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回娘家(1/2)

加入书签

  惊恐万状的“轰”的拉开他,倩兮像躲鬼一样撤出去老远,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个外表单纯、内里阴狠的角色,嘴角的笑容都像哭一样,“你……你真是有病你!”

  赤仁被她推的一个趔趄,干脆一屁股坐到地上,吊着眼角,说:“就说你这个女人不解风情,难怪喜欢那个木头。”

  倩兮暗暗呼了口气,拍拍胸口给自己压惊,现在她见着这个赤仁就有点惊弓之鸟,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变蛇精病。“好了,你闹够了吧,赤仁,你赶紧回家吧,我们还得赶路呢。”说完,甩手就往外走。

  “哎!”赤仁噌的跳起来,一把拉住她,倩兮转头间眼中闪过的惊慌刺痛了他的眼,他放软了声音,认真的说:“别怕我,我是真的喜欢你。”

  “赤仁……”

  “你可以不相信,但是以后你会懂的。”

  倩兮着急的抽了抽胳膊,他不松开,她无奈又生气,“赤仁,我们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赤仁眯眼。

  “我的丈夫只有容钦,我不会嫁两个人的。”倩兮也认真的说,希望他能够了解她的坚持,不再纠缠于她。

  赤仁的眸色暗沉下来,甚至还渗入了些凄凉之意,“这是借口吧,你是因为不喜欢我?”

  倩兮心头高度紧张,这些天来,她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他的情绪,不想这个时候打击他,但是,她知道不能再拖,否则吃亏的是她。再说了,她也没有必要顾虑他太多,而且不清不楚对他也不好。

  “赤仁,我不能接受你突然说喜欢我。”

  赤仁苦笑,“我好像从一开始就说过了,如果记得不错,第二次见你,我就品尝了你的香唇。”

  “你……”对于赤仁的痞气,倩兮无可奈何,“赤仁,别闹了,你对每个有姿色的姑娘都喜欢,何必纠缠我呢?让我们好好做朋友,做姐弟,不行吗?你不是我喜欢的那种人,我对你经常出尔反尔的性格,真的很难适应。到底哪个是真的你,到底你什么时候会变什么样儿,我完全不能了解。”

  赤仁也有些苦恼的挠了挠头,然后有些磕巴地说:“其实……我这样,你不觉得很有……趣味吗?难道像二哥那样,永远一副死相,你就不会乏味吗?”

  “一个让自己不能了解的人,怎么去相信呢?”

  赤仁垂下眼帘,有些沮丧的叹了口气,好像自己也对自己无奈,“这么说吧,我是个很随性的人,我不想约束自己,所以,我也说不清我是什么样的人。”

  倩兮苦笑着摇摇头,“那么,随性的做你的年轻人吧,你想疯狂想挥霍,都请在你的世界里,千万别跟我谈婚姻,因为你还不懂你自己,哪有精力去懂别人。”

  赤仁皱眉,“我……”

  “我原本以为,琼雪的事会让你长大,让你成熟,不再吊儿郎当,没想到你变本加厉,越的不着调,你哭你笑我都可以哄你,但是,你不该欺负我。”

  “不是的,倩兮,我真的喜欢你……”

  “你记住,我不是你风流快活的对象。”倩兮严肃的盯着他,说,“今天我们就说到此,如果你胆敢再像今天早上一样,耍流氓,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倩兮说完,不容违抗的转身,大步朝帐篷前走去。

  留下赤仁一人颦蹙眉心,纠结万分的站在原地。

  &

  白马驼着一对夫妻奔跑了两个时辰,初春的正午暖洋洋的,风和日丽,就是再荒凉也被美好的天气冲淡了几分。路过一片水洼地,容钦牵停了马儿,带倩兮留下歇歇脚。

  这一路,倩兮心事重重,一直沉默,容钦有心让她舒散些心情。

  “来,倩兮,洗把脸,很爽快。”容钦笑着冲他摆手。

  倩兮缓步走过去,眼睛还东瞧西瞧,心不在焉。

  “倩兮?马上能见到你阿妈了,不开心吗?”容钦小心的提醒。

  倩兮摇摇头,“我跟他们只有一面之缘。”他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来历。

  容钦顿了顿,一时无言。他虽是知道,可是,时常会不经意间给忘记,或者说,他并不想接受不想将这件事记在心里,那会提醒着这个女人原本不属于这里。包括他。

  “我们到时候不用住太久,过个十天半月,我们就回鱼塘。”倩兮蹲下身,撩水洗脸。

  容钦悄悄注视着她,“还在为赤仁烦心吗?”

  倩兮抹了把脸,叹气,“这个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有时候觉得他是个可怜的孩子,有时候觉得他特别陌生。”

  容钦想了会儿,低声说:“他小的时候,还是很乖的,可能,是这些年没有安全感,性情有些分裂。”

  “性格分裂?”倩兮忍不住笑,“你说的词还挺新潮。”

  容钦一脸迷茫,“不是吗?”

  “不,你形容的很对,可能是这样,他还是太年轻,没个定性,但是正因为这样,做事不负责任,我以后还得防着他。”倩兮皱着眉心认真地说。

  容钦望着倩兮,他在帐篷后已经听到了倩兮跟赤仁的话,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他还是从字里行间听出倩兮对赤仁的关心。虽然倩兮一直在“教训”赤仁,甚至“拒绝”赤仁,可是若较真来说,倩兮那算是拒绝吗?简直算是引导!

  什么不喜欢赤仁什么什么性格,哪天,赤仁改好了呢?她会不会喜欢?

  什么不会原谅赤仁早上耍流氓的行为,哪天,他吸引了她呢,她不是就自愿了?

  不是他多疑,赤仁风趣活泼有情调,姑娘们都喜欢,他自己长的好,嘴巴甜,会打扮,又厚脸皮,跟倩兮这样近水楼台,难不保哪天倩兮的心就偏向了他。而他自己这张脸,再怎么看,也是有缺陷的,性格上,他真的就是块木头。

  就像现在,他还钻牛角尖,悲观,还有点娘们儿气没出息。

  “容钦?”倩兮清脆的声音提醒了他,“你怎么了,什么愣?”

  “哦,没有。”容钦赶紧收起心事,对着倩兮灿然一笑,不管将来如何,趁着倩兮现在喜欢他,他应该充分享受着相爱的美好,将来……至少有回忆。“倩兮,饿了吗?有水,做点饭吃吧?”

  倩兮摇头,“太麻烦了,有干粮,吃点就好。”

  片刻,两人手捧着两块饼,双双坐在树下啃干粮,虽心酸,倒也温馨。

  “容钦,我们俩好久没有这样单独坐在一起,简单的吃吃饭,单纯的聊聊天。”倩兮想起以前,两个人相处的时候,有些感慨。她总觉得,不掺杂外人的时候,他们的感情最牢固。可惜生活,不是两个人的事。

  容钦深有同感,甚至求之不得,如果能回到从前,该有多好。

  “你会不会又在想,将我让回赤仁?”见容钦总是以沉默对她,倩兮难免有些小气,故意挑衅半开玩笑的问。

  “……”

  容钦怔住。

  “不,是会想,为了怕我喜欢赤仁,再把我赶走?”倩兮这次说的更直白,她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向他低头,绝不容许再出现一次被嫌弃,若是那样,纵使痛不欲生,纵使遗憾终生,她也不会再回头了。

  容钦的脸色大变,张惶道:“不,不会的!”面对倩兮,他向来嘴笨,被倩兮说到痛处,更加口不能言。

  在倩兮的紧盯下,他缓了口气,困难的哑声说:“倩兮,是我错了,这辈子若是再伤害你,我枉为人。”

  倩兮心头一触,她并不是想逼他,也不想听到他说过于残酷的话,也许还因心头一丝不甘作祟吧,才咄咄逼人。如今,听到他这般说,倒也平衡了。

  慢慢依到他肩膀上,她叹了口气,声音放松,“我今天很高兴,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