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出一口恶气(1/2)

加入书签

  “东赞,快跟上。”倩兮急忙推了东赞一下,东赞会意,赶紧上前去,挡在了芹曼面前,他诚恳的说:“姑娘,虽然媒人为我们两个说过亲,但我们从未见过面,如今因为我,让你受这么大的委屈,我真的很愧疚,希望你谅解。今晚确实太危险了,我实在不能让你一个姑娘家下山,还请姑娘见谅。”说着,他一把握住芹曼的手腕。

  芹曼惊慌的眨了眨眼,一时无语。

  东赞回头,倩兮冲他点了下头赞同,两人又都看向身后的梅玉夫人,恳求道:“夫人,事出有因,还请夫人能将芹曼姑娘留宿一晚,待天亮立刻送她回乡。”

  梅玉夫人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也总算缓了脸色,她也知道出了多么大的事儿,东赞家也真的是自顾不暇,这才疏漏此事,于是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也罢,我会安排这位姑娘住下的。”

  “谢夫人!”倩兮和东赞总算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些笑容。还以为,梅玉夫人也是势利世故之人呢,真到了成亲的时候,还是摆起了架子,原来是因为这个芹曼,这下就好了,等送了芹曼姑娘下山,亲事还是会如常进行的。

  这时,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众人望过去,却见是若凝沉着脸色走过来。

  “若凝!”东赞脸上露出张慌,上前想去拉若凝的手,若凝却避开,东赞一脸尴尬,垂下头没吭声。

  倩兮心里叹了口气,就上前说和道:“若凝是不是已经听到我们的话了?事出有因,你就别往心里去了,我保证我阿弟他对你一心一意,芹曼姑娘的事是个误会。”

  东赞听了连忙附和着说:“我跟你说过的,家里是有人说亲,但是没定下,就是这位芹曼姑娘。”

  若凝的目光从东赞脸上转移,落定在芹曼脸上,此时芹曼也在悄悄的打量着她。两人暗暗在心里惊叹对方的容貌和气质,又各种不服气和不屑。

  “若凝,此事阿妈已经了解了,算了,你们大婚在即,别为了不知所谓的人生气。”梅玉浅笑着说着,悄然瞥了一眼芹曼,目中鄙视。

  若凝从鼻息里冷哼一声,便是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走了。

  “若凝!”东赞连忙追了过去。

  倩兮无奈的摇了摇头,若凝算是有教养了,没有吵闹,但一直阴着脸,跟她这个大姑姐都没有问候一声,确也显得有些高傲。唉,到底是娶了个门头儿高的媳妇,吃别人的嘴软真是一点都不差。

  梅玉夫人见事已散了,就吩咐下人,带芹曼姑娘去客房。

  随后,梅玉夫人带倩兮和容钦去吃晚饭,虽然误会说清了,但总归出了乱子,气氛有点尴尬。本来,倩兮一路都心情良好,实想着到了这边后,跟梅玉夫人叙叙旧,互相关心关心,再提提她那故交做买卖的事儿。结果现在,什么都不好提了。

  梅玉夫人虽然说是原谅了他们,可是总归是脸色不好看。倩兮心里感叹,一起危难的时候大家还很贴心,可是灾难过去后,就疏离和客气了。相爱容易相守难哪。

  一顿冷冷清清的饭匆忙吃过后,倩兮和容钦就被送入另一客房。

  一夜平静。

  次日,倩兮刚起来,东赞就等在门外,倩兮开门让他进屋,东赞一脸的抱歉,“阿姐,昨天让你受委屈了。”

  “什么?”倩兮还有点晕,坐在桌前直打哈哈。

  “阿姐,本来高高兴兴带你过来,可是,却没有得到热情的接待,昨天我跟若凝说清了之后,她也很后悔冷落你,所以,她过来跟你道歉。”东赞说着,回头招了招手。

  倩兮挑了挑眉,耶?还挺懂礼?

  若凝谨慎的走进门来,羞赧的望了倩兮一眼,上前微微屈膝,“阿姐,昨晚若凝失礼了,还请阿姐原谅。”

  倩兮回头看了看容钦,容钦笑了笑,倩兮也露出笑容,“这么客气干什么,快坐。”

  若凝坐下后,又说:“我与东赞能结为夫妻,全凭阿姐和姐夫全力支持,我不该耍起小性子。”

  听了这话,倩兮心里的别扭也全无了,这若凝还真是识大体,知进退,轻叹了口气,她说:“若凝你是大家闺秀,却不骄不躁,这才是我阿弟的福气。”

  若凝回头甜蜜的冲东赞一笑,道:“我喜欢东赞他忠厚老实,他是个有志向的好人。如今父亲不在,若是没有他相助,我和阿妈都不知道怎么办。昨日,也是我一时气闷,才错怪了他。”

  倩兮心道这丫头真是个聪慧的姑娘,昨夜指不定东赞是道了多少歉,可今天,满口都是对他们的感恩崇敬之意,极力的化解她们母女的怠慢带给他们这一家人的窘迫,这丫头对东赞的感情深啊,真好。

  “这不怪你,换成谁都会生气的,说到底,这事儿都是我没处理好。”

  “阿姐,这怎么能怪你呢,这是我的事,我是个大人了,自己没想到,还连累你。”东赞连忙说。

  “这事儿过去了,就当是个小插曲,别影响你们俩的婚事就成。”倩兮笑了笑,说:“这样,今天赶紧送她下山吧。”

  若凝这时说:“阿姐,我想派旁人送那姑娘下山。”

  倩兮顿了顿,立即说,“当然,当然,不能让东赞去,避嫌哈。但是,那姑娘我看太刚烈,这么远能一人追到这里来,不好打,再说我们也确实欠她家里一个解释,我打算,亲自送她回去,亲自道歉。”

  东赞神色有些愧疚和慌张,“阿姐,使不得,你不能去。”

  “总不能让阿爸阿妈去吧,路途远不说,真到了人家家里,被骂的狗血淋头怎么办?”倩兮摇头叹气,“还是我去吧,我和你姐夫一起去,你放心吧。”

  东赞和若凝相视了一眼,若凝柔声柔语的说:“阿姐,我们的婚事都是您操心,这次还得劳烦你出面,我和东赞,真是过意不去。”

  倩兮心里笑,这口气已是她弟媳了,能当他们是自己人就好,这媳妇没白娶。“不必在意了,这事儿管了,那么大的危险我都出了头,何况这点儿小事,再说,我们被人给耍了一计,总不能这么算了。”

  “阿姐,”东赞着急地说,“算了,都是乡里乡亲的,别去闹了。”

  “若是念在乡里乡亲,就不该这么算计我们,我就得让那些人知道,咱们家是有仇必报的人,以后看谁还敢欺负咱。”倩兮说着说着站起身,“走吧,我们这就走。”

  东赞和若凝拦不住她,只得放任她去办。

  倩兮辞行了梅玉夫人,带上了芹曼,在大门口,对东赞悄悄说:“若凝是个了不起的姑娘,你要好好珍惜。”

  东赞郑重点头,“阿姐,我懂。阿姐,姐夫,你们一路一定小心。”

  “放心吧,你赶紧办你的婚事,我们正好接阿爸阿妈回来。”

  “那就有劳阿姐和姐夫了。”

  一阵叮嘱后,倩兮和容钦屁股还没坐热,这又浩浩荡荡的下山了。

  一

  路颠簸,到了山脚下,倩兮正打算去问芹曼她家的杏花村怎么走,正巧芹曼打开车帘从马车里钻出来,且直接跳下车。

  “芹曼姑娘?”倩兮有些不解的看着她,她这是要走的意思?

  “不用你们送了,我自己会回去。”芹曼绷着一张脸,颇是任性。

  倩兮伸手拦住她,“姑娘,我们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送你回家是对你负责。”

  芹曼冷笑了下,“哼,是我自己出来的,我会对自己负责。”

  倩兮皱眉,回头看向容钦,容钦这时上前一步,诚恳的道:“姑娘,山路遥远艰险,我们送你回去也是理所应当,正好也可亲自上门道歉,还请姑娘成全。”

  可是芹曼姑娘并不买帐,依然冷酷的说:“何需道歉。此事我芹曼坦坦荡荡,对得起我自己,是东赞误了我的终身,我是不会原谅他的。”

  “哎,姑娘你……”倩兮拧了眉心,就见这芹曼姑娘昂挺胸的顺着山路就走了。

  容钦跟过来,小声问:“我悄悄跟着她吧?”

  倩兮也有点气,这姑娘真真是任性,还好没有娶她,性子太生硬了。“不必了,想来路途不远,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也不是故意误她终生的。草原的姑娘,没那么弱。我们走!”

  倩兮率先上了马,容钦也没有坚持,随后跟她上了马,两人共骑一匹,走在山路上,依稀找到了当初刚刚恋爱的感觉。

  如果,一直是这样就好了。

  “有马车你不坐,非跟我挤一起,闷骚。”倩兮抿嘴浅笑。

  容钦亲昵的搂住她的身体,凑到她耳边,说:“我想你了。”

  倩兮咯咯直笑,“说你有病你就喘是吧。”

  容钦现在看到倩兮灿烂的笑脸就会心存向往,手掌情不自禁的抚了抚她的脸颊,“倩兮,你笑起来真好看。”

  倩兮瞥他一眼,“油嘴滑舌。”

  “骑马累,我们去马车里吧。”容钦的手掌在她腰间上下浮动。

  “不许乱摸。”倩兮毫不留情的拍开他的手。

  容钦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