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者不善(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的晚上,果然街上出现了很多穿标志性的黄钢厂服的工人,大家显得心情愉悦,在地摊上、小酒馆里兴高采烈地喝酒聊天,甚至,饭后也有去ktv唱歌的,当然,只是单纯唱歌的那一种。

  这让那些怀着愉悦心情等着丁大集团完蛋的人心里有些不爽,尤其那些急于投靠、急于想向许静买好的各路道上的小头目心里不爽,所以有点摩擦也是必然的。

  第二天晚上,更让有些人吃惊,才刚刚被当街侮辱性地揍了一顿颜面尽失的丁爱辉又出现了,不过这次他的身边不是长相凶狠的人物,而是黄钢的工人。

  工人是淳朴的,尽管闲聊发牢骚时也会骂领导骂政府骂有钱人,但是真到领导请他们吃饭,和颜悦色跟他们交谈时,他们往往又会显得拘谨但开心和温暖。

  就像丁爱辉,虽然工人们一直也知道这小子是个不成器的料,但毕竟是老板的唯一公子,这时在街上碰到,因为穿着黄钢的制服就请他们吃饭喝酒,他们对丁爱辉的印象顿时就好了很多,眼见为实,以前听到的那些负面的东西也就都随风而逝随酒而融了。

  风声早就传到了许静的耳朵里,他的眉头微微皱着,好半响才说了一句:“告诉下面的兄弟,谁也不许乱动。”

  话是传下去了,但却没有以前有效了。

  以前的煌辉集团,真正出去“办事”的人并不多,许静身边真正能接受任务的,也不过许峰和四把刀。虽然人少,但个个有胆能打,所以这些年也并没有落下风,还打出了一片天地。而现在的情况有些变化,队伍壮大的太快,地盘也扩张的太快,单是一个杜云武,手下鱼龙混杂的队伍就远远比许静的核心部队庞大的多,更何况最近又接纳了那么多的小团伙。

  目前的局势,许静也抽不出时间和精力来整顿队伍,他的眼睛需要时刻死死盯着丁建国。下面的混乱嘈杂,让他忧心,却还要依然镇定,因为这时不能节外生枝,不能在内部出现问题。

  如果说黄北还有一个人与许静感同身受,恐怕就只有黄北公安局的局长陈道静了。不过好在既然市委把打黑的任务直接明确给了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