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 65 部分阅读(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爹爹,人家这次助你们逃出来施展混乱传送已经耗尽了力量,需要休眠几个月,请你多加小心。赵敏一方面要疗伤,另一方面要稳定时局,一年半载也腾不出手来,暂时不必担心。一切待人家醒来后再说。”

          然后,声音就停止了,怕是已经开始休眠。

          赵志敬脱去了道袍,在附近农家找了套普通的衣服穿上,又略略花了化妆,掩饰住本来面目。他已经打听清楚了,自己居然被传送到了西夏国国境里面,而且正好是西夏公主准备招亲的时间段。

          现时自己受伤不轻,若是遇到一品堂的高手甚至是鸠摩智之类的倒是不容易对付,还是低调点悄悄恢复伤势,再作打算。

          他现时静静回想,结合明空所说的话,大概勾勒出了这位面的大概情况。

          二十多年前,应该是来自其他位面的域外天魔夺舍了蒙古大汗铁木真,让他极短时间内变成了天下无人可敌的魔君。

          蒙古便开始横扫天下,击破北宋,把辽、金、清收为属国,然后准备南渡进攻南宋。此时王重阳出来与铁木真决战,有全盛时期的位面意志替王重阳开挂,自然威猛无比,先天乾坤功大破天魔功,差点就把这域外天魔干掉,但可惜依然让铁木真逃了。

          之后王重阳油尽灯枯,临死前借助天意把最后一丝精神意念以及力量灌注进随身的佩剑,并把这把剑当成是全真教的传承信物。正是因为这样,这把本来只是普通长剑的重阳佩剑竟成为了能和倚天剑争锋的神兵利器。

          铁木真花了二十年,才恢复过来。他再次开始并吞天下,先是击破了欧洲联军,然后准备南侵。此时吃过亏的他知道天意一定会想法子阻挡他,便预先做了准备,在赵敏身上做了手脚。

          结果正如他所料,天意真的借助张三丰与自己的手把他消灭,而他身上的域外天魔却转生到了赵敏身上。

          天意似乎已经耗尽了力量,若非有明空这个外来户天意出手帮忙,域外天魔便一举成功了。

          只是,这域外天魔到底是什么?看赵敏的样子,依然有着自己的意识,除了武功暴增似乎没有任何被操控的迹象啊?

          只有等明空醒来后,再细细询问了。

          突然,赵志敬想起了自己感应到的这个位面的位面意志,虽然是浩瀚博大,威压无穷,但却僵化,冷漠,麻木,如同机械一样。与明空这顽皮跳脱的位面意志简直是两回事。

          他不禁有点疑惑:“到底是像明空所说,这个位面的意志是笨蛋。还是,还是说明空太过聪明呢?”

          这个时候,在大草原深处疗伤的赵敏已经得到了清国与金国独立的消息,她叹了口气,道:“你们不忠心,铁木真早就料到了,他岂会轻易让你们脱离掌控。”

          说罢,她手掌一翻,已经出现了三颗黑色的种子。

          “第一次接受你们晋见时,就已经被暗中下了魂种,一生一世,就只能听命。”

          说罢,她手中那几个黑色的种子竟是开始发光,如同心脏跳动般一闪一闪的。

          刚刚宣布独立不久的清国少主康熙此时面色严峻,看着跪在自己脚边那个衣衫不整的混账小子,而不远处的纱帐内,却是自己的亲生母后。

          尼玛,这小桂子竟然干了自己老母!?还,还是用那么下流无耻的方式!把堂堂一国太后绑起来吊在半空,然后……然后……

          康熙真是气得头晕,他喘着粗气,指着正砰砰砰磕着头央求饶命的韦小宝,怒极反笑道:“哼,韦爵爷,朕倒是没发现你的胆子竟这么大,哈哈,了不起……你……”

          正在此时,康熙面上突然浮现出一阵黑气,然后,他浑身颤抖起来,弯下腰,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嗬嗬声。

          韦小宝大惊,连忙扶住康熙,连纱帐里的太后都探出头来,紧张的望着。

          突然,康熙猛的一蹬腿,整个人便摔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呼吸。

          这位刚刚独立称帝的清国之主,竟突然死了。

          北方大草原上,赵敏手上三颗黑色的种子出现了裂痕,然后随之破碎。她皱眉道:“没想到连这都被那一剑破坏掉了,也罢,既然已经控制不了,便让他们乱吧。”

          韦小宝此时真是面无人色,抱着康熙的尸体,不知如何是好。

          因为此事牵涉到丑闻,康熙是孤身来捉奸的,还屏退了左右,此时附近就只有三个人。

          太后揭开纱帐,也不顾自己还是赤身裸体,连忙晃着奶子跑过来,一探儿子鼻息,顿时整个人呆住。

          过了好一会,太后面露狠色,突然道:“小宝,你的胆子够不够大?”

          韦小宝正是神不守舍的当儿,连忙望向自己的姘头。

          太后咬了咬牙,道:“要保住我们的荣华富贵,便只有一个法子。”

          韦小宝心中一凛,不禁道:“老表子,你,你的意思是?”

          老表子是韦小宝与太后玩sm时的惯用称呼,此时便也顺口说出来了。

          太后此时自然也不会注意这样的旁枝末节,一字一句的道:“现时皇孙才三岁,根本没有自理能力。若小宝你胆子够大,哀家便尽力助你成为摄政王,像之前的多尔衮那般,控制朝政!”

          韦小宝面色发白,但还是狠狠的点了点头。

          而此时,在西夏国一品堂驻地,王语嫣趁着夜色,施展凌波微步,如同一溜轻烟般掠过了层层守卫,往里面探去。

          她已经呆了好些天,探听到了一些消息,知道了那李延宗果然在这里,今夜便来探个究竟,若有机会,就趁机手刃仇人。

          “是他!那yin魔果然在这里!”

          只见远处走来一个身穿西夏官服,面容木讷毫无表情的男子,赫然正是李延宗!

          王语嫣深深的吸了口气,静静的吊在那李延宗身后。

          待到李延宗走进一个房间,王语嫣便贴到窗边,悄悄一看。

          只见李延宗在房间内来回踱步,显得神思不属的样子。接着,他竟用手扯着脸皮一拉,把脸皮扯了下来。

          原来他居然是带着人皮面具的!

          接着,王语嫣一下子惊呆了,在那人皮面具下面,居然是一张英俊不凡,极其熟悉的脸庞,竟是自己的表哥慕容复!

          当初,当初强bao自己的,竟是表哥!?

          ps:没这么快结束,起码还有十多二十章

          第四十九章、天山童姥

          川西地界,缥缈峰座下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邪魔外道正在暗中聚会。

          一大帮人聚集在荒郊野外的秘密之所,这些人有男有女,有俊有丑,既有僧人,亦有道士,有的大袖飘飘,有的窄衣短打,有的是长须飞舞的老翁,有的是云髻高耸的女子,服饰多数奇形怪状,与中土人士大不相同,一大半人持有兵刃,兵刃也大都形相古怪,说不出名目。

          他们都是被灵鹫宫的生死符整治得人不人鬼不鬼,此时秘密聚会,便是要讨论一个反抗灵鹫宫的法子,还美其名曰把聚会称为万仙大会。

          在天龙八部的原著中,慕容复便是带着王语嫣以及四大家将意外的闯进了这个万仙大会,后来引发了一系列的后续事件。但在这方位面,慕容复与王语嫣的际遇全然不同,而西夏银川公主招亲的时间也提前了,所以两人都没有在此地出现。

          这帮人的领导者是乌老大以及作为外援的剑神卓不凡、不平道人等等。

          只听见乌老大道:“各位兄弟,你们也知道我前段时间曾偷偷潜入缥缈峰探查……”

          底下马上有人接口道:“乌老大,我们都知道,若不是这样我们今天便不会聚集在这儿了。只是你去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到现在都是在猜来猜去,便不用重复你的英勇事迹了。”

          乌老大也不生气,苦笑道:“不瞒各位,我在那灵鹫宫后花园,没有半刻不害怕,腿都是软的,一直想着若是被发现了,便立刻从悬崖上跳下去死个干干净净,免得落在老贼婆手下那批女将手中,受那无穷无尽的苦楚。”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心有戚戚焉的点头,显然这些年来都被灵鹫宫压得没有丝毫勇气了。

          乌老大又道:“其实,也并非全然没有收获。”

          说罢,他摆了摆手,让手下的人提来一只黑色的布袋,放在身前。乌老大解开袋口绳索,将袋口往下一捺,袋中露出一个人来。众人都是“啊”的一声,只见那人身形甚小,是个女童。

          乌老大洋洋得意的道:“这个女娃,便是我在灵鹫宫中捉回来的,嘿嘿。”

          众人齐声欢呼:“乌老大了不起!”“当真是英雄好汉!”“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群仙,以你乌老大居首!”

          虽然只是个不会武功的女童,但能在缥缈峰上捉人,那勇气与决断可真是十分了不起,众人都是对乌老大交口称赞。

          只听见有人问道:“乌老大,那可有从这女娃口中问出缥缈峰上的情报?那老……呃……童姥她老人家可是真的生病了?”

          天山童姥积威极重,参与万仙大会的邪魔外道有些人便是到现在都不敢在口头上对其不敬。

          乌老大叹了口气,道:“这女娃不会丝毫武功,又聋又哑,我们用尽法子都没有弄到丝毫情报,实在惭愧。”

          众人听那女童的哭泣,呀呀呀的,果然是哑巴之声。人丛中一人问道:“乌老大,她不会说话,写字会不会?”

          乌老大道:“也不会。我们什么拷打、浸水、火烫、饿饭,一切法门都使过了,看来她不是倔强,却是真的不会。”

          那人便道:“若是这样,那乌老大你捉住这女娃也没什么用处啊?”

          乌老大则道:“我们大伙儿商量着要干这件大事,就一定得齐心协力,绝不能有人中途畏缩。免得消息泄露,让缥缈峰那些贼女人知道,那大伙儿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这话说得在理,所有人都齐声应答。

          乌老大面露狠色,抽出一把鬼头刀,大声道:“众家兄弟,请大家取出兵刃,每人向这女娃娃砍上一刀,刺上一剑。这女娃娃年纪虽小,又是个哑巴,终究是缥缈峰的人物,大伙儿的刀头喝过了她身上的血,从此跟缥缈峰势不两立,就算再要有三心两意,那也不容你再畏缩后退了。”

          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便是这般欺凌一个没有反抗之力的女童,也没有人出声反对。

          那女童自然便是天山童姥了,处于三十年一次返老还童时期的她功力全失,根本没有任何法子。她眼眸里露出一抹不甘之色,想不到自己横行一生,最后竟会死在这些猪狗不如的下人手上。

          刀剑正要斩落,突然,只听见人群最外围一阵骚动,接着便是几声喝骂以及惨叫,紧接着,一道人影竟是从场外掠了进来。

          来人身材颀长,颇为清俊,穿着一般的农家服饰,脸上蒙着黑布,感觉上是个三四十岁的男子。

          乌老大等人都是眉头大皱,这万仙大会商讨的可是掉脑袋的大事,若被这个藏头露尾不知来历的家伙泄露出去风声,那可就死无葬身之地。

          剑神卓不凡与不平道人对视一眼,都知道绝不能让这个突如其来的男子活着离开。

          乌老大暂时把女童放在一旁,沉声问道:“敢问尊驾何人?为何惊扰我等兄弟的聚会?”

          他一边说,三十六洞、七十二岛其余人便渐渐的包围了过来,堵住了离去的一切通道。

          这个男子自然就是赵志敬。

          妖道调养了几天,伤势恢复了一些,大概有全盛时期三成的水准了,便出来探听情报。他没有露出本来身份,因为西夏也是向蒙古称臣,若被人发现杀死铁木真的刺客便在此地,什么鸠摩智、百损道人等高手找来,现时的他倒是有一点危险。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