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草原版陈世美(1/2)

加入书签

  倩兮跟东赞说了不让柠什和赤仁去了,东赞略显失望,但是还是很尊重阿姐的想法。

  事不宜迟,东赞让手下的人用数个大袋子装了塘子里的鱼,架到马车上,然后带倩兮和容钦一起,向梅玉庄园出。

  一路东赞还跟倩兮说,梅玉夫人知道他们现在主以养鱼为生,非常积极牵线,之前她娘家有一故亲,如今在章集做买卖,听说往中原走货,尤其海鲜之类,因为高原鱼肉质鲜美纯净,货源欠缺,价格丰厚,如果能连上这笔生意,那倩兮和容钦的前途可是不可限量。

  倩兮听了心里十分激动,和容钦一路好心情,不仅为了赚钱,她还是对中原有所向往,也许以后,她还可以借此去中原逛逛呢,或者……随便能将柠什送去中原。

  因为想的太远了,倩兮开始担心,他们就这么个小鱼塘,以后恐怕供不应求啊。嘿嘿。如果真的成了买卖,她们就不能光凭自己养鱼了,那得多慢,她得做商人。比如,容钦的“师父”,那鱼塘比他们的大多了。

  东赞现在已经算是梅玉庄园的大当家了,从一个普通的小工农,一下跳进富之家,这是男版的灰姑娘啊。

  “东赞,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觉得是靠裙带关系飞黄腾达的吗?”

  东赞虽然意气风,但仍然淳朴憨厚,听到倩兮这样问,脸色有些红,“还是有一点,但是若凝总是劝我,平常心。”

  “若凝做的对,我想那天我们说的话她都听到了,她想这样报答我们。”倩兮淡定的分析。

  东赞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点头,“阿姐,我现在,是想先帮她们母女把生意给顺利接下去再说,格罗庄主一死,他的几个得力手下也都跑了,家里一个烂摊子,我这会儿这么做,才是个爷们儿的事,如果我不管她们,那才是矫情。”

  倩兮绽出笑颜,拍了拍他肩膀,“阿弟长大了。”

  “阿姐,你和姐夫对我的大恩大德,我终身难忘,只后只要我能帮到你们的,我一定尽力,不,一定赴汤蹈火。”

  “这个就不说了,咱们可是血亲,最亲的人了。不过我还是劝解你,东赞,这山庄早晚都是你的,你就心安理得的当家做主吧,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如今你踏实的将庄园的生意扬光大,就是对若凝他们母女最好的报答了。”倩兮说着说着有些得意,“呵,看看那格罗庄主,那么风光,如今又能怎样?恶人有恶报,他奋斗一生,却还是将他毕生的成就,拱手相让给我的阿弟了。真是十天河东,十天河西啊,早知今日,他就该早放手,也不至于死于非命,这就是一个守财奴的下场。东赞,你记着,财物虽好,可都是身外之物。”

  东赞认真的听着倩兮的话,点头,“阿姐的意思我懂了,我会好好经营我的生活。阿姐……你……”

  突然见他吞吞吐吐,倩兮有些迷茫,“怎么了?”

  东赞神情闪烁,略有些不好意思,“阿姐,我觉得你……自从嫁给姐夫之后,变了好多。”

  倩兮猛的知道他的意思,想来以前倩兮,肯定没有她这么“有见识,知进退”,不然也不会死心眼的寻死了。“咳咳,这个嘛,其实是你姐夫他改变了我,再说,到了夫家能跟娘家一样吗?什么事儿都得多个心眼,慢慢就锻炼出来了呗,我这也是吃一堑长一智。”

  “吃一堑长一智?阿姐在姐夫家还会受委屈吗?”

  “那可不,不吃亏怎么成长呢,你阿姐我,也是三天两头的受婆婆的气,这才在鱼塘安家落户。”倩兮说着朝前面的容钦看了一眼,心想他听到也正好,让他知道知道,她的委屈。

  东赞也敏感的看了容钦一眼,拱起的眉心很是不悦,“阿姐,我会强大的,做你的后盾,让你婆婆不敢再欺负你。”

  倩兮赞赏的冲他一笑,“还是阿弟亲。”

  从鱼塘到梅玉庄园半天路程,因为带着数箱的活鱼,还是快天黑了才回到庄上。

  但是他们没想到,原本欢欢喜喜好不容易苦尽甘来的事儿,又遇上一桩糟心事儿。

  一进庄子,倩兮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按说,他们这浩浩荡荡的回来,不说列队欢迎吧,可也得热热闹闹的啊,可是,当沉重的大门打开后,整个庄园里却是冷冷静静的,只有几道灯笼孤零零挂在那里,几个值班的家丁竖在院里。

  东赞也感觉到了异样,立即张慌的看倩兮一眼,他这大张旗鼓的去接自己的姐姐,丈母娘却摆架子避而不迎,这象什么话?顿时,脸上尴尬,连忙对倩兮说:“阿姐,你先等一等,我去看看。”

  东赞跳下马车,走向一个家丁前,问:“小姐呢?”

  那人显得有点紧张,低头说:“不,不知道。”

  这时,有一个小姑娘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姑爷!姑爷!你可回来了!”

  东赞立即脑子里丁的一声,“怎么了?庄里出什么事了?”

  “是啊是啊!”这小姑娘是若凝的丫鬟欢欢,此时一脸的着急,“你不知道,今天突然来了一个……”

  “欢欢。”突然,一声低沉的声音传来,东赞抬头看,却见是梅玉夫人从屋内出来,在灯笼的照映下一步步走下台阶。

  欢欢连忙退了下去。

  “夫人。”东赞上前几步,浅行了一礼,虽然他是准姑爷,可是对夫人还是像主人一样尊敬。“我回来的有些晚了,让您久等。”

  “是啊,我就在这儿,等着我的女婿回来呢。”梅玉声音怪怪的,不像平时的样子,脸色也是略显阴沉,这让东赞一头雾水。

  倩兮远远看到梅玉夫人,也连忙唤了容钦一起上前,“夫人!”

  梅玉夫人看到倩兮和容钦,脸上总算挤出一丝浅笑,“倩兮姑娘,你们一路奔波,快请进来吧。”

  “谢夫人。”虽然梅玉对她态度还好,但倩兮还是感觉到了对方的不悦和疏离,她不禁看向东赞,东赞也是又窘迫又着急,两姐弟顿时有些别扭,难道,这就开始看若凝娘家的脸色了?果然软饭不是好吃的。

  几人忐忑不安的随夫人进了殿堂,倩兮大略打量了一下,格罗庄主不在以后,堂内显然不比以前那么嚣张了,不再金堆玉砌,过于奢靡,也减了俗气,多了几分风雅。本来也是,梅玉庄园就是得雅致一些。

  “各位坐。”梅玉坐到正位上,向大家招呼了一声。

  倩兮和容钦也都顺势坐下,只是东赞还站在原地,他看了看梅玉,问:“夫人,若凝呢?”

  梅玉看了看他,神色带着审视和怀疑,“东赞,现在你阿姐和你姐夫都在,有一件事,我必须得弄清楚。”

  这突然的严肃,让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亦是一脸懵懂。倩兮更是别扭,她这刚一来,亲家就这口气,什么意思?于是禁不住问:“夫人有话直说,我们远道而来,还不知是不是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这一头雾水了,可是坐立不安哪。”

  梅

  玉淡笑了一下,“不知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倩兮姑娘也许不知,但是东赞,他必须知道。”

  东赞脸色一灰,立即道:“夫人请说。东赞可做错了什么事?”

  “原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