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兄弟间的约定(1/2)

加入书签

  倩兮拿手指在赤仁额头上一放,果然很烫,气恼的低咒了句:“讨债鬼!”就不由分说……背起了他。

  唉,她被这家的兄弟快逼成女汉子了。

  赤仁趴在倩兮背上,得意极了,故意把脸噌到倩兮脖子里,对着她细嫩的脖颈吹热气,嘴里娇弱的呢喃着:“好难受……头好疼……”

  倩兮知道他有撕娇的份儿,可是狠不下心来不管他,只能自动忽略他的调戏勾引,艰难的背着他一步步下山坡。

  “我自己下来走吧,你别背我了,你这么弱,会很累的。”赤仁一半卖乖一半真心地说。既想跟她亲近,又不舍得她受累。

  倩兮想了想,对啊,他不就是个热吗,十六岁又不是六岁,还不能自己走路了?她真是被虐惯了啊。于是顺势说:“那好吧,你自己能清醒最好了,我扶着你,你小心点啊。”边说边果断的将他放下来。

  赤仁悔的肠子都青了,不过一抬眼看到倩兮放松的样子,他又很是抱歉,“倩兮,对不起,我折腾自己,还让你辛苦。”

  一会儿还挺懂事的。倩兮心里这样想着,自然的抚了抚他的头,然后搀扶住他,“快回去吧,我还得给你熬药喝。”

  “嗯。”还好这家伙听话,乖乖的跟她下了山。

  柠什在亭子里看到他们下来,心放松的同时,见两人的状态不对,紧张的问:“怎么了?赤仁受伤了?”

  倩兮叹了口气,“没事,他夜里受了点寒,我给他吃点药就好了。”

  在柠什担忧的目光中,倩兮将赤仁扶到帐篷里躺下,给他盖好被子,洗了手绢盖他额头上,又去熬药,对他悉心照料。

  赤仁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乖巧老实过,躺在床上动都不动,眼睛虽然有些迷蒙但是一直目不转睛的追逐着倩兮,身体的再不舒服,也抵不过心里的愉悦,生病了真好,至少能感觉到以前从来感觉不到的温暖。

  也许倩兮说的有些对,他确实是缺爱的,兄弟四个,凭什么被送走的是他,一定是最不爱他才舍得了他,姨娘对他再好,他也知道那不是他的亲娘,总是有些隔阂的,这些年,心里就一直觉得自己像一只孤雁,没有家,没有属于自己的东西。

  既然现在他回到自己家了,可是多年的分开,让彼此都似乎不习惯对方,这些年缺失的相处,怎么补也补不过来,所幸他现在大了,男人,成了亲就能有自己的家了,家里的那个女人,就是他心灵的一切。

  所以,他知道,现在他的感情,他的生活,只能求救于面前这个女人。他其实也说不上来,他是有多真心的爱倩兮,可是他却是那么的需要她,他想她在一起。

  倩兮不知道看着平静的赤仁脑子里还能那么灵活的转了这么多圈,他只顾着怎么能让他退了烧,他的伤还没好,如果再热身体一定受不了,伤……猛然想起他的伤口,去扒他衣服,“天哪,你泡水的伤口了炎可怎么办?”

  赤仁乖乖的让她扒了外衣,看她着急赶紧轻声哄,“别担心,快好了。”

  倩兮看着他胳膊上找找的伤口,因为这一夜的水泡,又泛起了红,肿胀起来,她更加着急,“酒呢?快。”

  “在那边。”赤仁赶紧说。

  倩兮拿了酒过来,仔细的帮他擦伤口,嘴里埋怨:“真是个透顶的傻瓜,那么大的伤口还敢去泡水泡一夜?你是不想活了对吗?再这样乱来我可不饶你听到没?为什么麻烦都过去了,非得这么折腾呢?不作死就不会死,你哪天作死自己,可别来找我!”

  倩兮嘴上说的严厉,可是那语气,那神情,都让赤仁觉得那是一个小媳妇儿在娇嗔自己的丈夫,这种感觉,让他好有归属感……

  帐篷门口一暗,两人看过去,却是容钦回来。看到倩兮为赤仁擦酒,那自然亲昵的样子,刺的他眼睛一疼,心里苦笑,果然,他这边政策一放松,她便开始肆无忌惮了,连避他一下都不避。

  看来他这样做是对的,免得自己最后挣扎到筋疲力尽还是一样的结果,何苦呢,兄弟们闹翻,倩兮也会感觉到很累,会讨厌他吧。也许早一点放开手,心痛会少一分。

  “容钦,你回来的正好,赤仁生病了,伤口也挣开了,你帮着他处理一下,我还得去看着药。”倩兮说着起身,把照顾赤仁的活儿转给容钦,就匆匆出了帐篷。

  赤仁嘟了嘟嘴,有些不满,为什么倩兮不让二哥去煎药呢。

  容钦沉默着坐到床边,拿了药准备给他搽。

  赤仁看了他一眼,突然说:“我跟二哥说件事。”

  容钦下意识的手指颤了颤,隐约已嗅到赤仁想说的话,心里忍着痛,告诉自己这第一关总是要过的。装作若无其事的说:“什么?”

  赤仁没有给他任何侥幸,直言说:“我现在生病,得让倩兮照顾上,晚上,我想跟你换换,我住大帐篷和倩兮在一起。”

  容钦的面部绷着,好一会儿压不下胸口的怒火。虽然他们族群都是兄弟共妻,可是哪家的弟弟跟兄长提这事的时候,不是含蓄的,隐晦的?毕竟也得给兄长面子,只需一个眼神一个暗示既可,哪有他这么大咧咧的提出来的?让他出让妻子已经是极大的残忍,还一副他欠了他的样子!

  欺人太甚!

  可是赤仁并不这么想,他也不习惯跟二哥相处,说这个他也好紧张,他多少有些虚张声势好吧。何况,他们不是一直在过这种日子,这是头一次,你让他怎么用暗示的方式?总得有个清楚的开始吧,以后,大家习惯了规矩和规律后,他自然会尊重兄长的。

  两兄弟开始僵持下来,赤仁任性的看着他的脸,不放过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容钦忍了几忍,只得生硬的去给他敷药才掩饰内心的愤怒和悲伤。

  他知道,赤仁喜欢上倩兮后,总有一天会面临这件事的,可是,太快了,快的他来不及做心理准备。他是同意,还是不同意,这让他如何开口。

  “……赤仁,儿女的婚事,不是应该由父母决定的吗?”勉强,他总算想出来推托的理由,但是说每一个字,都是那样艰难,好像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