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兄弟齐心救美人(1/2)

加入书签

  牢门沉重的关上后,牢中又恢复了清静,只留有倩兮伤心的低泣声。

  柠什深情而疼惜的望着哭的已眼泪模糊的倩兮,握住她的手,柔声劝:“倩兮,莫哭,我……不痛,不痛了。”

  倩兮心疼万分的从上到下将他看了个遍,这纤瘦的身子,怎么能承受得了割筋之痛!双手颤抖着想去安抚他,却又不敢碰触到他,好似一碰,就会让他碎掉。眼神悲威的望到了他的脚踝,她倒吸了口气,眼神如被针扎一样眨了眨,惶恐连连,低头将自己的衣裳撕下来一块,再撕成两片,小心冀冀的将一片轻轻地绕过他的脚,为他包扎血淋淋的伤口。

  “柠什……你受苦了,是我让你受苦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倩兮,别怕。伤口很快就会好的。”虽然疼到极致,但令他更疼的是倩兮这受惊的模样,轻轻抚摸她的,细声安慰。

  “柠什,你知不知道有一个词,叫做缓兵之计?”倩兮哽咽着说着,难免带了点埋怨。

  柠什回避开她的目光,为难的颦着眉心,犹豫了一会儿,说:“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不能随意许诺。”

  “戒律是死的,人是活的,对付土司他们那种人,就应该假意应承,将计就计,至少能先免下你就受此大劫,能取得一点时间想对策啊!”倩兮说着眼泪又啪啪的滴下来,好生的痛惜。

  柠什知道她说的有道理,可是,他却并不后悔,他有他的原则和信仰,他是活佛,怎么能屈从恶人。痛,残废,他是真的不怕,他这人有极大的忍耐力,感知迟钝,从小练武学佛让他比常人有难以想像的承受力,转世灵童让他有非凡的忍耐力。佛教重于心灵,轻贱,只要心灵纯粹,所以的疼痛微不足道,不足为惧。

  然,他看倩兮为他这样痛苦,心里是既幸福又疼惜。情愿再疼一百倍,也不想看到她哭。她为他这样痛,也许是在乎他的,对他,是有一分感情的吧。

  悄悄伸出手,轻抹她的眼泪,“别怕,腿废了没有关系,我还是一样能保护你。”

  “我不是怕你不能保护我才这么难过,我是真的很心疼你变成这样,你成残废了呀,以后,就不是个完整的人了!”倩兮无奈又难过的说。

  “我不在乎。”

  “可是你不是还要去中原吗?没有了双腿,你爬着去吗?”

  柠什顿了顿,缓缓抬起眼帘,中原,恐怕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是个梦了。

  “所以我说啊,你保护自己也是保护着你的佛法,你现在不能去传教,可不是辜负了佛祖吗?”

  柠什凝着眉低下头,手里有些无措的捻着佛珠,心思有些紊乱。

  倩兮方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过了,他已经这样了,她还打击他。赶紧抹了下泪,猛的想到,“对了,你身上可有药?你不是会医术么?”

  柠什点了点头,不慌不忙的掏出一瓶药来。

  倩兮连忙接过来,“我帮你敷药。”说完,赶紧屏气凝神,仔细地将他的两处的伤口重新上药,重新包扎好。

  “你……刚才,有埋怨我吗?”柠什突然有些迟疑的愧疚的问。

  倩兮叹了口气,“算了,埋怨你也没用,已经成这样了。”

  “不是……”柠什有些着急,又不敢说,眼睛软软的看了看她,鼓足勇气,说:“我没……没出手救你。”

  倩兮这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纳维土司掐她的时候,想到这个,她的脖子又仿佛被锢紧了,她心有余悸的手抚住脖子,心里虽然不舒服,还是笑了笑说:“我这不是没死吗?你有你的原则嘛。”

  柠什眼睛里的痛更浓了,他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即使他当时确实是打算出手,可是毕竟是没出!这是事实!再怎么说都好像只是强词夺理,显得虚伪。这么一想,立即有些颓废。

  倩兮看了他一眼,突然觉他的脸色非常白,心里一惊,“你怎么了?是不是血流的太多了?”

  “我没事,让你受惊了。”柠什黯然摇摇头。

  倩兮着急的拉住他的手,鼓励他,“你别灰心,打起精神来,现在,你赶紧调息,赶紧恢复内力,这样我们才有希望。”

  然而柠什却是有些筋疲力尽,他轻轻摇摇头,“我运不起内力了。”

  “那怎么办?”倩兮又害怕又着急,看着他备受折磨的样子,想到是自己的莽撞,才让他深陷虎穴,她真是又内疚又心疼,鼻尖一酸,张开双臂抱住了他单薄的身体,柠什全身一滞,脸上飞起一片淡淡的红晕,很快,散去,他轻垂下眼帘,看向她的眸子里柔情万千。

  有了她温暖的怀抱,柠什的心灵得到极大的安慰,他不着痕迹的轻轻一笑,长而密的睫毛如蝉冀般轻颤着,就像他愉快而飘扬的心情,似随时会乘飞而去。

  轻轻闭上眼睛,暗暗屏气凝神。

  倩兮察觉到他开始运气,不敢影响他,悄悄松开他,守在他身边,静候。

  “唔!”柠什突然一个反呕,吐出一口红黑色的浓血。

  “柠什!”倩兮惊呼一声,连忙上前,以袖擦拭他嘴角,“怎么了?”

  柠什急促喘息着,脸色咳出一些红色,“无妨,别担心。”

  “无妨,总是这样说,到底是怎样啊,我好担心。”倩兮一边以手帮他平息喘息,一边担心的抱怨。

  柠什神色好看了一些,展眉冲她柔柔一笑,“是真的没事,逼出了一些残留的毒素。”

  “真的吗?”倩兮心头一喜,“那这样说?你现在是有内力了吗?”

  “有一点,但是很弱。”柠什指了下脚上的伤,“因祸得福,虽然伤了这里,却因逼出了大量的汗水,流出了一些有毒的血,所以意外的帮助了我。”

  倩兮半喜半忧,“这太好了,不着急,你慢慢来,先休息一会儿再调息。”

  柠什欣然的点了点头。他也确实好累了,这般下去吃不消。

  倩兮抬手轻轻的给他试额头的汗,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问:“柠什,你的脚……还能好吗?”

  柠什淡漠一笑,“没有关系,你也莫这么在意。”

  怎么能不在意?倩兮心中生疼,下意识的就说:“我会照顾你的。”柠什为了她受伤,她负责是应该的,但是潜意识里,她又隐隐觉得这是一种承诺。是她,难以承受的承诺。

  柠什也似乎对这句话有些惊异,抬眸星星朗朗的望她一眼,目光里是掩不住入骨的欢喜。但立刻,他的眸光又灰落下去,垂下头,静坐不语。她和容钦一直相亲相爱,他怎么能让她照顾他呢,他是个活佛,心里的感情只能默默的,他只想守护着她,不去求她的回报,更不会影响她和容钦的生活。

  看到柠什突然沮丧下去,倩兮有点摸不准他的心理,只能撤开一点,不去打扰他。

  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呆坐着,一时无话。

  大约过了一烛

  香的时间,窗口的阳光一点点灿烂起来,看来是很好的一天开始了。

  这时,突然,隐约听到外面有杂乱的声响,隐隐约约的,倩兮竖起耳朵,连忙起来趴到墙根听,确实有!

  “是什么声音?柠什你听听?”倩兮有些慌有些兴奋,“好像是打斗的声音,土司府内怎么会有打斗?除非……”

  柠什比倩兮的耳朵好使,早就听到了,他缓缓睁开眼睛,淡定地说:“容钦来了。”

  倩兮的心猛的狂跳几下,眼睛瞬间就湿润了,这些天受了太多的委屈和惊吓,一旦听到自己的丈夫来了,她真的好想哭。

  柠什捕捉到她复杂的情绪,内心也是极为复杂,看到他们夫妻恩爱他该替她高兴,可是心底里,还是说不出的酸楚和心痛。

  “容钦不会真的来了吧,可这是土司府啊,他那点武功,都算不上武功,纯属是打猎的本能,他怎么能够闯得了土司府呢!我跟夫人说过要骗他不让他来的,他怎么还是来了,这可怎么办?如果他也被抓了,我们都要全军覆没了呀……”倩兮紧张的絮絮叨叨,走来走去,不停的张望牢门口和窗口,那担心的样子,让柠什看了更加……

  感情真的不是强求的,就算他为了她死,她对他都不会有这样的关怀吧。

  柠什苦笑了下,又惊觉这种危机时候他竟然在吃醋,不觉羞愧有加,赶紧调整好思维,说:“我听到打斗的还很厉害,容钦好像不止一人。”

  “是吗?那还有谁呢?”

  “是一队人马。”

  “你是千里耳吧?”倩兮凝眉。

  “是真的。”柠什微微一笑,“容钦不是傻瓜,他知道闯土司府是什么意思,不会单枪匹马的来送死,要么智取,要么有帮手。”

  倩兮不由的松了口气,赞赏道:“有道理,咦?对了,说不定,是夫人帮他的。”

  柠什点头,“极有可能。”

  “不管了,可是我们怎么让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呀!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做,让他在外面耗费体力吧。”倩兮好想帮容钦一把。

  柠什淡淡一笑,没有说话,闭上眼睛,暗运内力。

  倩兮坐到一

章节目录