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八卦的珍珠姐(1/2)

加入书签

  “曲琮。”叫珍珠的女子出言轻斥了少年一句,随后,目光对上倩兮,脸上闪过一抹探究,随后再看向梅玉夫人,道:“想必这位就是梅玉庄园的梅夫了吧,幸会幸会。”

  梅玉夫人看向陈修,陈修兴致勃勃地介绍:“梅玉,这两位就是我说的走中原的大客商,白珍珠白夫人,这位是曲琮。”

  梅玉夫人脸上露出惊喜,随笑着道:“原来是白夫人,久闻大名,幸会。”

  “呵呵……都别站在外面说话,来,屋里坐。”在陈修的招呼下,几人纷纷走进正堂,一一落座。

  珍珠坐下后,又用目光打量了倩兮一眼,问:“这两位是……”

  梅玉夫人连忙道:“他们是我的女婿的家姐和姐夫,倩兮、容钦,他们夫妻在做养鱼生意,这次,是来跟修哥谈生意的。”

  倩兮和容钦连忙起身施礼,“白夫人好。”大客商啊,一定得积极点。

  珍珠望着倩兮的脸上露出浅笑,“姑娘气韵不凡,灵气四溢,想来,生意应该做的挺顺吧。”

  “夫人过奖了,我和相公才刚刚开始做生意,很多事都不懂,还得仰仗修叔叔和白夫人提携。”倩兮也说了句客套话。

  这时,陈修却插了口,道:“虽然是刚做生意,不过听梅玉说,这几个孩子很不错,那残暴不仁的纳维土司,就是败在他们几个人手上。”

  珍珠和曲琮一听这话,立即用惊异的目光看向倩兮和容钦,“就是你们?这么厉害?”看起来瘦瘦弱弱的,虽然有几分灵气,但能打败一个土司王,了不起。她家一国之君韩玉都为这霸气横生的土司气闷呢,还打算派兵来整治整治,却得到信儿说纳维已经废了!

  “过奖了过奖了,我们哪有那么威风,其实是我相公的哥哥的功劳。”倩兮讪笑着解释。

  相公的哥哥?珍珠心里纳闷,她可没忘这边是兄弟共妻,怎么还有相公的哥哥一说?抬眼再看这叫容钦的年轻人,半边脸已毁,难道是因为这个?“你们夫妻二人是另起了小家吗?”数年之后,难道族落政策这么松了?怎么没听说?

  倩兮一下明白了她说的意思,脸上略有尴尬,这时容钦连忙解释:“不是,是因为我兄长是出家人,是活佛。”

  “活佛?”珍珠目露惊讶和欣喜。

  “对对,他是妙音活佛,是贡萨活佛的弟子。”见珍珠有兴趣,倩兮略带骄傲的说,“他当时就是用佛家的一个咒语,治服了纳维土司。”

  珍珠脸上露出惊叹,“原来如此,活佛?我还没见过活佛呢?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见见你家兄长?”

  她话没说完,旁边一直静默地曲琮突然十分不悦的瞥了她一眼,“珍珠?”

  珍珠回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曲琮悄悄看了容钦一眼,沉下脸色没吭声,珍珠轻叹了口气摇头笑了笑,没管他,继续兴味盎然的对倩兮说:“总是听说活佛有佛法,原来真有此事。”

  倩兮忽略了他们之间的小插曲,也提起了兴致,顺势说:“白夫人,说起来还真乃是有缘份,我家兄长也一直想去中原传教说法,刚才听说白夫人是在中原一代做生意是吗?”

  “对啊,我们在建康城有酒楼,布坊和医馆,酒楼和医馆多来源于咱们本地的材料,以求纯正,我们一家人常年来回跑,如果你们有好的货源,可以随时交给修哥。”

  “对对,我是收货的,梅玉说你们的鱼养的好,特别来介绍你们认识。”陈修从中解释。

  倩兮和容钦十分高兴,连忙道:“那真是太好了,如此,多谢白夫人照顾了。”

  “没事儿,是修大哥介绍的人,又有他把关,我是放心的。”珍珠说着,又转回头问道:“刚才你说,妙音活佛……想去中原传教说法?”

  “是,他心系苍生,现在正在译经,想译成汉文到中原普渡众生。”

  “汉文?”珍珠微颦了颦眉,“他居然也会汉文?”

  倩兮嘻嘻一笑,“是我教他的。”

  珍珠眼中亮光一闪,对倩兮上下打量,这姑娘的气质,还真是有些不一样。“姑娘你不是土生土长的峡谷人吗?居然会汉文?”

  这……倩兮知道吹牛吹大了,一时也不知如何解释,“我……我哪,我是跟一个汉人朋友学的。”

  珍珠哦了一声,看着倩兮的目光有些异样,随后也没有再追究,“那好,如果活佛有心到中原,想必……皇上一定会十分支持的,我愿意做个引路人。”

  倩兮连忙起身道谢:“如此,真是谢过白夫人了。”说完,倩兮心里也一个激灵,白夫人?这边的人不是都没有姓的吗?为什么叫她白夫人?

  “对了,既然现在大家都在,我可以看看你们的货吗?”珍珠提议道。

  “当然,就在马车上。”倩兮连忙起身引路。

  于是,几人起身,浩浩荡荡的出了门,到院子里,看倩兮带来的一车活鱼。

  珍珠观看了一会儿,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个头虽然不是很大,但成色好,咱们这边多半是打鱼,而且打鱼的还少,你们是自己养的?怎么会想到养鱼的?”

  “我就是凑巧路上见到有鱼塘,我也喜欢吃鱼,就养来试试。家里穷,想贴补家用,就养了些。”

  “本地人多食牛羊,不怎么食鱼肉,中原人极爱吃鱼,却不如咱们这边的鱼肉质鲜美,我那是个海鲜馆,讲究鱼肉的纯度。好吧,这些我先收了,曲琮?”珍珠示意了曲琮一眼,曲琮从钱袋里拿出几块元宝,递过去。

  倩兮望着元宝吓了一跳,“这个……太多了。”

  珍珠莞尔一笑,“余下的算作订金,你得保证,过年的时候再给我养上一批,到时候我再来提货,而且一定不能比这个差,酬金方面,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倩兮开心的收下元宝,连连鞠躬道谢,“谢谢白夫人,你真是我的财神爷!”

  珍珠咯咯笑,“你这丫头,倒是会说话。”

  倩兮笑的合不拢嘴,把元宝交给容钦,和容钦甜蜜的对视了一眼。这下真是太好了,交上这么个大商客,以后她的销路有了,就等着财了!

  转眼又对上梅玉夫人含笑的眼睛,倩兮又连忙道谢,“谢谢夫人!”

  梅玉夫人抿嘴一笑,“白夫人生意做的大,常年在中原与峡谷之间走货,我们家的茶叶,也是跟白夫人做的。”

  “是啊,我自己不常来,还没见过梅夫人。”珍珠一副财大气粗的气势,说,“今日与各位一见,甚觉有缘,咱们峡谷人做事讲个义字,我相信以后我们一定会全作愉快的。以后,你们有什么好东西,尽管拿来给修哥,我能走的,一定走。”

  梅玉和倩兮一齐向白夫人道谢,“有白夫人这样的大客商,是我们峡谷人的福气,最些年,你们白家的生意几乎笼断了整个草原,不知道带动了多少的经济。”

  珍珠谦虚的笑,“这么说就夸张了,我们有时候也是替朝廷做事,自己又是峡谷人,公私兼顾吧,大家都富一点就好。只是,很难哪,很多地方,还是十分穷困,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说着说着就有点官腔。

  “白夫人是官商,心系着平民,是我们的福气。”梅玉夫人笑着说了句。

  陈修随后呵呵笑道:“好了好了,今天大家这么投缘,来来,我们回堂,一起吃个饭。”

  于是,几人在主人陈修的招待下,和和气气的吃了顿饭,自此,大家算是都相熟了。中国人结友真是以“吃饭”为基础的。

  饭后,梅玉夫人和陈修坐在正堂叙旧,倩兮和珍珠一见如故,不约而同的走出正堂边赏景边闲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