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不如共妻(1/2)

加入书签

  客走主安心。东赞携家眷打道回府后,鱼塘子里,就余下他们小家庭四个人。

  不得不说,没有外人在的时候,他们几个人相处的……有点尴尬。

  关系有点儿复杂。

  容钦是闷头干活的人,上午就飘在水上喂鱼,检查鱼塘,下午砍竹子做轮椅。倩兮的任务就是给几个大男人做饭吃,而赤仁,就只有无所事事,幸好天气晴朗,赤仁拿了酒,坐在亭子里边喝边赏景。柠什呢,腿脚不好使,只能等着人伺候,他自己,既显得歉疚又闷闷不乐。

  傍晚,天边的云彩被霞光照出了意境,和风暖暖,倩兮想了想,就把躺椅搬到亭子旁边,然后,让容钦把柠什背出来,放到躺椅上,让他赏景,不必那么闷。

  柠什看了容钦拉了一堆的竹子,不由皱眉,“容钦,不用做轮椅。”

  倩兮连忙说:“没事儿,这样你以后方便,总不能走哪儿背着你。”

  柠什羞愧的低下头,轻声说:“自然不用,我明天就回家。”

  倩兮和容钦飞快的对视一眼,倩兮蹲到他面前,仰头小心的看着他,说:“这么着急回去干吗?你腿成这样,阿妈见了会很难过。”

  “早晚都会知道的。”柠什清浅一笑,有些忧伤,“我回去后只管专心看书,不需要做什么,倒也无妨。”

  倩兮纠结了,柠什是因为她弄成这样,照顾他是应该的,至少也得照顾他一段时间啊,现在他还是新伤。可是,现在看柠什明显的不想留在她和容钦面前。

  她也知道,柠什有他的尴尬,夹在她和容钦中间让他不自在,可是放他走了,又内心过意不去。她不是过河拆桥的人,这一段路程,她甚至和柠什相依为命,心里,多少是放心不下的。

  容钦走过来,说:“大哥,你先在这儿住一段时间吧,至少养好了伤,你现在也不易多奔波,再留下什么病症就不好了。家里我现在也不放心,就让赤仁回去好了,让他给阿妈传个信儿,阿妈就会放心的。”

  赤仁那边耳尖的听到提到了自己,激动的从竹亭里跳下来,嚷道:“凭什么我回家?我身上的伤还没好呢!”

  “那你在这里照顾大哥,我和倩兮回去行吗?”容钦反问他。

  赤仁瞪了瞪眼,一时语塞。倩兮走了,他在这儿还不闷死!

  哼,就是他们两个形影不离是吧!有什么了不起!如果他不是过继出去,或者早些回家,娶倩兮的时候他也娶了!

  “反正……我现在不走!我伤还疼着呢,倩兮她得照顾我!”赤仁鼓着腮帮,有些撒娇地说。

  倩兮无奈的看了看容钦,笑道:“好吧,那就先都在这儿,等你们伤好了,再做打算。”

  容钦看了倩兮一眼,对她这样的安排,显然有些不满和不爽。为什么留赤仁在这儿,家里得有人送信不说,他们几个人和倩兮一人在一起,很奇怪的感觉好吗,抛开现在柠什的身份是活佛,从族规上说赤仁可以随时变成倩兮正式的丈夫,他们这边做弟弟的,如果成年了,就会由长辈安排他们哪天跟妻子在一起,开始真正的夫妻生活,如果父母不在,就跟长兄说,一句话的事,根本不需要再举行什么形式!所以,赤仁在这儿就好像在他们夫妻二人之间,安插了一个两眼绿光的狼。

  不得不说,容钦心里是惶恐的,虽然他知道他不该这样,可是人之常情啊,他不是圣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经过这次的祸事之后,倩兮对大哥和赤仁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了。

  “还是倩兮最好了!”赤仁开心的眉飞色舞,还挑衅的冲容钦吐了吐舌头。完了,就一蹦三跳的想重回到竹亭里逍遥,倩兮却叫住了他,“你的伤快好了,知道吗,我这里不养闲人,看到你二哥在做什么吗?帮忙懂不懂?”

  赤仁的小脸一下拉下来,鼻子一纵哼了一声,无可奈何的去推小推车。

  倩兮噗的笑出声,赤仁有时候特别孩子气,孩子气的时候挺可爱的,仔细想想,他还不满十六的,可不就是个小屁孩。

  倩兮略显宠溺的目光成功落入了容钦和柠什的视线,柠什黯然的垂下头,装作视而不见,容钦却是脸色十分不佳,他毕竟现在是倩兮正而八经的丈夫!

  赤仁是多精灵的人,这么多的内容能看不出来,两个哥哥的表现让他得意开心,可是倩兮的表现,却是他自己也想不通的……害羞,华丽丽的,耳根子都红了。

  倩兮也知道现在他们都在一块儿很暧昧,特别是关系并没确定下来,不上不下的吊着更别扭,可是,让她卸磨杀驴她做不到,就算赤仁的功劳不大,可人家千里迢迢的过来,第一时间帮助她和柠什逃跑,而拼死保他们,他的这份心她记得。既然他不想走,再留几天也行啊,反正她知道现在大家都在,赤仁也不敢乱来。

  容钦没有说什么,默默的和赤仁一前一后去砍竹子,做轮椅。

  倩兮这会儿没事,就搬凳子坐到柠什旁边,泡了杯茶端给他,“这里的环境很不错吧,你在这里静修倒是可以。”

  “确实是个好地方。”柠什心不在焉的附和着。

  “等容钦做好了轮椅,我推你到周围山岭上看一看,这一片真的是难得的好风景,那片竹林特别美。”

  柠什的表情微微有变,声音依然清雅却有些黯然,“不用,我坐在这里就好,你和容钦还有事情忙。”

  “没什么大事,就喂鱼嘛,你们现在都有伤,照顾你们是第一大事。”倩兮笑的温婉可亲。

  柠什不敢看她晶亮的眼睛,他为她做什么都可以,但是,他怕自己陷的太深会不受控制,做出纠缠她的事惹她烦感。

  “怎么闷闷不乐的?”倩兮小心的问,柠什很少有情绪,自打今天起,他就这样,伸手,有些无措的抚了抚他的小腿,“伤口还疼吗?要不……我帮你揉揉好吗?一直这样一定很麻……”倩兮说着双手上去正要揉,

  柠什突然抬手阻止了她,“不用……”

  “嗯?”倩兮惊疑的抬起头。

  柠什错开视线,“我不疼,也没有不舒服。”

  倩兮知道他不好意思,就坦然的说:“就算不疼,揉揉也能帮助你血液的流通,不然你的腿这样下去,会萎缩的。”说完,就托住他的腿不由分说的轻揉按捏。

  柠什的身体有些僵硬,想阻拦她已经来不及,看她这么执意,他也作罢,但是又很不习惯她这样对他,一时间显得心慌意乱,不知所措。

  “你不用看我,你随意,赏天赏地,都可以。”倩兮却兴致勃勃,她很想多照顾他一点,欠他这么多情,不知道怎么补偿,她也想他能好受一点。

  柠什的目光缓缓从倩兮的脸上移开,有些茫然的看向天边,他不知道他是该开心,还是该忧伤,她现在对他这样好,他是会有短暂的甜蜜感,可是,他毕竟还是得离开的,那时候,他会更加难过和失落。

  倩兮不是读不懂他的忧

  伤,她知道一个往日里内心纯净平静的人,越是这样如一张白纸的人,一旦用了情,也许会更加狂热,那一次次为了她不惧危难的挺身而出,赴汤蹈火的义无反顾,她懂那种深沉,她感动她也心痛,可是,她还是侥幸的把他是活佛的身份做了内心的挡箭牌,因为他是活佛,所以她心安理得的装作不懂他的心。

  她现在能做的,只是对他好一些。如果对他不好,不是更让他难过吗?

  反正,她是这样想。也许,她只是想让自己的心理平衡一些吧。

  “柠什……你如果觉得闷,我还教你汉字,好吗?”温柔的细声细语。

  柠什现在怕沉溺于她的温柔,刻意避开她的视线,“也好。”

  “嗯,行,虽然以后你不一定去中原了,但你还可以根据汉字来译经呀,译好以后,我们可以通过其它方式传到中原,你也算不虚此愿了。”

  柠什不自觉的望了眼他的腿,点头,“嗯,等伤好了,我还可以骑马。”

  “你还是要去?”倩兮吃惊,心里半喜半失落。他如果走去中原了,她就不必再纠结他的感情,可是他这个样子去中原,让她怎么能坦然的放心?

  柠什转头目光轻飘飘的投向她,这个问题,对于现在的他,突然不能那么笃定了。

  容钦和赤仁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们彼此“深情”凝望的定格画面,倩兮蹲在柠什面前双手亲昵的揉他的腿,柠什低垂着头温雅的对着她。

  容钦的心里咯噔一声,悲从中来,虽然知道在意也没有用,可是还是很在意。

  赤仁没有容钦那么闷,他干脆风风火火的跑过去喊:“喂!你们当我们是死的!”

  倩兮和柠什都蓦地回神,倩兮在看到容钦和赤仁的瞬间,心底里猛的一慌,有种心虚的感觉,她顿时也迷茫自己的情感,这是怎么了,她刚才,因为柠什说要走的事情,好像有些不舍,所以看到容钦,现实回归时,感觉自己好不该。

  柠什反倒没有倩兮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