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距离一段风光(1/2)

加入书签

  倩兮的犹豫让容钦更害怕,他握着倩兮手腕的手都在抖,眼睛里是一碰即碎的惶恐,他突然后悔问这个问题,他已经很痛了,为什么不给自己时间喘息,为什么自讨苦吃。

  倩兮的嘴唇刚一动,容钦立即仓促地说:“不用说,我不想听了。”

  倩兮微微一愣,随即也牵性闭上了嘴,不说正好,她正难以选择。

  故意装作淡若清风的,说:“你一向是弟弟们的好哥哥,不对吗?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倩兮可以说一语双关,但是现在心乱如麻的容钦,哪里还听得出来。

  “柠什和赤仁都在等,我们回去吃饭吧。”倩兮淡定自若的拍了拍他,转身就走。

  这个背影在容钦看来,那么绝狠。

  她说的对,既然逃不脱,挣扎,痛苦,又有何用,不如接受。他爱她,只要她开心就好了。她喜欢的,他只能接受。

  第一次现,原来做个好哥哥,做个好丈夫,是踩在自己的血上面。

  头顶如同浇了一盆冷水,血液也停止了流动,容钦暂时抛下纠结,脚步木然的跟着倩兮走下坡,走向竹亭。

  柠什缓缓抬起眼帘,无论如何,他是长兄,于是淡淡地说:“吃饭吧。饭后可去休息片刻。”

  容钦没吭声,板着脸坐在凳子上。

  “二哥是不是也学我,一晚上泡水里了?”赤仁似漫不经心的调侃。

  容钦猛的瞪向他,倩兮着急的在底下拧了赤仁一把,这死小子,他不挑事不行?

  可是倩兮这小动作在容钦眼里,看到的那就是打情骂俏!一夜夫妻,她和赤仁这么融洽,果然,赤仁比他讨喜。

  变成这样,只能怪自己,生在这样的家庭,又生就这么个无趣的性子,倩兮自然喜欢活泼可爱的赤仁了。

  “嘿嘿,打是亲,骂是爱,我们倩兮拧我是爱我亲我,来,多拧几下。”赤仁在哥哥们的脸色里得到了满足,开始得意忘形来。

  倩兮一头黑线,“你还能再贱一点吗?”

  赤仁冲她做了个鬼脸。

  柠什不动声色的说了句:“吃饭。”淡静中带着命令,初显长兄的威严,两个人终于安生了。

  这一天,是一个兄弟共妻家庭中的新开始,每个人的心态都不一样了,生活的气氛自然也不相同。

  容钦还是埋头做轮椅,现在椅子已经初显雏形,很快就能使用。柠什安静的在亭子里看经书,倩兮忙完自己的家务活,就去教他识字,赤仁则到附近去找些野菜什么的加餐。

  表面上看起来,倒了其乐融融,相安无事。

  到了晚上,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知道今晚是容钦的,于是天一黑,柠什和赤仁就自动回避到小帐篷。

  倩兮以为,因为心有芥蒂,今天容钦会生闷气或者心痛难忍,不会碰她的,却不料相反,容钦在池边洗浴过后,直接带着湿气进得帐篷来,没有说一句话,在倩兮的疑惑中,直接将她压倒在床,并且就这么闷头闷脑的,折腾了她一夜。

  倩兮震惊也欢喜,最后是疲惫到次日中午才幽幽转醒。

  醒来后,回忆着昨夜种种,仍是心惊肉跳,好不羞涩,她家容钦就是完美,跟他在一起,她不后悔。

  事实上她这么累,想想也是有原因的,那么多天的土司府冒险,精神和身体都倍受折磨,虽然回到鱼塘该松懈了,可是兄弟们又都伤痕累累,她送走娘家人又接着照顾他们几个,真是应接不暇,精神气儿一直都是提着的。这下好了,在容钦的强烈攻势下,好像击溃了她的力气,她借着这一晚,放松了身心,一觉到大天光,真是精神大好。

  而一夜的疯狂也同样精神抖擞的容钦,在倩兮起床之后,已经彻底完结了轮椅的制作。他想通了,日子,还得过,他会勇敢而认真的每一刻。

  柠什和赤仁这天没有特别的表现,本来倩兮觉得昨天闹那么凶,他们一定听到了,看两人无异样,才放下心来。

  容钦让柠什坐下轮椅试试,柠什也很配合,轮椅用起来各种顺手,他脸上甚至还露出久违的笑容,感谢容钦。赤仁不知道哪来的积极,非要推着柠什到处看看,于是这气氛看起来,还挺不错。

  昨天赤仁挖的野菜很够味儿,这挑起了倩兮的兴趣,闲来无事,她抗了锄头,打了片土质松软的地方,开垦荒地。容钦也过来帮她,很快,两人就开了五分方圆的菜地。

  一天转眼而逝,太阳再一次躲回山后,盆景一样的鱼塘也再次笼上灰暗。

  按规矩来,今天,容钦回避。

  容钦没有说什么话,晚饭过后,收拾完就自动进了小帐篷,只是坐到铺上后,一直呆呆的情绪低落。

  柠什也早早歇下了,兄弟俩,无有话讲。他们不知道,为什么祖先定这样的规矩,原本他们兄弟从小都很相亲相爱,即使多年不在一起也无隔阂,现在,却要面对同一个妻子,虽然面上不会吵闹,可是心底里,总是会产生芥蒂。就像现在,两人的床铺隔开了一米,这是一段令人深思的距离。

  倩兮现在有些别扭,她不禁该考虑,难道以后都得这样过吗?假夫妻做的很累好吧,隔一晚都要担心受怕。

  赤仁进来的时候,她满面愁容,甚至还不自觉的挺起了腰板,显得有些警惕。

  赤仁这次没有先去铺床,而是直接走到她身边,未等她反应过来,就一把抱住了她的腰,将脸埋在她与里,低声哭泣。

  倩兮怔了半秒,虽然他什么也没说,可是她深深感觉到了在她怀中轻颤的这个少年,心底的痛苦和委屈,苦不堪言。

  她轻轻抚了抚他的背,柔声哄:“赤仁,算了,你莫再呆在这里,伤好了,就回家吧。免得你伤心,我也难做。”

  赤仁的身板一顿,立即从她怀中挺起身来,眼睛红红的,眼神不甘的愤懑的看着她,“你又想借机将我赶走!”

  “赤仁……”倩兮叹了口气,尽量耐心地跟他讲:“本来,我们就不能都在这儿啊,家里怎么办?你回家也得帮阿妈干活的。春天可是农忙啊。”

  “我不。”赤仁撒娇。

  “你又孩子气了。这样下去,你受得了吗?”倩兮擦了擦他的脸庞,对赤仁她说不出是什么感情,看到他难过,她也好心疼。“何必折磨自己呢?赤仁,你已经气过哥哥们了,够了。再做下去我们都很难做。”

  “我不只是为了气哥哥们,我是真的很想和你相处,至少夜里,我们可以在睡前说说话,看着你睡着,醒来时睁开眼睛看见你,这些我都觉得很幸福。”赤仁不服的辩解。

  倩兮心里感动,但是嘴上还是呛他,“那是谁现在两眼红的像兔子?”

  赤仁一怒皱眉头,“这是头一回啊,总有个开始,以后习惯了就好了。”

  “以后也许会……”倩兮想说会更厉害,突然觉得这可不好意思说,然后不知怎么想到,容钦昨夜那么

  折腾,不是也是对赤仁的一种示威吧!

  切,这群熊孩子。

  赤仁听出了她的话音儿,眼中痛伤闪过,却毅然的抹去眼泪,坚定地说:“没事,我不会再哭了。”

  倩兮抬起手,叹息着轻拍了拍他,赤仁见她温和,又使了性子,腻歪地趴在她腿上,乖顺的像个小羊羔。倩兮无奈,她还不知道赤仁这么会撒娇,想生气又气不起来,干脆,也就随他去了。

  “可是赤仁啊,家里确实需要人手,我们都呆在这里太浪费了,你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