎了。

          放开心灵后,身体的感觉就越发强烈,粗壮的rou棍不断的在小|穴里深入,不时还研磨一下,弄得她浑身颤抖,刺激得只叫出声来。

          “啊……啊啊……啊……嗯……啊……呜……啊啊……”声音不大,但却是娇柔婉转,配合着王语嫣清纯的气质,更是诱人无比。

          “语嫣,你下面的肉洞好紧,又湿又热,弄得为夫很舒服。”

          “呜……羞……羞死人了……别说……呜呜……不要说了……啊啊……”

          啪啪啪啪的交合声音在这夜幕下的草地上不断回响,还夹杂着少女甜美的娇吟。

          “语嫣,快叫夫君来给本座听听。”

          “羞……呜……别……别突然这么用力……语嫣……语嫣受不住的……啊啊啊……饶了人家……啊……夫君……啊……夫君……不行了……啊啊……好像……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要出来了……啊啊……”

          妖道坚挺的大鸡芭狂风暴雨般快速抽插,真是把王语嫣干得心荡神驰,如怒涛般的强烈快感一波一波的涌来,简直能淹没一切的理智。

          两人交合处涌出大量的yin水,直把少女身下的草地都弄湿了一大片。

          王语嫣全身泛起xing爱时特有的嫣红,让原来雪白的胴体显得白里透红,更是娇艳,显然是已经快要到达高氵朝了。

          而赵志敬更是操得兴起,粗长的鸡芭每一次抽插都深深的顶入花房最深处,直扣在少女的子宫口,每一次撞击,都让身下的女体泛起一阵畅美的颤抖。而双手更是大力的握着王语嫣那对雪白挺立的奶子,死命的搓揉,弄得这对迷人的宝贝不停的变换着形状。

          “啊……啊啊……不……不行了……要……要到了……啊啊……啊……”王语嫣双眸紧闭,满额香汗,双手双脚如八爪鱼般死死缠着身上的男人,臀儿无意识的轻轻往上挺动,让男子的阳物可以干得更加深入。

          终于,随着一声高亢的yin叫,王语嫣终于是到达了绝顶之境,浑身剧颤的高氵朝起来。

          赵志敬自然不会放过内射这位绝色佳丽的机会,也是低喝一声,放松了精关,连续再干了几十下,便在王语嫣的花房里she精。那强有力的炽热喷射顿时让王语嫣又获得了更大的快感,爽得几乎晕过去。

          王语嫣这位天龙八部里最美貌的女神,终于是失陷在赵志敬这yin道的手上,还是心身全部降服的彻底投降。

          同一时间,在西夏王宫里面,李秋水正与孙女李清露密谈。

          李清露皱着眉头道:“殿下,我们这样拉拢那道人,值得么?就算得到了清露,他也绝不会留在大夏,虽然说能借用一下他的名头,但这样似乎并不合算啊。”

          李秋水轻笑道:“本宫为人向来是有恩必报、有怨必偿,赵志敬让我恢复了容貌,更替我杀掉了多年的仇家,这些算是报答他的。但当然,更重要的是,南宋宫廷中的细作最近传来了一个有趣的消息,虽然不太靠谱,但若是真的,只怕这位赵掌教的身份……嘿嘿……天潢贵胃,倒是值得搏一把。”

          说罢,她轻轻摸了摸李清露的脸庞,严肃的道:“除非得到哀家允许,否则你这小蹄子便不得再召那些男宠享乐,给哀家一心一意的伺候好那道士,明白么?”

          李清露嘟着小嘴,有些不愿意,但看见自己奶奶严肃的面容,只得点了点头。

          李秋水见状,不禁笑骂道:“小蹄子,这道士那根宝贝又粗又长,百战不殆,还不够你享受的?告诉你,这可是个母仪天下的机会,你可别错过了。”

          李清露美眸圆瞪,惊讶的道:“殿下,你的意思是那赵掌教……那赵掌教竟是……”

          “呵呵,若非有这个可能性,哀家又岂会这般轻贱自己,弄得像是讨好男人的娼妇一样?”

          三天过去了,在李秋水提供的房屋里,妖道便没有让王语嫣这美人儿下过床。基本上是日夜不分,累了吃饭,困了睡觉,其余时间都在caobi。

          王语嫣虽然觉得荒唐,但在妖道的操弄之下,根本无从反抗,真是身心都被玩了个彻底。

          清晨的阳光映照进房子,王语嫣悠悠的张开了美眸,经过一夜的补眠体力恢复了不少,但身上却粘糊糊的,特别是两腿之间的花|穴,这些天来不知被射进了多少阳精,让她的小腹现在都似乎有种膨胀感。

          “天啊,这样下去,我只怕得被活活干坏不可。怪不得老爷在龙虎山有这么多房妻子,一个女人哪里能让他满足啊。”

          想起那让自己欲仙欲死的狂野抽插,少女的脸庞顿时泛起了红晕。

          此时,旁边的声音传来:“语嫣你醒来啦,好好梳洗一下,今天本座带你去认识个姐妹。”

          王语嫣挣扎着起来,顾不得赤裸的身子正被男人大饱眼福了,惊讶的问道:“姐妹?难道老爷在西夏还有妻妾?”

          赵志敬笑道:“正是如此。”

          王语嫣心中稍稍有点失落,但现时男子一夫多妻乃是正常现象,她倒是能看开。说起来,她说不定还是后来者呢。

          一个时辰后,赵志敬便已带着王语嫣潜入了西夏王宫之中。

          “老爷,你……你干什么……这里可是王宫啊?啊……别……别这样……”

          他们偷偷进入了一处建筑物内,便闪进了一处被厚厚的帘幕遮挡的隔间里面。

          便在这儿,赵志敬居然抱着王语嫣亲吻玩弄起来,顿时弄得少女又惊又怕。

          这里,这里可是王宫啊!外面,外面守卫众多,人来人往,要是,要是被人发现了,可真是没脸做人了。

          赵志敬却不管王语嫣的抗议,双手齐动,几下就把这少女剥成白羊一样,搂着这具玲珑曼妙的赤裸女体肆意搓揉。

          “不要……啊啊……不要这样……呜呜……老爷……别在这里……啊……求求你……啊啊……呜……回去后老爷想怎么玩语言都依你……别……别在这里……啊啊啊……”

          “嘿嘿,嘴上说着不要,身子的反应却这么强烈,几下就湿透了。语嫣也觉得刺激吧,外面都是人,但谁都想不到这帘幕后会有一个赤裸的美人儿在发情,哈哈。”

          “呜呜……别……别这样……啊啊……语嫣……语嫣没脸见人了……呜……啊……别……别插进来……天啊……啊啊啊……”

          “语嫣你的小|穴儿好爽,嘿嘿,可别像在家里那样乱叫,若是声音太大可就会被外面的人听见了啊。”

          “唔……呜呜……唔……嗯……呜呜呜……”

          王语嫣连忙用小手沿着樱唇,发出苦闷的呜呜声。

          此时王语嫣被脱光,雪白苗条的胴体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纤腰与翘股形成了一道完美的曲线,性感异常。

          她雪白的隆股被妖道从后抓着,双腿半屈,臀儿往后翘着,两人便这样一前一后的站立着交合。

          赵志敬上身的衣物完好,但裤子褪到了脚裸,双手按在少女臀部两侧,弯着身子,胸膛贴着少女的裸背,粗长的鸡芭从后面一下一下的干着少女的花|穴。

          王语嫣虽然嘴上一直喊着不要,但下面的yin水却如同山洪暴发一样,随着男人rou棒一下下撞击汹涌而出,洒得满地都是,却是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更加兴奋。

          “天啊……我……我是疯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觉得这么刺激……啊……明明是这么羞耻的事……不行了……要……要融化了……”

          正当王语嫣被干得神魂颠倒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了许多人说话的声音,显然是有一大帮人走进了建筑之内。

          然后,只听见有人高喊:“银川公主驾到……”

          王语嫣大惊,连忙回过头,惶急的望着赵志敬,急道:“快……我们快离开,银川公主要来了,她的侍卫一定会检查这儿……啊啊……呜……你……你还插!?快……快拔出去啊……啊啊啊……”

          赵志敬却yin笑着加快了抽插速度,低声道:“老爷不是说过要带你认识一个姐妹么,她现在可是来了哦。”

          此时,外面传来一把典雅清脆的女子声音:“你们在外面等我,明白了么。”

          “遵命!”

          王语嫣难以置信的望着赵志敬,讶然道:“难道……难道……这……这不可能……”

          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接着厚帘幕一下被揭开,一个身穿华贵服饰的美女笑吟吟的走了进来,正是银川公主李清露!

          她放下帘幕,走到交合着的两人面前,媚笑道:“已经开始了啊,好激烈呢!这位便是语嫣表姐么?”

          王语嫣愣了一下,她之前根本不知道银川公主就是李秋水的孙女,此时惊讶过甚,却是连害羞都不记得了。

          李清露嘻嘻笑着,自顾自的脱去了衣服,露出了雪白的身子来。

          她走上前去,从正前方搂着王语嫣,两张有七八分相似的绝色娇靥贴着,简直像是梦幻一般。

          赵志敬笑道:“清露,这栋房子原来是用来干嘛的?外面好像很多药材啊。”

          李清露笑道:“这儿可是大夏新落成的太医馆,王太妃殿下赐了名,清露今天便是过来看人挂牌匾的。”

          赵志敬倒是有点好奇,一边挺腰在王语嫣那紧窄的小|穴抽插一边问道:“她改了个什么名字?”

          李清露想了想,道:“王太妃说要把天下名医都搜罗到这太医馆中,便如一品堂搜罗天下武者一般,所以也要改一个和一品堂相对的名字。对了,便叫优医库。”

          “优医库?”

          “是啊,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便是优医库的更衣间,王宫内院的女眷求医时多有不便,所以便也设立了几个更衣间,供女眷们使用,这间便是其中之一了。”

          “原来如此,在这优医库的更衣间caobi,似乎特别刺激,哈哈。”

          便在妖道尽情享受王语嫣与李清露这对美丽的表姐妹时,洞庭君山丐帮总舵却发生了一件大事。

          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乞丐手持打狗棒,站在所有丐帮弟子面前,大声道:“史帮主遭人暗杀,我陈友谅身为他的弟子,虽然才德远不及诸位长老,但既然被大伙儿选为暂代帮主,定会找到杀害史帮主的贼人,为师尊报仇!”

          这位却是史火龙的弟子陈友谅,史火龙数天前被发现倒毙在自己房间,死不瞑目。整个丐帮为之震动,纷扰几日后,在白世镜、全冠清、徐长老等高层的支持下,陈友谅意外上位,当选了暂代帮主。

          誓师大会结束,几位丐帮高层结伴回到陈友谅的住处。

          陈友谅走进房间,揭开被褥,竟露出一个洞口来,原来地下有一个密室。

          白世镜、全冠清、徐长老三人跟着陈友谅爬下去,落到一个数丈宽广的地下室里面。

          墙壁燃烧着蜡烛,昏暗的光线勉强能让人辩物。

          只见密室中央,竟绑着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