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腔故撬懔税桑绺缒闳ッΠ蒼3”

  梁自恒看着慕容玮这个失落的样子十分的不忍心,已经推开门的手收了回来,走到慕容玮身边摸了摸她的头:“好了,不要想太多了,在家好好休息下,嗯?”

  慕容玮点头。

  梁自恒这才走了。

  梁自恒走了之后,慕容玮又在家里呆了个多小时,熟悉了下顾荣玮的事情。个小时之后,她便向顾胜德和葛婉莹提出要出去走走。

  顾胜德和葛婉莹似乎是担心她还要做傻事,自然是千个不放心。

  慕容玮略思考,便道:“那我去找哥哥吧,你们将我送到那里总放心了吧?我不想呆在家里。”

  葛婉莹提议:“要不然阿姨跟你逛街去?”

  顾荣玮摇头:“我想去找哥哥。”

  她主要是想梁宇恒和何瑜,自己的死是不是真的如自己预料的那样,是梁宇恒和何瑜做的!

  虽然心里的声音告诉自己是,但是还是残存着那么几分侥幸,希望不是他们。

  葛婉莹跟顾胜德对视了眼,最后顾胜德拍板:“行,我送你过去,只不过你哥挺忙的,你在那里别添乱知道吗?”

  顾荣玮高兴的点头,为了让自己符合个好学生的样子,还特地收拾了几本书,背上了书包。

  收拾妥当了之后,慕容玮从镜子里看自己,几乎有些错不开眼。

  这样青春靓丽的样子,真是久违了。

  听顾胜德的意思,原来的顾荣玮好像从来没来过梁自恒的公司。

  这样慕容玮就放心了,既然没来过,什么都不懂,那就很正常了吧!

  第七章梁自恒的温柔

  ?

  顾胜德将慕容玮送到梁自恒的公司之后就回去了,梁自恒亲自下来接的人,在看见慕容玮的时候,他很自觉地将她背上的书包拿了过来,另只手桥她上楼了。

  引得后面的些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讨论个不停。

  慕容玮落后梁自恒步,看着他的大手包裹着自己的小手,突然就觉得十分的温暖。

  没有羞涩,没有不好意思。只是觉得温暖!

  因为,这个时候的梁自恒真的特别想慕容玮的哥哥!

  到了梁自恒的办公室,慕容玮很乖巧的拿出了书包里的书来看,梁自恒见她如此听话,倒是也不在管她,卦看起文件来了。

  只是,慕容玮拿着手里的历史书,只觉得脑子都快炸了,这是什么?

  原来七七事变是在1937年吗?宗法制和分封制又是些什么玩意儿?

  上世的慕容玮是学理科的,高中的时候,只在高学了点儿历史的皮毛,随后便分了科,再也没学过历史。

  现在让她来学这些东西,简直是要了她的命。

  不过,幸亏顾荣玮是学文科的,这比学理科还好些。

  要说,虽然原来的慕容玮是学理科的,但是这么多年了,高中的只是早就忘得干二净了,现在如果再让她重新学起来的话,恐怕是窍不通了。

  但是文科就不同了,文科的试题大多都是个套路,只要死记硬背就可以了,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可言。

  不像是数学题,物理题那样,哪怕只是个小数点的不同,答案都截然不同。

  打定了主意,慕容玮决定这半年的时间绝对不能松懈,起码得努力替原来的顾荣玮考上个比较好的大学,才不枉人家原来辛辛苦苦的努力了这么多年才能直保持的好学生形象1

  慕容玮直都是个认真的人,不管做什么事情,旦入了心,都会很投入。

  本来只是想做做样子的,可是最后却是很认真的看起了书,还小声的念念有词了起来。

  期间,梁自恒悄悄的看了看抓耳挠腮的慕容玮,欣慰的笑了笑,然后吩咐了秘书去下面买些小女孩儿爱吃的零食和饮料上来。

  秘书下去的时候,自然是遭到了楼下众女孩儿的围攻,纷纷打听那总裁领上来的到底是什么人。

  梁自恒人长得帅,家世好,性格也好,不是那种无所事事的二世祖,再加上还未婚,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这样的人自然就成了公司众花痴女的对象。

  现在他们心中的霸道总裁突然领来了个小萝莉,而且还百般温柔,让她们怎么不伤心呢!

  所以赶紧来打听消息了。

  秘书是个已经结了婚的三十多岁的女人,自己也经历过这种时期,自然是对这些女孩儿的心思了若指掌,也乐得给她们透漏消息。

  “这是总裁的妹妹,我亲耳听见的,那女孩儿喊哥哥了。”

  个女孩儿有些狐疑:“但是现在的很多情侣都流行喊哥哥妹妹的,你确定此哥哥非彼哥哥?”

  秘书有些好笑:“当然了,人家小姑娘还背着书包呢,现在在办公室里老老实实的百万\小!说呢!再说了,到底是亲哥哥还是情哥哥,我会看不出来?”

  此话出,众女立马放心了,老老实实的放开了秘书2

  秘书这才松了口气,去楼下的超市去买东西去了。

  半晌后,秘书终于提着大包小包的回来了。梁自恒接过袋子,示意秘书先出去,自己将东西放在了慕容玮的旁边,声音温柔的说道:“玮玮,来歇歇在学习,吃些东西。”

  慕容玮倒是挺惊诧于梁自恒这样的温柔的,在她的印象里,梁自恒直都是绷着脸的,自己这两天真的是已经颠覆了以前他在自己心里的印象了。

  慕容玮索性丢来了书,在袋子里翻出了袋自己以前也爱吃的薯片,咔咔的吃了起来。

  梁自恒就坐在她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让她觉得背后嗖嗖的凉风。

  梁自恒看着慕容玮咕噜噜直转的眼珠子,心里觉得十分的好笑。

  这个妹妹可真是不让人省心。

  片刻后,慕容玮终于呆不下去了,干笑着开口:“哥哥,你忙,我自己下去转转行吗?”

  梁自恒笑着起身,顺便嘱咐了句:“你自己小心些,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慕容玮连忙点头,这才小心翼翼的出了办公室。

  这个梁自恒的眼神真叫人害怕,好像他能看透人心样。

  出了办公室,她环顾四周,竟然不知道往哪里走了!

  这个地方,虽然是梁宇恒工作的地方,可是她次也没来过。

  想想以前,梁宇恒频频出轨她也不是没有责任的。

  她对于梁宇恒的切好像都不是那么的上心,连他公司的门朝哪开都不知道3

  要是她先前就来过的话,现在就知道去哪里去找梁宇恒的。

  在门口占了半晌,也不知道该怎么走,索性也不管这些了,低着头踢踢踏踏的乱走通。

  把整个办公大楼都走遍好了,总能找到梁宇恒的办公室的。

  她倒要看看,自己死了,梁宇恒现在是什么状态,是悲伤还是高兴?

  就算是不爱她了,她也希望梁宇恒能表现的伤心些,也不枉她嫁给他场。

  说来也怪,不知道是缘分还是什么,慕容玮兜兜转转的,竟然撞到了梁宇恒。

  慕容玮只顾着低头走路,竟然没看见前面的梁宇恒,就那么直直的撞了上去。

  幸亏梁宇恒拉了她把,她这才没有跌倒。

  或许是因为她长得跟慕容玮有些像,梁宇恒在看见她的脸的时候有些微微的失神,随后便被阵手机铃声打断。

  近距离的接触,慕容玮这才看清,梁宇恒眼下竟然有圈的青黑,像是直都没休息好。

  在此时,慕容玮有些彷徨了,自己的死,到底是不是梁宇恒做的呢?

  自己先前猜测是他,只不过是因为他在电话里说的那些气话罢了,现在想来,十有八九只是气话。

  狠话谁都会说,但是会有几个人会将时之气说的话当真呢?

  自己这样是不是太仓促了呢?

  这边,梁宇恒微微点头,有些抱歉的看了慕容玮眼之后就拿着电话走进了楼梯间。

  第八章果然如此

  ?

  不知道为何,慕容玮下意识的跟着进了楼梯间,与梁宇恒隔了段小小的距离,加上她有意的隐藏自己,梁宇恒竟然没发现。

  “何瑜,你别无理取闹,她才刚死,你现在就要求我娶你,你不觉得有些太滑稽了吗?”

  “你不要拿那件事情来威胁我,你根本就没有证据,主意是你提的,人也是你找的。”

  “何瑜,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来命令我?像你这样狠毒的女人,你觉得我会娶你吗?”

  “哼,你不狠毒?连对你那么好的闺蜜都可以毫不犹豫的陷害,你说你不狠毒谁信啊!”

  剩下的话慕容玮没心思去听了,果然自己猜的没错。

  是梁宇恒和何瑜联手杀害了自己。

  不过,真是可笑,对贱人,丘之貉,竟然还说别人狠毒,自己又高尚到哪里去呢!

  世人就是如此的愚昧与自大,总觉得自己与别人不样,其实,是路货色而已。

  顾荣玮有些浑浑噩噩的走出了楼梯间,漫无目的的到处走着,脑子里想的却全是以前自己与梁宇恒与何瑜之间的点点滴滴。

  他们是在大的时候认识的,何瑜跟自己个班,自己又是梁宇恒的女朋友,就这么认识了。

  那个时候的何瑜还不像现在这个样子,她总是对着自己哭诉,她的继母对她怎么怎么不好,她的父亲明明很有钱,她却总是钱不够花。

  而自己总是傻得把自己的钱拿出来给她买这买那的,有的时候,对她比对梁宇恒还好,可就是个她这样掏心掏肺对待的女人,最后却是在背后捅了自己刀,或者,根本不是刀1

  是好多好多刀,只把她捅的面目全非。

  梁自恒在办公室里批了好几份文件之后,突然发觉慕容玮直没回来,心里不禁‘咯噔’声,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吧?

  本来这个孩子直都挺让人放心的,可是,她这突然做出这种事情,真是让全家人都吓着了。

  或许,也是因为高考的压力太大了,让她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发泄心里的紧张和不安。

  真是个傻孩子,就算是高考考的不好,人生的道路有好几条呢!

  出国,或者是找找关系,去个好的大学这都是可行的方法,偏偏这个傻孩子,为了高考努力成这样。

  想到这里,他掏出手机,打给了慕容玮。

  第遍的时候,慕容玮没接,他心里更加的忐忑了,不会这傻孩子还没缓过来吧!

  真是不让人省心。

  他起身,边再次拨了慕容玮的手机边往外走。

  手机响了好久,慕容玮才从回忆里抽身,有些意兴阑珊的接了电话。

  慕容玮终于接了电话,这边的梁自恒悄悄的松了口气,语气特别温柔的说道:“玮玮,你在哪里呢?这都中午了,哥哥带你去吃饭啊!”

  这边的慕容玮没有说话,梁自恒又道:“你想吃什么?”

  慕容玮低着头,任由眼泪滴滴的滴到了地上。

  自从父兄都死后,她已经很久没有哭过了,没有了心疼你的人,女人的眼泪就不值钱了2她心里,很清楚。

  重生之后,她在短短的天多的时间之内就将这样的事实全部接受并且努力的适应,她没有哭。

  可是,在刚刚梁自恒小心翼翼的问话当中,她却没有忍住,眼泪就那么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

  梁自恒自然是听见了慕容玮的抽泣声,他突然顿住了脚步,站在了原地。

  “我是不是很差劲?”慕容玮突然问道。

  要不是她太差劲了,为什么她唯的朋友会和她的丈夫起来谋害她呢?

  她自觉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而梁宇恒和何瑜也绝不会是为了那几张照片而已。

  只是两个人心里早就对她积怨已久,借着这个机会罢了,她怎么不清楚呢?

  只是心里不想承认这个事实罢了。

  梁自恒听着慕容玮略带鼻音的话,心里十分的心疼。

  虽然以前自己没有怎么关心过这个妹妹,可是心里确实是把她当成亲生妹妹那样来疼的。

  看来,确实是对她的关心太少了,才让她有这样的想法。

  “怎么会呢?我们玮玮长的漂亮学习又好,家世脾气样样都好,不知道有多少女生羡慕你呢!”

  慕容玮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默默的流泪,像是要把这几年的泪水等都要流尽了样。

  “玮玮,你在哪里?”梁自恒问。

  慕容玮却只是呆呆的看着地上,心里有种忽然开朗的感觉:是啊,自己现在是顾荣玮,不再是以前的慕容玮了3

  既然老天给了自己这样的机会,自己怎么能浪费呢?

  定要过好自己的人生,让何瑜和梁宇恒这对狗男女得到应有的惩罚。

  梁自恒见慕容玮没有回答,又再次问了句:“玮玮,你在哪里?”

  慕容玮抽了抽鼻子,抬头看了看,有些茫然:“我也不知道,在个楼梯间的拐角这里。”

  “几楼?”

  这里的墙壁上都写着几楼,慕容玮看了眼,小声的说道:“在九楼。”

  梁自恒转身回办公室,对着那边的慕容玮嘱咐:“你在那里等着我,我拿上钱包带你去吃饭。”

  慕容玮轻轻的应了声,然后就安心的等在原地,悄悄的对自己说:“顾荣玮,加油!”

  梁自恒回去拿了钱包,然后乘坐着电梯到了九楼,将这层楼上的楼梯间全都找遍了,这才找到了慕容玮。

  此时的她,可怜兮兮的坐在地上,小小的身体蜷缩成团,在听见声音的时候,缓缓地抬头,脸上都是泪痕,眼睛有些肿,鼻头有些红。

  梁自恒伸手:“来,吃饭去吧!”

  慕容玮犹豫了会儿,然后慢慢的将自己的手递到了梁自恒的手里,梁自恒个使劲儿,慕容玮就被他拉了起来。

  梁自恒将她的手握在手里,轻轻的摩挲着,边往外走,边问道:“玮玮,哥哥下午带你出去玩吧?你想去哪里?”

  慕容玮知道梁自恒是担心自己,心里十分过意不去,虽然这是慕容玮的哥哥,可是毕竟不是自己的。

  她随便用手擦了下脸,说道:“不用了,你工作吧,我在这里百万\小!说就好了。”

  梁自恒看着慕容玮这个动作,有些好笑的挺住脚步,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方灰色格子的帕子,展开之后温柔的替她擦脸:“都这么大的女孩子了,怎么还这么大大咧咧的。”

  慕容玮的脸下子就红了!

  第九章酒后真言

  ?

  慕容玮把夺过梁自恒手中的帕子,有些羞涩的说道:“我自己来吧。”

  胡乱的擦了擦脸,有些呆呆的看着手中的帕子,随后随手塞到了书包里:“我给你洗,洗完了还给你。”

  梁自恒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桥她就往下走。

  公司附近有不少吃饭的地方,且种类多样,什么中餐西餐日餐应有尽有,连印度餐都有。

  不过,顾荣玮对印度的菜向来是敬而远之的,这不是对这个国家有歧视,只是有些接受不了印度人上厕所的时候不用纸的这个传统罢了。

  虽然知道国内的很多印度餐的厨师都是中国人,但是想到这个传统,慕容玮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特别是,咖喱的颜色其实还是跟某种物体的颜色挺像的。

  她这也算有些小小的洁癖吧!

  最后,两个人还是选择了去吃中餐,是地地道道的川菜,满桌子的红色。

  慕容玮吃的满头大汗,嘴唇火辣辣的,不住的吸着气。

  反观梁自恒,虽然也是满头大汗,但是却比她优雅多了,举动都是透漏着股子无与伦比的优雅。

  慕容玮看着梁自恒,有些微微的失神。

  其实,梁自恒和梁宇恒这两兄弟在很多方面还是有共同点的。

  比如,两个人都是那种时时刻刻保持优雅的人,再比如两个人都是那种典型的中国人的长相,脸庞很刚毅,轮廓分明。

  可是,慕容玮却从来没有将这两个人联系在起过,因为这两个人虽然有相似之处,虽然是个父亲,可是他们不是路人1

  慕容玮相信,如果梁自恒喜欢个女人的话,定会将这个女人宠上天的,定不会用那么不堪的方式来背叛曾经也曾火热的爱情。

  即使不爱了,他也会很绅士的好聚好散,就算爱上了别人,他也不会给自己的妻子难堪。

  不像梁宇恒

  慕容玮摇了摇头,算了,不想这个渣男了。

  梁自恒失笑:“你这丫头想什么呢?”

  慕容玮笑了笑,跟他商量:“哥哥,我想喝点酒。行吗?”

  梁自恒沉吟番,知道慕容玮心情不好,最终还是妥协:“可以,但是只能喝瓶,不能多喝。”

  慕容玮苦着脸重复:“瓶?”

  天知道她酒量有多好,瓶还不够她塞牙缝的!

  梁自恒亲自给慕容玮夹了菜:“只能瓶。”

  慕容玮低头失落的道:“那好吧,瓶就瓶。”

  重生了,心情不好,就连借酒浇愁都不能,这是什么人生啊。

  很快的,酒就上来了。

  慕容玮给自己倒了满满的杯,然后仰头灌下去。

  梁自恒皱眉:“你没喝过酒,别喝得这么快。”

  慕容玮的手顿:她没喝过酒?

  顾荣玮的人生原来这个悲催啊,都十八岁了,连啤酒都没喝过2

  “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慕容玮听见自己这样问。

  梁自恒微微愣了下,然后看着慕容玮,眼神朦胧,让她看不透,像是透过她看另个人样。

  半晌后,梁自恒苦笑:“我都二十八岁了,怎么会没喜欢过人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