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鸾衣传消息(1/2)

加入书签

  “鸾衣!”倩兮惊喜若狂的扑过去,她怎么忘了,在这个家里,除了那两兄弟之外,还有一个单纯的视她为家人的人。 "鸾衣是自闭儿,却知道在这种时候雪中送炭,救她于水火之中。

  相对于巴桑这样口蜜腹剑之人,她情愿照顾一个弱智孩子。

  鸾衣的小脸儿缓缓在窗口处升起,依然挂着以往那种憨笑,清亮的眼睛里都是开心,“阿姐……我给你送鸡蛋吃。”另只手也伸进来,里面也握着颗鸡蛋!

  倩兮接过两个鸡蛋,眼睛里流出泪花,“谢谢,鸾衣,谢谢你。”

  鸾衣笑眼眯眯。

  “你是从哪儿找到的鸡蛋?”倩兮摸了摸,还微热,是熟的。这孩子简直是她的救命恩人哪。

  “是索朗的阿妈给我的。”鸾衣说。

  倩兮一怔,“玉丹嫂?”想起玉丹嫂的友善,倩兮又是丝丝感动,原来在这个村里,她除了鸾衣还有一个朋友。想着她又看了看他,“你怎么上这么高的?”

  鸾衣笑嘻嘻的往下指了指,“我踩了板凳。”

  倩兮惊讶,这孩子,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呢。“我们鸾衣,是个非常优秀的孩子。”

  “阿姐,你吃啊,你吃。”鸾衣催她吃鸡蛋。

  倩兮确实饿够呛,剥了鸡蛋,几口就吞了一个。吃下去后,心里舒服多了,也有了些力气。

  “鸾衣,你……最近有没有见过容钦?”虽然知道很可能是枉然,她还是有死心的问。容钦最关心鸾衣,他会不会偷偷见鸾衣也说不准。

  结果鸾衣却摇摇头,有些失落的说:“哥哥不喜欢我了。”

  “不会的,容钦他只是有些事忙,他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不会……”鸾衣依旧很固执的失落着。

  “那你想不想他?”倩兮摸了摸他的头。

  他使劲点头,“想。”

  倩兮辛酸的笑了笑,说:“可是,他能去哪儿呢?他不像是不负责任的人哪,为什么现在将所有的麻烦都留给我?鸾衣,你会怀念吗?我们曾经在鱼塘那段快乐的日子,难道他会去那儿了吗?不会的,他放弃了我,应该永远不会去了……”

  “不!哥哥会去!会去!”鸾衣突然激动的大声说。

  “嘘……”倩兮连忙捂他的嘴,“别让赤仁听到了,你以后就没有机会再给我送鸡蛋吃了。”

  “赤仁哥哥坏!”鸾衣疾恶如仇的竖起眉。

  倩兮叹了口气,说:“鸾衣,你快下去吧,别让阿妈和赤仁看见。”

  鸾衣拧着眉有点深沉的看了她一会儿,乖乖点头,“阿姐,再见。”

  “你乖。”倩兮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下去小心点,啊。”

  鸾衣小心翼翼的走了后,倩兮又回到原地,坐在垫子上。其实赤仁给她拴的绳子并不紧,现在活动活动早就松了,她悻悻的扔掉绳子,又拿起另一只鸡蛋,其实刚醒来她也不易吃多,干脆留着吧,万一饿到受不了时还可以撑半天。

  这个巴桑,不会真的将她饿死吧?

  厨房里,洛根闷闷的喝着酒,巴桑将一盘菜递到桌前,洛根抬头看她一眼,沉声说:“媳妇儿还关着?”

  巴桑脸阴沉沉的,“当然。”

  洛根“呯”的一声放下筷子,怒道:“那是个活人!你连饭都不给吃?到底是咱们娶进家的媳妇儿,怎么能这样对她,你就是个狠毒的女人!”

  “我狠毒?”巴桑不服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若不是她遇到柠什阴差阳错的又回来,你自己想想我们家有多丢人?我们该怎么办?!这种媳妇儿不好好教训她是不行的!”

  “现在容钦没回来,事情还没弄清楚,你怎么能随便这么罚她呢?万一出了人命你可担得起?我们一家人都跟着遭殃!”洛根说着叹了口气,说:“除了这件事,以往她在咱们家,倒也本本分分,对你很尊敬,我想这其中肯定有误会。巴桑,儿子无音讯我比你更心疼,但是也不能拿媳妇儿撒气,万一过几天容钦好端端的回来了,见自个儿媳妇儿被你折磨的半死不活,他多心疼呀!”

  巴桑沉默了一会儿,低声说:“鸾衣给她送过鸡蛋了,哪能出事。”

  洛根这才稍稍放了些心,停了会儿,正色说:“天黑的时候,必须放人。夜里冷,倩兮若是再病重,柠什又得担心。”

  巴桑一想到柠什也皱起了眉头,“唉,不知道我们柠什怎样了。”

  洛根却并不担心,还一脸向往,“放心,我们的儿子不会有事的,柠什跟着贡巴活佛多年,有点身手。看他对倩兮还挺上心,巴桑,以后他在家我们也不用愁了。”

  “什么意思?你还想他和倩兮也成夫妻?”巴桑不大情愿,“就算柠什能还俗,可是倩兮这个媳妇儿我还不喜欢了。”

  “儿子喜欢就成!”洛根将碗一放,起身扔给她一句,“你的意见不重要。”

  巴桑欲言又止的瞪了他的背影一眼,又泄下气来,久坐不语。

  不是她心狠,她太心寒了,从娶过来这个媳妇儿她就费尽心机,结果呢,一想到她不念恩情的离开,她就很心痛。现在两个儿子因为她都杳无音讯,你说她能不着急吗?能不怪她吗?她一个从未出过远门的妇人,她又能做些什么呢?

  门外,洛根走出院门后,一个小小的身影跟随在其后,他鬼头鬼脑的溜到了马棚,牵出一匹小马,手脚并用的爬到上面,然后在马耳边说:“小马,去找哥哥,你乖,走。”

  小马不声不响的跑了起来,鸾衣的小身子骨在马背上颠簸着,但是他死咬着牙压抑着恐惧,双手死死抱住马背,紧趴在马身上,一动不敢动。

  &

  一望无际的天空,渐渐的变的深蓝,一轮圆月从鱼鳞般的云隙中滑出,草原山峦间弥漫着朦胧的月光,像是升腾起一片淡淡的银雾,将一切照的浪漫而富有诗意。

  一汪清澈见底的池塘像镶嵌在草原中的铜镜,在月光下反射着清亮的光,池塘边座落着一间翠绿欲滴的竹子屋,连着一条走廊蜿蜒到一个小巧玲珑的亭子,亭子则有一半架在池塘里,独有一人立在亭边,登高望远,寂寞神伤。

  一转眼,他来到鱼塘已经快一个月了,天气又寒冷几分。一个月里,他每天去竹子园砍竹,回来建造这个她梦想中的家园,就算他不确定他还能不能与她重逢,但是,心中的执念让他停不下来。

  终于,他建好了这个亭子,还建了个竹屋,真的很漂亮,将来她见到了,一定很喜欢。每次想到这儿,他即欢喜又心痛。

  是他亲手放走了她,推开了她,在那个残忍的午后,在他们共同奔波了大半天以后,他决定不再与她同行,他清晰的记

  得她震惊的眼神,愤怒的质问,和她歇斯底里的不甘。他和她一样痛,但是他为什么这样做……有时候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只知道,他必须放手。

  可能,他不能面对即将到来的一种生活。

  他不想承认,他怕那种生活,连他自己都很震惊自己的内心,变得好像很陌生。

  连他自己都唾弃自己,可是又像着了魔一般不能自制。

  情愿毁掉,也不愿……

  “嗒嗒、嗒嗒……”突然,宁静的山峦间响起急促的马蹄声,在这里,除了偶尔跑过的生意人,基本就是世外桃源,他长叹口气,心里盘算着,难道就在这里一直呆下去吗?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

  就在他转身欲下梯子时,身后传来一阵惊喜若狂的呼唤:“哥哥——哥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