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现在,仇恨之火在顾荣玮的胸腔里熊熊的燃烧着,恨不得现在就去将梁宇恒扒皮抽骨才能解恨。

  “所以,玮玮,答应我,以后离他远些。”梁自恒关上车窗,对着她说道,情绪已经冷静了许多。

  可是,现在不冷静的已经换成了顾荣玮:“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告诉她?”

  “什么?”梁自恒被这无头无脑的话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顾荣玮抬头,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我说,既然你知道梁宇恒是这样的人,为什么不告诉为什么不告诉他的妻子?”

  时激动,顾荣玮差点儿就脱口而出,为什么不告诉我。

  幸好,理智还在,及时的住了口。

  梁自恒无力的扯了扯嘴角:“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已经晚了是什么意思?

  “我也是最近调查梁宇恒才发现的。”梁自恒的声音低落了很多,里面有着很明显的失落2

  顾荣玮慢慢的垮下了肩膀,麻木的问:“你为什么调查他?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调查他?你跟他妻子很熟吗?”

  梁自恒的语气好像认识自己,可是自己好像向跟他没什么交集啊!

  碰面的次数寥寥可数,也还都是在梁家,在梁宇恒的在场的时候。

  梁宇恒应该不会对自己有多大的印象才对啊。

  顾荣玮只觉得脑子乱成了团浆糊,很多疑团都找不到理由去解释。

  “应该不熟悉!”

  这句话说得,熟悉就是熟悉,不熟悉就是不熟悉,什么叫做应该不熟悉?

  自己和个人熟悉不熟悉,你自己不知道吗?

  只是,顾荣玮已经不想更深入的去了解了,她开口,嗓子已经有些沙哑了:“哥,如果我说我了解梁宇恒是什么人,但是我有非要接近他的理由,你会相信吗?”

  梁自恒这次没有反应很激烈,就在顾荣玮以为梁自恒妥协了的时候,他缓缓地开口:“就是因为何瑜?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方法可以有很多种,为什么要选这种?梁宇恒心狠手辣的程度,不是你能想象的。”

  顾荣玮望向窗外,心里在滴血。

  你能理解?你怎么能理解呢?

  这种种,如果不能弄明白查清楚,她就算是再死次也不会瞑目的。

  只是,她现在到底已经变成了顾荣玮,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慕容玮了。

  很多事情已经是身不由己了。

  “回家吧,你说得对3”她轻轻的呼出口气,对着梁自恒说道。

  梁自恒闻言,长长的松了口气。

  回家之后,顾荣玮什么心情也没有了,径自回了房间倒头就睡。

  顾胜德有些担心的问梁自恒:“这是怎么了?在那边受气了?”

  梁自恒笑着摇头:“没,路上心情还挺好呢,回来就这样了,可能是快要出去了,心里不好受吧。”

  顾胜德说到这个,心里更是不好受了,“这还不是她自己选的吗,非要去市,也不知道那边到底有什么好的。”

  葛婉莹在旁边安慰他:“行了,录取通知书都收到了,你也别生气了,自恒公司在那边不是有不少工厂吗?也经常过去出差,以后让他多过就行。”

  这时候,顾胜德心里才好受了些。

  顾荣玮自己个人呆在房间里,满脑子都是梁自恒的那句:慕容家的人个个都死了,这可不是巧合,这里面有着太多梁宇恒的手笔了。

  这里面有着太多的梁宇恒的手笔了

  可是,这里面到底有多少梁宇恒的手笔呢?

  在父母的死,慕容钊的死中,梁宇恒都分别扮演了什么角色?

  难道这切的切都不是巧合,都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吗?

  就只是为了慕容家的产业?

  这么说来,何瑜很可能也是被梁宇恒利用了。

  何瑜以为他是为了那些照片,是为了她,梁宇恒才会残忍的将她杀害,殊不知,梁宇恒等这天已经不知道等了多少年了。

  想了半晌,顾荣玮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梁自恒调查过梁宇恒,肯定是知道这些事情的,所以,他身上会不会有她想要的东西?

  这么重要的东西,梁自恒不可能放在公司?

  那会不会是放在家里?

  想到这种可能,顾荣玮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砰’的剧烈跳动着。

  第三十二章真相如此残忍2

  ?

  只是,这个时候梁自恒肯定在房间里,还是等明天吧,等他上班之后。

  这个晚上,顾荣玮激动的几乎没睡着,想到即将揭开的真相,她的心脏就像是打鼓样,‘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而梁自恒,其实这个晚上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他实在是担心,顾荣玮会重蹈覆辙,慕容玮的覆辙。

  第二天早上,葛婉莹看着兄妹两个的黑眼圈,打趣道:“你们两个这是打架了啊?怎么都是黑眼圈?”

  顾荣玮笑了笑,有些心虚的瞟了梁自恒眼。

  吃过了饭,梁自恒和顾胜德块去上班,临走之前,梁自恒似有所指的对着顾荣玮说道:“你好好在家呆着,还有几天就开学了,把所有事情都弄利索,不要往外面跑了。”

  顾荣玮很认真的应了。

  她当然不会往外跑了,她还有重大事情要在家里完成呢!

  或许是她答应的太爽快了,梁自恒又深深的看了她眼之后才跟顾胜德起出门上班去了。

  两个人走后,顾荣玮佯装镇定的对着葛婉莹说道:“阿姨,我有些累,上去睡会儿啊。”

  葛婉莹连忙挥手:“上去睡吧。”

  怀着激动的心情,顾荣玮慢慢的走上了二楼。

  梁自恒的房间跟她的房间隔得不是很远,中间只有个书房。

  在慢慢接近梁自恒的房间的时候,顾荣玮的腿都在打颤,想要知道真相,但是却又害怕知道真相。

  她怕真相太过于残忍,会让她承受不了1

  直到了梁自恒的门前,她还在犹豫。

  到底要不要打开这扇门,万里面有她想要的东西呢?

  可是万这东西会让她彻底崩溃然后露出马脚呢?

  犹豫很久,对亲人死亡真相的渴望到底是占了上风,她伸出手,慢慢的去打开梁自恒的房间门

  只是,梁自恒为什么要将自己的房门上锁?在自己家里,有必要吗?

  片刻之后,她有些反应过来。他房间里有着这样重要的文件,自然是要上锁了。

  她在失望的时候,却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晚点儿知道也是好的,起码可以有足够的时间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她转身,下楼。

  此时,葛婉莹正在厨房里熬汤。

  “阿姨,哥哥的房间钥匙你有吗?我房间的电脑有点儿不好用,我想用他的电脑。”她站在客厅里,对着葛婉莹的背影说道。

  葛婉莹头也不回:“你不是要睡觉吗?怎么又玩起电脑了?”

  顾荣玮勉强的笑了笑:“睡之前玩会儿啊,你到底有没有嘛!”

  葛婉莹回过头:“我手里没有,你去用书房的吧。”

  闻言,顾荣玮佯装失望:“那算了,书房的电脑还没有我房间里的好用呢!”

  葛婉莹轻笑声,“那你就去睡觉吧2”

  顾荣玮长长的松了口气,上楼去了。

  直到躺在床上,顾荣玮还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切怎么就发展到了现在呢?

  在自己家里都要当贼!

  躺了会儿,她不甘心,再次起来,悄悄的出去,趁着葛婉莹不注意的时候,将楼上所有梁自恒可能放备用钥匙的地方都找了个遍。

  可是,哪里都没有。

  她有些泄气,要尽快找到文件才行。她很快就要上学去了,而梁自恒想必也不会把文件放在这里很久。

  她索性抛开切,往床上倒就睡觉去了。

  醒来的时候,是被手机吵醒的。

  她拿起手机,竟然是梁宇恒的短信。

  梁宇恒也真是够执着的,都被梁自恒那样警告了,还敢给她发短信。

  “你还好吗?大哥没有对你怎么吧?”

  顾荣玮回:“我很好,不知道为什么,大哥好像很生气,这段时间你不要联系我了。”

  那边梁宇恒沉默了阵,然后发了个字:“好。”

  晚上,吃饭的时候,顾荣玮貌似无意的说起:“哥,你的房间怎么还上锁啊?我想用你房间的电脑都没法儿用。”

  梁自恒抬眼:“为什么用我房间的电脑。”

  顾荣玮低着头夹菜,不敢看梁自恒的眼睛:“我的电脑不好用了。”

  梁自恒很久都没说话,过了会儿才道:“是不是忘了给你买个新电脑了?要不明天中午我跟你?”

  顾荣玮夹菜的手顿,对这个事态的发展有些始料不及3

  “好啊。”

  晚饭过后,梁自恒上楼,顾荣玮亦步亦趋:“哥,你现在用电脑吗?”

  梁自恒脚步顿:“不用,你过来吧。”

  顾荣玮终于松了口气,佯装欢快的说道:“好啊。”

  梁自恒的房间跟顾容微的房间点儿也不样,全是简洁的白色系。

  顾荣玮快速的扫了眼,猜测着这个屋子里那个地方回事梁自恒放重要文件的地方。

  书桌下面的抽屉?

  床头柜?

  还是枕头底下?

  抑或者是那个小书架上?

  梁自恒坐在沙发上看文件,顾荣玮就在电脑桌上心不在焉的玩着电脑。

  她在心里默默的期待着梁自恒赶紧走开,要不然她难道真的在这儿玩个晚上的电脑?

  时间终于到了九点,梁自恒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你赶紧回去吧,九点了。”

  顾荣玮闻言,开始耍赖:“我再玩会儿,你现在又不睡。”

  梁自恒皱着眉头看着电脑上的小人:“这个游戏这么好玩儿?”

  顾荣玮脸不红心不跳:“好玩儿吧,你看,特别好看。”

  她抛出个大技能,屏幕上顿时片金光闪闪的。

  虽然游戏是今晚上刚开始玩的,但是基本的操作她可是都会了,忽悠下梁自恒还是可以的。

  梁自恒无奈:“赶紧回去吧,我要洗澡。”

  顾荣玮继续耍赖:“你去洗澡好了,我又不偷看,我再玩会儿,就小会儿。”

  最后,梁自恒无奈的进了浴室:“那就再玩会儿吧。”

  直到梁自恒拿着衣服进了浴室,顾荣玮的眼睛才从屏幕上挪开。

  她松开手中的鼠标,快速的站起身。

  首先从最近的书桌找起,本来顾荣玮还担心梁自恒将桌上也上锁,幸好没有。

  第三十三章真相如此残忍3

  ?

  梁自恒下了班之后经常在家里面工作,所以里面的资料很多,顾荣玮快速的寻找着自己想要的,并且还要保持不弄乱他东西,要不然梁自恒肯定会看出来的。

  男生洗澡般会比较快,顾荣玮的时间不多了。

  “玮玮?”

  突然间,浴室里面的水声停止了,梁自恒在里面叫了声。

  顾荣玮已经将整个书桌都找遍了,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边小心的将所有的抽屉都合上,边大声的应声:“我在,怎么了?”

  “外面什么声音?”

  顾荣玮惊,心想肯定是自己翻找文件的声音太大了,连忙说道:“没有,是我玩游戏的声音,耳机掉出来了。

  她索性把拽掉电脑上的耳机,将游戏的声音外放。

  梁自恒这才半信半疑的重新打开了水洒。

  顾荣玮因为,浑身都出了身的汗,只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整个房间里都没有找到她想要的东西,除了书架

  可是书架上那么多书,梁自恒不会把那么重要的文件放在那里面吧?

  不管了,找找看吧。

  梁自恒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顾荣玮正站在他的书架前面,抱着本书,好像很认真的在看。

  “百万\小!说怎么不把电脑关了?”梁自恒听着电脑里十分嘈杂的声音,有些接受无能。

  “哦,我觉得这个音乐挺好听的1”顾荣玮看似淡定的将手中的书放在了书架上,微笑着对梁自恒说道。

  其实,她的心里紧张的要命。

  “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她跑过去关了电脑,背对着梁自恒说道。

  幸好是背对着梁自恒,所以他没看见,她的手都是颤抖的。

  梁自恒轻轻的应了声,拿着毛巾擦头发。

  顾荣玮逃也似得跑了。

  梁自恒奇怪的看着她的背影,失笑。

  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被他那天说的话吓到了?

  他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然后在看见地上的东西的目光紧。

  他放下毛巾,走过去慢慢的蹲下身。

  地上的是张暗黄铯的书签,跟地板差不多的颜色,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

  这张书签本来是夹在抽屉里的文件的。

  昨晚他刚看完了文件放进去的,上面还有自己做的记号。

  而从昨晚至今,没有人进过这间房子除了顾荣玮。

  现在想想,刚才顾荣玮的举动,有些奇怪。

  她在紧张,可是紧张什么呢?难道是因为她动了这些文件?

  他打开抽屉,里面的文件有些凌乱。

  梁自恒皱着眉头将自己的房间上上下下的打量个遍。发现了很多不样的地方。比如:书架上的那本他昨晚刚看过的书本来是在最下面的,可是现在到了上面;床头柜上的水杯本来是在中间的,可是现在却到了边缘上

  太多太多的不同了,梁自恒几乎就可以确定,顾荣玮刚才肯定是在他房间里大肆搜捕了番2

  可是,她到底是在找什么呢?

  这个时候,顾荣玮还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被识破了,只是很紧张的靠着自己房间的门拍着胸膛。

  头次做这样的事情,还是在梁自恒的眼皮子底下,当真是要紧张死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怀疑。

  最可气的就是虽然她做了这么多,可是并没有找到关于梁宇恒和慕容家的文件。

  难道是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家里?或者是他根本就没有纸质的文件,只有电子版?

  她噗通声倒在床上,有些泄气的长叹,如果梁自恒将这些资料放在电脑中或者是邮箱里的话,她肯定是找不到的,因为梁自恒的电脑有密码。

  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先找找他的电脑呢?真是笨死了。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梁自恒回来接了顾荣玮,带着她去买电脑。

  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早有预谋,竟然碰上了何瑜。

  看见何瑜,难免就想起了那天的谈话,以及跟梁自恒提起的要求,顾荣玮有些心虚的抬头去看他。

  抬头,却发现他正低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玮玮?”何瑜早就看见了这边的两个人,开心的打招呼。

  顾荣玮连忙抬头,回应:“何瑜姐。”

  何瑜笑着走过来,走路的姿势比平时都妖娆了几分:“梁先生也在啊3”

  梁自恒微微扯了扯嘴角:“嗯,陪她过来买个电脑。”

  “这样啊”何瑜拖长了音,拨了拨耳朵旁的头发,笑的灿烂:“不如这样啊,玮玮考上大学我也没送什么像样的礼物,不如今天的电脑就由我买吧。”

  梁自恒看了她眼,让她心里立即就荡漾起来了:“这怎么好意思呢?男士在,哪有女士买单的道理?”

  何瑜眨了眨眼睛,开玩笑:“不如我买,你付钱?”

  梁自恒轻笑声:“倒是个好主意。”

  不知道为何,虽然让梁自恒和何瑜保持是她提出来的主意,可是真的到了这步,她却觉得难受。

  或许是梁自恒太美好太优秀了,何瑜这样的女人根本就配不起吧!

  “我开玩笑的,作为姐姐,总不能玮玮上大学了,什么礼物都不送吧?”何瑜笑着朝着梁自恒眨眼睛,语气甚是俏皮。

  梁自恒低头,轻笑声摸了摸顾荣玮的脑袋:“还不谢谢你何瑜姐。”

  顾荣玮强笑:“谢谢何瑜姐。”

  “没关系。”何瑜眼睛还是看着梁自恒,脸色有着微微的红,“对了,前天的事情跟叔叔说了吗?”

  顾荣玮有些心虚的抬眼看了梁自恒眼,然后讪笑:“还没呢,今天回去我问问。”

  梁自恒依旧还放在顾荣玮脑袋上的手顿,“什么事情?”

  顾荣玮正要开口,那边的何瑜却是抢先开口了:“玮玮想让我去送她,我怕叔叔不同意,就让她问问。”

  梁自恒眼神微闪,扯了扯嘴角不说话了。

  之后,三个人去挑了电脑,因为何瑜路上的行为让顾荣玮太不爽了,索性挑了个贵的,让何瑜大出血,看看不心疼死她。

  第三十四章我们谈谈1

  ?

  掏钱的时候,顾荣玮很明显的看见她看了梁自恒眼。看来她是希望梁自恒开口阻止她呢!

  只是,顾荣玮悄悄的掐了梁自恒的手把,暗示他不要说话。

  梁自恒手上吃疼,索性大手握,就将顾荣玮的手包裹在了手里。

  顾荣玮的手很小,而梁自恒的手很大,两只手握在起,很契合,就好像天生就该这样似的。

  莫名的,顾荣玮的心跳就有些加快。

  梁自恒神态自若的看着顾荣玮,脸的宠溺。

  何瑜见梁自恒丝毫没有要抢单的意思,只能忍着心疼付了钱。

  台电脑几万块,对她来说,确实是有些心疼。

  最近梁宇恒对她冷淡了许多,在钱财方面也没有以前那么大方了。

  付完钱之后,何瑜都有些皮笑肉不笑了。顾荣玮却是看的很爽,虽然这样有些幼稚,但是总归是能让何瑜不舒服。

  只要何瑜不舒服,她就舒服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