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结(1/3)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不算太晚

          发文时间:?621?2013

          李凯天勉强穿上裤子,用毯子包住邱阳就开了车库大门,两人回来时还是半夜,现在已经东方既白,她缩在毯子里头埋在他前,表面看来乖巧十足的样子,只有李凯天表情微微抽搐,因为她嘴里正狠狠咬著自己的头,他恨恨的想,一会她求饶也没用,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现在就要把她就地正法

          邱阳何尝不是正在骂他,这人还能更没脸没皮吗,她的小骚动里还著他的子,他每走一步就往前顶她一下,硕大的头没有规则的在她湿热的洞里乱撞,不经意间就撞到她某个点,甚至能感觉到它顶开那个小口,在退出来,最里面那个狭窄口随著他的进出一张一合,才十几步她已经小死一回,偏偏她还不能叫出来,只能咬住眼前他微褐色的小豆豆。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虽说现在小区还没人出来,但是万一有个喜欢夜里散步的,他光著的身上清晰的吻痕指甲抓痕不是正在告诉别人他干了什麽吗她完全不记得,李凯天之所以没穿上衣,是因为他的衬衫被暴力女子变成了布条。

          “宝贝,快松嘴,知道你想要,回家老公就满足你,乖”他低下头去舔她的脸,还把舌头伸到她耳洞里,吓得邱阳猛得一缩,这人怎麽这样万一被别人看到了怎麽办两人私下里奔放是一回事,可是绝不能给别人看。

          李凯天几乎能想到邱阳紧张得全身泛红,缩在他怀里像煮熟的虾子那样,他往前顶了顶,本就处於极度敏感状态的邱阳被他一下子推到,可偏偏不能叫出来,他放浪的小娃,专属的小奴,每次都用叫声勾引得他狠不能死她,但现在忽然发现,这样听她压抑的闷哼,手足无措,被他得可怜兮兮的样子更是让他无端的兴奋。

          “亲爱的,求求你,不要这样,我们回去好不好”邱阳被他弄得呜呜哭了出来,她讨好的用舌头去刷李凯天的小豆豆,手指从毯子里探出来,顺著他肌的轮廓一寸寸抚,这是李凯天最喜欢的爱抚方式。

          “你说的,那你在让我像上次那样弄几回”他一边索要一边加快脚力,电梯门刚打开,李凯天把人从毯子里剥出来,放肆的啃咬起来,他握著邱阳的小手去按密码,她已经抽著腿又喷了一次。

          李凯天的裤子已经被她弄得湿湿的,抵在门上,他终於在她频率极好的收缩下又给她一次。

          只是这次他没有停留太久,邱阳里面还存著他了好几次,李凯天把她放在沙发上,两腿高举。

          “乖,自己把腿张大点”他说完飞快的抽出自己的,发出很响的一声“啵”,邱阳下身像是被拔了塞子,小逼被得太大还没能合拢,两片唇微微外翻著,中间大口吐著滚烫的白浆,李凯天看得眼直,邱阳不由自主的又把腿张了张,这更方便他看著自己的小逼流淌。

          “好看吗”她千娇百媚的问他,一只手伸下去,在下面刮了一块抹到唇上,然後伸出舌尖舔了进去。

          “好看,宝贝,你的小骚逼真好看”李凯天被她引诱得直吞口水,她的脸就夹在她高举的两腿之间,微张的小嘴间渐渐溢出的呻吟声,他看著她三指并拢反复在淌著的洞口抽,扑哧扑哧的水声在他耳边异常清晰。

          “嗯嗯深一点啊老公,嗯,要,我呜”

          李凯天不由自主的握著她的手加速她的抽,一边亲著她送上来的小嘴,一边柔声哄著她,“乖宝贝,先自己弄一回给老公看,乖,老公亲亲”

          邱阳的手在李凯天的握力下被得更深,她纤长的中指一下一下的戳上软深处的那一点,一时间水意蔓延,透明的从她指间飞溅出去,李凯天的手臂上湿了一片,邱阳两腿软下来,抱著他吸鼻子,“你不许这样弄别人你要是敢,敢和别人这样,我就就”

          就了半天她也没有想出到底有什麽可以威胁他的,可是一想到他可能会和别人做这种亲密的事情,难过的恨不得立刻死掉。李凯天揉著怀里小小瘦瘦的人,忽然特别後悔这些日子这样气她,他捏著她的脸亲了又亲,“我怎麽可能和别人那样,谁会有我的宝贝好,”他故意一幅色咪咪的样子,蹭著邱阳小巧的鼻尖,“谁有我们宝贝时候那麽漂亮的样子,小洞里的水喷得又多又远你一发骚的扭,我就连魂都没了”

          邱阳被他说的小洞空虚,她抬了抬身子,把他还肿大著的吃了进去,只懒懒的窝在他肩上,李凯天握著她的腰小幅度的动,“宝贝,既然那麽介意,为什麽一次都不去找我难道你看不出我故意气你的”

          邱阳撑著他的肩膀抬头看他,从声音里听不出她的情绪,“我有找过你,我在你家门口等你,看见你们两个一起下车。”

          李凯天一愣,狠狠撞了她一下,她一声惊呼,只见他一幅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都不问我就这样灰溜溜走了吗你傻了吗我要是能那麽快和别的女人好,用得著那麽费劲心机的求你嫁给我吗我用得著因为你不想生孩子那麽生气吗我就是不明白,你每次都一幅很爱我的样子,可随便什麽事都能让你轻而易举的选择放弃我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只要你站在我跟前,你做过什麽我不能原谅你”

          邱阳被他带著怒意的冲撞几乎要飞了出去,他最後一句话带著无可奈何的叹息,她已经不知道是这些日子里第几次不顾形象的痛哭流泪,只是这次不在是偷偷一个人躲在角落,在他面前,她哭得肆无忌惮。

          两人身体交融,一呼一吸都紧密相连,李凯天被她哭得已经无暇顾及他们两个人到底谁错得比较多一点,两个奔三的人似乎到了现在这一刻才对於爱情有了深一点的理解,他们都曾经凭借对方的爱情伤害彼此,现在才懂得,深爱支撑我们走过十年,但我们以後还是会遇到不同的波折,当下一次误解或者困难产生的时候,我们还要靠这样幼稚的行为去挽回彼此吗此时此刻,他们都在心里想著这样的问题。

          在邱阳的哭喊中来临,她还是他熟悉的迷人样子。

          “老公,以後有任何事我都不会自行放弃你,会告诉你,依赖你,我在不会不说不问自己走掉,你只能是我的”

          “宝贝,我在也不会利用别人惹你生气,我爱你,以後有任何事都不会在自己怀疑你,真的,我很庆幸现在明白这个道理还没有太晚,对不起让你那麽难过。”

          妒妇

          发文时间:?622?2013

          两个人筋疲力尽的睡过去,临近傍晚,邱阳被手机震动的声音吵醒,她最近睡眠很轻,稍微有动静就会醒过来,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深蓝格调的房间让她意识到这不是在自己的卧室,昨夜的记忆一点点回笼,她往身後的怀抱里拱了拱,想要躲掉嗡嗡的震动声,李凯天下意识的把手臂又紧了紧,可过了一会,那震动又执著的想了起来,邱阳忍无可忍,她踢了踢李凯天,“你电话,快去接啊,好吵”

          他含糊的“嗯”了一声,又搂著她睡了过去,电话停了,邱阳枕著他手臂正准备进入梦乡,李凯天的手机又开始震

          “啊你又踹我干嘛”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位置,李凯天第二次被邱阳踹到床底下,他揉著生疼的屁股龇牙咧嘴,一点睡意也没了。

          邱阳指著还在震动的手机,顿时怒火滔天,“我让你接电话你还不接吵死我了”

          他可怜巴巴的爬上床,拿起电话一挑眉接起来,不动声色的把通话声音调大,因此那声甜甜的“执念哥哥”就分毫不差的传到邱阳耳朵里,她眼皮跳了跳,李凯天索在她腰上的手给了她充足的鼓励,她反手夺过他手里的手机,没有注意他眼睛里得逞的笑意,邱阳冷笑,“叫谁哥哥呢,想要哥哥去找你妈给你生一个去”

          电话里的娃娃音瞬间变成郭芙蓉,“你谁啊你我找我未婚夫”

          “未婚夫”三个字正是邱阳的逆鳞,她瞪了李凯天一眼,战斗力瞬间升级,“没见过那麽不知羞的女人,他是否曾经承认过你是他的女朋友,你心里清楚,到处说他是你未婚夫,是我这个正室原配不想和你计较,少拿我的忍让当你不要脸的资本”

          对方显然吃惊,她最近在媒体面前一直以程执念的未婚妻自居,而他也没有否认,她以为那就算变相答应了,可是听这女人笃定的口气,难道这就是前段时间逃婚的新娘子她心惊了一下,到底是年轻,藏不住自己的情绪,接下来的气势就明显弱了下去,“你,你让执念哥哥自己来和我说”

          “他在睡觉,所以才让我接的。明天你就会受到很多记者的访问,估计在也不会相见他,”邱阳笑了笑,“不过没关系,韩国还有很多哥哥,哦八~~~”

          邱阳饱含讽刺和嘲笑嗲嗲的叫了一声,然後切断电话,她扑到李凯天身上又掐又打,都是他都是他,招来一朵烂桃花,“你明天就把事情说清楚”

          李凯天一边讨好著答应,一边掰开她的腿挺了进去,他在她的紧致和娇呼中满足的抽。像今天这样的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邱阳从来都是一只纸老虎,遇到别的女生对他献辛勤,不管对错,只敢对他张牙舞爪,小时候躲在华月身後狐假虎威,长大後爬在他头上作威作福,像这样火力全开的对待第三者的幼稚行为还是第一次,李凯天甚至喜欢她这种“妒妇”行为。

          又是一番欢爱过後,邱阳被他清洗了一下,又迷迷糊糊睡了一会,等她醒来的时候,李凯天正端著一碗西红柿蛋面过来,他略显抱歉的说,“家里就这些吃的了,你稍微垫下肚子,一会带你出去吃宵夜。”

          邱阳饿了一天,再加上体力消耗,在闻著香味的时候已经十分有食欲,更何况,天生热衷面食的她早就把李凯天的煮面功夫磨成了一向绝技,她二话不说,吃到碗见底才在李凯天温柔得腻人的眼光中不好意思起来,“亲爱的,你还没吃吗”

          李凯天笑著摇头,“先让宝贝吃饱才是最重要的,”他一抬手把她报到膝上,像对待女儿那样给她穿衣服,“一会我们在出去吃点别的”

          邱阳被他父亲式的疼爱弄红了眼眶,她不由得又想起爸爸被受折磨的样子,那种噬心的怨恨也跟著浮上来,生老病死已经不是人所能控制,一直以来,她难过,抓狂,都只是因为难过,从没想过去怪谁,直到看到那段视频,她内心藏匿的恨才被不留痕迹的勾出来,纪雅薇也许只是小小的角色,可是真正把他们家害成这样的幕後黑手到底是谁她曾经不想淌这趟浑水,可是,当亲眼见过父亲被那样对待的场景,想到母亲当年发疯不仅仅是无法接受父亲的死,而是知道了什麽,说不怨恨是绝不可能的。

          李凯天被她睁著眼睛咬著牙落泪的样子吓了一跳,他一边忙手忙脚的给她擦泪,一边问,“怎麽好好的哭起来了”

          邱阳一把握住他的手,“帮我,帮帮我”

          他愣了一会,把她的头按到自己的颈间,他小口小口的亲吻她,直到她平静下来,“最近只忙著看我的绯闻了吗没听说有一批官员已经进去了吗”

          手心的温度

          发文时间:?623?2013

          有些事情,李凯天并不想说给她听。比如谋,比如算计,他不能说自己是个干净的商人,可活在这肮脏的世上,谁能半点不沾浑水,如果说他有什麽指望,大约就是有生之年,尽他所能,不让她为仇恨煎熬,不让她委屈自己适应这个冷漠的社会,让她觉得生活里只剩美好,善良和公平。至於那些肮脏的,恶心的事物,就由他来清扫。

          在他像爷爷解释邱阳逃婚的原因,并且大动作清洗政界要员的时候,程晔曾说李凯天这样其实是在害她,邱阳一直被保护得太好,从小被强势的父母宠腻,不知世间黑暗,才会在父亲去世母亲发疯後崩溃,而即使这样,她那霸道的姐姐又迅速的为她建立起了保护屏障,她并不懂得怎样自己在困难里站起来,没有这些一直保护她的人,她什麽都不是,做程家的女主人,必须长袖善舞,必须攻於心计,这才是商业家族所需要的媳妇。可是李凯天并不认同,他认为只有不够强大的男人才需要需要一个强大的女人来共同捍卫家族的利益,而他,只需要她站在他身後,给她一片安静的天空,把勾心斗角明争暗夺的战争隔绝开来。不知人间疾苦又怎样那就一直不让她知道呗,只想给她无边宠爱,做他的女人,为什麽要心那些。

          所以,当邱阳哭著让他帮她的时候,他才发觉,其实他还是做得不够好。他简单的和她说了这三个月来发生的事,回避了一些细节。

          事实上,纪雅薇早就已经死了,据说,是被当作药物试验活活折磨死的。这确实只是听说,因为她真的不是死於他手。他只是快速的查到当年邱永冠冤案的幕後黑手,当时被推出来的替罪羊正是和纪雅薇近亲相奸的小叔叔,录像也是他录的,李凯天复原了纪纯纯交上来的手机内存卡,将录像和纪雅薇的资料匿名奉上,很快,那位还在牢里服刑的小叔叔因为无法忍受长期被奸而自杀,而纪雅薇因为神异常被送进神病院,每天注一种药物,十五天後,全身溃烂,散发恶臭的她自己割了大动脉。病人因神异常而产生的意外自杀是美国医院给出的解释,事实上,一个无亲无故又不牵扯他方利益的人谁会关心她怎麽死的。就在幕後黑手解决心头大患准备顺著线索找出匿名信的源头时,纪雅薇的死和牢里自杀的男人却重新被人撕开来谈及,一些以往的对头忽然团结成一股集中的力量与他对抗,杀人灭口的矛头直指他这个集团,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准备在抛一个人出去弃车保帅时,一连串的过去已经藏好的案子被连拔起,甚至已经威胁到他上方的利益,他似乎意识到大难临头,而在他措手不及的片刻,上方权控者已经迅速斩断了他的後路,自他往後的一条集团炼被生生切断,这次,他成了那个用来保帅而被弃的“车”。

          邱阳终於被他那句清者自清安抚,那些坏人已经难逃法网,李凯天并没说他是怎麽做到的,他只是揉著她的脑袋说,“这些不是你该心的,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做漂亮衣服,多长点,调理好身子,在生个和你一样的闺女”

          邱阳被他说得破涕为笑,“生个和我一样的女儿天天气你吗”

          “嘿,那我也愿意”李凯天笑得很傻,把穿戴好的邱阳举起转了个圈,“带媳妇儿去吃饭喽,吃饱生小公主喽”

          “哈哈,你傻啦快放我下来啊”

          李凯天驱车带邱阳去了老城区的小吃街,混沌米线面皮是她的最爱,回来一年多,邱阳还是第一次来这条小吃街,和记忆里不太一样。还在念高中那会,她常常拉著李凯天翘课出来,一家一家吃过去,她细细讲给他听,哪家老板最斤斤计较,哪家的小吃最地道,哪家是代代相传的正宗老店,人来人往间似乎还能看到少男少女笑弯了的眼睛,只是这些店已经换了样子。哎,那麽多年了,终究物是人非。李凯天牵著她一家家走过去,在一家卖豆腐脑的店门口停下,邱阳探著脑袋一闻,就是这个味道,等到胖老板咧著嘴巴迎出来时,她十分激动的叫了一声,“胖头三”

          老板一呆,随即笑了起来,“小阳阳回来啦”

          “嗯我还以为你这店不做了呢”邱阳显然很兴奋,她推推李凯天,“你去里面占个桌子”

          也不管他倍受冷落的样子,站在门口就跟老板开聊了起来,她抱怨,“这里怎麽变样了啊我还是喜欢以前旧旧的感觉”

          胖头三一边熟练的打著汤,一边安慰她,语气里竟是满满的感激,“你不知道啊,这地差点就没了,政府整顿市容,这本来要拆迁的後来不知怎麽又不拆了,说是被地产商承包开发,打造成x市的地方特色这的人都没变,店也没变”

          邱阳莫名的心里一动,“是,哪个公司啊”

          “程氏地产呗,就是刚才进去那个,当时你带他来吃饭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这小子这麽厉害”

          邱阳尴尬的笑,思绪却已经远去,那个时候,她已经走了吧

          晚上,小风吹得人很舒服,邱阳左手举著麻辣串子,右手被李凯天牢牢牵著,她吃得不亦乐乎,熟悉的味道真好,“为什麽帮忙把这条街留下”

          李凯天闻言侧过头看她,邱阳即使没有抬头回视,也能感受到他目光中汹涌的温柔。

          他淡淡的说,“怕你回来发现连想吃的东西都不是原来的味道,就对这里更加没有任何留恋了。”

          邱阳差点因为这句话又不争气的落泪,他们在一起那麽多年,见过彼此最狼狈和最真实的样子,她本以为自己早已经过他所给的最甜蜜的时光,剩下的只有相濡以沫,细水流长,而此时此刻,她忽然明白,他能给她的感动无处不在,就算在过十年二十年,也没有人可以像他,轻而易举让她欢颜让她落泪,等到鹤发皮太久,现在,她只想用力一点,握紧手心的温度。

          试更

          发文时间:?626?2013

          晚上华尚衿著急上火的给邱阳打电话,女儿一早不见人影,到了晚上也不回家,到底是亲闺女,在生气也要担心她安全问题的。这些日子,邱阳形容消瘦她不是没看出来,可她都把人家程爷爷气到医院去了,却连个逃婚的理由都愿意给,看她那副可怜吧叽的倔样就气不打一处来。

          一听接电话的是女婿,华尚衿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邱阳可能一天都和李凯天待在一起,一颗心跟著回到肚子里。电话那边,李凯天温声细语的说想让邱阳在他那边待两天,顺便去见见程爷爷,华尚衿想,应该的应该的,两人到了这一步,在说男女有别有点矫情,她又絮絮叨叨数落了一番邱阳的坏毛病,才嘴角带笑的把电话挂断。

          这头李凯天也挂了电话,邱阳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电梯上刚好映出李凯天附著一层薄汗的脸,她笑了一下,“累不累啊”

          他把背上的人往上掇了掇,摇头,“爷在背十个你都跟玩儿似的。”

          邱阳扯了扯他的耳朵,骂他油嘴滑舌,可她伏在他肩上,能闻到他衣领间他的味道,能听到他行走间的一呼一吸的声音,这段日子以来所有的抓狂和焦躁,在这个人身边全变成了令人踏实的心安,於是,她觉得眼皮很沈很重,在他步履间熟悉的颠簸中,失眠很久的邱阳沈沈睡去。

          李凯天并不知道她感觉多累,听著背上渐渐规律的呼吸,他小声嘲笑她,小懒猪。但还是轻手轻脚的开门,给她擦身子,换上干净的背心小裤,如果有人为这个场景录个影,一定不会错过男人眼中毫不掩饰的爱意和甘愿,这种眼神和场景在未来的几十年都未曾改变过。

          李凯天给她收拾完,又给陈易打了个电话安排新闻发布会的事情,然後麻利的洗了邱阳的小裤裤,这一令旁人大跌眼镜的行为他干得无比顺手,事实上,除了中途缺席的四年,从第一次蹲在水池边上洗沾著邱阳处子血的床单时,李凯天一直承担著做家务的责任,在他的概念里,女人就该是用来疼的,这些疼爱里,除了心爱,当然还包括放在手心里呵护。

          他洗了澡,把洗衣机里的家居服晒到阳台上,这才躺下,邱阳自动自发的滚进他怀里,寻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呼呼大睡。

          夜还没深,李凯天想著,接下来就是跟爷爷坦白,想到前两天爷爷还忙乎著给我介绍对象,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情瞬间变得紧绷起来,他看著怀里睡著的人,点了点她的鼻子,我们任重而道远啊

          邱阳哼唧了一声躲开他的手,李凯天紧了紧怀抱,烦恼暂时抛开,两人渐渐睡去。

          阳台上夜风阵阵,李凯天灰色宽大的家居服和邱阳粉蓝色的睡裙摇摇晃晃的撞到一起,迎著月光,像是一场嬉闹追逐的皮影戏。

          为什麽不吃掉

          发文时间:?626?2013?更新时间:?0628?2013

          邱阳早上很早醒来,她最不喜欢夏天和李凯天一起睡觉,尽管开著空调,可他挨得太紧,每天早上她都被热醒,尤其他长手长脚,总是包著她,冬天还好,夏天一到,谁愿意身上包著个大棉被,她稍微翻了个身,旁边的人就跟著挨过来,刚拉开的距离瞬间就缩了回去。邱阳无语,又翻了个身,正对上李凯天近在眼前睡脸,他均匀呼出的鼻息喷在她脸上,一下一下勾动著她心里名为躁动的弦,她旷了很久的身子在清晨疯狂的叫嚣著一个想要把他吃掉的念头,於是色女邱阳确实那样做了。

          本来他们腰间就只搭了一条薄薄的夏被,她小幅度往下挪,直到上半个身子都没入其中。李凯天的下腹鼓鼓的一包,似乎是感觉到女主人的到来,它在邱阳的目光中又大了一圈。邱阳一只手从四角裤的一边进去,握著那热的子上下撸弄起来,她竟然不自觉的吞了一口口水,房间很安静,因此她吞口水的声音十分响亮,埋在被子里的邱阳错过了李凯天闭著眼睛勾唇一笑的表情,她自故自的暗叫偷吃愉快。

          李凯天舒服的翻了个身,本是侧卧的他变成了四脚八叉的仰卧,状似无心的举动无形中方便了某人的行动,她解开李凯天睡裤上的腰绳,脑袋钻了进去,含著她日思夜想的愉快的吃起来,虽然,她前不久才刚刚吃过。

          。为什麽她会对那个地方无比锺爱,大概类似於李凯天对她子的锺爱一样,每次邱阳被他做晕了,他都会先在她的小洞里释放一次,然後把她红肿的小逼里躺出来的东西抹到子上,然後就著那份润滑,把她沈甸甸的两团滑挤在中间进去,一边扣著她子顶端的红樱桃,一边大力驰骋,最後把进她微张的小嘴里,那又是另一种快乐到极致的享受。而邱阳爱吃他的,他的尺寸很大,不管是用嘴还是用自己的小逼去套他,都能进得很深,她每次一吃,就直接进入了骚媚入骨的角色,刺激得李凯天总是抽著她的屁股叫她小。

          邱阳骑在他身上,小屁股正对著李凯天的睡觉,自己的脑袋探进他肥大的睡裤里吃的津津有味,浑然不知头顶的夏被早被扔到一边,也是啦,那麽的快感,李凯天怎麽可能还睡得下去。

          他正吸著气享受他老婆饥渴的吮吸,眼睛盯著眼前渐渐湿开的镂空内裤,邱阳一边吸一边哼哼的骚样最终换来他在她臀上凶狠的一掐,正吃得起劲的人被他真的一弄,一个力度没控制住,直接顶到了喉咙深处,李凯天的马眼在那块软上转了圈,闷哼一声滋滋的了出来。

          邱阳被呛到了,皱著眉头把他往外推,被李凯天一个翻身压下,不到半小时就出来的某人对这一记录深感不满,他又不舍得让邱阳在用嘴接,索了她一脸,还恶狠狠的掐著她头说,“你这个,昨天干了你一夜还不够吗一早上起来就偷吃老公的,欠是不是”

          邱阳被他掐著咿呀呀叫唤,舒服的小模样看得他心里痒痒的,偏偏他还一个劲往她敏感点上照顾,嘴里哄著,“说啊宝贝,你是不是老公的,是不是想让老公嗯”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